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一觉醒来在一张洁净床单素白的双人床上,看房间的摆设是每一回穿“近代世界”的标准配置,衣帽间里是为她准备好的合身衣服,贴墙书架上摆放的满身关于这个的世界历史博览地理志等书籍。其余零碎物件不值一提,王一诺坐起身从床头柜拿起白皮书,封面上白纸黑纸清清爽爽《麦冬生平》。
麦冬这名字让她忍俊不禁,看着倒像是麦冬养殖手册。
她翻开书观看内容。
这是一个少部分人类拥有超能力的世界,拥有超能力的孩子就读特殊的超能力学院。麦冬就是一个超能力的女孩,她生于富裕的家庭,父母恩爱,家中还有一个收养的哥哥叫陆飞舟。一家四口两个孩子都拥有超能力,麦冬和陆飞舟十八岁起入读阿特兰特学院。麦冬平淡温馨的人生就在这所学校里被打破,遭遇种种不幸。
表面善良的朋友、别有居心的哥哥、刻薄势力的老师,以及同龄人的孤立,校园暴力层出不穷,麦冬也曾奋起反抗为自己抗争,但只会陷入更糟糕的境地。原本活泼朝气的女孩渐渐沉默阴郁下来,拼命熬着想毕业了离开这里就会好,然而踏出校园的那一刻等来的是父母事故而亡的消息。
努力坚强起来的麦冬马不停蹄赶回去处理父母后事,却遭人绑架。当陆飞舟拿着财产转让书逼她签字的时候,麦冬得知陆飞舟图谋她家财产,害死了她的父母。她的父母收养了无家可归的陆飞舟,待他如亲子,陆飞舟居然这么回报他们。麦冬大骂陆飞舟狼心狗肺,陆飞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强迫麦冬签字后让绑匪们撕票了。
刚出校园的麦冬,还未开始她的新生活,人生便迎来了结局。
然而麦冬重生了。
王一诺记住了白皮书页上少女尚且带着婴儿肥的面孔,活泼开朗充满朝气,很可爱的一个女孩。上天给了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无论麦冬心里有了多少阴郁,王一诺都愿意付出一切帮她重新接受这个世界,活着应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活着的确应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直到换了一个世界后,王一诺才取出属于断情的那本白皮书,查看起内容。
状态:
断情幸福感:☆☆☆☆☆【死而无憾】
柳诗儿幸福感: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伊长峰幸福感: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伊莲雪幸福感:☆【失意低迷】
燕皓天幸福感:☆☆【失意低迷】
宿主成功获得幸福感☆x22
这次的收获称得上丰厚了,只是断情却在22点中整整贡献了5点。死去的人,幸福点自然全归王一诺所有。王一诺摸索着雪白的纸页上断情的一寸头像,这个沉默寡言喜欢舞枪弄剑的女人如果复仇能感到幸福,那么王一诺甘愿她在最幸福的时刻死去,而不是在复仇后被空虚所击倒。
……
麦冬在自己的宿舍醒过来后花了很长时间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还活着。
她不仅还活着,她还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这是每一个拥有特制的孩子身体发育趋于成熟体质稳定下来的时候,是普通人的成年,超能力孩子真正开始接受能力培训的起始。在全球各地三十所超能力学院中,接受长达五年封闭式教学,近乎冷酷无情的培训。她现在所在的阿特兰特学院就是西洲地区最出名的一所超能力学院,拥有最好的师资,最强的超能力者,最完善的封闭式教学制度。
麦冬上一辈子满怀着希望踏进阿特兰特的校门,她多么憧憬自己的能力获得提高,就像每一个刚踏入大学校门的孩子一样,新的环境,新的朋友,期待精彩的校园生活。麦冬原本活泼开朗的性格在这所学校里遭到了打压,这里的学生不是很友好,这里盛行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冰冷可怕。只有站在制高点的人才有话语权。
她想起了自己在这里受的所有委屈,那些恶意如跗骨之蛆,绝望如影随至。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她要离开!
麦冬穿好了衣服,从柜子里收拾好了钱包和证件,从住的宿舍赶往最近的校门,阿特兰特学院占地广袤,生活功能区完善,从经济到阶级自成制度,这是一个真实又残酷的小社会。矗立在校园中的西欧罗曼式建筑处处透露出浑厚、庄重的气势,让麦冬喘不过气,哪怕她上辈子刚踏入这所学校为这里的建筑赞叹过,如今在她看来那些线条简单明快而突出明暗、敦实厚重城堡样的建筑就像牢笼,蒙上了恐怖阴森的色彩。
她低着头快速走过人烟稀少的小路,远远看着阿特兰特校园最外圈高高建起的围墙,无死角的监控设备,巡逻密切配置高端装备的守卫官,阿特兰特堪比一个攻守兼备的堡垒,天空之上甚至还有能力者布以的结界。无法攻克的防御,即防止校外人员的进入,也防止校内人员随意离开。
就算插了翅膀也飞不出去啊。麦冬睁着一双无神的死鱼眼,没有焦点地看着围墙。
名为阿特兰特的封闭式学校,由于学员的特殊性,只要学生注册了这里的学籍,踏入了阿特兰特的大门,要么毕业,要么死亡,否则别想离开,阿特兰特的制度没有人情可讲。
麦冬在那停留了一会,巡逻的守卫官已经注意到她,冰冷的目光警告她离开围墙。麦冬低垂着脑袋,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慢吞吞地回到她的宿舍。
阿特兰特的宿舍分好坏,好的像星级酒店,差的像乡村旅社,苛待得像对待流浪犬。住宿舍要付房租,吃饭要付饭钱,阿特兰特里有独立的仅限校内使用的货币,叫枫叶币,白枫叶币、红枫叶币、金枫叶币分三种币值,十进制。学员通过各种方式赚取,有能力的人自然会过得很好,没能力的人只有落魄。
刚进入校园的一年级新生刚开始的三个月每个月能获得60金枫叶币,相当于600人民币,只能保证温饱。而头三个月分配的宿舍称不上好也称不上差,一室一卫干净卫生,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麦冬茫然无目的地数着钱包里印着枫叶图案的钱币,心中无措感到生无可恋,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着。又浑浑噩噩地想起父母的面孔,就像一丝穿透黑暗的微弱光芒,麦冬想见他们。她想起陆飞舟会为了钱害死自己的父母,如今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不能眼睁睁看陆飞舟害死自己的父母,她必须振作起来。
虽然心中有决心,但麦冬对接下来的生活充满了惶恐。她将要继续生活在这座吃人的石头丛林里。现在只是开始,她还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麦冬努力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宿舍只能住三个月,三个月内自己得赚到钱另外找房子住,不然像上辈子那样沦落到和一群品行不良欺善怕恶的败类住集体宿舍,绝对是噩梦的开始。她不想让上辈子的人生重演,她该什么办?
带着这个问题麦冬辗转反侧度过重生后的第一个夜晚,第二天她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套上校服去参加新生入学仪式,所谓入学仪式也就是把新生聚集起来,由学生委员会长说规矩。讲台上精英模样的学生会委员长说着跟上辈子一模一样的话,麦冬神不思蜀地听着,之后去各自的系院了解校区、教室、老师、学长学姐同学等等。
阿特兰特学院为五年制,分超人系、自然系、宝石系三个系院。超人系森罗万象,存在着各种各样特殊能力的人,人数最多。自然系如同其名以自然元素为基础包括能控制水火风雷等能力的人,普遍具有较强的攻击力。宝石系则是人员最少的系别,宝石系意为人群中的宝石,最珍贵的能力,最优秀的人员,令人仰望钦佩,如同不可横跨的高山。
麦冬是超人系的学员,虽然拥有自己的特制,但在能力层出不穷的超人系,她只是不起眼的小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保护父母?麦冬一直在想,想得失眠,上辈子她也总是失眠,由于生活过于压抑,失眠带来的作息不规律她的脸色一直很差,整个人阴郁得像个沉默的影子。
超人系引导新生的学姐奇怪地看了看夹在人群里的麦冬,她还记得第一天从校门口领到这学妹的时候,这孩子苹果脸大眼睛笑起来跟朵小葵花一样灿烂,短短两天时间怎么气质变了个样?
麦冬随着人群向教学区走去的时候,有个女生挤到她身边,亲切地挽上她的胳膊叫唤她的名字,“麦冬!”
本来是清清脆脆的萌妹纸声音,能萌倒一片人,但麦冬条件反射一般从她怀里抽出自己的胳膊,如遇豺狼虎豹一般迅速而又突兀地倒退了几步。这个声音,麦冬死也不会忘。
自己的好朋友好闺蜜,以为能结交一辈子的友情,自己掏心掏肺交的朋友,结果只是自己自作多情。麦冬暮气沉沉的眼睛沉默无声看着几步远的夏星美。麦冬回想上辈子,刚入学的时候夏星美温柔甜美亲切地像自己伸出了友谊之手,那时候的自己傻白甜真当交了一个出色的朋友。哪里知道对自己温柔体贴的朋友背后却在泼自己脏水。
麦冬上辈子在阿特兰特处境卑微有很大一部分是夏星美推波助澜的结果。
一个在背后捅自己刀子的朋友,不要也罢。
在麦冬死气沉沉的眼神下,夏星美本来抱着满满的信心来收服这个有钱人家的傻千金,哪知麦冬不按理出牌,见了她就像见了脏东西一样躲得飞快。夏星美不由地有些尴尬,“麦冬,你怎么了?两天不见脸色好差啊。”
“……”麦冬很想痛骂这个表里不一虚伪至极的女人,但她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骂出来,麦冬已经沉默太久了,她习惯了一个人背负不公正的对待,习惯了一个人扛着流言蜚语,也习惯了一个人应对校园暴力。压制住本性的麦冬就像是失去了语言能力的哑巴,她拒绝说话。麦冬带着一身生无可恋的抑郁气息随着人流离开了。
夏星美颇为勉强地跟了几步,“麦冬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有难处可以找我呀,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麦冬心里无声地用平声调呵呵了两声,然后神奇地听到现实里有一个声音同步了她的心声。
“呵呵。”轻微低沉而清朗的男声,像冬日里的阳光,春日里的溪水,清明婉扬。
这个声音出现的时机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恰到好处,神奇地连声调都和麦冬心底的那声呵呵一模一样。
麦冬还没来得及好奇看看是谁,脑袋上压下一只手掌,是那个声音的主人,“同学,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有小人缠身的迹象,看在你们有缘的份上指点你破解之法,交友需谨慎。假如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你死定了。”
麦冬愣愣地看着陌生的男人,白衬衫黑西装裤套着校医的白大褂,一张俊美到过分的男神脸,脸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平添几分斯文儒雅,减淡了疏远冷漠之感。
在阿特兰特学院里,麦冬上辈子寸步不离在这里待了五年,她能把这里每一个学生每一个老师每一个工作人员的名字默写出来,她太熟悉阿特兰特了。然后在她重生的第二天,在她熟悉的阿特兰特,她见到了一张全新的面孔,从未认识的人。这个人就像掉进湖面的石头,截断江流的堤坝,砸在命运女神脑袋上强有力的一颗流星,被吓了一跳的女神从新捡起梭织起命运之网的时候忘了原来织到哪了,命运由此有了停顿与转变。
麦冬死气沉沉的眼神和睡眠不足憔悴的脸色让王一诺只想把人塞进温暖的被窝里,让她好好的睡上甜美的一觉醒来再喂她一顿营养丰富的大餐。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王一诺丝毫没有表现一丝一好的热切,她冷静客观地开口,“你要好好吃饭合理作息,多笑笑,不要交别有居心的朋友,不过谈个男朋友调解心情也是可以有的。”
说着,王一诺藏在眼镜下的一双眼睛堪称无情地注视着夏星美,阿特兰特学院统一的英式黑色西装校服区分系别只能看领带颜色,蓝色的超人系,红色的自然系,绿色的宝石系。王一诺对夏星美不行于色,“你是自然系的新生吧,这个时候不在自己的校区待着,来超人系校区做什么。”
面对王一诺那张帅比脸,夏星美有着每一个女生羞涩的一面,她没有直勾勾盯着王一诺,而是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在男性看来这样的她或许很可爱,但王一诺只觉得矫情。夏星美有些紧张道,“我有些担心朋友,所以来看看她。”
然后夏星美注意到面无表情的校医那张让她脸红心跳的脸上隐约有了讥讽之意。
结合王一诺刚才关于麦冬印堂发黑小人缠身的说辞,夏星美觉得自己的心思仿佛被校医看穿了一般窘迫,她急急忙忙找了借口离开。
直到夏星美远去,麦冬还是沉默不言站在原地,她这样的状态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开。王一诺仍然是面色冷淡地对她说,“注意饮食,注意睡眠,注意心情。”然后不再多说什么走开了,免得引起麦冬敏感的情绪反感。
注意饮食,注意睡眠,注意心情。麦冬得到了长达五年以来,来自陌生人的第一句关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