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并不好走,断情脚下的步子稳健而急切,她心中有一股暴烈的怒意在流窜,迫切等待发泄。
距离断情重伤濒死到醒来,不过十余天,断情还没给自己报仇雪恨的路想出一个计划,王一诺已经从身后推着她踏上了这条注定玉石俱焚难以收手的路。
前些日子断情的事情闹得西岭热热闹闹,如今一个个走得也快,真是看完一出戏人走茶凉。断情已经懒得为自己委屈心寒了,她已经死了一次,现在所思所念仅有报仇二字。
直到看见青城派灰瓦的山门,门前扫地的杂役猛然瞧清了来客的面容,惊得扫帚摔在地上,连滚带爬往台阶上跑。断情没有动作,冷眼看着杂役大呼小叫着跑进门内叫帮手。
“此处风景独秀。”身侧有个清凉如一线泉水的声音在说。
生死一战当前,这书生还有心情看风景。断情回头看书生,书生俊美到过于秀气的脸上表情漠然,像是个疏远难近的人。她发现书生并不是在看风景,而是在看山门石牌匾额上的行书大字,干净利落的三个字――青城派。
她沉声回答,“青城派创门立派已有一百六十三载,江湖有一教两魔三山四家五剑六派七十二小家,青城派仅仅是七十二小家之末流小众,何以能耐潜伏一个谋害武林的魔头。”说着她眼底黑沉如浓墨,“如今谋害武林我尚且不敢说,但欺师灭祖,我断情敢作敢为平我心头之恨。”
说罢,她抬脚拾阶继续往上走。青城派已有门外弟子手持剑刃在前院等候,待断情一现身,急功冒进的门外弟子呵斥着,“魔头止步,你是人是鬼?”
他们问她是人是鬼,只因那日柳诗儿打断她二十八根骨头,身上伤口血流如注,牢房内血迹可怖,没人能在那样的伤势下活下来。柳诗儿只等把断情扔进山里,回来便发布消息说断情畏罪自刎在牢房里,尸身已经处理干净了。此后聚集在青城派的武林人士散了,各自下山回自己的地盘去了。
然而这件事过去十几日,断情死而复生了!毫发无损的死而复生!仿佛那日掌门亲手挑断她四肢筋脉都是他们做的一场梦一样。
“是人是鬼?”断情冷笑着重复了一句,而后她冷冷说道,“无论我是人是鬼,你们今天一个别想逃。”
跟在断情身后的王一诺眼神飘了一下,妹纸要开屠杀模式了,作为老王,她只能默默递上刚才从门口捡回来的剑。王一诺用剑柄轻轻碰了碰断情的胳膊。断情从书生手里接过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凌乱,但心理素质强大坚毅的断情很快调整好,她拔出长剑对王一诺说,“你走吧,刀剑无眼免得伤了你。”
王一诺就走了几步,退开了十尺距离,这是一个无论断情怎么砍人都溅不到血迹的距离。
昔日同门,今日仇敌,断情性子激烈,眼里容不得沙。懒得废话,断情拔剑而战,她武艺高强,身姿矫健,剑锋在阳光下白芒闪烁,如疾光冷电,顷刻间已斩杀三人在剑刃下。一阵强风迎面而来,席卷起断情满头黑发。她不甚在意的甩去剑上滴落的血,面上凝寒朝剩下的人走去。
青城派人才凋零,这任掌门伊长峰只收了三个内门弟子,大弟子燕皓天和三弟子伊莲雪前几日出门游历去了。此时门中竟然只剩下他一个能撑场面的。等伊长峰得到杂役通报,提剑而来时,青石铺成的地面上已经躺满门外弟子的尸首,血溅十步,在青石砖地面形成一滩又一滩刺目的血泊。断情挺直着腰板站在尸首中等着伊长峰。
“逆徒!”外门弟子了无生气的尸首刺得伊长峰眼疼,他痛骂出声。
“伊掌门难道忘了在你挑断我四肢筋脉的时候,就在武林豪杰面前与我断绝师徒关系了吗。何来逆徒之言,我可当不起有你这样假仁假义的师父。”
小师妹伊莲雪可是青城派掌门伊长峰的亲生闺女掌上明珠,伊长峰对待亲生女儿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无论委屈了谁,万万不能委屈自己的千金女儿。所以委屈一个不讨喜的断情又算得了什么。
伊长峰心里清楚谁勾结魔教都有可能,只有断情这个武痴不会。伊长峰有心为二弟子洗清污名,然而线索却调查到自己的女儿伊莲雪将勾结魔门的证物藏进了断情房里。事情牵扯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伊长峰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染上半点泥腥,他甚至没有犹豫,决然把污水都泼在断情身上。
就像现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断情死而复生,但泼出去的污水伊长峰是不会收回来的,他勃然大怒疾言厉色,“你这不仁不义之徒!何故对昔日同门痛下杀手!果真蛇蝎心肠灭绝人性!今日我便清理门户除去你这魔头!”
青城派人丁零落,哪怕是外门弟子也是门中重要资产,如今尽数被断情斩杀,算是毁了青城派大半根基,伊长峰恨得只想把断情一剑杀了。
断情从没觉得这样可笑过,“我为何痛下杀手,伊掌门你难道不是一清二楚吗。你说我蛇蝎心肠灭绝人性,我还偏就留你一命,让你看看我这魔头的手段。”
说罢,他们两就打成一团了。
断情的武艺是伊长峰启蒙,两人对彼此的招式了若指掌,可断情天纵奇才,早武学上大有造诣。她往日潜心修行,如此低调,以至于连她的师父都不知道自己的二弟子居然这么厉害。
伊长峰当面受了断情一掌,五脏六腑剧痛受了内伤,瘫坐在地没了战力。他才惊惧交替胆战心惊,强弩之末只有厉声呵斥,“你想做什么?!”
断情没说话,自顾自举着手中长剑用指腹摩挲着染血的剑刃,估量着剑刃锋利与否。廉价铁剑原来的主人恐怕也不爱惜,剑刃有些钝了。这样的剑用来挑断筋脉会慢上几分,疼上几分。
也不知什么时候王一诺已经走到了断情身后,青衫虽旧,但风骨无双,王一诺疏远淡漠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薄薄的唇角挑起细微的弧度,充满了讽刺意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伊掌门还有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伊长峰以一派掌门的身份破口大骂,王一诺久经考验只当没听到,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断情一一挑断伊长峰的经脉。伊长峰骂得越大声,哀嚎得越凄厉,断情就越痛快。
到最后伊长峰成了血淋淋的一个血人,四肢不自然地扭曲抽动,在伊长峰的下半辈子人生里,他的手脚再也不会听使唤了。断情仔细扫视着伊长峰此刻面上狰狞的表情,她微笑起来生硬的眉目之间竟多了几分动人艳色,断情冷静地说到,“我这便动身去寻我那好师妹,想必伊掌门挂念掌上明珠了吧。待我找到她,定然替伊掌门好好照看。你放心吧,我不会伤了她一分一毫。”
她越是这么说,伊长峰越是觉得自己的女儿落到断情的手里,会被抽筋扒皮尸骨无存!思及爱女安危,伊长峰拖着残躯迸发出一股力量,促使他翻身而起张口狠狠向断情腿上咬去。断情眼也不眨第一时间抬脚踹上伊长峰的脸面,她脚下没留情,当下伊长峰断了几根牙齿,口鼻血迹斑斑头昏脑涨趴在地上呼哧着喘气,不省人事。
至此,算是告了一个段落。断情站在尸堆中深呼吸了几口气,转头问始终沉默站在不远处看着的王一诺,“你是不是觉得我心狠手辣,大逆不道?”
王一诺只心疼这姑娘,她摇了摇头,“世间万物皆有因有果,他心术不正起了因,你受了苦难如今向他讨债,这是你的孽他的果,怨不得谁。断情,你很好。”
断情抿了抿嘴唇,深深看了一眼这个书生,无视满地横尸,带着满身血迹回自己在青城派的房间打水洗了洗,换上了干净衣物。她银钱不多,房里摆满了收罗来的各种兵器,从中挑选了最称手的乌木铁剑背在身上,断情不再留恋待了十几年的地方,踏出房门头也不回下山去了。
今日之后,青城派名存实亡。
王一诺不紧不慢跟在断情身后,她肆无忌惮打量走在前面的断情。换掉粗糙的布衣后,断情素来爱穿深色耐脏的衣物,为了习武方便样式偏向男性,束腰束袖,干净利落。不像一般的女子绾发鬓,她简简单单扎了一个高马尾,身量高挑体态健美,加之断情五官干净鲜明,当真英姿勃发,剑胆琴心。
青城派满门被屠的消息传出后,别人或许会把断情看成一个心狠手辣视人命为草芥的魔头,但王一诺的眼里只看到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她有着坚定不移的意志,满腔的愤怒,暴戾的仇恨,不死不休的愤恨。她会用手中剑问情仇,为自己讨回公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