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四零:重闻巫蛊夙夜惊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四零:重闻巫蛊夙夜惊


    元鼎六年末,刘彻的病慢慢痊愈,西羌那边也渐渐传来消息,汉军数战皆捷,眼见的,叛乱就能平定。


    蜀地刺史报上来,言蜀地有位方士,名栾子。  自称通长生升天之术,为人亦的确通数门法术,刺史拜服,特引荐给皇帝。


    刘彻少年时本不信方士之术,然而年岁渐长,慢慢的便有些信了。  尤其前些日子方大病一场,听闻长生二字,不免心中一动。  吩咐道,“让伍被去试试这个方士的神通。  ”


    数日之后,御史大夫伍被缴旨,笑道,“这个栾子看起来的确像是世外高人风范。  臣不知其是否真的通长生之术,但那些滴水成冰的小道术,倒是确实有的。  ”


    陈皇后听闻此事,颇嗤之以鼻,道,“我才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长生之术,多半又是挂羊头卖狗肉的。  ”


    其时刘彻亦在长门殿,闻言笑道,“娇娇不也曾说过,‘这世上有神通的人,也是可能有的。  ’是与不是,见见总没有坏处。  ”


    陈**无法劝阻,心下却有些不祥的预感。  揉了揉眉心,想道,不知道这栾子与史上的栾大,有什么关系没有。  自元狩年间李少翁事,刘彻对方士之说便没有史上那么信奉。  亦无史书所说对长生的狂热。  她便以为,此事算是揭过。  没想到,还会有如此发展。


    刘彻于是召方士栾子进宫。


    其时正是冬十一月里,长安天气寒冷。  刘彻拥了狐裘,坐在御花园亭中,亭周皆有纱幕,尚觉得北风凛冽,吹到面上,触手成寒。  那栾子随着引路内侍一路行来,形貌修洁。  衣裳单薄,却不见得半分冷的。  来到亭下。  跪下参拜道,“方士栾子,参见皇帝陛下。  ”


    刘彻沉默半响,方淡淡道,“起吧。  ”


    栾子起身抬眉,拱手道,“陛下。  ”话未说完,却怔然片刻。


    杨得意在刘彻身后,窥见刘彻略皱了眉头,知道皇帝心中不悦地,连忙斥道,“竖子敢在君前无礼。  ”


    “陛下,”栾子回神禀道,“非乃小道胆大无理。  只是小道自认修为略有些小成,可以窥见一些天命命相的。  适才看到陛下顶上紫气凌云,实乃小道生平未见之盛,此乃真命天子之相。  ”


    他见刘彻面上稍晴,迟疑了片刻,道。  “只是,陛下印堂上有一抹暗色,竟是有人巫蛊作乱之相。  ”


    此言一出,犹如石破天惊。  满园宫人,尽皆变色。


    大汉自建国以来,历任皇帝,皆对巫蛊一事,讳莫如深。  仅汉武一朝,前后两任皇后见废,明面上的理由。  都是巫蛊。


    此二字。  便是未央宫的梦魇。


    刘彻倏然面色,冷笑道。  “道长若信口开河,莫不是觉着朕的刀斧手,砍不断你的脑袋?”


    “小道如何敢。  ”栾子口气恭顺,面上却半分不惧,昂然道,“陛下乃圣君,无奈总有奸人作乱,企图不轨。  陛下近日里可觉得身子不适?”


    刘彻面上神色不动,但不经意间,眉心却跳了一跳,想起前些日子那场大病,心下犹疑,寒声道,“既如此,道长可能指出,巫蛊作乱的是谁个人?”


    “小道并不识未央宫中人。  ”栾子气定神闲道,“但是,小道敢说,作乱之人,必在宫中。  ”


    “而且,”他凝神看了看,肯定伸手指向南方,道,“在那个方向。  ”


    “马何罗!”刘彻厉声吩咐。


    “在,”马何罗闪身而出,应道。


    “你带着一队期门军搜查未央宫南地宫殿,若是没有发现,”刘彻神情诡谲的看着栾子,淡淡道,“朕也不要别地,只要你九族的脑袋。  ”


    “小道修道之人,”栾子拱手笑道,“一家九族,俱在这了。  陛下若是不信,只管取了就是。  ”


    马何罗去了半响,从未央宫的长廊上跑过来禀道,“起禀陛下,臣搜查南宫各殿,在绯霜殿昔日李婕妤自缢之处地下,发现了这个。  ”


    “好,好。  ”刘彻怒到了极处,反而不曾作色,淡淡道,“呈上来。  ”


    宫人捧了托盘,胆战心惊的呈在御前。  刘彻凝神去看,托盘中放着两个小小的草人,一男一女。  背面刻着生辰八字,字迹尚有些稚嫩。  一个草人的背面上的生辰八字,自然是他地。  而另一个生辰八字的主人,赫然是,长门殿里的陈**。


    “孽子,”刘彻寒声冷笑,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  “朕尚念着父子之情,不忍戕害。  他倒好,竟敢重演巫蛊,祸乱宫廷。  ”


    “传朕的令,”他慢慢道,“封了绯霜殿,将皇四子与盖长公主一并打入宗人府大狱。


    齐地王府中,宁澈苦求见齐王数日有余,齐王刘据始终谢绝不见。  到了此日里,齐王的贴身侍从终于出来道,“宁先生,王爷吩咐让你进去了。  ”


    宁澈怔了一怔,入内道,“王爷当真看不出来,此时还不是行事佳时么?”


    “我知道。  ”刘据啜了一口茶,慢慢道,“所以这些日子才不肯见先生。  ”怕被他晓以利害,连自己都放弃。


    “此时,那人大约已经见了父皇了。  所以,先生的百般话,都不必说了。  ”


    宁澈闭了闭目,颓然道,“还请王爷相告,明知万事不妥,为何还要一意孤行?”


    “因为,我是为人子女的。  ”刘据慢慢笑道,“我无法容忍,我的父亲。  昭告天下,说我地母亲曾经构陷其他女子,然后,重扶了那个女子,坐上我的母亲曾经做过的位置。  ”


    “可是……”那些都是事实啊。


    当年的事时日久远,局外人早就窥不清真相。  其实,陷在皇家的人。  哪个是无辜的呢。  陛下不能说自己,也不好指责如今地飞月长公主刘陵。  只好让那个已经逝去地女子,承担所有罪名。


    哪怕,那个女子,也曾是在无数个夜里陪他度过的枕边人。


    陛下,对自己舍弃地人,当真是很绝情。


    “我知道你想什么。  ”刘据淡淡一笑,“你可以这么想。  但是,我站在我的立场,却不可以这么想。  ”


    “而且,”他沉下了脸,冷冷道,“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父皇是个多么无情的人,为上位者。  无情且多疑,本就是通病。  这些年,他与陈**之间并无冲突,所以可以相安无事。  可是,一旦有冲突呢。  ”


    他抿唇道,“我想看看。  我的父皇,究竟可以无情到什么地步。  ”


    **********************************


    陈**托了桑弘羊,去查那个叫栾子的方士的来历企图。  然而桑弘羊动用了几家的力量,依旧没有查出关于此人地一丝半毫。


    这个人,仿佛如他们,就是凭空冒出来地一般。


    日里,在长门殿,陈**重听了那触目惊心的两个字,怔了一怔,连险些咬破嘴唇都没有察觉。


    又是巫蛊。  每一次。  当她以为。  她可以彻底摆脱这两个字带来地梦魇,命运就会再重来一次。  让她不能忘记,她所在的,究竟是怎样的人间修罗场。


    她乏力的闭了闭眼,道,“陛下,你信那个栾子,胜过于信任你的儿子?”


    “朕并不信他。  ”刘彻森然道,“但他不过是个方士,马何罗从绯霜殿里却确实搜出来地被巫蛊的草人。  ”


    “那也可能是被人陷害,”**讥诮笑道,“元光五年,那巫蛊的草人是如何进入椒房殿的,陛下难道不清楚?”


    “娇娇。  ”刘彻骤然扬声怒道,却又慢慢压下火气,道,“你要知道,他咒的可不止是朕,亦有娇娇你。  ”


    “我并不信那东西。  ”**慢慢道,“反正,那是你儿子,又不是我儿子。  你不心疼,难道我还要心疼么?”


    “只是,”她凄然道,“若有一日,有人对陛下说,陌儿或者是我,意图巫蛊陛下,陛下亦当如何呢?”


    除了**,从来没有一个女子,敢如此直接的质问他吧?刘彻望着眼前地娇颜,慢慢心软下来,他揽住**,慢慢道,“朕定不负卿。  ”


    长门殿中帝后的争端很快传了出来,栾子听了之后,无人可见处,眉心略跳了一跳。


    三日后,栾子第二次面君,语出惊人。  绯霜殿的巫蛊草人虽已取出,陛下印堂上的暗色依旧未消散。  宫廷之中,另有巫蛊之人。


    这一次,他指的是太子刘陌所居的博望殿方向。


    刘彻锐利的眸光盯着他良久,他心中惴惴,方听得刘彻展唇一笑,吩咐道,“带人去查博望殿。  ”


    一时间,满殿寂然。


    马何罗所带的期门军尚未到博望殿时,陈**与刘陌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缓缓冷笑了一下,沉静的眸底渐渐凝了一层薄冰。


    太子刘陌则往宣室殿来,奏请面见君王。


    栾子站在殿下,心情忐忑,看着刘彻徐徐道,“让太子进来。  ”


    马何罗带期门军踏入博望殿的时候,太子刘陌并不在。  太子妃上官灵站在殿前,凛凛北风吹着,隐隐地便显出几分单薄来。


    “奉陛下旨意,”马何罗拱手,肃然道,“搜查博望殿。  ”


    “若不是你奉了陛下旨意,”上官灵冷笑道,“你以为,我会让你踏进博望殿半步?”


    马何罗怔了一怔,记起眼前这个女子地身份,大汉储君明媒正娶的妻子。  若无意外,日后便会母仪天下。


    他退了半步,重行了礼,“参见太子妃殿下。  ”


    “免了。  ”上官灵慢慢道,“马将军,你奉陛下旨意,我自是不能拦你搜查这博望殿。  但你要记住,你如今搜地,是大汉储君的宫殿。  而我身为博望殿的女主人,虽不能亲自看着你搜。  但也可以派人陪着将军,为将军指点一下,免得将军漏了什么重要的地方,误了将军的差事。  将军觉得如何?”


    “既如此,”马何罗拱手道,“多谢太子妃。  ”


    “成烈,”上官灵转身,淡淡吩咐道,“你陪着马将军看一趟吧。  ”


    她一步步的踏进内殿。  初为太子妃,她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局面。  可是,却不能不应对。  她的夫君在外面做着他要做的事,她若在家里倒了,便是让刘陌腹背受敌。


    而她,不希望她拖累到他。


    刘陌踏进宣室之时,神情尚沉静。  望着栾子慢慢道,“我听说,你善长生之术。  ”


    “是。  ”栾子神情自若道。


    “那么,”刘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气势抽出宣室殿下皇帝侍卫腰侧的剑,森然道,“我若砍了你的脑袋,你能不能再长出一颗来?”


    他一剑斜斜削过,鲜血溅上剑刃,一瞬间,晃亮了人的眼。  栾子的头滚了下来,在殿上滚了几滚,方停下来,眼中尚有着惊恐的神情。


    侍卫俱被这一幕震惊,发了一声喊,道,“护驾。  ”拔出刀剑挡在殿下,方有些茫然。


    他们刀枪相对的那个人,是大汉的储君。


    刘陌冷笑一声,掷剑在殿上,哐当一声,抬眉看着殿上的君王。


    “退下吧。  ”刘彻挥手道。


    “你的确是最像朕的儿子。  ”他望着殿下的长子,慢慢道,掩去了眸底的一抹欣赏。


    “是啊。  ”刘陌冷笑,“我是你儿子,虽然我未必喜欢你,但我尊敬你。  只要你不动我娘亲,不动我妹妹,”他迟疑了一下,道,“不动我妻子,我还并不想做一个丧心病狂意图弑父弑君之人。  ”


    “朕信你。  ”刘彻慢慢道,他转身吩咐道,“让马何罗不必搜了。  ”淡淡的看了殿下栾子的头颅一眼,厌恶道,“将他拖下去,扔到乱葬岗罢了。  ”


    刘陌淡淡一笑,垂下眸来,轻轻道,“可是,这一次,你真的伤到娘亲的心了。  ”


    齐王刘据慢慢的听了长安传回来的消息,慢慢饮尽了杯中酒,冷笑道,“真是父子情深啊。  ”


    “其实,”宁澈叹息道,“王爷此计未必不可行,只是时机不对。  若再等上几年,君权与储权愈发矛盾,陛下多半便不会这般轻易罢手了。  ”


    “只是,”宁澈迟疑道,“王爷为何执意先对付皇四子?”


    “两个原因。  ”刘据道,“一是因了他根基薄弱,正好拿他来试刀,至于二么,”


    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不知道,李芷在地下,见了如今的境况,可会后悔?


    **********************************


    我找草人,我写纸条,我也要巫蛊。


    默,八知道野猪的生辰八字,我巫蛊不到他。


    求月票。  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