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四二: 此消彼长徒奈何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四二: 此消彼长徒奈何


    忌肉麻者,慎入。


    8要说偶没有警告你。


    **********************************


    元鼎六年的风波渐渐过去,年末,西羌平,刘彻设下护羌校尉一职,至此,将西羌牢牢掌在大汉掌中,此后百余年,再无变故。


    国事虽俱都顺手,杨得意却渐渐觉得,最近,宣室殿里的帝王,越来越暴躁易怒。


    他隐隐知道,帝王的情绪波动,都跟长门殿里的皇后娘娘有关。


    自元鼎六年巫蛊之变后,刘彻与陈**,渐渐恢复到久远前的相敬如宾的状况,面上虽都和和气气,骨子里却泛着一层坚冰。


    而皇帝,对此无能为力。


    于是愈加恼怒。


    而他杨得意,对此也一筹莫展。


    所以,当悦宁公主前来宣室求见陛下的时候,他几乎是有些欢欣悦宁公主的到来。


    在陛下的四子六女中,陛下最看重的,是太子刘陌,最宠爱的,却是悦宁公主刘初。


    因此,在这个时候,陛下见了悦宁公主,应当会开心一点吧。


    毕竟,刘初亦是陈皇后的女儿。


    杨得意轻轻入殿,禀道,“陛下,悦宁公主在外面呢。  ”


    刘彻怔了一怔,慢慢道,“初儿,”放下手中狼毫笔。  道,“让她进来吧。  ”


    刘初掀帘进来,扬眉喊了一声,“父皇。  ”霎那间,眉宇间的明朗照亮了宣室殿一室地阴沉。


    他忍不住淡淡微笑,看着她酷似**的眉眼,纵容问道。  “初儿有什么事?”


    悦宁公主刘初与他的长子刘陌一母同胞,到了元鼎六年。  俱都是十七岁。


    曾几何时,**与他,也有这么青春年少的时光,美丽如同一梦,再也找不回过去。  而见了刘初,他方才惊觉,这一年。  他忙于太多琐事,竟有些忽略了自己这个女儿,已经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丝毫不逊于**当年。


    不知道谁家的儿郎有此荣幸,娶走他掌中的这颗明珠呢。


    刹那间,刘初地神色有些恼,又有些赧,最后转过头去。  嗡声问道,“父皇让马何罗查哥哥的博望殿,难道真地觉得哥哥会作什么不孝之事么?”


    她自元朔六年归宫以来,受宠恒余。  虽然宫人私下里说,今上最是无情的,却从没有对她发作过。  因此。  对刘彻并没有存着其他皇子皇女的敬畏之心,心里觉得不快,径直就问,全然没有看见杨得意骤然变色,连连对她使的颜色。


    刘彻并没有发作,缓缓一笑,挥退了杨得意,慢慢道,“朕让马何罗去搜博望殿,有几个用意。  ”


    “其中一个。  是想看看陌儿怎么应对。  ”


    刘初眼睛一亮。  微笑道,“哥哥好棒的。  ”


    “是啊。  ”刘彻淡淡勾唇,“陌儿表现的的确没有让朕失望。  ”


    那,其他地用意呢?刘初有些想问,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说话。  她隐隐觉得,还是不要问的好,有些事实的真相,就让它一辈子腐烂在时光里。  这样,至少还能保持表面上的和美。


    可是,隐隐的悲凉泛上她的心思,她能够装傻,不追问,娘亲能么?


    毕竟,要和父皇过一辈子的,是娘亲。


    这些日子,她不是没有察觉,娘亲和父皇之间隐隐的波澜。  但她为人子女地,又能如何?


    “初儿今日特意来见朕,就是为了此事么?”刘彻淡淡问道。


    “啊?不是,”刘初回过神来,伸出手指,认真道,“父皇还记得,当日东巡回临汾时,父皇欠我一个要求么?”


    “哦?”刘彻莫测高深的问道,“初儿想好要要什么了么?”


    刘初不答,却低下头去,慢慢道,“娘亲那里世家子弟名单,已经摞了一摞子高了,比当年哥哥选妃还要恐怖。  ”


    “是啊。  ”刘彻慢慢笑道,“初儿年纪也不小了,的确该嫁人了。  ”


    连比她还小的齐王刘据都娶了,他这个最珍宠的女儿,便也留不住了。


    “我才不要。  ”刘初略扬了扬声音,马上拉住刘彻的广袖,撒娇道,“父皇,你让我再拖几年嘛,我还不想嫁。  ”


    “至少,不想嫁那些个纨绔子弟。  ”她小声咕哝。


    “初儿为何不去找你母亲亲说?”


    “娘亲,”刘初慢慢叹了口气,“我说啦,娘亲说反正也不是她最后做主,让我自己来找父皇,我就过来了嘛。  ”


    她神情无辜,刘彻却听得心一沉。


    他素来疼爱悦宁,这等事上,更是只要**想,他没有不应允地。  **,竟是连晚上随意跟他提一句都懒了么?


    他的心里慢慢有些怒,然后又缓缓一哀。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当日他是宁愿不宣见那栾子的,他的那些儿子们,要闹,就随他们去闹。  若真的闹的过了,该罚的罚,该禁的禁,也就过去了,何至于,到如今的地步?


    翻翻覆覆的想了两遍,刘彻悚然一惊,原来,**在他心中,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他素来行事是绝不后悔地,到如今,因了**,竟隐隐有些后悔地想法的。


    “父皇,父皇。  ”刘初见他神色变换,扬声唤了两遍。


    刘彻骤然回神,仔细看了刘初一眼,道。  “初儿有喜欢地人了。  ”


    刘初怔了怔,面色里透出一点羞恼一点迷茫来,嘴硬道,“我只喜欢霍哥哥么。  ”


    “去病?”他慢慢忆起记忆里意气飞扬地少年,那么年轻,桀骜不驯的脾气,光芒万丈。


    可惜。  过早的陨落了。


    “初儿,”他道。  “你要记得,去病已经去世七年了。  ”


    如果那个少年还在世,光芒万丈的少年,自然配的起他的宝贝女儿。  只是,他多半要头疼,分属陈卫两家之人,纵然世人看来是金童yu女。  如何能相与嫁娶。


    可是,霍去病已经死了。


    他纵然万般喜爱那个少年,也还不希望,他最捧在掌心的宝贝女儿,将她地一生,系在一个死去的英雄身上。


    “是啊。  ”刘初黯然低头,轻轻道,“霍哥哥已经去世很久了。  ”


    刘彻看着女儿地神情。  便渐渐知道,他这个女儿,多半心里有了一个新的人。


    否则,她会更激烈。  刘初,至少在性子上,还是很像她的娘亲的。  爱恨分明。


    刘初怔怔的想了想,又犹豫了片刻,终于问道,“父皇,你爱娘亲么?”


    他啼笑皆非,还真的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连**自己也没有,却没有料到,最先问他的,是他地女儿。


    他以为他已经做的很明白。  毕竟。  如果不爱,他又何必把**留在身边这么多年?而世间美人千千万万。  他又何必独守着**一个?


    “霍哥哥死的那年,我问了娘亲这个问题。  今天来之前,我又再问了娘亲一遍。  两次,娘亲给我的答案不一样。  我也问了哥哥,他爱不爱嫂子,哥哥给我的又是另一个答案。  现在,我想问一问父皇。  ”


    爱,究竟是什么感觉?


    她看着刘彻眼眸中的意味,忍笑摇头道,“不行不行,我可不能出卖娘亲。  不过,”她调皮道,“我可以偷偷告诉父皇哥哥是怎么答我的。  ”


    “朕对儿子的感情生活没兴趣。  ”他扬眉,淡淡道。


    而**么。


    **初嫁他地那年,比如今的悦宁,还小得一岁。


    那一年,他骑着马,穿过长长的长安街头,从堂邑候府,将**迎娶入宫。


    那一年,**的容颜,艳压芙蕖。  他掀开她的盖头,满心欢喜。


    是的,一场盛大地欢喜。  但也仅只于欢喜,罢了。


    然后,他登了基,成为大汉的皇帝。  再后来,他遇见了卫子夫。


    连那份欢喜,都淡淡淹没在时间的嬗变里,了无痕迹。


    昔日芙蓉花,翻作断肠草。  到了元光五年,他毫不留情的,罢黜了她。  然后,**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再见面,已是七年之后。


    他知道,七年后的这个**,守着那一年的伤痛,刻在骨子里,想忘都忘不掉。


    他们回不到过去,用尽全力也回不到过去。


    于是,**再也不能如少年时那般,全心全意的爱他。


    很多事情,仔细看,都有脉络可寻。  当**纯稚骄纵时,可以毫无保留的爱他,他在她的心头划了一刀,他为她爱地信念里埋下一棵不可信地种子,到如今,那棵种子发芽成长成参天大树,那么其实,他没有责怪的立场。


    他们回不到过去。


    可是,为什么要回到过去呢?


    平心说,过去地时候,他也没有现在那么爱她。


    于是,回到过去也不可幸福。  将来的某一日,当他越来越爱她时,过去对她的伤害,便渐渐成为一种阻碍。


    而他坐在天下至尊的位子上,不喜欢做那种悲春伤秋的事。  他从不往回看,他只想着,这剩下的一生,他想和**在一起。


    长长的岁月作证,总有一天,**会信他,真的很爱她。


    他缓缓一笑,看着女儿,慢慢道,“朕想,是的。  ”


    朕爱她。


    刘初的神色便奇异,想了半天,方告退。


    刘彻慢慢沉下神情,看着刘初的背影消失在殿门外,方沉声吩咐,“杨得意。  ”


    “给朕好好查查,这几个月,悦宁公主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  ”


    而他,倒要看看,那个年轻人,够不够资格,从他的手中,带走悦宁。


    **********************************


    月票,习惯性唠叨。  听烦的,可以当作没听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