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五零:赵客妖娆吴钩雪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五零:赵客妖娆吴钩雪


    自泰山封禅后,刘彻意气风发,不愿即刻回帝都长安,便一路巡狩而去,北行至碣石,又巡自辽西,历北边至九原,声势浩大,终于意尽,下令回转,度黄河返回长安。


    陈**随着刘彻一路行来,只觉着出了长安城后,天空开阔,心情舒展,百般烦心,千般忧虑,都有身边人为自己处置妥当。  也就放下了心思,尽情看大汉的大好河山。  生命里的几次远游,陪在身边的人虽各不相同,却都是一片欢乐。  而刘彻,虽然摒弃一个人转身后冷酷无情到了极处,但当他心还在你身上的时候,在某些时候,却是一个最好的****。


    她便觉得自己是在玩火。  虽然到目前为止火焰还未烒伤手,在掌间吞吐得宜,炫发着美丽耀人的光芒,却怕有一天,若一个不留神,连自己都葬送。


    “怕什么?”刘陵咯咯笑道,“论玩火的炉火纯青,再没有一个人胜的过你了。  ”


    “我才不是怕,”她抬头懒洋洋的看了刘陵一眼,“只是……”却欲言又止,从前觉得,是也好,非也好,凝神拆招就是。  到如今,却有些隐约希望,能够一直安定走下去,白头到老。


    白头啊,她讽刺的扬了扬头,若白了头,清艳容颜不在,那个人,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吧。


    刘陵夫妇亦在此次随驾扈从之中,偶尔刘彻不在她身边。  刘陵便来陪她。  知己姐妹在侧,所有的隐忧便都一驱而散,她拉着刘陵道,“陵儿看过黄河么?”


    “看过啊。  ”刘陵微笑道,“**姐不曾听过么,黄河这一带南岸以桃花闻名,号称“十里桃花霞满天”。  我曾慕名来看,当真是景色绚烂。  ”


    “你就欢喜桃花。  ”陈**叹道,“真怀疑上辈子是不是桃花妖投胎而来地。  ”


    “那也不错啊。  ”刘陵笑谑道,“**姐不也最喜欢菊花?”


    “我可没有你这么疯狂。  ”她瞟了刘陵一眼,掀开车帘看,帘外一片黄土连天,虽因为御驾经过,特意修整过。  还是有些颠簸。  往远处看,纵横阡陌,欣欣向荣。


    第二日,南下渡过黄河。  在船上听黄河波涛汹涌,震撼人心。  一路继续前行,果见大片大片的桃花林,绵延数里。  惜乎花期已过,桃花早谢。  只余翠绿桃叶,寒吐芬芳。


    “真是可惜了。  ”陈**便扼腕,放下帘子,“若是桃花开起来,一定很漂亮。  ”


    刘彻不以为意拥住她道,“娇娇若是想看。  明年开春再来就是了。  ”


    “陛下,”**拿眼瞅他,“你当你出巡一次很轻易是吧,也不知道库里要拿多少钱,明年再来,省省吧。  我怕桑司农提刀砍我。  ”


    刘彻冷冷一笑,道,“他敢。  ”眸色有些阴沉。  她暗叹失言,正要说些话环回来,忽然听见外面发了一声喊。  “十里桃花霞满天。  果然名不虚传啊。  ”舆仗一阵骚动,连御车都慢慢停了下来。  怔了一怔。  如今已是初夏,哪来的桃花,掀帘去看,竟是嗔目结舌。


    那大片大片红灿灿的,何曾是桃花,分明是天上一抹一抹的云霞,祥云瑞霭,缓缓流动,美不胜收。


    刘彻在她身后亦看见,轻轻咦了一声,笑道,“看来上苍也不舍得让娇娇过河间空手而归, 虽不能让桃花尽放,却遣了云霞,让娇娇一睹。  ”


    那当真是极甜蜜的情话了,**却不觉得欢欣,一颗心慢慢的,慢慢地沉下去,最终微笑,该来的还是会来,是吗?


    她一直知道,这个地方有这样一个女子,她会出现在刘彻面前,进获宠爱。  最后生下一个儿子,成为大汉下一任皇帝。  只是不当是眼下,而是六年之后。


    六年之后,她若老了,刘彻会不会离她而去,踏上历史原有地轨迹,将他们一切的痕迹都抹掉。  她并不知道。  她只是想,竟然历史已经在他们的拨动下到了如今的模样,会不会,那个女子也就消失在历史的洪荒中?


    然而,她还是出现了,侵袭入他们的视线,只是,提前了六年。


    果然,有术士奔跑着到御车面前,叩首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此祥云瑞霭,乃天降福相,佑我大汉,万世昌隆。  ”


    “并且,”他略略抬头,看了看皇帝身边的陈皇后,犹豫了一下,道,“贫道观此云气,此间必有奇女子现世。  ”


    “哦,”刘彻似笑非笑道,“论起奇女子,有比朕地皇后还要奇特的女子么?”


    “皇后娘娘自然是世间难得的奇女子,”方士不敢抬头,仍然道,“但祥云为何不出现在别处,偏偏在帝驾过黄河之时,可见,此奇女子另有其人。  ”


    “既如此,”刘彻慢慢道,“今日就在此歇下吧。  让人去找找那个所谓的奇女子。  ”


    陈**忍不住回头看刘彻,她从不信什么云气福相的说法,只是从史上种种痕迹,觉得赵钩戈实在是个有野心的女子,善机谋,懂权变,可是她看不清刘彻的狠心绝情,虽然成功了,但却失去了性命享受。


    而一个女子,肯拼了这么大风险去赌,她想要的,大约也不仅是什么享受,只是那种成功罢了。  最终,历史地大局,按照她心中的意志流动,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可是,刘彻,真的信么?


    还是,只当这是一个人的自导自演笑话?


    刘彻察觉到她的目光,安抚一笑。道,“左右无事,便看一看吧。  ”


    她地心便一凉,那一次,见术士栾子之前,他亦是如此说,结果。  闹出了那样喧天的波澜。


    入住行宫之后,那方士又来叩见。  道,“贫道观那云气,此女子应当在东南河间,只是那儿人家众多,一时半会估计寻不到……”


    杨得意见刘彻神色淡淡,连忙斥道,“那就吩咐人加大力度找。  无论那女子是谁。  陛下却是大汉的皇帝,难不成让陛下往东南去见她?”


    方士汗流浃背,偌偌退下。


    第二日,下面报上来,果然在河间寻到了一个女子,姓赵,艳丽绝伦,据说两手自幼残疾。  捏成拳头不能张开。


    行宫内殿阁内,刘陵陪着陈**下棋,落下一子,恨恨道,“可惜没有料到这个姓赵的女子会早六年出现,不曾安排妥当。  现在已不能动手。  否则太落人痕迹。  ”


    到了如此地步,陈**心思反而淡了下来,道,“顺其自然吧。  ”


    “其实,”刘陵落子极快,深思道,“那李妍和赵钩戈,我倒更喜欢李妍些,虽然都有手段,但李妍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和排场。  ”


    陈**扑哧一笑。  听绿衣掀帘禀道。  “娘娘,陛下已经宣那赵姓女子往殿上去了。  ”


    她轻轻哦了一声。


    “娘娘。  ”绿衣大急,“你怎么一点不担心呢?”


    看这阵势,只要那赵姓女子足够美貌,让刘彻见了欢喜,便很有可能被纳入后宫。  毕竟,哪个皇帝能抗拒上天示意的奇女子呢?


    尤其,陛下对鬼神之事甚敬。


    “担心有用么?”她没有抬头,只淡淡道,却让绿衣一窒。


    这些年,她暗暗观察着自己,虽身子经几次大难糟了起来,却老的极慢。  算起来,大约别人两年地时光,在她身上只流过一年。  她无人去问,只能暗自琢磨,大约是体内有两个灵魂的因故。  到如今,她地骨龄也已经有三十三了。


    三十三,虽然不能算老,她地青丝,亦黑可鉴人,可是,毕竟过了女子地最好年华。


    她想待在他的身边,执手白头。  可是若等真地白头见弃,她情何以堪?


    所以,若要决绝,还是趁年轻的时候好。  这个时候,但凡他有半分见异思迁的心思,她还能,理智地将他请出心房,善自珍重自己。


    只是,还是会很伤心很难过罢了。


    刘陵见了她的神情,幽幽叹了一声,站在窗前,看随着内侍低首穿过长廊面君的女子。


    虽然低着头,但女子的风韵,本不全在容颜。  从一个背影上看,青春勃发。


    而她和**,都慢慢老了。


    在漂亮的红颜,在时间面前,都渐渐化成枯骨。


    而赵盈眉的手,握成拳状,极是用力。  用力的,她远远看,似乎都可以看见那纤纤玉手上的青筋累累。


    索然寡味。


    赵盈眉入了殿,便闻见一股淡而清甜地香气,重重的纱幕下,青铜饕餮香炉吞吐着莘莘清烟, 一室厚重绮丽。


    而殿上坐着的,便是这个帝国最尊贵的人。


    她放松了些手上的力道,叩下首去,“民女赵盈眉,叩见陛下。  ”


    殿上,皇帝轻轻唔了一声,道,“抬起头来吧。  ”语调漫不经心,有些低沉。


    刘彻便见着殿下的女子慢慢抬首,眉黛唇朱,妖娆缱绻,肌肤胜雪,仿佛染上了一层釉色,晶莹剔透,怔了片刻,方道,“朕听说,你地双手,自幼不能展开,是么?”


    赵盈眉望见御座之上的帝王,年纪已经不轻, 眉目却极锐利,薄薄的唇,无情到****,亦停了片刻,方低首道,“不敢欺瞒陛下,是的。  ”


    刘彻便示意身后内侍,往赵盈眉身边。  赵盈眉柔顺的伸出手,内侍掰了片刻,回首禀道,“陛下,果然展不开。  ”


    “哦,”刘彻来了兴致,亲自下去。   见那一双柔若无骨的柔荑,不知道为何,面前闪过**的眸,有些亮,有些怒,一闪而逝。


    他亲自伸手去掰,炙热的肌肤相触一刹那,赵盈眉面上就红了一大片。  似乎没有用半分力气,那玉手就自然伸展,掌上还有着剔透玉戈,在烛光下,闪耀着璀璨光彩。


    **********************************


    唔,向后看,就要完本了,就要完本了。  感动的大泪。


    吼,月票,月票,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