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三:汾水汤汤秋风疾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三:汾水汤汤秋风疾


    元鼎四年九月十五,圣驾到河东,祭祀后土之神。


    刘彻穿着世间最尊贵的帝王黑锦朝服,一步步按着祭祀的章程做下来,渐渐觉得无聊。  但但逡巡台下的人,目光却找不到一个依附的地方。


    那个人,不在他的身边。


    祭祀结束后,太常王乐上前禀道,“陛下,是否要在河东停个几天……”


    他话未说完,刘彻便道,“不了。  此次出来这么久,还是速回京才好。  ”


    皇帝的仪仗只在河东停了两日,便又回转。  进了汾水流域,命人征了楼船,在汾水上大宴百官。


    一时间,汾水上官员云集,人人恭奉陛下盛世英明,国泰民安。  文可安邦,武能定国。  先击匈奴,后降滇国。  功绩百世难遇。


    刘彻意气风发,饮了数杯。  见众人拘束,一笑进了舱。


    杨得意捧来热水,为皇帝擦脸,却听刘彻问道,“外面百官如何?”


    他淡淡回过头来,一双黑眸亮如夜幕里唯一明亮的星,冷而孤锐,抿唇道,“不过几杯酒而已,朕哪那么容易醉?”


    杨得意安之若素,躬身道,“百官酒兴方酣,齐颂陛下圣明。  ”


    刘彻冷哼了一声,示意身边内侍推开了舱窗。  水面上冷冽的秋风吹进来,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却神清气爽。  纵声笑道,“好风光。  可惜司马相如却不在了。  否则定有好赋呈上。  ”


    杨得意打蛇随棍上,微笑上前道,“司马大人虽然不在,外面可有不少善词赋之士,不如陛下令他们写来?”


    “免了吧。  ”刘彻负手道,“都要靠他们么。  朕自幼习诗书,又岂不能自己写一篇呢?”


    “那是。  陛下文采斐然,奴婢是知道的。  ”杨得意连忙恭维。  着书笔吏准备了上好地纸张笔墨。  摊开了展在案上。


    楼船中流击楫,河水素波扬起。  船上鼓瑟**,觥筹交错,欣欣然热闹若鲜花着锦。  秋风吹过,吹拂岸边萧瑟的荻草。


    初离长安时,才刚入秋。  田野里一片青绿,彼时**尚在他身边。  欣然而笑。  到如今,却已经是深秋了。


    天空传来一阵雁鸣,一行大雁从遥远的天际向南方飞去。


    刘彻负手站在窗前,吟道,“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渐渐的,于这极其的欢乐中生出一些悯悯的悲意。


    他多年来身居高位,豪情壮志。  从不回头,极少有这伤春悲秋的时候。  少年时与**琴瑟相和,却依旧在心里翻覆着自己地心思。  到后来废后雷霆之怒,**不堪承受。  二人终于不再相见。


    少年时,因了时局,毫无犹豫的选择背弃孩提时地诺言。  从未想过后悔。  而人到中年,他已经可以一手创造左右大汉的格局,却固执的将她困在身边,执意修补当年的裂痕,不放她离去。  后悔么?他扪心自问,如果再来一次,他依然会毫不犹豫的重覆当初的旧徹。  。  身在帝王的高位,那些****地情丝,和大汉万里河山相比,分量太轻。  可是。  无数个夜里拥着那个娴静淡然的女子。  看她在熟睡中还要轻轻皱了眉,不是不心疼的。  心疼她曾因那伤害受的苦楚。  因此容忍了她的若即若离。


    年复一年,渐渐明了,他的心中,是有那个女子的。  却不知道,那个女子楔进他的灵魂多么深。  日日在身边,虽觉畅意,却没有太多感触。  一朝分离,方知思念如影随形,看了什么样地美人,也失了颜色。


    他素知自己无情,却不知,再无情的人,还是有一颗心。  冷了心肠,自然可以冷眼看所有不相干的人生生死死。  但那个人本来就在心里,到如今,除非将自己的心也挖出一块,否则,再难割舍。


    再无情的帝王,也还是一个人。  而一个人,生来就是会爱,恨,喜,怒,与,思念的。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


    **此时在临汾,大约在做什么呢?他心下略微念着,口中依旧在吟,“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时光有着世人无法抗衡地力量。  少年时意气风发,以为没有什么,是身在帝王高位的他得不到了。  到了如今,渐渐上了四十不惑的年纪,就会感慨韶华易逝,而他们,抵额相对,仿佛依稀是少年时琴瑟相和的样子,彼此却都清楚,回不到当初。


    渐渐的,不复少壮。  白发会染霜英雄的鬓角。  再美的美人儿,到了迟暮,不过是一团白骨。  这是人世间的悲伤,帝王,英雄,还是美人,都无可奈何。


    辞句悲壮雄浑,书笔吏耸然动容,起身拱手道,“陛下,此辞题为何呢?”


    刘彻默然片刻,慨然道,“就叫《秋风辞》吧。  ”


    郡守曹鸣在舱外,屏声听了刘彻吟诗,进来参拜道,“臣参见陛下。  ”又赞道,“今日听陛下吟《秋风辞》,方知陛下才学,愧杀司马相如一干词赋大家。  ”


    此话实在奉承太过,刘彻听了反而不喜,冷笑问道,“朕问你,你治下之地如何?”


    曹鸣连忙伏下身去,恭敬道,“臣按陛下旨意行事,治下一切安好。  只是,”他犹豫道,“若汾水泛滥成灾,则百姓会流离失所。  ”


    黄河上的水患,的确是大汉地顽疾,刘彻皱了皱眉,道,“你先退下吧。  ”


    “是。  ”曹鸣躬身退下,琢磨着刘彻方才吟地那句“兰有秀兮菊有芳。  怀佳人兮不能忘。  ”,若有所思。  急忙遣了仆从下船,将治下最美地几个良家少女 招来,嘱托道,“若是得陛下青睐,便是我地荣幸,也是你们的荣幸。  ”


    那些少女不过是小家碧玉。  有伺候君王的机会,都是不胜之喜。  一个个红了脸,施礼道,“多谢曹大人。  ”


    守护陛下的侍卫神情有些怪异,但是这种事不得上意,倒也不好轻易拦的,曹鸣带了女子来到舱前,正要禀告。  却听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从身后传来,道,“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十四五岁地尊贵少女从舱后绕出来,丽色极殊,将曹鸣千挑万选的女子都比下去一大截。


    “参见悦宁公主。  ”身边地宫人俱都行礼。


    曹鸣也拜了下去,在未出阁的公主面前,不敢乱说,只好含蓄道。  “见陛下旅途劳顿,特选了几个心灵手巧的民女伺候。  ”


    “免了吧。  ”刘初淡淡冷笑,“我父皇身边奴婢众多,何必再叨扰民间。  ”


    “这,”曹鸣心中暗暗叫苦,不知道这位公主是不解事还是特意阻挠。  他听闻皇帝此行没有带什么随行妃子,只料此事必成的。  毕竟绝色少女,几个男人能轻易拒绝的。  却不料出来阻止的,不是什么受宠妃嫔,反而是一个公主。  能让陛下带在身边的,必是极受宠地公主了。  但此事与公主利益并无冲突,又有哪个公主敢冒犯父君的权威呢。


    “奴婢参见悦宁公主。  ”舱门开处,杨得意出来,暗暗好笑。  知道皇帝如今想念陈娘娘,多半不想见这些女子的。  着意点醒曹鸣。  道。  “陛下写了信,要奴婢选了好手。  飞马传到临汾,请陈娘娘亲启。  ”


    刘初眼睛一亮,道,“杨公公等等,我也写一封,你一并交给我娘亲。  ”


    “奴婢谨遵公主命,”杨得意颔首道,“还请公主快些写吧。  ”


    刘初欲要离开,却看着曹鸣,咬着唇,神情为难。  杨得意一笑,道,“奴婢省得。  ”


    曹鸣面色惨白,冷汗涔涔而下,知道此次是弄巧成拙了。


    “曹大人,”杨得意微笑道,“若是无事,便请回吧。  ”


    快马传信,不过日半,便到了临汾。  陈**接过了信,拆开看,却见上好的云笺上,是熟悉俊逸的字,笔力遒劲,直欲破指背,笔法却有些柔软,显见写字之人当时心情柔软祥和。


    “卿见字如晤,


    汾水九月风疾,于上宴百官。  观秋风落木,北雁南归,心有所感,故作辞一首遥寄 卿。  ”


    便是那首史上有名的《秋风辞》了。


    “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吟了两遍,心旌有些动荡,暗自稳住。  又拆了刘初的信看,刘初的信依旧是一片天真烂漫,匆促而成,诉说了思念之情,最后补了一句,今天又拦下了一群想要蛊惑父皇地女人。


    她啼笑皆非,吩咐成续道,“你让来使先休息****,一会子我回了信,让他一并带回。  ”


    成续安然退下,她便再没有心思吹篴了。  翻覆着想自己的心思。


    上官灵收了篴,起身微笑道,“娘娘要回信给陛下的话,不知灵儿可有这个荣幸,为娘娘研墨呢?”


    **轻轻应了一声,取了上好的雪花笺,展在案上,提起笔,一瞬间却茫然,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那个人,正当豪情壮志之年,却写下这等感伤年华的词赋。  个中滋味,耐人追寻。


    而那首颇负盛名的《秋风辞》,她从前也读过,除了讶然了一番这个千古一帝地文采居然不差后,不过只当是纸上的一首普通的诗。  而如今刘彻将它寄给自己,一字一句与己相关,重新沉吟,心里熨贴,感慨便翻涌而上,截然不同。


    砚台上流出漆黑的墨汁,上官灵耐心的研着墨, 望着**的微微低垂的侧脸,嫣然问道,“娘娘很爱陛下吧?”


    她闻言一怔,不由看了看上官灵,少女的面上有着纯然的好奇和向往,单纯而又宁馨。


    “为什么这么说呢?”秋风从窗间吹入,烛光摇晃,她在烛影中淡淡问道。


    “因为,”上官灵抿唇羞涩的笑了笑,“娘娘地神情很柔和啊。  ”


    爱么?她抿唇,微微地笑了笑,沉吟了片刻,在笺纸上写下娟秀蕴籍的字迹。  对着烛火缄了信,吩咐道,“明晨交给传信地内侍。  ”


    窗外,秋夜未央。


    **********************************


    昨天的问题,还是有人猜对的。   欣慰一下。  史上,汉武帝元鼎四年作《秋风辞》。


    至于赵勾弋,她出现的时候刘彻已经60左右了。  好像。  超级的老牛吃嫩草。


    本文由于剧情需要,的确会让她提前出现。  但不是现在,大约是最后几章。


    所以,赵勾弋出场,本文也就要结束了。


    我也不喜欢她。


    另,通知。  明日无更新。  让我在十一大假前休息一天吧。  你们也休息休息。


    嗯。  下一章,刘彻就要回来了。  久别重逢,啊,也不久吧。  汗。  坏心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