这一顿宵夜,麦冬是哭着吃完的。
只会用刀叉的伊凡还在跟筷子较劲的时候,麦冬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糖醋排骨,她吃着吃着眼泪就下来了。伊凡直接被这位图书管理员给震惊了,他翠绿的眼睛里有着不可思议的光芒,“难道好吃到哭了吗?”
虽然知道麦冬一定不是因为这个哭,但王一诺还是表现出了夸张的受宠若惊之态,“这一定是我一生中得到过最高的赞美。”她对麦冬说,“感谢你对我的手艺的赞美。”
“太好吃了。”麦冬抹了一把脸,筷子不停又给自己夹了一口宫保鸡丁,“有家的味道。”
伊凡看着筷子不停眼泪哗啦啦的麦冬,觉得做这桌子菜的厨师一定是个神。
而王一诺但笑不语。
吃到最后麦冬被伊凡震惊到了,她盯着伊凡的肚皮很惊讶他是怎么把一桌子菜都塞进那没有变化的肚皮的。吃饱喝足,三个人坐着欣赏了一会星星与湖水,还有午夜时分远方再度盛开在夜空中烟花。由于麦冬只喜欢保持安静地坐着喝点果汁,整晚只有伊凡和王一诺聊天的声音。伊凡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遇到聊得上的人,话题根本停不下来。他为校医的见识广博而不知不觉之中聊到了很晚。
当天边的烟花落幕,麦冬猜想舞会上应该选出了这届的舞会皇后和国王了,王一诺脸上有了微笑,“时间晚了,年轻人们,你们该休息了。”
走的时候伊凡有点恋恋不舍,“医生,我能跟你学做菜吗?”
麦冬:“……”
麦冬觉得这位宝石系的人才画风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明天来医务室找我。”
告别了校医后伊凡一路把麦冬送到宿舍门口,“再见。”
“再见。”
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麦冬想到医务室好像就在超人系一年级e班往走廊深处走的地方。
春季舞会结束后,新生们在阿特兰特的校园生活算是真正开始了,文化课和社团提上了日程。麦冬的抑郁丝毫没有好转,依然像个影子,默默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不停地看书学习,她书呆子的形象日渐深入人心。把玩闹当成人生第一要务的同班同学对麦冬唏嘘不已,视她为怪胎。
怪胎表示她一点也不想和这群同流而污的同学交流感情。
阿特兰特一天也才四节文化课,有很多课余时间给学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阿特兰特想要出人头地总得在社团活动或者学习成绩上做出点贡献。麦冬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群体性的社团活动,她把目标放在了期中考、期末考,总成绩年纪前十名会有丰厚的奖学金。用那笔钱能在阿特兰特过上好日子。就这样成为一个独来独往的书呆子吧。
现在唯一难受的是亚尔曼,这个刻薄的班主任总是在课堂上对她冷嘲热讽,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亚尔曼真的很不喜欢班级里有这个亚籍书呆子。
欺负弱势者这件事情似乎有人起了头,就会接踵而至。
这天下午麦冬去图书馆的路上遭到了同班几个女生的围堵。
领头的黛比是个性格张扬的女生,总是把自己打扮得闪闪发亮,珠光眼影是她每日必不可缺的。
“麦冬,从亚尔曼的班级滚出去吧,像你这种无能的家伙是我们班级的耻辱。”身高接近170的黛比能很好地居高临下俯视麦冬,麦冬仰着脖子把黛比眼底的恶意以及她脸上的雀斑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被欺负了,不知道反抗的话只会被欺负得更狠。这是麦冬上辈子的经验。她决定拼上吃奶的劲跟这三个比她高比她壮的女生搏斗一番,就算牙齿被打掉了也要喷她们一脸血。
事实上她们甚至没来得及动手,穿着白大褂的校医出现在小路上,如果说亚尔曼是个冷酷刻薄的军阀,那校医一定就是冷漠无情的刽子手。因为不久前有两个高年级的学生用超能力打架斗殴双双送进医务室,结果在医务室里又打了起来,校医当场就把那两个高年级的学生教训得哭着离开医务室。听说校医用一把手术刀把那两个学生活生生地切成好几段,又完好无损地拼积木一样拼回去了。
没有人会想尝试自己的胳膊腿脚被切下来的感觉,虽然校医能不留疤痕地帮它们拼接回去。
开学一个月就被大多数人惧怕的校医,当她穿着白大褂的身影出现在小路上的时候,黛比她们的挑衅就停止了。眼睁睁看着冷漠无情刽子手校医走近,校医面上表情冷淡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看见她们几个的时候从白大褂外套口袋里摸出几根棒棒糖,人手一根,“乖,别欺负同学。”
黛比三人掌心里握着棒棒糖,紧张兮兮地开口,“谢谢医生!”语毕不约而同转身狂奔而去,转瞬消失在小路尽头。
这一刻麦冬仰望着斯文俊美的校医,仿佛看到了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在校医头顶上明晃晃的日光刺目极了,在校医黑色的头发上染上耀眼的光晕,似乎头发都被染成了夺目的银白色……
麦冬震惊地看着校医一头中长发在阳光底下从发根到发尾确确实实变成了银白色,“医生,你的头发……”
王一诺拔出嘴里的棒棒糖,糖果有着宇宙一般变化的神奇色彩,“一号实验室里新推出的棒棒糖,食用后每五分钟随即改变发色一次。”
阿特兰特非常鼓励学生们倒腾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开发自身能力的基础上,学生们的确倒腾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在麦冬的印象里,一号实验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那里充斥着技术精英们的发明,大多数都是威力巨大的兵器,绝对不是像棒棒糖这样萌萌的小玩意。
“一号实验室为什么会发明这么无聊的东西?”麦冬举着手里分到的棒棒糖问。
“伊凡进了一号实验室。”王一诺回答。
麦冬很顺利地想起那个说要跟校医学做中国菜的宝石系男生,说起来这个家伙最近的确在图书馆里借了菜谱。
一号实验室可不是只会做菜就能进去的简单地方,宝石系的人脑子应该很好使吧。
麦冬剥开棒棒糖的包装塞进嘴里,甜腻腻的味道,“……蜜桃味。”
王一诺往麦冬手里又塞了一把棒棒糖,“还有其他口味,喜欢就多吃点。”
麦冬猜测一定是春季舞会那天晚上吃校医做的大餐吃哭的事情,给校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棒棒糖之后每次路上遇到校医,校医总是能排除万难风度翩翩穿越茫茫人海走过来,只为了给她手里塞小零食。麦冬不止一次的问校医究竟有多闲?
偶尔麦冬还能看到伊凡跟校医走在一起,在见识了几次校医塞零食的举动后,渐渐的,伊凡碰见麦冬也开始给她塞点小零食。麦冬难以置信,你们这些大男人整天在身上藏小零食真的好吗?!
开学后的第七周,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课间时分麦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专心致志做着课本后面的练习题。突然她的课本飞出了窗外,麦冬手里还抓着粉红的自动铅笔,她抿紧了嘴唇绷紧了小脸抬头,站在她面前的还是班级里最张扬的女生黛比。
“你和伊凡是什么关系?”黛比不客气地问。
“没有关系。”
“别把我当傻子,你这个阴沉古怪的矮子,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给你一个忠告,离伊凡远点。他不是你这种人能碰触的。”黛比趾高气扬要当众给这个小可怜一个难堪。教室里同学嘻嘻哈哈望着她们窃窃私语看起了热闹。
所有人都以为麦冬会胆怯,在黛比的强势下懦弱地顺从,他们注定要失望了。窗户外面是个小池塘,麦冬已经能想象课本晒干后皱巴巴黏糊在一起的样子了,她捏着粉红色自动铅笔的纤细手指很用力,骨节处透着几分苍白。如果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了。
在这群是非观念薄弱的青少年的注视下,麦冬掀掉了课桌,像一只暴怒的狮子扑向了黛比,把比她高了不止一点的大个子黛比撞倒在地上。很快这两个人在地上互相抓着头发厮打起来。
厮打之中黛比叫嚣着要麦冬在阿特兰特混不下去,麦冬的战斗力呈现爆发式,她尖锐的声音不甘示弱,“你这个愚蠢的,丑陋的,往□□里塞硅胶的雀斑女!你的智商就跟你脸色的雀斑一样零碎!你这个社会渣渣!你凭什么让我在阿特兰特混不下去!你以为你和校董的儿子有一腿就能无法无天了吗!”
身材火辣的黛比丰胸了?人群一阵唏嘘。
这是黛比的秘密,虽然不知道麦冬怎么得知的,但她成功击败了黛比的理智,黛比恨不得把麦冬给宰了。黛比的体型最终占了优势,她怒不可遏把麦冬按在地板上,击打着她单薄消瘦的肩背,“你是个失败者,你不可能战胜我!”
麦冬咬牙不喊疼,她挣扎着想要反扑,教室内的混乱与起哄随着上课铃声响起,刻薄而冷酷的数学课老师亚尔曼跨进教室而终止。他线条硬朗英俊的面孔上有着冰冷的神色,灰色的眼睛审视着闹事的两个学生,不苟言笑,他甚至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命令黛比回位置去,而叫麦冬滚出教室。上辈子见多了亚尔曼的不公平,麦冬胳膊拧不过大腿也不跟亚尔曼倔,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很硬气地一滴眼泪也没掉,面瘫着一张小脸从教室大门跨了出去。
她这番姿态让黛比恨得咬牙,倒是有几个同学突然佩服起这个不起眼瘦小的女生来。
麦冬站在教室门口,身上的伤在疼,换了以前她会回宿舍自己擦点药水然后睡上一觉。她原地犹豫了一会,转身向走廊深处的医务室走去。
穿过拱顶高高的长廊,厚重的罗曼史石头建筑有着大大的窗户,当阳光斜射能落一地金光。麦冬推开医务室雕刻华美的大门,干净整洁的室内堂而皇之坐着穿白大褂的王一诺,高高搁着一双大长腿,怀里抱着零食在看电视剧消磨时间,比所有人都清闲,比所有人都自在。
她满心向往这一室阳光与清闲,而举步迈入。
麦冬没有意识到自己主动踏入了王一诺的羽翼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