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的日子,每一个晚上都是不眠之夜。陈妍妍彻夜地失眠,加上婆婆照顾得马虎营养都跟不上,她很快憔悴下来。
等她出院的那天是李俊然开车接她,一路相对无话到家,她坐在轮椅上在楼下电梯口等李俊成回停车库取落在车里的东西。
“你瘦了很多。”
耳旁有个低沉的声音惊醒了陈妍妍的失神,她回头发现有一面之缘的隔壁邻居站在边上,还是一副高个长腿清俊小白脸的模样,手里提着附近超市的购物袋,满满的蔬菜以及各种盒装食材。
王一诺冲着陈妍妍友好地微笑,“不过还是一样漂亮。”
陈妍妍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颜值本来就一般般,现在大病一场肯定好不了哪去,她不由地苦笑,“我这样,哪里会漂亮。”她想起那日撞破李俊成出轨,那个女人一张娇媚美丽的脸庞,别说男人会喜欢了,就连她看了也会说漂亮。
“你当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王一诺说,“你的腿还好吗?”
“骨折动了手术,可能会瘸吧。”她看起来没有说话的欲望,一时之间俩人陷入沉默。
王一诺当然知道她的腿会落下残疾,沉默了一会,王一诺再次开口,“那天我看到你哭着跑出去。”
“……”
“如果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我,我们两户就隔壁邻居出门就到了。这是我的名片,你也可以打我的电话。”王一诺无论是说这些话还是把名片递到陈妍妍手里的动作,都很自然,就像一个热心的邻居。
王一诺陪陈妍妍一起等李俊成回来,也不知道李俊成去拿什么了,很是磨叽,等了近一刻钟才回来,却什么也没拿回来两手空空。王一诺率先向李俊成打了招呼,她个子有一米八,胯骨不大,腰背挺拔,没有丝毫女气,像个穿戴整洁的青年才俊,“你好李先生,我是住你家隔壁的王一诺,隔壁老王的王,一诺千金的一诺。”
李俊成跟王一诺寒暄了几句,等电梯到了他们那层楼,王一诺很快先回自己家去了。往后的几天都没见陈妍妍出现,要不是王一诺的能力告诉她陈妍妍的确还好好活在隔壁屋里,她都要以为陈妍妍被毁尸灭迹了。
王一诺推算着日子,距离陈妍妍车祸两个月后,怀孕的小三终于上门大战原配了。
陈妍妍跟李俊成结婚已经有两年了,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这让她的婆婆有了借口数落,现在陈妍妍伤了腿会落下残疾,让婆婆更看不上她了。李俊成出轨的对象是他公司一个股东的女儿,叫刘晓筱。优渥的家庭让刘晓筱养成了大小姐的做派,加上她容貌漂亮嘴巴很甜,第一天上门她就光明正大提着一堆价值不菲的礼物以探望老人家的名义进了大门。
坐在陈妍妍她家的沙发上,刘晓筱打量坐在轮椅上的陈妍妍眼神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仿佛在宣告她必然是个胜利者。而陈妍妍的婆婆李金花,这个农户出身年近50的老妇人摸着手上的翡翠玉镯子爱不释手,乐得满脸褶子,对刘晓筱自然是喜爱有加,“姑娘,你今天专程上门是来找我们家俊成的吧。你还没说你和我们家俊成是什么关系呢,同事吗?”
“这……”说到这,刘晓筱作出一副欲言又止的难为模样。
“怎么了?难道是俊成的同学吗?”
“这……我们不是同学,算是同事吧。”刘晓筱轻蹙眉头,脸上的表情又是难过又是为难,像是说不出口。但在李金花的催促下,刘晓筱终于吐露了她今天上门的目的,“阿姨,其实我……怀孕了。”
“怀孕啦?”李金花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刘晓筱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孩子是俊成的。”
这一下他们家可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李俊成对在一起六年了的陈妍妍仍然抱有感情,但他在李金花和刘晓筱两个女人的压力态度模糊。李金花已经知道刘晓筱家庭富裕,她跟自己儿子结婚那是事业上的一大助力,不像陈妍妍势单力薄小小的家庭主妇而已。她劝着儿子跟陈妍妍离婚算了,数落着陈妍妍总总缺点,她的肚子至今没有动静恐怕是不孕,而且落下了残疾,家庭条件又不好,也没人家刘晓筱漂亮有本事,干脆离了算了。最终李俊成被说服,一份离婚协议放到了陈妍妍面前。
陈妍妍知道这场婚姻里没人能帮她了。
在把离婚协议签了之前,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的陈妍妍固执地问李俊成,“六年的感情,你是因为我没她漂亮所以要跟我离婚,还是因为她家境富有能提升你的事业要跟我离婚,还是因为她怀孕了你要跟我离婚?还是因为你厌倦我了?“
“妍妍,我们是成年了。签了这份协议,我们好聚好散。我会另外为你租间房子,每个月给你赡养费,你好好养伤,会找到对你更好的人。”李俊成说这话的时候没敢看陈妍妍。一旁的李金花却心疼儿子的钱,“给什么赡养费,她一个年轻人有手有脚难道还养不活自己吗。”
“妈,你别说话了,让我们俩谈行吗。”
陈妍妍签了字,这一场孤立无援的婚姻里她除了一条瘸了的腿,再也没有捞到其他的。
陈妍妍要搬出去了,她行动不便自己连行李都收拾不好。婆婆早已经不待见她,别说帮她收拾东西了,没有马上叫她滚就已经不错了。陈妍妍她一向对婆婆尊敬忍让,李金花为什么会这样看不上她。而李俊成被刘晓筱一个电话叫了出去,一时半会恐怕回不来。
她想打电话叫亲戚朋友帮她,但他们远在b市,陈妍妍嫁到a市的时候就已经远离了她原本为数不多的圈子。为什么会落得这个地步?她想不明白,是因为她太软弱了。如果她像一个泼妇一样,在第一次撞破丈夫出轨的那天就歇斯底里扯着小三的头发扭打,把她从这个家里赶出去,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
陈妍妍从相恋的六年,想到了她肚子甚至未成形的孩子,那是一阵叫她呼吸都连着气管在疼的痛楚。抛去了爱的糖衣,她原来有多爱李俊成现在就有多恨李俊成。
春风吹,南风暖,娇妻一人守空房,隔壁老王帮你忙。是时候放老王出马了。
陈妍妍听到门铃响了,她推着轮椅去开门,门外是隔壁老王顶着那张俊俏的小白脸对她说,“我能借点酱油吗?”
还以为不会跟隔壁邻居再有所交集了,这位邻居原来也是会借酱油的人啊。陈妍妍艰难地推着轮椅在门关狭小的空间里转了个圈,“进来吧。”
“陈小姐,你的腿康复得怎么样了?”王一诺像是在自己一样自在,随意打量着这屋里的装修。陈妍妍和李俊成结婚2年,贷款买房在结婚时候装修的,那时候夫妻两也并不富裕,加上婆婆李金花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手。房子的装修简直是随了李金花这农村妇人的欣赏水平,是九十年代小康家庭棕色的装修风格,硬生生把格调拉下去了。
王一诺随意打量房屋装修的时候,注意到很多细节处体现出主人生活习惯差,比如用过的盘子居然还摆放在茶几上,沙发底下还有半只拖鞋的影子,厨房碗柜的门没关好,厨房洗手池边上居然还放了牙刷杯,烧过的锅居然就这么放着不洗等等。
“我的腿……也就这样了吧。”陈妍妍注意到王一诺对房子的打量,她不由地苦笑,“最近我丈夫跟我闹离婚,房子我也没心思打扫了。”
“离婚了房子肯定归你吧。一个人生活也不能太随意,毕竟生活舒服是为了自己。”
“房子不归我。”陈妍妍坐在轮椅上够不到酱油,她眼眶微微泛红使劲盯着那瓶酱油,有些倔强又苦涩的模样。
王一诺长胳膊长腿,轻轻松松把酱油瓶捞进手里,她体贴地推着陈妍妍出了厨房,“你一个人腿脚不方便,离婚了去哪?”
“我想租个房子先把腿养好,再做之后的打算吧。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陈小姐,如果不介意我喊你妍妍,我们交个朋友,不如你到我家养伤吧。”王一诺这番话说得很真诚,她面相虽然冷,但一双漆黑的眼睛毫无做作,是一派的认真。她怕陈妍妍顾虑太多,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给陈妍妍看,“我王一诺是个清清白白的良民。”
在王一诺打包票说自己是个好人的时候,陈妍妍已经看着身份证上性别那行“女”字傻眼了,好一会陈妍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王一诺,你是女的?”
王一诺摸了摸自己那头堪堪到肩膀的头发,“虽然我不穿裙子,但好歹头发也有点长吧。”
“……抱歉。”陈妍妍瞅着王一诺那头只让她看起来更像小白脸的头发,叹了口气把身份证还了回去,并回绝了王一诺的援手,“我怎么能麻烦你。”
“没什么可麻烦的,我就住在隔壁,你随时可以来找我。”王一诺是如此的认真,那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陈妍妍的时候,她差点就点头接受了。
思虑着这两日找个出租房住的陈妍妍,还没来得及把计划实施,这天打完麻将率先回家的李金花见到陈妍妍居然还在她家,李金花就蛮横地不顾情面把陈妍妍赶了出去,她大声嚷嚷着没用的东西被在她家混吃混喝,当着陈妍妍的面狠狠地甩上了防盗门。平日里用心伺候的婆婆如此刻薄,那种无助感席卷了陈妍妍的感官,当时她的眼泪就下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