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三零:借得利刃能杀人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三零:借得利刃能杀人


    刘陌略颔首,有些好笑,随口问道,“姑娘与令姐来城南,是…?”


    “家嫂身子不好,”上官灵欠身行礼,“前些日子来吴家的春生医馆求了副药。  今日特来致谢。  姐姐与我闲来无聊,便陪嫂嫂前来,却不料吴大夫前些日子去了,败兴而归。  姐姐脾气不好,灵儿可能言语有所得罪,这才如此。  让太子殿下见笑了。  ”


    “吴大夫去世了?”刘陌讶然道。


    “是呢。  ”上官灵有些惊异,虽然吴春生是长安城知名的大夫,终究只是平民,如何入了太子刘陌的眼?


    刹那间,刘陌想起了密报上,李非小妾数次造访吴春生之事。  吴春生此时身亡,是巧合,抑或是,人为?


    刘陌快速思虑着,道,“既然有人来接小姐,我便不多事了。  ”转身吩咐成烈,“速回博望殿。  ”


    上官灵点点头,又行了一礼,下了车,远远的向自家马车走去。  那边,上官云不见了妹妹,有些担忧。  此时见了上官灵,方为心安,怒道,“你到哪里去了?”往她来处看,呢青色的马车正转了头,急速奔驰。  前座上的男子青衣服饰,乍一眼看过去有些眼熟,上官云想了片刻,才记起正是太子刘陌身边内侍,刹那间,脸色乍青乍白。


    这一切,刘陌都没有注意。  他很快赶回博望殿。  调来廷尉令张汤,问道。  “城南吴家大夫吴春生骤亡一事,可有疑点?”


    张汤拱手行礼,有些讶异,“殿下身为储君,怎么会对吴春生的死有兴趣?”


    刘陌闭了闭眼,道,“张大人。  此事虽然不起眼,对我关系却不小。  还请大人详告实情。  ”


    “从表面上看。  并无疑点。  ”刘陌既然如此说,张汤便不再相问,想了想道,“实情还要调下面卷宗来看才能了解。  ”


    太子调看卷宗,不是不可以,只是走了明面,便不免为宣室殿里地陛下所知。


    当然。  从刘陌找到张汤开始,此事便不免让刘彻知道。


    吴春生是在两日前去世的,家人报的是骤亡。  明明前些日子还好好的,那一日,家人唤他起床,就没了气息。


    刘陌蹙了蹙眉,道,“我想亲自见一见他的贴身小厮。  ”


    吴春生的贴身小厮。  名叫冬叶。  此时被唤到廷尉府,脸色虽苍白,倒也还算镇静。


    “大人说的那一日,”冬叶并不知道刘陌地身份,但料能坐在廷尉府内堂上首,必不是一般人。  他想了想道。  “是有一位贵夫人来访,但是是与先生密谈,我并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


    “啊,对了,”他忽然想到,“那位夫人走后,先生倒感叹了一句,这位夫人倒痴心。  第二此那个夫人来,说了些话,先生便思虑了好些天。  ”


    李非的小妾痴心?刘陌冷笑了一声。  听起来。  其中多半是有玄虚地。  只是不好参透,论到医。  自师公走后,长安城内,又有谁及的上娘亲?若想以医对付娘亲,不是太班门弄斧了些?或者,李芷看他如今住在博望殿, 娘亲不能如对早早般时时看顾,所以欲要对付他?


    他的思绪如在云雾中,看不清方向。  总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被忽略,困于局中。


    “那吴先生在生时,”他以手叩着桌案,问道,“有没有什么特别举动?”


    “唔,”冬叶回想片刻,道,“前些日子上官夫人来访,吴先生说得了个名方,开给了上官夫人。  今日上官夫人携二位小姐来谢,却不料先生已经去了。  ”


    “成烈,”刘陌转身吩咐,“去上官桀家将那方子取来。  ”


    成烈应了一声,自去了。


    太子近身内侍前来,上官夫人不敢推拒,只是面色尴尬,誊了张方子交给成烈。


    刘陌看到那张方子,不免一怔。  他虽不学医,但娘亲师公都是当今医术名家,勉强也懂一些,看了便隐隐知道这方子的功效。


    “李芷。  ”刘陌吐出这个名字,牙齿咬的咯咯响。  成烈心惊胆战,只觉顷刻间,这位素来温和的太子殿下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寒气来。  还未说话,刘陌却一挥袖,负手走了。


    “太子殿下,”成烈已从上官夫人口中得知此药方乃是避孕之用。  上官夫人已为郎中令育有三子,年前又育有一女,身子虚弱,不宜再生产。  便向吴春生求得此方。


    成烈见太子殿下如此模样,前后联想,渐渐悟出一些,变色道,“我们是否去御医署看看?”


    他们如今虽已知机,御驾回京却已近半个月。  这半个月,陛下俱是宿在陈娘娘处。


    若是……,纵然惩治了李芷,如今这棘手情况,当真不知如何处理地好。


    “不。  ”出乎意料,刘陌摇了摇头,渐渐沉静下来。  抬眉道,“父皇遣来宣我的内侍,想必已经快到了。  ”


    刘陌听宣到宣室殿的时候,刘彻刚刚处理完政事,坐在殿上,神情莫测的看着自己的长子片刻,方问道,“今日太子召张汤,所为何事?”


    刘陌是国之储君,无法管制其父皇的后宫,所以此事到最后,还是要交给刘彻定夺。  刘陌根本就没打算自己查,事涉娘亲,他想,他的这个爹爹应当也不会手软吧。  毕竟,娘亲是他最爱重的女子。


    而他,虽是这个人地儿子,若是查的太深,倒是有可能被君父猜忌。


    这,便是皇族的悲哀。  父子不能至亲。


    “儿臣今日在****见上官家地姐妹,偶然得知她们的嫂子最近从一大夫处得到一张方子。  而那位大夫却于前几日亡故。  ”他并不打算让刘彻知道自己派人盯着李芷家人的一举一动,便只好假托上官姐妹。


    “那张方子,儿臣却认得,是娘亲亲自开来服用地,并未外传。  儿臣便知事情不对,这才寻张汤来问那大夫之事。  ”


    刘彻怔了一怔,事涉**。  而他记得,**这几年唯一服用的药是……


    他的面上闪过一道煞气。  猛然起身,怒唤道,“杨得意。  ”


    一边的杨得意连忙躬身道,“奴婢在。  ”


    他略喘了一口气,寒声一字字吩咐道,“你速带期门军封了御医署,查看陈娘娘每日服地药是否有异常。  ”


    刘陌低低垂眸。  想,父皇,终究是很在乎娘亲的吧?


    不然,也不会反应如此剧烈。


    刘彻负着手,在殿上走了几步,稍稍冷静下来,望着自己地儿子,忽然冷笑道。  “陌儿,你打算迎娶上官家那两个姐妹中的一人了么?”


    刘陌吃了一惊,问道,“父皇?”


    “太子不要打算瞒着朕,”刘彻淡淡道,“朕想。  你不是从上官家得知这方子,而是你派人盯了李家人的举动吧?”


    刘陌的额上沁下些微汗来,叹道,“父皇英明。  ”


    “算了。  ”刘彻慢慢道,声音有些微萧瑟,“朕知道你是放心不下你地娘亲和妹妹。  ”


    “朕身为帝王,自然有知道事情地耳目。  却不曾想。  ”他的眸中露出阴戾神色,“朕地后宫,倒有人如此行事。  ”


    后宫中,杀人不见血。  本是常事。


    只是李芷这番从最不防备处着手。  又是软刀子杀人。  这才让他们父子双双险些栽了。  若不是李芷心太狠,杀人灭口。  只怕不会如此快露出痕迹。


    御医署被期门军封住,其中御医们都乱成一团。  御医令脸色苍白,上前向御前总管杨得意问道,“不知道杨公公所来为何?”


    杨得意板着脸道,“我奉陛下之命,查看陈娘娘所用的药可有异常。  ”


    此言一出,御医署中众人知道陈娘娘在陛下心中分量,尽皆变色。


    “杨公公,”御医令勉强笑道,“说哪里话?哪个吃了狗胆敢对陈娘娘不利?更何况,陈娘娘自己便精医术,谁能在她面前动药的手脚。  ”


    “少废话。  ”杨得意冷笑道,“要你查就查。  ”


    御医令无奈,吩咐道,“将娘娘昨日用的药渣拿来。  ”


    内侍领命,不一会儿,便碰来药罐。  数名狱医共同检查后,吁了口气,安心道,“杨公公,此药渣并无差错。  ”


    杨得意楞了一愣,道,“敢对陈娘娘的药动手,自然有些高明,再仔细检查检查。  ”


    “的确无差错。  ”御医令无奈拱手道,“当日娘娘开的方有茯苓,杜衡,决明子等十二味药,臣纵然看错了,也不能几位御医都看错了。  ”


    “这样,”杨得意便蹙起眉,感到棘手,问道,“那娘娘今日用的药呢?”


    “今日时辰还早,所以尚未开始煮。  ”


    “一并拿来。  ”


    御医令无奈道,“是。  ”


    他接过内侍递来地药,苦笑道,“杨公公你看,并无……”他的面色渐渐变了。


    杨得意敏锐问道,“如何?”


    “这药,”御医令抖抖索索,说不出来。  旁边有几位老御医也脸色惨白,叹道,“这药分量不对。  ”


    若不是今日亲自拿在手中仔细看,任凭经验丰富的老御医也不会察觉,其中有些用药分量有些微的差异。


    “好大的胆子啊。  ”杨得意冷笑道,“负责取药的人呢?”


    下面有脸色惨白地人答道,“苏云刚才看势不对,在期门军还没有封住御医署之前,已经跑了。  ”


    苏云跌跌撞撞的奔在未央宫的长廊上,意图跑到绯霜殿,向李婕妤求救。  却因为心思慌乱,没有看清前路,撞在了来人身上。


    “瞎了你的狗眼。  ”与他同样尖细的内侍声音喝道,“连皇三子殿下也敢撞?”


    他浑身一缩,也不看方向,咚的一声跪下,磕头道,“奴婢冒犯了皇三子殿下,还请恕罪。  ”


    刘闳冷笑道,“撞了我,你还想活命么?”


    “来人,”他扬眉吩咐道,“将这个贱婢杖毙。  ”


    皇三子虽不见得受宠,但杖死一个奴才的权利还是有的。


    曲离听着逐渐微弱的惨呼声,打了个寒颤,轻声道,“殿下,风向已经变了。  这个时候走出来,是否……?”


    李芷,这次已是死定了。


    杖毙了这个奴婢,并不能帮助她什么。


    “所以,我才要杖毙他啊。  ”刘闳微笑道,“总不能白忙了这场。  ”


    他抬头看了看天,虽已马上要到新年了,今日却罕见的吹起了东风。


    “刘陌,”他握紧了拳,道,“你地运气真好。  ”


    为什么你一直能这样好运气呢?


    从始至终,他要对付地,并不是陈**,而是刘陌,以及他的宝贝妹妹,悦宁公主刘初。


    “毕竟,若不是你们惹出地那场风波,我的娘亲怎么会孤寂死在清凉殿?”


    而若要对付刘陌,必须先对付他的母亲,陈**。  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没有半丝不忍。


    **********************************


    偶今天比较兴奋,码了两章番外一章正文。  至于为什么这么兴奋。  偶也不知道。  码完了看过了十二点,那就算新的一天了。  估计明天早上爬不起来,所以先更了再睡。  明天下午可能要出去逛街,毕竟也不能国庆都窝在寝室是吧。


    祝国庆快乐。  虽然已经过了一半。


    大家猜猜,**到底怀孕没有。


    忽然觉得有些不厚道。  唉。


    今天喊简单些,两个字,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