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三七:墙外行人驻足听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三七:墙外行人驻足听


    日里,太子刘陌出了博望殿,一路往长门殿行来,欲与娘亲请安,却在长门殿外被侍从拦下。


    “太子殿下,”成续神情有些尴尬,禀道,“陛下尚在殿中,殿下不宜入内。  ”


    他怔了一怔,望着殿下站了一排的宫人,连娘亲贴身的大女官绿衣都在其中,殿内却悄无声息的,霎时间了悟,面上不禁泛了些红,却又暗暗狐疑,按说这个时候,刘彻早该在宣室殿处理政务了,如何还驻留在娘亲殿中。


    “那我就先走了。  ”他淡淡笑道,“成续记得和娘亲说一声,我来请过安了。  ”


    自刘彻东巡归来,刘陌虽高居储君之位,行事却反而不如当年为皇长子之时放的开手脚。  他谨记得娘亲吩咐,上要忌父皇猜疑,下要让臣民臣服,在浮海中尽力维持平衡,面上虽清闲,少涉政务,底子里却颇辛苦。


    成烈见主子如此,便凑上来,道,“殿下好些日子没出过宫了,不如往宫外走一遭吧。  ”


    “也好。  ”刘陌将连自己也不清楚所为何来的心中瑟瑟抛开,振作精神,道,“便出去走走吧。  ”


    长车缓缓行在长安街头,成烈小声笑道,“主子这回打算去哪家?是飞月长公主府上,还是长信侯或是桑大人家?”


    刘陌摇摇头,不耐道,“这些叔叔伯伯阿姨家,我都去的多了。  难得出来一次,就不要听训了吧。  ”


    其实认真说起来,不算是听训,只是善意地奚落。  尤其是桑弘羊和刘陵,定会笑mimi的道,“陌儿这么大了,该娶妻了呢。  说不定到了明年。  就该抱儿子了呢。  ”


    一阵恶寒。


    他似乎是随了娘亲,虽是男子。  对这些事情,面皮却是极薄的,自然不肯自行送上门去。


    “那难道还去清欢楼?”成烈苦了脸,“清欢楼菜品虽好,次次都去,也太没意思了吧。  ”


    “谁说的?”刘陌少年心性忽起,想起一个人来。  笑眯眯道,“今次我要去的地方,却是从未去过的。  ”


    “成烈,”他笑的愈发畅快,轻轻道,“你上次去过上官府,应该还记得怎么走吧?”


    “主子,”成烈远远地在上官桀府前停下车来。  问道,“你真的打算去见未来地太子妃么?”


    “既然来了,”刘陌微微笑道,“自然要见一见。  ”


    “也不是不可以啦。  ”成烈有些为难,“只是,主子与太子妃只是未婚夫妻。  这样去见,终究有些奇怪。  ”


    虽然其时男女之防不算严重,但若二人居于高位,却是徒徒被人说罢了。


    “你说的也对。  ”刘陌徐徐笑道,“只是,谁告诉你了,我打算敲正门进去的。  ”


    他撇下了成烈,绕到上官府侧门,轻轻跃了上去。


    上官桀本是武将,家中又出了两个皇亲。  自然是有守卫日夜守护着的。  只是。  刘陌出身朝天门,虽因了身份。  疏于习武,轻功却不错。  避过守卫耳目不过尔尔。  真正让他为难的是,他并未来过上官府,不知上官灵居于何处的。


    他在长廊拐脚处略迟疑了一下,便听见身后有人断喝了一声,“谁?”回过头来,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他曾见过这个人,在昔日出使身毒时,骑亭尉薛植麾下地骑军中,虽叫不出名字,却确实是见过的。


    什么时候,他从剽骑军调到期门军了呢?


    侍卫见了是他,吃了一惊,口吃唤道,“皇长子……呃,不,太子殿下。  ”


    “看见什么了?”那边,他的同伴喊道。


    “没,看错了。  ”他见了刘陌的噤声手势,便敷衍答道。


    刘陌的面上淡淡有点红,问道,“上官灵住在哪儿?”


    那侍卫便怔了一怔,不过,他们期门军奉命守护未来的太子妃和齐王妃,却没有说将太子算在被防护的范围内。  便答道,“在右手的那座新楼里。  ”


    刘陌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留那侍卫站在原地,慢慢想着,太子殿下莫不是心慕佳人,难耐相思,特意来探望未婚妻来了。


    他噗嗤一笑,摇头而去。


    一对有****相聚在这凛凛秋风地日子里,不是一件很美丽的事吗?


    只是可惜了那个身毒女子,一腔幽情错付。  他至今仍记得,那个女子笑起来的时候,妩媚的模样。


    **********************************


    尚未近竹楼,便听见一阵琴声,错落有致,婉转悠扬。


    刘陌的娘亲和妹妹都是习琴的,惜乎天分问题,似乎都学不拿手。  是以刘陌听过地琴声不多。


    弹琴的女子,身影是极娴静的。  淡淡的一个侧影,柔美动人处,犹如静水落花。


    刘陌绕过了重重守卫,来到上官灵窗下,瞅着一队侍卫巡逻而过,轻轻的敲了敲上官灵的窗。


    琴声一滞,过了半响,复又响起。


    窗棂轻轻的,又响了一下。


    上官灵怔得一怔,停了琴,起身来看。  却不料,见到那个绝不会想到见到的人。


    “太子殿下,”她小声惊呼,连忙捂了嘴,看了看四周,方急促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怕惊动了旁人,将声音放的极低。


    他示意她将窗子拉开,翻身进来,惊险的看着那队侍卫又巡逻过来,吸了口气。  道,“想过来,就过来了。  ”


    “殿下,”上官灵双目圆睁,道,“你是大汉储君,一言一行。  都要注意地。  ”


    她昔日远远望着刘陌之时,刘陌一直扮演着一个完美地太子。  笑容温和,似乎对每个人都很亲切,底子里却是一片疏离。


    却不料,如今见了,却是一派生气勃勃的模样,仿佛,只是一个这个年纪地孩子。


    刘陌盯着她一会儿。  忽得朗朗一笑,道,“若如此,灵儿如今对我说的话,似乎也不合规矩吧?”


    上官灵窒了窒,她虽被钦定为太子妃,但到底尚未完婚,如今只能算是官眷的。  用如此的语气对一国储君说话,的确不合规矩。


    但是。


    面对着一个忽然出现在她闺房里地一国储君,她如何摆的出那些该有地合乎规矩的礼仪出来?


    “小姐?”门外,侍女初晴听见了动静,扬声问道,“有事么?”


    她连忙答道。  “没事。  你先下去吧。  ”


    明明,待在她闺房的,是她的未婚夫婿,便真的被人见了,也没什么关系的。  她却不自禁生出一种心虚来,生怕被人瞧了去。


    刘陌却好整以遐的看着她手忙脚乱地应付婢女的问候,含笑道,“我在外面听灵儿的琴,自然是好的,”至少。  比他的娘亲和妹妹好。  他想起那比弹棉花好不了多少的琴声,因了是他放在心里的人。  他愿意一直一直听下去。


    “只是,听起来却有些空浮。  ”他抱胸道,“为什么?”


    上官灵沉默了片刻。


    因为对前程一片茫然,所以心境空浮。  只是,如何能说?


    她慢慢的低下头去,感觉脸一阵一阵地发热。  她不是不曾与这个少年面对面的说过话,只是,换了一个身份,那感觉便截然不同。  只觉得那些理智全部被羞涩压在下面,牵着衣角,慢慢道,“殿下你……”眼角余光却瞥见少年的脸也慢慢红了一些,愕然了片刻,不由哑然失笑。


    原来,不独是她如此呢?


    想通了这点,她便慢慢恢复了口齿的灵便,问道,“殿下可否告诉灵儿,殿下为何选择灵儿么?”


    全京城有那么多的好女子,比她漂亮,比她高贵的多地是。  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如何会看中微末如她?


    “因为,”他淡淡笑道,“灵儿懂得善待自己,而且心气平和。  ”


    “灵儿不懂。  ”


    “懂得善待自己,就不会轻易让自己受伤;心气平和,则不会让人心生厌恶。  ”他慢慢道,“这两点,灵儿很像我的娘亲。  ”


    她淡淡的吁了口气,正要再说,却听见廊外的脚步声,全身肌肤一僵。


    “灵妹,”上官桀在门外唤道,“你在不在?哥哥有话要跟你说。  ”


    刘陌亦怔了一怔,他虽一时少年心境,来见自己的这位小未婚妻,却是不愿意被人撞见的,尤其是上官灵的这位哥哥。


    上官灵闭了嘴,指了指房中的落地屏风。  随即去开门,微笑迎他进来,道,”哥哥欲见小妹,所为为何?“


    上官桀不同于先前上官灵的侍女,是精于武功地。  刘陌敛了呼吸,听得上官桀走了进来,忽然跪下,然后便是上官灵地惊呼,“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灵儿,”上官桀微笑道,“年后,你就是太子妃了。  做哥哥的先跪你这一跪,也是应该地。  这些年,我虽不见得疼你,但也从未薄待你。  日后,你嫁了太子殿下,上官一族,定倾全部力量,祝太子殿下成事。  而妹妹也务必记得保上官一族上下安宁。  ”


    “哦,”过了许久后,上官灵方慢慢应了一声,有些倦道,“原来哥哥打的是这个主意。  只是,太子殿下如今储位稳固,又何须哥哥尽力?”


    “灵妹又何须作哥哥的挑明呢?”上官桀笑道,“凡事不怕一万,便怕万一。  更何况,就算太子殿下地位稳固,妹妹你呢?”


    “后宫之中,素来妃嫔相欺。  妹妹若无外戚相匡,定要吃亏了。  ”


    上官灵慢慢的哦了一声,却又急促问道,“哥哥选择帮我,那姐姐呢?”


    与你同父同母同胞所出的上官云呢?


    “云儿,”上官桀迟疑了片刻,方道,“只要齐王安分,她自然一世荣华。  ”


    上官灵一阵冷笑,齐王怎么可能安分?


    “好了,我知道了。  ”她低低道,“哥哥让我考虑一下。  ”


    她听着上官桀退出,想了一会心事,也不知是一会儿,还是许久,骤然惊觉抬眉,却见一室杳然,不见刘陌踪影。


    他,如同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了么?


    她这样想着,没来由的一阵失落,转到了屏风后面,却撞进了他的眸子,迥然一惊。


    见惯了这个少年温和的表情,都渐渐忘了,他毕竟是陛下的儿子。


    那一刻,刘陌眸中的光芒,如宣室殿中的帝王一样锐利。


    “殿下,”她唤道。


    “嗯?”他淡淡应道,徐徐一笑,意味深长道,“我的妻子,我会自己保护。  ”


    就不劳上官桀费心了。


    上官灵一怔,牵着帘子的手一松,帘幕徐徐落下。


    **********************************


    本来因为上官灵不讨喜,打算跳过这章,直接往下写的。  想了想,还是觉得,这是剧情的一个环,应该补上。


    所有的考试完了,暂时轻松了。  哦也。


    8敢求月票了。


    元鼎六年,快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