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热热闹闹的氛围里,无端就有了那么一桌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尴尬气氛,一桌子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说话了。倒是王一诺从容举筷已经吃上了。
等司仪的声音响起,新娘入场。刘晓筱此时穿着洁白的婚纱小肚子已经有点显,李俊成高高兴兴地从岳父手里接过新娘的手,两人相互挽着胳膊走到司仪面前。郎才女貌,宛若一对璧人。
婚礼有条不紊,等司仪的主持结束,新郎新娘交换对戒,在随后的挨桌敬酒中,王一诺和陈妍妍就坐在名人权贵的那几桌,新郎新娘端着酒杯过来,王一诺率先站起来拍着李俊成的肩膀赞道,“新郎新娘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真是让人艳羡。”
王一诺那张平日里冷冷清清表情欠缺的脸,今天一直带着看似温和亲人的笑容,已经让李俊成发毛很久了。更可怕的是他的前妻也带着同样温和亲人的笑容对他敬酒,说着同样恭喜的话语,李俊成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刘晓筱瞅着王一诺那张吸引力max的面孔,不禁打量起这位富豪的女伴,看着有点眼熟。刘晓筱本来就长得高,这会低头从上到下打量着陈妍妍,她的目光停留在陈妍妍的拐杖上,终于想起了这是谁,“你挺看得开的吗,怎么有心情来参加我和俊成的婚礼。”
刘晓筱一直认为自己是胜利者,李俊成就是她的囊中之物。就算陈妍妍现在衣光鲜亮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也不妨碍刘晓筱自鸣得意。
“空闲时候我还会去狗舍看看狗呢,更何况这场婚礼本就令人期待。”陈妍妍温和回答。
王一诺第二杯红酒已经为新郎满上了,“闲话不多说,恭喜二位喜结良缘,再敬一杯。”
李俊成就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看着自己的前妻和新婚妻子,两个女人直视对方的眼睛进行着眼神的较量,气氛一触即发,李俊成内心忐忑生怕她们当众打起来。幸好这场婚礼直到最后都相安无事。
不仅婚礼这一天相安无事,婚后数月里王一诺和陈妍妍都没出现在李俊成的周围。
参加完这场婚礼后,王一诺带着陈妍妍开始了一场轮椅加拐杖的欧洲十国浪漫游。
那是一场从心出发的旅行,广阔的天地,浪漫的旅程,令人难忘的异域风情,以及令人难以忘怀的自然风光。
历时三个月,她们用脚步丈量自己的行程,陈妍妍甚至注册了微博以实时记录路上所见所想。王一诺就是首个关注她的大粉丝,无论陈妍妍更新了什么内容,她都会在第一时间点上赞。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收录了她们一路美丽时光的微博也聚集了数万的关注。陈妍妍时常上传自己和身后异国他乡合影的单人照,她拄着拐杖的身影渐渐被人熟知。直到旅行收尾时候,她们来到了意大利的水上城市威尼斯。这个国家的男人仿佛天生点满了甜言蜜语的天赋技能,让陈妍妍笑得停不下来。
陈妍妍在河道边的石头建筑里挑选当地的工艺品,店主是个年轻的意大利男人,立体深邃的五官配上专注的眼神和阳光的笑容,像个顽皮的大男孩。陈妍妍手里握着一根色彩斑斓的玻璃手链,询问店主价钱。店主的回答让陈妍妍再次感叹这个旅游城市的物价过高。
看出了陈妍妍对价钱的不满意,那个英俊的男人有些伤心地用他棕黑色的眼睛注视着她,“那么你愿意带我走吗?”
用一串玻璃手链的价格换一个帅哥回家,多么划算的生意。陈妍妍十分心动,然后毅然拒绝了他,“你很好,但我不能带你回家。”她指了指站在门口晒太阳的王一诺。
店主回头看到了王一诺,不由吹了声口哨,“他好漂亮。”店主确实用了一个“他”还有一个“漂亮”。
陈妍妍低笑,摸出了手机,“我们的旅行快要结束了,能请你为我们拍一张合照吗?”
“当然了,美丽的女士。”
很快陈妍妍把这张照片上传微博:三个月的大好时光,三个月的同程陪伴,感谢我生命里的贵人,隔壁老王。
在威尼斯的弯曲河道高大石头建筑背景前,年轻男女相拥着对镜头微笑,阳光铺落,笑容美好。
网友们知道有人陪着陈妍妍一同旅行,但这是第一次出现两个人的合照,隔壁老王的颜值很快征服了一批人,纷纷向陈妍妍表达羡慕嫉妒恨。
回程的路上,陈妍妍对王一诺说,“我的确值得很多人羡慕,因为你对我实在太好了。”这一趟的旅程,陈妍妍最显著的变化是她的心态和平了,她热爱生命,觉得世界那么大,那么多有趣的事物没有见过更多期待。
回到熟悉的隔壁老王的公寓后,陈妍妍很快再次投入她的工作中,朝九晚五悠然自在。再一次遇到李俊成是婚礼过后的四个月,李俊成依然西装革履社会精英,只是眼中的红血丝暴露他的疲惫。
两人在走道上擦身而过,陈妍妍对这个男人全然没了感觉,只当是路人,一眼未看。而李俊成站住了脚步回头看面容恬淡的娇小女人拄着拐杖缓缓远去,那是他曾经的妻子,温柔体贴,全心全意照顾着他们的家庭,日子平淡而完整。
回顾过去再想到家中的妻子刘晓筱,李俊成肩上无形的担子仿佛更重了,疲态更增。
刘晓筱嫁进家门后就嫌弃家里的装修老式,又土又旧。从房子装修起就一手把关的婆婆李金花是那个气啊。耐不住刘晓筱的嫌弃,家里又花了一笔钱重新装修,按照刘晓筱的审美装修得富丽堂皇,但刘晓筱还是嫌弃这个嫌弃那个。想到刘晓筱日渐大起来的肚子,想着未来的乖孙孙,李金花对这个儿媳简直有求必应。
平日看刘晓筱对自己的母亲使唤得像个佣人,李俊成心里就不舒服,回房跟刘晓筱吵了一架后还是李金花出面劝和,万般都是为了刘晓筱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新媳妇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对吃穿用度要求高也是没办法的,李金花如此安慰自己。只是到了后来,刘晓筱开始嫌弃起农村出身没有文化的婆婆来了。吵着要李金花搬出去住。
李俊成或许是人渣,但他孝顺,绝不同意让李金花搬出去住,新的家庭战争开始了。婆媳关系本来就是影响家庭和睦的一大难题。以前陈妍妍会顺着李金花,如今李金花顺着骄纵的大小姐刘晓筱。世间百态,风水轮流转。
后来还是李金花妥协了,李俊成送李金花到出租房的时候不禁问,“妈,这个媳妇娶的对吗,让你受苦受委屈。”
“俊成啊,听妈的,跟媳妇好好过日子,想想她肚子里我们李家的种。有刘家的扶持,你才能爬得更高。为了你和孙子,妈受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呢。”
十月怀胎,在李金花的期待中,刘晓筱把孩子生下来了。在医院病房里,李金花抱着孩子不撒手,一切亲力亲为照顾着孙子。一时之间李家婆媳关系也缓和了,所有人都笑着。
然而好景不长,一对衣装讲究的中年男女来到病房,只说这孩子是他们张家的血肉,是张家的孙子。
“什么张家,这是我李家的骨肉!”李金花放开了大嗓门,“快来人啊,人贩子抢孩子啦!快来人!”
医生护士隔壁病房的亲属一拥而进。
从姓张的中年夫妇出现在病房开始,刘晓筱的脸色就不好看,苍白之中带着青灰,眼看着她的谎言将被揭穿,她怎能不慌张。
李俊成上班途中接到李金花的电话,匆忙赶到医院,见到张氏夫妇后他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是认识这对夫妇的,也是本地放富商,张家有一个念高中的儿子,模样就像韩剧里的小鲜肉。
张氏夫妇像李俊成坦白了他们的来意,这几日偶然得知自己儿子搞大了别人的肚子,孩子也生下来了,像儿子证实事情属实后,张氏夫妇连忙赶来医院认孩子回去。李俊成知道张氏夫妇为人正直,广得业内好口碑,他们说的恐怕是实情。
李金花当然不相信这些说辞,只当他们是抢孩子的人贩子,回头却见自己儿子铁青的脸色。
最终他们决定验dna。
dna的结果出来后,李俊成捏着那几张纸无力坐在凳子上。刘晓筱怀的不是他李俊成的孩子。这场奉子成婚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一场笑话。什么迎娶白富美的人生赢家,都是笑话。
从张氏夫妇出现开始,刘晓筱就以坐月子的名义住在医院不愿回家,如今都大半个月了,李俊成出现在病房同她大吵了一架。他想过离婚,但刘晓筱冷笑着讥讽他,“跟我离婚?你想得美。你的销售主管位置,你的业务,你的新车,哪样不是我刘家给你的。离婚可以啊,你净身出户!我就签了离婚协议!”
李俊成气得摔门而去,医院门口遇到来复查腿的陈妍妍。如今腿伤大有好转的陈妍妍已经脱离的拐杖,走路看得出瘸,但也正常范围没有引来旁人的注目。
气候已经进入天幕薄稀的寒冬,街上的行道树枯枝萧条,行人来去匆匆。今天下了一场大雪,白雪铺地,叫人无端苍凉。陈妍妍穿着鲜艳的红大衣站在门口等人,明亮的红色衬托她的白皙靓丽。有些人穿红会过于明亮咄咄逼人,但陈妍妍穿红只觉得柔和平静,把喧嚣的调子压到了令人舒适的一个度。
李俊成站在原地看了一会,想过去跟她说会话,很快大门外出现披风戴雪赶来的王一诺身影。这个人随手拂去肩头的雪花,丝毫不见狼狈,依然风度翩翩。
陈妍妍瞅着王一诺的脸色,问,“你怎么不问我检查情况?”
“你的腿一定会好的,还问什么呢。”王一诺回答,“走吧,接你去吃火锅,我已经订好包厢了。”
门外台阶下的水泥地面被行人踩得冰渣泥泞,稍不注意就会扑上一跤。陈妍妍行动不便,王一诺已是熟练地公主抱,脚下四平八稳抱着人往停车场去。一旁路过受了风寒来抓药的少女见了不由眼前一亮,同旁边的友人说,“我以后也要找这样的男朋友。”
陈妍妍闷声笑,“说起来,从没见你穿过女装。”
“隔壁老王的人设就是要假装男人,我决不会穿女装。”
话说两头,陈妍妍日子渐好,另一边李俊成爱情家庭失意,他被刘晓筱戴了绿帽子的事情已经在公司里传开,他过得不太好。
在春节后重新上班的一天,公司突然改名易姓换了老板。整个公司员工惶惶不安,议论不止。听说公司被收购了,新老板姓王,叫王一诺。公司高层血液换新,熟悉的面孔都不见了,新来的领导一个个面容刻板,不近人情得狠,想套近乎的人去了都被寒气冻了回来。没过几日底层的员工也被挑挑拣拣换了一匹,不干实事的蛀虫都被踢了出去,留下的自然是有能耐的。李俊成也有能耐,但能耐还不够当销售部主管,他又当回了销售部的小职员。新老板财大业大,对所有的事物要求都高,相对的工作难度提升了,但福利比过去更好,很多人愿意留下来。
李俊成留了下来,但他的工作更繁忙了。新来的销售主管是个女强人,三十来岁的模样,做事风格锐利直击要害,不假颜色。她没有特意针对李俊成,但李俊成在工作方面还是苦不堪言。跟高额薪水对等的,又累又苦。李俊成往往回到家就倒头大睡,没有多余的心力应对家中妻子刘晓筱的胡搅蛮缠。
自从知道刘晓筱给李俊成戴绿帽,李金花对昔日金贵的儿媳妇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见着了就破口大骂。刘晓筱哪里是省油的灯,比之李金花骂得更凶狠,每天都热闹着呢。这婚,终归没离成,半死不活拖着。李俊成由此时常想起前妻的好来。
又三个月春天来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陈妍妍高高兴兴下班回来告诉王一诺她交了一个男朋友。对方姓江是大学教授,尤其喜欢花艺盆栽,时常到陈妍妍工作的园艺院,连番交涉下来两人感情萌芽。正式确定了交往关系后陈妍妍带着男朋友,叫上王一诺一起吃了一顿。
王一诺的眼睛是何其毒辣,她见了江教授后就知道这是一个出生书香门第的温和男人,可托付终身的好归宿。这一顿饭三人尽兴而谈。
饭后这对小情侣约会去了,王一诺率先回家。
王一诺的床头依然摆着那本书写陈妍妍生平的白皮书,这本书只有它的宿主王一诺能看到字,书的最后一页有清晰的黑体字。
状态:
陈妍妍幸福感☆☆☆☆☆【热爱人生】
李俊成幸福感☆【失意低迷】
宿主成功获得幸福感☆x4
如果说每个人的幸福感五星为满,王一诺的任务就是帮助受害人获得幸福感。作为任务报酬,她能从李俊成这样的渣男身上剥夺走4点幸福感。幸福点数有气运加成,就比如陈妍妍拥有了5点满值的幸福感,她的下半辈子只会顺风顺水。而李俊成被取走了4点,结局必然是磕磕碰碰不得志的。
作为外挂一样存在的王一诺,她赚取的点数全然是给白皮书的能量,灯泡需要电力,白皮书需要幸福点,王一诺需要白皮书。就是这样的关系。
这次的任务毫无难度,甚至没沾上命案,算是圆满完成。王一诺是时候离开了。
晚上陈妍妍约会归来,王一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等她。
“怎么还没睡?”陈妍妍问。
“等你回来啊,我做了宵夜要吃吗?”
“饱着呢,我回来了,你别熬夜了快去睡。”陈妍妍催促着王一诺快去休息。
“急什么,来这边坐下,我给你看看腿。”
陈妍妍满脸疑惑,“看我的腿做什么?”虽然疑惑,但全心全意信任王一诺的她还是乖乖坐下了。
王一诺握着陈妍妍受过伤的腿,疏远冷漠的眉眼有了温和的笑意,“老王听到另一处房产隔壁的娇妻呼喊老王。我准备去送温暖了。在走之前送你一样礼物。”
陈妍妍只注意到比闺蜜更亲近的王一诺说要离开了,“你要走了?”
“隔壁老王毕竟是个大忙人嘛。”王一诺摸了摸陈妍妍的头,抱这个温和清秀的小女人拥进怀里,“时间晚了你快睡吧,明早起来看我给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这时候怎么睡得着,陈妍妍还想追问什么,然而王一诺的手抹上她的脖子,她立马昏睡了过去。
在她昏睡过去后,王一诺动用她的能力,为陈妍妍进行了一个无痛觉不流血不留疤的手术。
……
次日陈妍妍在她房间的大床上醒来,窗外阳光正好,她先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去厨房做早饭,做好早饭后去喊王一诺起床。
桌上的早饭热气腾腾,主卧里的床上空无一人,陈妍妍恍恍惚惚想起昨夜昏睡前的景象。王一诺离开了?陈妍妍睡衣都没换,一路狂奔向地下停车库,熟悉的位置上还停着王一诺那辆低调奢华上档次的豪车,她又一路狂奔回公寓内,她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腿行动灵敏,不瘸了,就像她没受过伤一样。
她撩开裤腿,自己的腿上皮肤洁净,甚至连做手术留下的刀口都不见了。
在王一诺卧室的床头柜留了书信同陈妍妍简单道别,房子和车小小心意送陈妍妍,叫她好好生活,当一个有房有车不为男人放下身段的新时代独立女性。
陈妍妍立马鼻头泛酸红了眼睛。
谢谢你,王一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