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大,在西岭山脚下有个小门小派名为青城派。
掌门伊萧寒座下有三名弟子,大徒弟燕皓天相貌堂堂,年轻有为出类拔萃,年方二十有三,十二式纵横剑诀使得出神入化,是江湖新晋的年轻侠士。
二弟子断情作为女子却是个武痴,从小痴迷武艺,年方二十,十八般武艺各有精通。她对江湖名望并不在意,整日潜心修习武艺心无旁骛,不然江湖必出一代豪情侠女。
三弟子伊莲雪是掌门的掌上明珠,模样娇俏可人,二八年华爱美爱俏,不爱习武,多得宠爱。
断情从小长于青城派,酷爱习武,同大师兄燕皓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早早订下婚约,就等举办婚宴。然而小师妹伊莲雪心慕大师兄燕皓天,百般耍脾气阻挠,作为武痴的断情对婚约一事成亲与否并不在意,也就由得婚事一拖再拖。
断情以为自己就这样整日与喜爱的刀剑枪兵相伴,勤于修行而岁月悠悠,终老于青城派,然而大师兄燕皓天前些日子出门游历偶然救了百花宫少宫主柳诗儿一命后。柳诗儿对燕皓天一见倾情发誓非君不嫁。硬是跟着燕皓天回了青城派,得知心上人燕皓天与断情已有婚约后,妒意横生心有不甘,于是勾结魔门少主出了一计,诬陷断情勾结魔门谋害武林正道。
柳诗儿哄骗青城派小师妹伊莲雪将证物藏于断情房中,而后带领除魔卫道的武林人士当众搜出证物,人证物证俱全,断情百口莫辩当下被关押。一个勾结魔门的弟子,青城派为之不耻。一夕之间,教养她十多年的师父断了她四肢经脉与她断绝师徒,有婚约的师兄未多看她一眼绝情拂袖而去。断情感到可笑,同门相处十数载,她断情的为人别人或许不知,可朝夕相处的他们怎么能不知!
只凭柳诗儿的一面之词,他们就断她筋脉废她武艺逐出师门,甚至不听她辩解只想跟她撇清关系。什么师父,什么同门师兄,当真可笑!
断情五内俱伤锥心泣血,感师门情义如流水寒冰,转眼见平日多有疼爱的小师妹笑靥如花。断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断情四肢筋脉已断成了废人,被关进牢房等着他日发落,然而柳诗儿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人前柔情似水的美貌女子此刻原形毕露,满面狰狞讥讽嘲弄,“断情,我要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你不过区区蝼蚁,何德何能胆敢同我的皓天同进同出。你不配!燕皓天是我的!”
仿佛有一团烈火燃烧着断情的五脏六腑,寸筋寸脉都在疼,只有仇人的血肉才能平息她的不忿与愤怒。断情不屈的眼里有噬人的利光,柳诗儿只一照面仿若被凶恶野兽盯上了,柳诗儿打骂得更来劲了,“我要你死!你就只能死!”
柳诗儿打折了断情二十八根骨头,将重伤寸步难行只余喘息之力的断情扔进深山喂野兽。除去断情这个碍眼的,从此燕皓天就是她柳诗儿一个人的。
……
王一诺睁开眼,是在一间简陋的茅草屋里。窗外天光蒙蒙亮,她翻身而起从填充稻梗的枕头下摸出白皮书,借着昏暗的晨光看起《断情生平》。住隔壁茅草屋的老王?这个身份设定不符合老王一贯财大气粗的人设,最低档次也该是个王员外才对。王一诺飞快扫了白皮书后面关于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离家出走的王爷,王一诺心中有了数。在这个世界她就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性别了。
王一诺出了茅屋,往屋后深山老林走去,她的速度很快,冥冥之中她有直觉告诉她该往哪个方向去。终于在天光乍亮的时候在一个泥坑里发现了快断气的断情。
这个本该风华正茂武艺高强而意气风发的女人此刻身负重伤,倒在无人问津的深山中等死。
断情知道自己快死了,但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卯着一口气她在剧痛中苦苦熬着。在冰冷而黑暗的生死两界中,她骤然听到耳旁一声轻语,“我来了,你安心睡吧。”断情彻底昏死过去。
王一诺是开了外挂的穿越人士,她拥有超能力。看过海贼王的都知道她的能力叫手术刀果实。只要还没断气,就能彻底治好外伤,把人救回来。断情被救回来了,绷带绑了一圈又一圈放在那间简陋的茅草屋的土坑床上。在断情依然昏睡的几日里,王一诺在抓紧熟悉周遭大环境,什么时代皇帝叫什么世界主流是什么。架空的古代,武侠是主流,朝廷被弱化了存在。这个时代随便拎出一个大侠都比官兵们有能耐有声望。
王一诺此刻所在地就是青城派的隔壁山头,住在茅草房里,半拉子书柜摆满了书,两身半旧不新的青衫,像是一介清贫书生。王一诺对自己的身份很快有了定位,住在山里的清贫书生,偶尔下山到小镇里卖卖字画谋生,虽然清贫但也有采菊东篱下的田园意趣,悠然自在。
数日后断情终于从昏睡中清醒了一会,身上的伤势已经得到照顾,但依然疼得厉害。在难熬的疼痛中她努力睁开眼睛,隐约见眼前有个书生的身影。身体虚弱说不出话来,甚至没看清那书生的模样,断情再次昏昏沉沉睡去。
又是三日,断情彻底清醒了。醒来后她活动手脚,发现自己竟然四肢健全,不仅不疼了,身上甚至连一处伤口都找不到,就连被挑断的经脉都完好无损,运行内力也畅通无阻,仿佛之前的遭遇似一场噩梦。但断情清楚地知道,那些屈辱不是梦,她在柳诗儿的毒打下发过誓,如若她不死,有朝一日必把这些屈辱百倍奉还。让那些欺她辱她唾骂她的人尝尝锥心泣血求救无门的痛苦。
如今她断情还活着。
有人救了她,也不知用了什么奇门异术治好了她的伤。
断情环顾四周,简陋的茅草屋,最值钱的恐怕是墙角书柜上的书。然而这个时代最有价值只有武功秘籍,寻常书籍谁也不会多看一看。李朝重武轻文,百无一用是书生,救她的人或许是一个爱读书的隐士高人。她走出屋子,并没有见到人影。山中景象绿郁青翠,清秀山林之景延绵,山风而过只留林中鸟雀叽喳。断情眺望肉眼可达之处最高的山头,再三辨认发觉确实眼熟。
思虑一二,她发现现在所处方位竟然是青城派的隔壁山头!太近了,太容易被发现,太危险。她的理智一会叫嚣着危险,一会又滋生出杀上青城派把那些人一个一个挫骨扬灰的冲动,断情眉目明朗的年轻脸庞露出痛苦的神色。她想杀!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断情是意志坚韧的习武人,她过去二十年的人生已经身败名裂,仇人还好好活着,她得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断情望着那座熟悉的山峰,在距离青城派不足百里地的茅草屋里,一幕一幕回想她的师父面无表情挑断她筋脉废她武艺的模样,昔日相处友好可敬的同门师兄妹不屑的目光,还有旁人一口一个魔头把所有污水泼在她身上的嘴脸。
不将害她的人挫骨扬灰!断情余生意难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