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早跟陈妍妍通过电话叫她别担心在家等她回来。王一诺一到家,陈妍妍拄着拐杖在门口站着,也不知道等了她多久。陈妍妍毕竟在这个小区里生活了两年了,就算跟小区住户不熟,好歹也混了个脸熟,各家的为人多多少少互相了解了一些。她下班回来就被保安喊住说了今天的事情,听说王一诺为自己出头被打了,她就着急。对李金花和前夫是前所未有的憎恨。
“疼不疼?敷过药了没有?这么俊的脸啊!”陈妍妍看着王一诺脸上的伤,酸了鼻子泪水盈眶。
“不疼,一点小伤而已。”王一诺若无其事换好了拖鞋,“晚饭吃了没有?”
“还没,我做了小炒热在锅里。”
王一诺擅长精细的食物,陈妍妍擅长爽口的家常小菜,自从陈妍妍两条腿站得住后就接管了厨房一半。两人吃过饭后照常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陈妍妍心里闹腾腾的根本静不下心来看电视剧,王一诺宽慰她别担心,隔壁老王身经百战这件事她搞的定。
这头两人依偎在一块吃着水果看电视剧,另一边李金花坐立不安等来了儿子李俊成接她回家。路上李俊成听了李金花添油加醋把事情说了一遍,进家门前看了一眼隔壁老王家的防盗门,低调奢华漆黑一扇门,他的前妻陈妍妍就跟一个高富帅住在这里边。而自家的防盗门还是小区统一的铁皮防盗门,当初房子装修的时候为了省钱而没另外换。
李俊成知道自己母亲先动手打人不占理,要调解恐怕得拿出点诚意。王一诺看起来是个富二代,可谁知道这个富二代的背景呢。要是自己的母亲被打击报复了怎么办。
当晚李俊成就打电话托人查王一诺的背景。
王一诺专职隔壁老王三十年,她的外挂向来稳定,世界背景自动补充,王一诺必定住在女主角隔壁,王一诺必须有跟男主角抗争的颜值,王一诺必然是王总裁。至于是不是天凉王破的那个王,看情况。
第二天王总裁酷炫到无理取闹的资料传到李俊成手里,李俊成真的傻眼了。谁能想到这么一个普通的小区里,就在他家隔壁,住着一个财富滔天的王总裁。
隔壁那个王总裁真的很任性,她从来不去上班,但她就是王总裁。反正陈妍妍跟王一诺住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了小半年了,也没发现王一诺是个总裁,她一直当王一诺是一个不需要为生计忙活的有钱闲散富二代。
王总裁的背景太酷炫了,把奋斗在事业开头的李俊成给震撼得脑子都空了。下午李俊成叫他妈一块去隔壁登门道歉,李俊成从银行取了五万块钱又另外准备的礼品,诚意满满上门道歉。李金花不乐意了,“就挨了我轻轻一耳光,赔两百块钱都嫌多了,你还赔五万。俊成不听妈的,是不是要气死妈啊!”
李俊成心疼钱但更在乎他母亲的安危啊,“妈你别说了,王一诺的背景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五万块钱要是能了解这件事,咱们就该松口气了。”
“什么背景这么值钱,实在不行让晓筱去找人通通关系啊。”李金花还惦记着怀了她李家骨肉的准儿媳家的势力。
刘晓筱她家是公司股东,可这市里企业做得再大又怎么跟王总裁酷炫到不讲道理的背景比。李俊成直白地跟李金花说清楚了其中关系,只希望李金花别再添乱了。李金花就这么从儿子嘴里得知昨天她打了一个土皇帝耳光,土皇帝想要撕裂她的脸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就算被撕裂了脸李金花还会投诉无门。李金花乖乖地提着礼品跟着儿子敲了隔壁老王家的门。
陈妍妍上班去了,家里就王一诺一个人。王一诺打开门,预料中的两人站在门口,她抵着门摸了摸自己嘴角青紫的一块并不说话。而李俊成如今看着王一诺仿佛看到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压在面前,他强压下心里的不适,面上诚恳地说到,“王先生,我是带我母亲登门道歉的,我……”
他话未说完就被王一诺打断了,王一诺面无表情开启总裁酷炫模式,“道歉要是有用还要律师干吗,我看起来像是个好人吗。”说罢砰地一声甩上了门,意思很明显,你们两给我等着,王总裁不会放过你们的!
之后李俊成焦虑地等了几天,生怕一不小心就接到母亲出事的电话,结果只等来了法院诉讼,王一诺走了法律程序追究李金花的刑事责任。李俊成为了这事又开始在工作和法院之间跑,忙绿之后他没多余的心思关于自己的准未婚妻刘晓筱的情况。刘晓筱想赶在肚子显出来之前举行婚礼,见李俊成忙得没时间打理她,刘晓筱一边筹备着婚礼,一边和高中生小男友卿卿我我。
后来照常规李俊成赔了几千块医疗费,李金花打人的这件事算是完了。李金花嗤笑隔壁王一诺真是个傻子,赔五万块钱不要,走法院只有几千块,什么大公司的老板,还不就这点本事。她心里可得意了,李金花心情一好,连日来小区住户对她的指指点点都不在意了。李金花他们一家的恶名在小区里响亮着,是个三观端正的见了他们这对母子都没好脸色,渣男和恶婆婆的典范,谁会喜欢这样的家庭。
赔完钱李俊成算是真正松了口气,和刘晓筱的婚礼正式提上日程。
时间转眼到了他们婚礼的那天。大清早王一诺穿戴整齐像个优雅的绅士笑着对陈妍妍说,“王总裁想带你去膈应一个人,去不去?”
陈妍妍刚为自己套上拖鞋,闻言满脸惊讶地抬头,“谁?”
“李俊成。”
陈妍妍的拳头紧了又紧,笃定点头,“去。”
那天是个秋高气爽清风朗朗的日子,李家母子两早早就准备着要用这场婚礼出出风头。本地市区唯一一家五星酒店办婚宴,宴请的是本地的富豪权贵,李俊成还年轻,他要借着刘晓筱家的势一步步往上爬。此番,一身礼服笔挺的李俊成站在门口接受众人的祝贺和恭维,是那个春风得意。他模样生得英俊阳光,也是一表人才的后生。
那些时常出现在本地电视节目上的富豪和官员的面孔纷纷亮相,李俊成脸上的笑容就没下来过。
客单上的人来得差不多的时候,李俊成就看到门口进来一人,眉目温和的女人穿着烟灰色露肩小礼服,身段娇小玲珑,她的五官并不是很美,但胜在气质恬静柔和。哪怕她拄着拐杖,也走得大大方方,不骄不躁,像朵安静的兰花。
毕竟是曾经朝夕相处六年的人,李俊成第一眼就认出了陈妍妍。李俊成第一时间被膈应到了。他诧异自己的前妻为什么会出现在婚礼上。然后姗姗来迟的王一诺大长腿跨进了大门,那张过分俊美的脸顿时吸引了一批人的目光。王一诺携手陈妍妍来到新郎官的面前,陈妍妍对着自己的前夫微笑,“恭喜你,李俊成,娶到如意娇妻。”
在李俊成年少轻狂的学生时代,他也曾真心实意爱着陈妍妍,学业爱情双收的他一度把陈妍妍当做自己的如意娇妻。只是在社会上摸滚打爬两年,李俊成的清高和骄傲被功利侵蚀,初心不复。
王一诺瞅了一眼隔着半个大厅的娇俏新娘,她亦是对新郎官微笑,只是李俊成平日见惯了王一诺表情欠缺看谁都冷冷淡淡的模样,突然之间看她笑得斯文有礼,李俊成无端心里发毛,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恭喜你啊李先生,新娘这么漂亮,跟你很是般配。”王一诺在笑着,李俊成在发毛。
不详的感觉在李俊成见到自己的岳父主动向王一诺示好称她为王总裁开始升到了极点。毫无疑问,无论是陈妍妍的关系,还是李金花的关系,王一诺对李俊成绝对没好感,李俊成生怕这位王总在自己的岳父面前说些什么。如果李俊成问心无愧,他何须担心这些,他也知道自己在前妻的事情上表现得像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他的担心却是没有必要的,王一诺不仅没在他岳父面前说什么不该说的,反而大大称赞了李俊成一番,像是“一表人才前途不可限量品行高尚光明磊落洁身自好”等等字眼信手拈来,统统往李俊成身上套。
刘老板以为自己的女婿入了王总裁的眼,也是高兴,当下脸上笑容不掩,女儿嫁了如意郎中,他颇为自得。连带着对李俊成的态度更为宽厚了。
“俊成啊,王老板可是贵客。”刘老板是个生意人,面上乐呵呵,心思已经转了几转。
王一诺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笑,眉眼虽然清冷,但说话的语气一团和气,“先祝贺刘老板得乘龙快婿,今后总有合作的机会。”
李俊成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一诺和陈妍妍从容入席。
前妻来参加他的婚礼,前妻不仅自己来了,还带着一个酷炫总裁来参加他的婚礼。反正李俊成今天神思恍惚有点飘。婚宴在司仪的主持下热热闹闹举行,陈妍妍也没什么感想,就像王一诺所说,她们不是来参加婚礼,而是来围观□□配狗天长地久。
同坐一桌的人是本地名人富豪,他跟新郎新娘不熟,但跟刘老板是老熟人。这位刘老板的熟人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天□□跟人说话套点信息。王一诺刚坐下喝了一杯的功夫里,那人已经跟陈妍妍礼貌客套说了一会话了,话头顺势一转,“陈小姐和王先生真是郎才女貌,什么时候准备结婚啊。”
王一诺默默喝酒,陈妍妍温婉说话,“我身边的‘王先生’是我落难拉我一把的贵人,是为至交好友,并不是你想的男女关系。再说我离婚没多久,还瘸了一条腿,结婚的事情也就不提了。”
“这腿伤了得好好养,终会好的。而找个好的结婚对象,也是大事啊。你瞧今天的主角,新郎在恒盛企业做销售主管,能力强业绩好,人又长得帅,前途不可限量啊。你就不想找个这样的对象吗?”
陈妍妍就呵呵了,“你说的新郎就是我前夫。表面是光鲜,内里谁知道是人还是人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