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总是穿梭在各个时空帮助弱势的受害女性,她虽然是个女人,但大半辈子专职着隔壁老王的业务。不是她性取向有问题,而是她真心见不得那些妹纸被渣男渣,她心疼她们。
谁年轻的时候不会碰上那么几个人渣,有的人全身而退,而有的人万劫不复。王一诺看着那些在情感和婚姻中受到伤害的弱势女性,就不忍心让她们继续沉寂在受伤的感情世界里,她们不应该为了一个男人而郁郁寡欢承受本不该她们承受的悲伤和痛楚,她们值得更好的人爱她们。
王一诺毫无怨言接下了做好人做好事为隔壁娇妻排解人生苦难的任务,终日穿梭在一个个时空中,做她的荣誉隔壁老王。
当王一诺从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来,她就知道自己又穿越到了一个新世界,而隔壁住的邻居必然是自己的任务对象。她并不着急去敲隔壁邻居家的大门,揉了揉一头黑色的短发,她从素洁的床上爬起来,轻车熟路取了床头柜上的《陈妍妍生平》查看。
由这本薄薄的白皮书提供的内容可知,隔壁的女主人也就是任务对象叫陈妍妍,典型的为了爱人放弃事业专职了家庭主妇的柔弱女性,男主叫李俊成,典型的写字楼里的精英白领。
这一对夫妻从大学起谈恋爱,毕业后结婚,除了婆婆刻薄难缠,婚姻也算平顺,直到李俊然出轨被陈妍妍发现。为此失神落魄的陈妍妍出车祸流产,受伤瘸了一条腿。此后婆婆更加不待见她,越发刻薄了。怀孕的小三登堂入室很快拉拢了婆婆,在婆婆的唆使下,李俊成提出离婚,而落下残疾失去孩子的陈妍妍净身出户凄苦一生。这段失败的婚姻给了陈妍妍终生难以磨灭的伤害。
王一诺凝视着白皮书页上陈妍妍的一寸照,她温和的目光注视着镜头微笑,脸颊上有小小的梨涡,清秀可人。
……
陈妍妍去隔壁市区参加高中同学会,计划要跟老同学们在隔壁市聚上两天两夜,第三日再回程。李俊成这才大胆的把出轨对象带回家。
陈妍妍刚到b市就身体不舒服,去了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他们夫妻俩从大学里恋爱开始到结婚,已经在一起六年了,婆婆整日催促着她生孩子。这孩子又不是说怀就怀的,顶着婆婆的压力陈妍妍如今终于放心了。
满满的喜悦充斥着陈妍妍的胸膛。她怀孕了,肚子里是她和她爱的男人共同孕育的生命,她即将成为一个母亲。陈妍妍再也顾不上参加同学会了,带着老同学们嬉闹着的祝福,她当天就定了最后一班车票回家,她忍着雀跃的心情克制住给丈夫打电话的激动,她想当面告诉他,她怀孕了。她的丈夫,这个开朗的大男人一定会抱着她亲吻她,用最温柔的话语诉说他的喜悦和感动。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没吃晚饭也顾不上疲惫,陈妍妍站在家门口酝酿着话语,亲爱的,我怀孕了,亲爱的,你要当爸爸了。
她有点紧张,轻柔地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幻想着孩子软软的小小的模样,不知不觉之中在门口站得有些久了,隔壁邻居都回来了。
“你一直站在这,需要帮忙吗?”那个年轻人掏出钥匙打开了隔壁的大门,友好地询问陈妍妍。
这是陈妍妍第一次见到隔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邻居,对方有着很高的个子,黑色的中长发,皮肤很白,虽然是一个体态修长的男人,但五官俊美到了娘气,除了瞧起来有些冷漠疏远,总体来讲是个相当好看的男人。
“不需要帮忙,谢谢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隔壁这公寓的主人呢。”陈妍妍微笑回复。
“我平时有些忙,鲜少出入。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王一诺。”
“我叫陈妍妍,也很高兴认识你。”打完招呼陈妍妍不再纠结,她打开了家门进去,准备给自己的丈夫一个惊喜。
这边王一诺回了自己家,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符合“相貌俊美的年轻男子”的整体形象,王一诺已经习惯自己又被错认成男人了,隔壁老王她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是男配其实是闺蜜扑朔迷离的存在,就连声音都男性化,难免十之八九把她错认成男人。
那边陈妍妍进了家门连包都还没放下,就发现卧室里有动静,一个陌生的女声娇喘着说些让人面红耳赤的浪语,透过房门传出来。
陈妍妍当时心就凉了,她想着不会的不会,李俊成不会这样对她的,而义无反顾打开了卧室房门。然而床上交叠的两具肉体直白的现实不容陈妍妍去反驳她的丈夫出轨了,背叛了她。
“李俊成!”陈妍妍歇斯底里叫着丈夫的名字,在对方错愕回头的时候,她终于接受不了情绪崩溃转身跑出了家门。
而此刻的王一诺站在窗户旁,看着楼下陈妍妍娇小的身影沿着绿化花园小路跑远了。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拦住陈妍妍,无论陈妍妍爱得再深,只有痛彻心扉之后她才能获得重生。
……
陈妍妍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身上也疼得厉害。她甚至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医生巡查病房的时候发现陈妍妍醒了,他替陈妍妍做了例行检查,询问她,“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陈妍妍。”她听到自己沙哑到可怕的声音。
“我们目前还没联系到你的家人,这里先跟你讲一下病情,你出了车祸右小腿胫腓骨骨折累及关节,已经做过手术了,现在主要看术后恢复……”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絮絮叨叨说着些什么,听起来伤得挺严重,陈妍妍模模糊糊听他提到自己可能会瘸了,直到医生提到另一个问题,陈妍妍才彻底恢复了神智。
“陈小姐,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陈妍妍当时眼泪就汹涌而出了,“我的孩子还在吗?”她夹杂着一丝期望近乎祈求地看着医生。
医生的脸色沉重,“当时的情况并不好,陈小姐,节哀顺变。”
病房里留下陈妍妍独自悲痛她的孩子的离开。哭累了的陈妍妍流不出眼泪了,她呆滞地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蓝色的天空上稀稀落落点缀着几抹流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护士进来为她挂盐水,陈妍妍有气无力地问,“你们联系过我的家人吗?”
护士熟练地为她挂好盐水,回答她,“给你通讯录里的几个联系人打过电话。你老公一直没接电话,倒是有几个你同学接了电话,但都在b市,说帮忙联络你家人。”
陈妍妍这才想起自己新换的手机还没来得及把亲朋好友录入联系人,匆匆忙忙只存了李俊成的电话,和b市同学会好联系活动地址的几个同学电话。
“是吗,我老公没接电话啊。”术后麻醉过去了,疼痛如同潮水袭来,把她卷向冰冷的黑暗之中。说不清是伤口疼些,还是心更疼些,陈妍妍只知道自己的心慢慢冷了下来,已经干涩的眼泪又一次流下来。
睡了一觉再醒过来窗外夜色昏沉,那个让陈妍妍孤独无助,疼得心口要撕裂的男人已经在病床边了。陈妍妍沉默地看着他,李俊成温柔抚摸她憔悴的病容,对她寒虚问暖,表现得像过去一样,一个无可挑剔疼爱老婆的好丈夫模样。但陈妍妍知道,已经不一样了,他们的婚姻中出现了毒瘤,这个毒瘤让她痛苦,让她的心脏疼得撕心裂肺。
“俊成,你还爱我吗?”陈妍妍轻声问着病床前的丈夫。
“我当然爱你,妍妍你别怕,我在这。你很快就会好的,等你好了我带你回家。”李俊成看着自己的妻子苍白的面孔既愧疚又心疼,“你别怕,我跟那个女人断了,我错了妍妍,我错了。”
陈妍妍望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她的气息是如此虚弱,“为什么打电话你不接呢,为什么你现在才来呢。”
李俊成俊朗的脸上,表情瞬间僵硬了。
陈妍妍凝视着他,这就是向她许诺了一生的男人,她爱的那个男人。
“妍妍,你怎么又哭了呢。”李俊成抽了纸巾细心为她擦掉眼泪。
陈妍妍睁着眼睛,视野已经被眼泪模糊,病房里苍白的日光灯刺得她眼睛疼,“是伤口太疼了。”
之后的几天来医院陪床的是陈妍妍的婆婆,这个老妇人整日念叨着陈妍妍怎么这么不小心上街不看路,翻来覆去又念叨着一天住院花费多少,或者她这条腿骨折了是不是要残疾。他们只看到陈妍妍伤了一条腿,没注意到她还流产了。
老妇人病房里待着闷了出门闲逛的那会功夫,隔壁床的病患很是同情陈妍妍,“这是你亲妈吗?”
“是我婆婆。”
“啧啧,婆婆就这德行,姑娘你忍耐着点,毕竟是夫妻俩过日子嘛,又不是跟婆婆过,是不是。”
陈妍妍就没吭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