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分配到了超人系一年级e班,连座位号都跟上辈子一样。分班和学习成绩无关,阿特兰特分班决定权在于人数,每个班级三十人。阿特兰特学生人数不多,但占用的资源却很多,表面和睦内里是旁人无法想象的竞争激烈。
坐在教室里麦冬近乎神经质地扣着光滑崭新的桌面,她想着已经出现了一个上辈子没有出现过的校医,那么是不是其他地方也会不一样。要说现在她最希望改变的,就是e班的班主任不要再是上辈子那一个刻薄冰冷的男人。
麦冬始终盯着教室门口,期盼着那一个改变,当上课的铃声响起,不差一分一秒跨进教室的男人熟悉的面孔,和席卷教室毒蛇一样的强势气场,让麦冬持续了近一分钟的窒息。她抠着桌面的纤细手指有了细微的颤动,她在恐惧讲台上那个哪怕面孔英俊但却像石头一样冷硬不近人情的男人。
e班的班主任亚尔曼是个德国人,天生的严肃,丝毫没有幽默感,最糟糕的是他是一个种族主义。在他眼里白人才是上等人,亚裔根本不该出现这所汇聚精英人才的高校。上辈子麦冬在他手里吃尽了苦头,他嘴里的刻薄言辞能化成刀片凌迟人类的心脏,他甚至会体罚学生。
亚尔曼灰色的眼睛扫视着教室中所有人,阿特兰特学校毕竟地处西洲,校内就读的白种人占了绝大多数。校内虽然也有部分黄种人黑人,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超人系一年级e班放眼望去都是高鼻深眼金发的白人,身材娇小黑长直的麦冬就尤其明显。亚尔曼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神色抑郁的麦冬,他看她就像一个找不到妈妈的小可怜,自卑又胆怯。
麦冬注意到亚尔曼微微倨傲地抬高了下巴对着她的方向不明显地冷嗤。麦冬知道在这个班级里不是她惹不惹麻烦的问题,而是她dna的问题,亚尔曼对她的厌恶不会停止。她低着头默默无声,希望亚尔曼能把她忘了。
亚尔曼说话的语调缓慢、冰冷,就像是在下命令一般,不容人抗拒。他要求这个班级里的学生不要给他惹麻烦,他不是好说话的人。坐在麦冬右侧有着发育完美火辣身材的女生对亚尔曼充满了兴趣,频频在课堂上给亚尔曼抛媚眼,她长得很漂亮,但亚尔曼对她视若无睹。麦冬听到那个女生低哝亚尔曼是个无趣的男人。
上午的时光很快过去,在同班同学热情似火交流着感情的时候,麦冬默默收拾东西去食堂。经历过上辈子的遭遇后麦冬对这些人无法没有间隙地友好相处,今天早上坐前排的男生向她伸出手表示友好时麦冬差点把课本摔在那张脸上。她的僵硬沉默和克制最终让那个男孩摸着鼻子尴尬地转了回去。
在食堂吃了一顿最便宜的套餐后,麦冬去了商业区,她要找一份能负担校内开销的兼职。这条商业街一年四季总是热闹的,外界流行的东西这里都能找到。她一连面试了几份工作后都被婉拒,她过于压抑的气质让她看起来就像一朵长在坟墓边上的花朵,稍一不慎就会夭折一般。麦冬在商业街逗留了一整个下午,每一个人都在为开学第一个周末的春季舞会而兴奋,尤其是女生们穿梭在服装店里挑选着适合自己的礼服裙。
根本没人雇佣她,麦冬思索着对策回到宿舍,第二天去了教务处问内勤老师有没有她能做的工作。内勤老师是一名胖乎乎的中年妇女,虽然诧异新生这么快来问兼职的事情,但还是尽责地找出了资料,“一号实验室缺少一名助理,要求文化课成绩三个a以上。植物园有一份照顾小动物的工作,周薪60枫叶币balabalabala……”她一页一页读着资料,读到“超人系校医室缺一个吉祥物”的时候,她开始抱怨阿特兰特到处都是奇怪的家伙,“噢,图书馆缺少一名图书借记员,这份工作很适合你的能力,要去试试吗?”
带着内勤老师的推荐信,麦冬直奔图书馆。在庄严厚重的建筑中,图书馆安静地就像一个被人遗忘的地方。琳琅满目的书架,成千上万一辈子都看不完的书册,还有埋头学习的学霸们,这里宁静的氛围让麦冬松了一口气。
图书馆长很满意麦冬柔弱无害的形象,还有她的能力,直接聘用了麦冬做管理员,工资不高不低,工作也不繁重。麦冬稳稳地柜台后面坐下,有人的时候招待一下,无人的时候也随着图书馆内的气氛读几本书,外界的热闹与雀跃无法入侵这里。在春季舞会前的几天里,图书馆的确给麦冬带来了久违的舒适安静。
每年的春季舞会是对新生的热烈欢迎,作为全校性的活动,舞会热闹非凡。麦冬上辈子也满心欢喜收罗着美丽的裙子和漂亮的妆容参加了舞会,那的确是个热闹非凡让她留下惊心动魄回忆的舞会。
陆飞舟是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同年进入阿特兰特学校。上辈子麦冬的新生春季舞会第一时间邀请了从小一起长大熟悉的陆飞舟作为自己的舞伴,结果陆飞舟在舞会上恶作剧让她出了一次大丑,让她沦为全校的笑柄。热闹的舞会上在数秒内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然后是不约而同爆发出来的哄堂大笑,刺耳极了。
重来一次,麦冬没打算参加春季舞会,她会一个人停留在图书馆里看看书,复习文化课。与其当一个娱乐全校的小丑,还不如默默无闻待在角落里清净。
舞会当头早上夏星美敲响了麦冬寝室房门,“麦冬,我们一起去做发型吧,今天的舞会我们得准备得完美参加,成为舞会上亮眼的新星。”
前几天夏星美也来找过麦冬,在众目睽睽的路上拦住麦冬提出一起购物美容参加舞会的邀请。有了上辈子的经验,麦冬没有当众拒绝夏星美,而是委婉地推脱邀请,夏星美是一个高段位的两面派,当众撕破脸皮被指责的只会是一个“不识好歹”的麦冬。
夏星美敲了一会门里面都没动静,隔壁的住户受不了了开门告诉夏星美,“这个超人系的怪胎一早就出去了。”夏星美打听出了麦冬的去向,立马赶往图书馆。
最近麦冬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像是人格分裂一样变成了极端的两种性格,这样的改变让夏星美急于探究原因。
此时的图书馆里只有麦冬一个人,最用功的学霸也去为今晚的舞会做准备了。空无一人的宽阔图书馆让麦冬很受用,她抱着厚重的课本学习,有一个人为了躲避热情的校友而来到图书馆里,脚步声在落针可闻的空间里清晰可辨。麦冬抬头看了眼对方,她的脑子里自动浮现对方的信息,宝石系的伊凡,能力很优秀,为人很低调的一个同年级男生。上辈子没有交集。
两个人隔着一排书架彼此对视了一眼,确认对方无害后各自看各自的书。
安静的氛围在后来随着夏星美的到来而打破,她冲到了麦冬面前,一如她在人前展示的自己,纯洁美丽,温柔又善良的一个女孩。夏星美有着教科书一般深入人心的正面形象,她微微皱着眉头,柔声细语带点小埋怨,“麦冬,你怎么又跑图书馆来了。快点跟我去美容院吧,我们先把头发和妆容做了。”
麦冬低着头并不看她,她紧紧抱着厚重得能当凶器的课本,声音干涩而没有活力,“夏同学你另外约朋友去吧,我真的不想参加舞会。”
“怎么会不想参加呢?麦冬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可以告诉我呀,我一切会帮你的。”
“我只想好好学习。舞会什么的……不适合我。”
“只知道学习太无趣了,这样会交不到朋友的,麦冬陪我一去参加舞会吧,我真的好想和你一起去。”夏星美的软磨丝毫不起效。
到后来她终于生气了,“麦冬!你太过分了,我这样求你都不答应,算什么朋友!你真是一个讨厌鬼!”她气呼呼地离开了,却没想到她和麦冬认识不到十天,凭什么麦冬要把她当朋友。
在图书馆里消磨了一整天,晚上八点要闭馆的时候麦冬走过去喊同样抱着书消磨了一天的伊凡,“要闭馆了。”伊凡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垒书了,他专注于书页上的文字,麦冬怀疑自己要是不打断他,他是不是要在图书馆里再坐上一整夜。
伊凡挑选出了几本书,“我要借走它们。”
麦冬就给他办了手续。等麦冬整理好图书馆锁好了门出来,发现伊凡还站在门口。
“同路,一起走。”这是伊凡给出的理由。
超人系和宝石系的校区中间还隔着一个自然系,怎么可能同路。麦冬觉得世界很可怕,她必须打起十二分的警惕面对生活中所有人的接近,他们极有可能抱着恶意接近她,要伤害她。麦冬始终慢了几步吊在伊凡身后,警惕地注意着前面高个长腿的十八岁男孩所有的举动,一旦出现异常,她会第一时间掉头逃跑。
伊凡原本以为图书馆管理员人矮腿短走路慢才吊在后面,等他放慢了脚步发现图书管理员更慢了,他回头看到路灯下麦冬一张绷紧的小脸,就像防备着什么。伊凡顿时停下了脚步,“你怕我?”
他的问题紧随而至,“为什么怕我?”
伊凡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
不远处天空亮起色彩斑斓的烟花,春季舞会正式开幕了。伊凡不再纠结图书管理员莫名其妙的防备姿态,他胳膊底下夹着书,继续往前走,麦冬就不远不近保持着几步远的距离跟在后面。然后伊凡又停了下来,麦冬顺着伊凡的目光望去,是距离图书馆最近的第三食堂,本来每晚供应宵夜的食堂今天因为春季舞会的缘故而停业了,餐厅里零星透着几点昏暗的备用灯光,看来今晚想吃夜宵只能去舞会上找自助餐了。
麦冬后知后觉原来伊凡说的同路是指这个。不用再指望食堂开业了,伊凡低着头看短腿的图书管理员,“去参加舞会吗?”
麦冬也是参加过春季舞会的人,她当然知道舞会想要入场必须带着舞伴,她坚定地摇了摇头。两个人又沉默无声继续沿着路走下去,在路过超人系校区附近的一个小公园时候,一阵食物的香味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那一幕仿佛拨开花丛后展现的梦境,满头璀璨星空下,草地上,湖水边,一盏柔和的路灯下,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纯正中国菜大餐摆放在那里,它诱人的香味勾引着路人的馋虫。
穿着白衬衫的校医靠着椅背闲适地坐着,在她身后漫天星光倒映着湖水向远方铺展开来,校医在乳白色的灯光里仿佛天使一样闪闪发光,向路过的两个学生伸出了友爱之手,“要吃宵夜吗?”
麦冬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发现同路的伊凡已经在桌子边坐好了,爽直得令人无法直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