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四三:秋山秋水秋含情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四三:秋山秋水秋含情


    呃,预先声明,这一章,采用的是倒叙手法。


    就是说,前文时间已经进行到元鼎六年末,而这一章初始时,是元鼎六年九月。


    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手法呢,说的好听点,是因为我别出心裁。


    说实话,就是,我久远以前已经想好这个情节桥段,却写着写着,给忘了。


    所以,爬回来补救。


    以下,正文


    **********************************


    元鼎六年九月,陛下膝下最受宠的悦宁公主刘初,正是芳华正茂的十七年华,侍女看着铜镜中与皇后娘娘相似的清艳眉眼,轻柔的为刘初梳着青丝,笑道,“公主如今已到了嫁期,不知道陛下和皇后娘娘千挑万选,会挑哪个少年来匹配公主呢?”


    她本想说笑几句来讨好悦宁公主,不料刘初转瞬间板了脸,道,“瞎说什么,下去。  ”


    刘初斥退了侍女,然而心事已经被翻起,她知道,随着她年纪一日日增长,终有一日,会面临这样的抉择。  身为大汉公主,她算是很幸运,父皇疼宠,娘亲也很爱她。  而娘亲初复后位,哥哥的储位亦坐的牢固,不需要她这个妹妹委屈自己来联姻拉拢什么权贵。  就算形势没有这么明朗又如何,她自信,她的娘亲不是卫子夫,不会为了什么劳什子局势权位牺牲自己的女儿。  娘亲最看重地。  不是那些身外虚名,而是她和哥哥的幸福。


    所以,年前哥哥择妃,考虑的只是那些女子本身,而不是她们身后所代表的意义。


    那可真是千般好了。  可是,她依然迷茫。  为什么女孩子一定要嫁人呢,如果可以。  她宁愿当一辈子老姑娘,陪在娘亲膝下。


    因为。  她想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霍哥哥,她翻来覆去的想,那个少年的眉,那个少年地眼,一直记得霍去病骑在骏马上回过头来的样子,笑容明亮如太阳。


    赫然惊觉。  到了十八,霍去病离开世间,已经有整整六个年头。


    六年了,他墓边地青草,若无人清理,差不多,要长的齐人高了吧。


    九月十八日,刘初瞒了娘亲。  偷偷带了人,来到茂陵。


    刘彻极重视身后事的盛大排场,因此,他亲自选中的茂陵,从他登基伊始便开始修建,到了如今。  还未完工。  本不允许闲人入内的,然而刘初是公主身份,毫不在意这些,径直找到冠军候的墓地。


    冠军候墓乃是日后帝陵的陪葬墓,修地极盛大的,洁白的坟茔,经了六年的风霜雨打,还是巍峨橦橦。  雄伟的祁连山脉形状墓冠下,埋葬着西汉一朝最耀眼的少年英雄。


    “霍哥哥。  ”刘初拜祭了霍去病后,慢慢道。  “你是英雄。  若是还再生,定会遵守承诺。  我早就满了十四岁啦。  若是父皇答应。  我也许已经嫁给你了。  便不用这么烦恼了。  ”


    “不对,”她忽然想起来,苦笑,“你若是知道,你的皇后姨妈,因为陈家,失位自缢,只怕要恨死我了。  便是不恨,怕是也不肯承认诺言了。  ”


    从最初的时候,他们便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那么,霍哥哥过早地去世,至少保存了他们彼此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终不至翻脸成仇。


    “霍哥哥,”她微微偏了头,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在天上看了那么多年,可觉得哪家的儿郎好的,值得我悦宁托付终身?”


    “公主,”茔心站在墓侧,看的心酸,想着要劝上几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经意瞥见远处山道向这边来地人影,忙道,“公主,有人来了。  ”


    刘初怔了一怔,起身相看,山道上藏青色衣裳的少年,牵着一个五六岁男童的手,慢慢上来,却是霍光。  那男孩许是在说着什么,霍光侧耳倾听,便没有抬头,看见她们。


    那,是霍去病留在世间唯一的儿子,霍嬗吧。


    一晃眼,都这么大了。


    刘初心中苦涩,满心满眼的思念那个人,便不想再见这尘世上与他最有牵连的两个人,低声道,“茔心随我来。  ”绕到了墓后,不肯见那两张和霍去病相似的面容。


    只过了片刻,便听见轻轻的脚步声,停在了墓前。  良久,霍光感伤道,“嬗儿,跪下,这墓里的人,便是你爹爹。  ”


    “哦。  ”霍嬗的声音似懂非懂,奶声奶气,道,“叔叔,我听人说,我地爹爹,是个大大地英雄,是么?”


    是啊,是个大大的英雄。  刘初在心中慢慢道。  这些年,她想起霍哥哥,都已经忘记,他已经是一个孩子地父亲了。


    却原来,纵然他在生,纵然一切都安好,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她的心里忽然腾起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霍去病死的时候,她倔强的道,“除非这世上有比霍哥哥更好的男子,否则,我谁都不嫁。  ”


    这天下何其大,她却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他一样好的男子了。


    “是啊,是个大大的英雄。  ”霍光慢慢道。


    霍嬗听了便欢喜,乖巧的叩了三首,叩在地上,犹咚咚有声。  叩完了,便抬头看着叔叔,却在向来神情温和的叔叔面上看到和平常有些不一样的神情,心里着实有些奇怪。


    “大哥,你在下面放心吧。  ”霍光的神情有一丝敬佩,一丝忧郁,“卫皇后虽然去了。  长平候却没有受牵连。  皇二子进了齐王,这年来,倒还平安。  今年还娶了亲,也许,到了明年,你就会多一个表侄了。  ”


    “嬗儿很好,他慢慢长大了。  很乖巧,很聪明。  浣莲也好。  我……也算好。  ”


    “至于那个女孩子,她也很好。  嗯,她已经十七岁了,还是很受宠。  前年在晋中,我又见了她一面,她越来越漂亮啦。  还是很记得大哥。  只可惜,我没有哥哥的俊功夫。  她看不上眼。  ”


    “叔叔,”霍嬗咬着手指,听得好奇,眼睛咕噜咕噜地转,问道,“你最后说的是谁啊?”


    “是一个阿姨,”霍光淡淡一笑,“嬗儿没见过的。  她是一个公主。  你爹爹还在的时候,和她最是交好。  ”


    刘初站在墓后,初时听的很是尴尬,渐渐的便听的入神。  连霍光何时带着霍嬗离开地都没有察觉。  荧心站在刘初身边,听着听着便红了脸,捂着嘴偷偷的笑了三分。  过了很久,方道,“公主,奴婢听着,这位霍大人,多半喜欢公主呢。  ”


    刘初骤然回神,狠狠地剜了茔心一眼,徉怒道,“胡说什么呢?”然而茔心跟着她多年,却是最知道她性子。  半点不怕的。  连眼神都变的笑谑,刘初被她笑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匆匆走了出来,却不由一怔。


    墓台之上站着一个人。  霍光虽然走了,他却又来了。  而她,躲在墓后,心思杂乱,居然半点没听到。


    “呀,”茔心站在刘初后面,见了金日单,也很是惊讶,屈膝道,“茔心参见金大人。  ”


    金日单看着刘初,朗朗笑开,“公主殿下也来拜祭冠军候,候爷地下有知,定会开心的。  ”


    她不知道金日单到底听去了多少,讷讷不成言,勉强问道,“你怎么也来此?”


    “日单说过,”金日单淡淡一笑,不在意道,“金日单平生最佩服的两个汉人,其中有一个就是冠军候。  今日是冠军候的祭日,日单来拜祭一番,有何不可?”


    “自然是可以地。  ”刘初嫣然一笑,“你慢慢祭拜吧,我要回宫了。  ”


    “悦宁公主,”金日单喊住她,“秋高气爽的天气,公主好容易出宫,就打算这么回去了么?”


    刘初闻言气结,转过身笑道,“依金大人所说,悦宁该如何呢?”


    “砮,”金日单努努嘴,问茔心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的落落大方,茔心怔了一怔,方答道,“奴婢叫茔心。  ”


    金日单忽然伸手拉过刘初,道,“你家公主我带走了。  你在西司马门等,日落之前我自然会送她回去。  ”留着茔心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刘初冷不防被他拉着走,恼羞成怒,发了狠要挣脱,然而她身子自幼就不好,力气如何敌的过金日单,还是被他拖下了山,怒道,“金日单,你好大的胆子。  ”


    “我的胆子倒真是不小的。  ”金日单浑不在意,打了个唿哨,斜刺里一匹骏马便冲了过来,高大威猛,眼神睥睨,再不是刘初在晋中见过地那种温顺骏马,刘初霎时间脸色白了白,忍不住退了一退。


    “怎么。  ”金日单翻身上马,居高临下,露出洁白的牙齿,言笑朗朗,“公主还是惧马么?”一把拉她上了马,大笑道,“我带着你跑一段吧。  ”喊了一声,骏马嘶鸣一声,霎时间跑的风驰电掣,不到片刻便出了茂陵。  刘初躲在金日单的怀里,听耳边赫赫的风声,知再说也无用的,只抿了唇,一言不发。


    马儿跑了片刻,金日单便吁了一声,勒住马,含笑跳下来,道,“到了。  ”刘初坐在马背上,看了看四周,便发现,自己完全不识。


    “劫持当朝公主,”她冷冷道,“金日单,你到底以为你有几颗脑袋?还是你以为,和我这个嫡亲妹妹相比,哥哥会更维护你?”


    “冤枉呢。  ”金日单朗朗笑道,伸出手来,“我只是觉得公主在建章宫闷地太久了,带公主出来透透气。  下来吧。  ”


    “透气也要我乐意方行。  ”刘初冷笑道,“你若不把我送回去,我还偏不下来了。  ”


    “哦?”金日单挑了挑眉,抱拳道,“公主真的不下来么?那我便直接让我的黑风带着你走了。  ”做势要吹唿哨。  刘初瞧着身下这匹黑马离地的高度,不寒而栗,连忙道,“算了算了,我下来,就是。  ”搀着金日单的手下马,犹自不解气,恨恨道,“你就是欺负我惧马就是,就不怕我回去在父皇和哥哥那里告你一状么?”


    少年搀着她的手,眼角眉梢俱透着一丝笑意,故意讥诮道,“悦宁公主觉得仗着陛下和太子殿下,很光彩么?”


    “你!”刘初气的跳脚,明知道他是激将,还是忍不住道,“有什么了不起。  ”


    **********************************


    月票月票飞过来。


    这章章名是最后瞎取的。  5,


    我以为这章可以解决,结果,居然还是解决不了。


    算啦,明天继续甜蜜蜜的爱情打闹剧,大家觉得,金日单通的过刘彻那一关么?


    且等明天晚上,某袖给你们揭开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