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尾声 浮生已到天尽头(上)

    尾声 浮生已到天尽头(上)


    她的这一生,慢慢的,就在长安城日出日落,建章宫花谢花开中,走到了尽头。


    **********************************


    元封元年,御驾返回长安的时候,已到了七月。  金碧辉煌的御车在期门军的拱卫下慢慢从西城门进入长安,从掀开的帘子里瞥见了建章宫琉璃宫殿飞起的檐角,陈**吁了口气。


    长门殿前,一池的碧菡萏也葱葱郁郁的开了。


    九月末,刘彻徙先东越流民于江淮,开始开发日后繁华胜过关中地区的长江流域。


    十月,率十八万骑,巡边陲,陈**未随行。  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率,临北河,以望匈奴。  匈奴余民,迫于汉军威势,远远避走。


    元封元年末,黄河再度泛滥,帝后巡狩时走过的梁、楚之地俱受灾,民不聊生。


    刘彻终于下定了决心,腾出精力来,治理黄河。


    元光三年五月,“河决于瓠子,东南注钜野,通于淮﹑泗。  ”


    ——《汉书※#8226;武帝纪》


    “当年汲黯、郑当时堵瓠子决口,决口深广,料物不足。  ”长门殿内,陈**指着案上草绘的黄河河道,淡淡道,“再加上后来陛下放弃堵口。  这才让水患横行梁楚之地二十年。  ”


    当时,她是端坐在椒房殿母仪天下的皇后。  倾心地目光只是在夫君回到她身边时才亮得一亮,何曾管过千里之外无数流民的死活?


    “汉匈之战迫在眉睫,更何况,关中地区才是我大汉的根本。  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  什居其六。  ”刘彻看了她一眼,慢慢道。  **便轻轻一叹。  身为帝王,考虑的是全局,而不是细部。  对梁楚百姓而言,这个决定很残忍。  但是,却不能说刘彻当年的决定不对。


    宣室殿里透出陛下的意思后,满朝文武都有些缄默。  治河之事,殊无把握。  又颇艰辛。  到最后,落到的竟是太中大夫金日单头上。


    陈**知道,这便是刘彻给金日单地考验了。


    自元鼎六年末,在建章宫面见的陛下 ,金日单便渐渐敛起了狷介狂傲地性子,行在朝局中,日渐谨慎。  **冷眼看着,暗暗慨叹。  能为早早做出这样的牺牲。  这个匈奴少年,应当是很喜爱着早早吧。  她为天下苍生计,着陌儿提醒了金日单二句。


    第一,治河之事,重疏导而非单纯堵绝。  第二,留心堵口的料物。


    元封二年。  帝遣涉何前往属国朝鲜谕令朝鲜王卫右渠觐见。  朝鲜王拒受谕令。


    四月,瓠子传来消息,金日单率郭昌及数万民工,以竹与石沿决口横向插入河底为桩,由疏到密,使口门水势减缓;用草料沙土填塞其中,最后压土压石,成功堵住了决口,黄河复故道。


    为此,刘彻擢升金日单为中郎将。  秩比二千石。


    七月。  因细事故,朝鲜发兵攻辽东。  击杀涉何。


    秋,招募死囚,分两路征讨朝鲜。


    元封三年正月,俘楼兰王,控制丝绸之路。  夏,汉军东定朝鲜,置真番、临屯、玄菟、乐浪四郡。


    到了秋天,满了二十岁的盛传为皇帝最宠的悦宁公主,终于在众人的猜疑等待中出嫁。  而陛下为她选择的夫婿,竟是一位匈奴人。


    虽然金日单渐渐在朝堂中崭露头角,谨慎稳重,有辅国安邦之才。  同时得到帝王和储君地赏识。


    但,他毕竟是匈奴人啊。


    如何能娶到帝后最珍宠的掌上明珠?


    在长安贵介百姓的费心猜疑下,悦宁公出的出嫁礼仪盛大举行。  掌管国家钱粮的大司农桑弘羊,论起来是悦宁公主的义母舅,第一次没有对帝王的挥霍无度私下异议,拨算钱筹备悦宁公主的婚礼,爽快无比。


    长门殿上,刘初安静地坐在镜前,任**仔细为她妆扮成待嫁女子。


    那样的柳眉,那样的面靥,在螺黛胭脂的晕染下,慢慢现出纤细玲珑来。  镜中女儿,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双十韶华。  双十,那么美的年纪,从此后,就要归于别人,悲喜系于他,荣辱系于他……


    “娘亲,”刘初喊了一声,落下泪来。


    这么多年了,纵然**归于长门,复封皇后。  她还是不愿意改唤一声母后,总觉得,娘亲是天下最亲的称呼。


    “傻早早,”陈**含笑慰道,掩去了心里地伤感。  “又不是回不来了。  你若愿意,随时进宫来看父皇和我就是。  ”


    再哭,妆就花了。


    刘初破涕为笑,点点头,起身回首,看见等在帘外的哥哥。


    她信步走到刘陌身边,伸出手让他扶住,侧首问道,“哥哥,早早漂亮不漂亮?”


    彼时,刘陌已经身着储君服色数年,城府越发历练的深,但是看着自幼相依为命成长的妹妹新妆,黑的深不见底的眸中还是闪过一丝温柔。


    “漂亮。  ”他慢慢道。


    彼时金日单正候在建章宫东门外,候着他生命中心仪的女子。  那新嫁娘的礼服仿佛一朵红云,红云中刘初的容颜却如出水的新菏,吐露芬芳。


    从此以后,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携她地手。


    公主夫妇共同往宣德殿,叩谢帝后养育之恩。


    殿上,刘彻与陈**皆是帝后礼服。  极是庄重,面上神情却柔和。


    悦宁公主出嫁妆奁之盛,让长安百姓嗔目结舌。  当最先的礼车进了休憩一新地公主府,最后一辆礼车还未启程出宫门。


    元封三年秋,陈**送走了生命中最珍爱的女儿。  以后虽仍能常见,却再也不是那个肆意在她膝下撒娇的小女儿。


    徒是怅然。


    元封三年十二月,汉军破车师。


    元封四年新年。  悦宁公主归宁,拉着**的手。  叽叽喳喳说了很是些母女的私房话。  好在,早早的双眸还是明朗。  陈**心里便安慰,作母亲的,总是忧心,子女能不能幸福。


    元封四年夏,太子妃上官灵在博望殿中忽然昏倒,御医诊治后。  禀道,“恭喜皇后娘娘,恭喜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有喜。  皇家后嗣有人,实乃天大之喜。  ”


    初闻此语,陈**与刘陌都是一怔。


    还是生出些欢喜来。


    元封五年春,上官灵早产数日,生下皇长孙女。  抱出来地时候。  柔软锦被覆盖着小小的身躯,那么小,让**都怀疑,是否抱在了手上就要化去。


    时光流逝,那一年,她抱过一双初出生地子女。  才下定了安于此生的决心。  一晃眼,已经记不得抱着初生婴儿的感觉了。


    刘彻为他膝下第一个孙女赐名为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其宜室家。


    **想,这个名字,承载了他对这个初生女婴的幸福期许。


    四月,帝置刺史部十三州,以六条问事。


    九月,一代名将卫青病逝于长平候府,尚未到知天命之年。  彼时已是深夜。  长门殿里。  刘彻与**俱换了常服,观书说话。  和乐融融。  听了内侍禀来的消息,心中一惨,久别的那个人名,亦是他少年时的知己,听他志向,为他征战。  后来渐渐因了年纪增长政治思量疏远。  可是,在这个秋夜里,听见他逝世地消息,还是想到了少年时上林苑一同狩猎的脆薄时光。


    越发觉得苍老,连比他年纪小的卫青,都已经去了。  那么,他们在这个尘世间,还有几何时光呢?


    刘彻素来雄心万丈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点惊惧,抱住了**,沉默片刻,忽然轻声问道,“娇娇怎么半分都不生气的?”


    “啊?”陈**怔忡片刻,方反应过来,慢慢道,“我为什么要生气?”


    卫青,虽然姓卫。  她依然承认,他是个英雄。  而卫青被刘彻架空闲置,追根究底,当初,还有她的一分算计在里面。


    英雄蒙尘啊。


    “我知道啊。  ”她微笑道,“卫青是陛下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物。  没什么可稀奇的。  就好像**是陛下地妻子,但**仍有师傅,陌儿,早早,师兄一样。  ”


    都是生命中不可替代的人物。


    刘彻冷哼一声,听到**提起萧方,不由忆起元鼎元年上林苑中,温润如玉的那个男子,终于因了**伤痛爆发出来,那一份心思,再无遮拦,让他窥的清楚。


    到如今,**身心皆归于他,但萧方得她敬她重,却是自己无法抹去的。


    他吻着怀里的娇颜,那炙吻如此霸道,让**有些迷醉。  所有纠结地心思,暂且先抛到九霄云外去吧。


    元封六年,益州、昆明反叛。  遣薛植出军平定。


    次年改元为太初。


    太初元年五月,诏用《太初历》,以正月为岁首。  色上黄,数用五,定官名,协音律,定宗庙百官之仪,以为典常,垂之后世云。


    太初二年八月,遣使持金往大宛换汗血宝马。  大宛王钦服大汉威仪,赠送宝马。


    汗血宝马之名,陈**闻名已久,待使者千里迢迢的将宝马带回长安,送到御苑后,禁不住好奇,拉了刘彻去看。


    火红色皮毛的马,高大神骏,眼神睥睨,名不虚传。  **跃跃欲试,刘彻却担忧她的身子,道。  “先等驯良了再说吧。  ”


    汗血宝马极是高傲,连续掀下来了数个驯马人,刘彻渐渐冷下了脸庞,“大汉号称英才辈出,竟连一匹烈马都无法驯服?”


    “父皇,”刘陌站在一边,见了此马的确神骏。  又冀望博娘亲欢欣,拱手道。  “让儿臣试一试吧。  ”


    “太子?”刘彻略一怔忡,常言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太子乃一国储君,身份贵重,驯马凶险,若是跌了摔了。  都不好。  便都无事,无法驯服得这马,已经丢了脸面。


    可是,他少年时,也是这样果敢弄险,眉眼飞扬间,何曾畏了半分?


    “陌儿,”**倒是相信自己儿子地。  替他理了理衣领,道,“小心些。  ”


    “嗯。  ”刘陌将冠带交给了成烈,束好头发,入场走到汗血宝马之前。  那马连续抗过数人,也有些喘。  略抬起前蹄,打个响鼻。  刘陌只觉得它眸中光彩流动,倨傲飞扬。


    他冷不丁防飞身骑上去,稳稳坐住。  汗血宝马楞了一愣,发足狂奔,跳跃颠簸,意图故伎重施,将背上人掀下去,然而他背上的那个人,承袭自朝天门的功夫。  再不是一般驯马手可及。  刘陌在马背上将心气平静。  只觉得是一只再海上孤帆远洋的小舟,风浪再大。  也稳若泰山。  也不知过了多久,坐下骏马终于泄气,渐渐平静下来。  彼此身上,都透出重重汗水。


    “好。  ”四处一片雷动。  便有宫人机灵赞道,“太子殿下果然神勇非凡,降服宝马。  ”刘陌却似全没听见,坐在马上淡淡笑开。


    其时,秋日的阳光淡淡照射在场上。  多年后,宫人们回忆,当时昭皇帝地笑容,清澈堪比这秋日地阳光温煦。  昭皇帝不同于武皇帝,他地唇边,经年噙着浅浅地笑纹。  只是那笑纹,温和却不暖煦。  许是因为当日,孝武陈皇后在场外看着,所以,他才能够真心地笑上一场。


    后世班氏立传,孝昭皇帝纪开篇即言:孝昭皇帝事母至孝。


    刘陌跃下马来,督着侍从为马配上鞍鞯,转身看着慢慢走近来的娘亲,微笑道,“娘亲现在可以骑了。  ”


    汗血宝马扬起残存的傲气,撩着蹄子,被刘陌瞪了一眼,似乎明白了这个女子对主人的重要性,安静了下来。


    那传言果然是真的,汗血宝马,其汗如血,染红了它自己的髻毛,也染红了刘陌的半幅衣裳。  **看地皱眉,扫兴道,“染成了这样,这衣裳算毁了一半了。  ”


    刘陌怔了一怔,不料娘亲这样答她,放声大笑。  笑声中汉血宝马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偏着头望着面前的母子,无法懂得彼此的思考方式。


    “那就请娘亲给它取个名字吧。  ”他道。


    “此马乃天下良驹,毛如血,汗亦如血,”**想了想道,“就叫朱缡吧。  ”


    因为刘陌驯服了朱缡,刘彻便将朱缡赐给了刘陌。


    当刘陌回到博望殿时,上官灵已经听说了马场之事,虽眼见的刘陌丝毫无伤,想起来还是觉得惊心动魄,迎上来道,“殿下不曾有事吧?”


    “无事。  ”刘陌换下衣裳,兴致犹勃勃,道,“灵儿,我自幼习武,不过是一匹马而已,尚难不倒我。  ”


    刘夭已经足三岁多了,渐渐学会说话,咿咿呀呀的喊着,“爹爹,”抬起头来,眉目之间,竟少似父母,肖似**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超过姑姑刘初。  因了这个缘故,很受父亲刘陌,祖父刘彻的喜爱。


    对于刘彻而言,说是喜爱,也不全然。  见到刘夭的时候,他神情柔和,赏赐颇多。  但他并不愿意常让上官灵将刘夭抱到长门殿来一见。  更不欢喜看着刘陌疼宠女儿地样子。


    刘陌也隐隐察觉的到,所以也少带着女儿出现在父皇面前。


    太初四年,乌孙送来军须靡夫妇献给大汉皇帝的贡品,数箱人参貂皮之外,还有一样东西格外惹人注目。


    那是乌孙使者一路小心翼翼捧来的,一只尚未足半岁的雪狐,精致玲珑,没有一般狐狸身上难闻的腥味。  尚学不会怕人,一双眼睛乌黑精灵,溜溜转个不停。


    “这是我们王孙大人派人费了很大地劲,终于抓获的。  乌孙天气寒冷,境内多雪山。  但雪狐乃是极机警的动物,亦不服人驯。  这只雪狐狸还是乌孙猎人千辛万苦在高崖后寻到的雪狐洞穴,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抱了回来。  王孙怕雪狐离了雪山不适应气候。  特用了一块冰玉镇住了胸口。  ”


    刘彻看着那只雪狐片刻,雪狐虽漂亮。  他却并不喜欢太过精致漂亮的东西。  身为帝王,最戒的就是玩物丧志。


    “将这只雪狐送到长门殿吧。  ”他慢慢道。


    因为这只雪狐狸,例行地每隔年一次送给和亲乌孙的细君公主地物品,今年更加丰富。


    抱起雪狐狸地时候,陈**很有些讶异。  她不曾料到,当年不过是随口一提,刘彻当真为她找了这么多年。  那寻找虽说不是上穷碧落下黄泉。  但既有形迹,自然为人窥地到。  到最后,刘陌刘初都知晓,独在她面前瞒了痕迹。


    “恭喜皇后娘娘呢。  ”绿衣捂了嘴偷偷的笑,看着那么玲珑可爱地狐狸,喜欢的不得了,道,“娘娘。  给它取个名字吧。  不然我们怎么叫它?”


    “又取名字?”陈**微微蹙了蹙眉,道,“它是雪狐,从乌孙来。  就叫雪乌吧。  ”


    雪乌在**温暖的怀中抬起头来,吱吱叫了几声,感觉一片宁馨。  这个女子身上有一种安定地力量。


    这一年,刘夭已经长到了五岁,已经能跌跌撞撞的走路。  很喜欢**殿上养着的雪乌,腻缠着**,“皇祖母,让雪乌跟着夭夭回博望殿住几天好不好?”


    **看着刘夭,心里想,她若是敢应,不知道刘彻知道是什么表情呢?


    只好安抚刘夭,“夭夭若是喜欢雪乌。  到长门来住几天就是了。  ”


    那一日。  刘初回宫探母,抱着雪乌。  听了刘夭的佚事,吃吃的笑,“夭夭想要雪乌,”她提点道,“你先去求你皇爷爷吧。  ”


    刘夭虽然一向受刘彻疼宠,但偶尔窥见刘彻针对别人冷肃的神情,还是对这个皇爷爷心存畏惧,打了个冷战,道,“算啦,我不要了还不行么。  ”


    那一年,陈**听说郭解回到了长安,生活安好。  彼此早就隔了太久,她没有特意出宫看,知他安好,就好。


    那一年,上官灵与刘初俱有了身孕,在天汉元年都产下一个男婴。


    天汉啊。


    因年年行旱,刘彻改元为天汉。  从此后,汉武一朝年号六年一轮改为四年一轮。


    天汉元年,桑弘羊长子桑允满了十六岁,娶妻秣陵候府长孙女,刘策之妹刘撷。


    天汉三年,长到了十五岁的飞月长公主长女东方湄,终于拗得父亲东方朔的同意,嫁给了她自幼一直黏着地长信侯义子柳宁。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缘分存在吧。  不然,为什么精灵如东方湄,偏偏只喜欢有些木讷的柳宁,固执的喜欢了十四年。  那缘分,却是从元鼎五年的抓周开始,就牵系起来的。


    陈**想起那次荒唐地抓周,禁不住要微笑。


    连子女都婚嫁了,他们,岂不是真的老了?


    是的,时光何曾在意过你是君王,他是乞丐。  慢慢的,她便在身边那个男人发间瞥见了再也挡不住的雪色。  只是精神毫不逊色最年轻的时候,眸间的锐利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发深沉。  坐在宣室殿的身影,挺直如昔。


    那一日在长门殿,睡去之前,刘彻抚着**的青丝,若有所思,“娇娇莫不是天人,总不见老地。  ”


    **骇笑,“哪里有?”


    这世上又哪里有真地不见老的人呢?


    她地青丝不见雪,可渐渐也失了少年时的柔韧。  偶尔照铜镜,也窥得眼角若有若无的细纹。


    留不住时光。  可是,若身边人都渐渐老去,长生不老,有什么好呢?


    那末,该老的时候,还是老吧。


    天汉四年,刘夭满了九岁。  皇家的女孩子。  虽然不需要治国安邦,总是要学书地。  渐渐的习了《诗经》。  读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美好的句子,将爱情想的如透明的*光一般美好。


    “爹爹。  ”她缠着刘陌撒娇,“我听宫人说,爹爹并不是在未央宫出生。  而是在出生后好多年才被皇祖母带回皇宫的。  为什么呢?”


    其时,陈皇后独获圣宠。  复位为后,母仪天下已经很多年。  宫中诸人渐渐绝了对那之前的一段时光地议论。  陈皇后究竟因为什么离开陛下身边,而在宫外又曾做过什么,早已无人提及。


    刘夭第一次看到疼爱她的父亲冷了脸色,“小孩子,不要乱打听。  ”他斥道。


    她便觉得受了委屈。  她是这建章未央二宫最受宠地皇长孙女啊,连同母弟弟有时候都没有她让皇爷爷皇祖母喜欢。


    “夭夭。  ”娘亲拉住她,道,“你爹爹素来最敬重你皇奶奶的。  那一段日子,”上官灵迟疑了片刻,隐晦点道,“你爹爹一直觉得是你皇爷爷对不起皇奶奶。  所以,你以后不要提了。  ”


    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是怎么会呢?她心里疑惑。  皇爷爷对皇祖母那么疼宠,疼宠到她都忍不住羡慕。  如何,会对不住皇祖母。


    虽然不敢再提,但疑问植在了心底,就像种子一样抽芽发穗,若没有人管。  渐渐的便能长成参天大树。


    太始元年春,徙郡国豪杰与茂陵。  夏,悦宁公主产下一女,颇似悦宁公主当年,刘彻极为疼爱,尚在襁褓中就赐下封号顺华。


    一生平顺荣华。


    太始二年三月,改铸黄金币。  开白渠,兴水利。


    太始三年正月,有使从境外来,与甘泉宫大宴招待。  这些外国人对大汉京都的繁华极力交口称颂。  盛赞长安城为当今世界上第一繁华的都市。


    “可是。  ”他们压低了声音,“我们听说。  大汉的皇帝虚设后宫三千,只独宠他地皇后一人,是真的么?”


    “是啊。  ”捧酒的侍者眼都不眨,笑吟吟的道。


    “怎么会呢?”这些人惊叹,“身为这么大一个国家的君王,皇帝怎么可能只喜欢一个女子。  便是我们国家,哪个国王不养着几个****。  ”


    “可是我们的皇后娘娘很漂亮,很聪明,很温柔啊。  ”侍者不动声色道。


    外国客人摇摇头,“不过,”他们欣羡道,“这真是一个美丽的童话。  坐拥三千而独宠一人。  哈。  ”


    太始四年,太子妃上官灵产下第二子刘宓。  这也是她最后一个孩子。


    转眼就到了征和元年。  征和元年,皇长孙刘越已经八岁。  皇族子弟自幼便得练习骑射。  他的祖父,父亲都极擅长于此。  而他表现地也对此极有天分,不到半年就得心应手,瞄上了父亲马厩里那匹朱缡。


    传说,朱缡是天下第一的汗血宝马,行走如风,日行千里,汗下如血,生平只认刘陌一个主人。


    博望殿里,刘陌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你还太小。  ”


    驾驭朱缡那样的烈马,还太危险。


    “可是,”刘越不服气道,“父亲八岁的时候,已经在做什么了呢?”


    刘陌怔了一怔,他八岁地时候啊。  他在这博望殿做了太多年储君,已经渐渐忘了少年时的峥嵘时光。


    那还是比如今的刘越还要小的年纪,他不知道这个世上谁是他的父亲。  与娘亲妹妹相依为命。


    后来,他知道了,他的父亲,是大汉最尊贵的那个人。


    可是,那又如何?再尊贵,他也只是抛弃他们母子三人的人。  他怕见娘亲的泪,所以不肯原谅让娘亲哭泣的那个人。


    那半年,他跟着母亲走遍大汉地河山,私心里希望不要有回到长安城地那一天。  可怎么可以呢?早早还在那里。


    于是,还是走回这座牢笼。


    在长门宫里第一次面对自己的生身父亲。  他方惊觉,他们是那么肖似。  剑一般飞扬地眉。  锐利地眸光,以及,纸般薄的唇。


    不同的是,他的锐利,终年隐藏在温和的笑容中。  而父皇的锐利,却张扬出来,凛冽的像出了鞘地剑。


    他已经是这个世上拥有最大权势的人。  不需要掩藏他地锐利。


    见了父皇之后,他承认父皇是一个好的君王。  在他的治理下。  大汉国泰民安,威加四海。  但他不是个好父亲,更不是个好夫君。


    一个好的夫君,不会这样伤害深爱他的妻子。


    他亦曾见过卫子夫,想不通那个苍白的女子有什么好,会让父皇当年舍弃母亲选她。


    后来,渐渐懂了。  他亦渐渐玩弄权术玩弄的炉火纯青。  分寸不失毫厘。  可是在心里某个地方,还是谨记着娘亲当年地教导,相信一些美好的存在。


    娘亲当年是如何教导他的呢。  不是不爱他,却还是忍痛送他远行。  因为,没有见过天地广阔,不肯收心建造家园。  没有亲自历练,不能真正成长。


    所以。


    他微微一笑,道。  “既如此,你就去吧。  ”


    刘越欢呼一声,道,“谢谢爹爹。  ”


    “慢着。  ”他吩咐道,“让何公公看着,小心些。  ”


    而父皇。  当年是如何看他的呢?


    他不曾思虑过这个问题,却在面对着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忽然有了些了悟。


    那是从他骨血里延出的一脉,他总是盼他好,盼他日后能继承自己的功业,发扬光大。  却因为利益地牵扯,永远不能亲近。


    他们父子,共同的维护着那两个女子,或者说,深爱着她们。  可是。  他们彼此。  却不得不相互提防。  这样的关系,畸形却持续了数十年。  彼此都认为。  只最适宜的方式。


    刘陌微微的低下头去,淡淡一笑,以前的事无可追回,但,他不希望,这样冷漠地父子关系,在他和他的儿子之间,继续延续下去。


    朱缡被牵出马厩的时候,有些感动。  它的主人太忙碌,很少有机会骑着它任意奔驰。  博望殿的马厩虽繁华,它却有些焦躁。  更何况,在前来的华服男孩身上,它闻到了与主人有些相似的气味,温驯的任他骑着。


    养马的宫人啧啧称奇,道,“这汗血宝马素来不让人碰的,居然服皇长孙殿下。  殿下果然宏运泽长。  ”


    刘越骑在朱缡身上,便极欢喜。  问道,“我皇姐呢?”


    “夭翁主在长门殿陪伴皇后娘娘。  ”宫人禀道。


    刘越一向肆意惯了地,想像年长自己六岁地长姐炫耀自己骑着朱缡的英姿,便驾驭着朱缡,穿过广阔地宫廷,绕过假山,一路向长门殿驰来。  惊的身后一众宫人大声呼叫,生怕皇长孙骑术不精,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假山亭台,假山亭台倒了都是小事,若伤了这位尊贵的殿下,他们就是有十条小命都不够赔的。


    好在,朱缡是最有灵性的汗血宝马,灵巧的绕过一切障碍,来到长门殿前。  彼时是冬日,难得的出了太阳。  **便着人取了躺椅,坐在殿外筛着太阳。  刘夭取了一册书,缓缓的为着**读着,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瞥见皇祖母面上恬淡的神情。  听见身后的声音,回过头来,见是弟弟,怔了一怔,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刘越在朱缡身上低下身子,渐渐止了兴奋的神情,禀神静气的看着在冬阳下睡去的祖母。  祖母今年到底多大了呢?他在心中疑惑道。  皇爷爷渐渐都老了,皇祖母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比起自己的娘亲大不了多少。


    阳光照在**脸上,温暖而宁馨,那么美丽。  身为皇长孙,刘越自然见惯了美人,他的母亲,姑姑,姐姐,甚至未央建章来来往往的宫女,哪个不是容颜出众?就是皇祖母,平日也是常常见面的。


    可是,在这个冬日里,他窥见了另一种境界的美丽,不在于容颜。


    后来,他因为今日的莽撞,被父亲责罚禁闭。  父亲说,也是在今日,若是早些年,纵然是皇子,在建章宫里如此肆意驾马奔驰,皇爷爷定会要了所有随行宫人的命。  他也远远不止关禁闭这样简单。


    至于这样无情么。  他在心里嘀咕。  如今的建章宫,很好很好。皇爷爷对他们孙辈也都慈爱。  但,他忽然想起传说中那个被永远禁闭在北宫的叔叔,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可是,当时,他安静的下得马来,陪姐姐陪在皇祖母身边,直到皇祖母醒来。


    蜷在皇祖母脚下的雪乌抬起头来,用一双精灵的眼珠打量了他片刻,又瞅见不远处的朱缡,摇摇尾巴,嗖的一声窜出去,落在朱缡头顶上。  朱缡长嘶一声,前蹄人立,欲将雪乌掀下来。  然而雪乌太轻盈,如何轻易掀了下来,反而惊醒了**。


    “皇祖母,”刘越便瞪了朱缡雪乌一眼,愧疚的望回来,道,“是孙儿不好,让朱缡吵到你了。  ”


    “没事。  ”**微笑答道,看着朱缡雪乌嬉闹,明明一大一小,一红一白,一似火一似冰,片刻间竟相处的极融洽了,看起来,分外和谐。


    征和三年夏,汉军灭车师。


    征和纪年后,刘彻改元后元。  这便是汉武一朝最后一个年号。


    后元元年,帝后行幸甘泉,侍卫长马何罗随行,欲叛变行刺帝王,为悦宁公主夫婿金日单察觉,当场擒获。  帝怒,诛杀马何罗九族,封赏金日单食邑千五户。


    那****,陈**依在刘彻怀里,止不住丝丝恐惧泛上心头。  她不是恐惧马何罗的叛变,而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的夫君已然白发萧苏。  他们在这尘世间已经活了太多年,上苍要收回它的恩旨了。  这个陪伴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的男人,要离开她了,用死亡的方式,再无挽回。  她想要否定那个事实,可是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她不想他离开自己身边,可是她没有办法。


    在自然的衰老面前,再高明的医术,也无能为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