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四:自古美人如名将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四:自古美人如名将


    “金公子,”出了宫门,行在长安城热闹的街市上,刘初美丽的脸却渐渐沉下来,金日单在她身后看着,只觉淡淡惊心,明明只是个深闺中不解世事的万金小姐,这一刻看上去,却似和身边喧嚣街市格格不入。


    “刚才,我要进去的时候,”刘初回过头看着他,目光有着淡淡的锐利,“公子正在和哥哥说什么呢?”


    金日单一怔,转瞬笑道,“也没什么,只是太子殿下说近年了……”


    “金日单,”刘初把玩着衣带,没有看他,语气却渐有些肃杀,“我若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又怎么会如此问你?”


    因此,才把他唤出来么?


    金日单这样思忖着,亦作正色,“小姐既然知道,我也就不瞒了。  太子殿下归来途中曾受人袭击,虽然不曾受伤,刺客却都自尽了。  我们在猜此事究竟何人所为?”


    “哦?”刘初握紧了手,面上却淡淡问道,“你们怎么说?”


    “太子殿下说,杀了他能得到好处的,无外是各位皇子身后所代表的势力。  ”


    “是我的哪位弟弟呢?”


    “天下皆知陈卫势不两立,太子殿下遇刺,天下人都会猜是齐王殿下。  太子殿下却说,刘据的嫌疑反而不大,因为,今生他是无缘问鼎帝座了。  而若是再行差踏错半步,卫氏余党尽要陪他烟消云散。  刘据性温善,不会轻易犯险。  ”


    “那么。  ”刘初偏了头想了想,道,“哥哥觉得是皇四子之母,李婕妤了?”


    “公主殿下冰雪聪明。  ”


    卫皇后倒台后,陈家一时势大,虽少涉政局,帝都声威之盛。  却达到顶峰。  刘彻虽然珍宠**,却容不得这样的局面。  于是提拔了李芷家人,虽不能捧出另一个声势显赫地卫家,却可稍稍和陈家分庭抗礼。


    因此,李芷要为自己拼一把了么?


    刘初笑容一冷,道,“想通过斗倒哥哥来斗垮娘亲么?我倒要看看,耍心机这种事。  又有谁不会呢?”


    “公主,”梁威轻声唤道,语调恭敬,“天色已经不早了,公主也问到想知道的事了。  是不是该回去了。  ”


    “那怎么成?”刘初想的快,心思抛开的快,转眼笑容又转为一片明媚,眯了眯眼睛。  向金日单勾勾手指,问道,“金公子,那日同使团一同回来的女子,是住在我小舅舅家,是么?”


    金日单从未与这么年少的女孩子打过交道。  叹为观止这位千人宠万人爱的小公主思维转换地速度,皇宫里长大的皇子,他在心里冷哼道,哪一个又是省油地灯呢?只是,女儿家不涉及太多的利益,会简单很多。  先卫皇后膝下的三个女儿,阳石公主便因为一时义愤,间接牵连卫家倾颓。  而这位从回宫后据说一直盛宠不衰,风头除了她的娘亲,如今玉堂殿的陈娘娘。  无人能及的悦宁公主却似乎是个例外。  不过。  能为昔冠军侯霍去病与如今博望殿的年少地太子殿下同时珍视的女子,自然是有其过人之处吧。


    能够培养出这样一对出色儿女的女子。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子呢?对那日长安城外长亭惊鸿一瞥的陈娘娘,他忽然有了一分好奇。


    “大概是吧?”他淡淡笑道,“小姐想做什么?”


    “我想去看看,什么样的女子眼光这么好,喜欢上哥哥。  ”刘初嫣然一笑,软软道,“梁公公,娘亲若是知道我是去看申婆婆了,不会生气的。  ”


    梁威无奈一叹道,“公主都这样说了,梁威敢不从命。  ”


    申家坐落在长安城东墙宣平门,刘初到了申家,日头已是近午。


    门房拉开了门,看见娇美而熟悉的容颜,吃了一惊,道,“公——小小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么?”刘初微笑道,“你去通报婆婆一声吧。  ”


    门房躬身应了一个是字。  刘初随母亲多次来申家,始终不曾明言身份,门房地腰却弯的极低。


    “姓申的,”刘初含笑慢慢进了府,听见后院东厢房里传来女子的扬声怒骂,“我虽是住在你家,但又不是欠了你的,你摆那副死模样,给谁看?”妩媚的女子从门中出来,看到院中华服少女,不由一怔。


    “小舅舅,”刘初微笑着唤道,“娘亲要是知道你欺负女孩子,可会不开心哦。  ”


    衍娜地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转身欲走,却听见女孩子甜美的声音道,“我今天去看了哥哥,偷偷溜出来看婆婆,下次小舅舅见了娘亲,一定要替早早说几句好话。  不然,娘亲若生气,我可惨了。  ”听到那个熟悉的人,一阵气苦,只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一双脚仿佛有千斤重,迈不动半分。


    申虎倒是有些啼笑皆非,摇摇头道,“你母亲亲那么疼你,哪舍得说你半分。  ”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既然来了,还是吃了午饭,我亲自送你回去吧。  早早想吃什么?”


    申家的厨子是受过**亲自指导的厨子,手艺比未央宫的御厨也不逊色分毫。  刘初微笑着道,“我想吃蒜蓉鸡丝。  ”


    申虎点点头,示意清容去厨下吩咐。  待清容去得远了,刘初忽然懊恼道,“哎呀,刚才忘了说糖醋鱼了,”她盈盈的望着申虎,道,“小舅舅,你去帮我再吩咐一声吧。  ”


    金日单冷眼瞧着这位小公主谈笑之间遣开了人,知道她是想单独和衍娜说话,微微一笑。  道,“那边院子里的假山布置地还不错,我去看看池里有没有鱼。  ”自行走地远了。


    刘初满意一笑,盈盈唤道,“衍娜姐姐,那一日,我们在长亭见过地。  姐姐不介意陪我说几句话吧?”


    衍娜回身,面上笑容有淡淡的讽意。  “民女身份低微,如何敢不听从公主吩咐?”


    刘初摇手止住了梁威地怒意,道,“在申家,我和娘亲素来是不提身份的。  姐姐不必拘束。  ”她看着衍娜娇美但有些憔悴的容颜,叹息一声,道。  “姐姐在长安,还习惯么?”


    衍娜微微一笑,道,“没有在意地人,长安或是身毒,又有什么区别呢?”她望着刘初,轻轻道,“衍娜也想问公主一句。  你哥哥……如今如何?”


    “哥哥,”刘初想了想,道,“还不错,只是我父……父亲交了很多差事给他,忙的很。  ”


    “有时想想。  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衍娜凄然一笑,“随便在身毒街头遇到一个汉人,居然是大汉尊贵地皇太子殿下。  ”


    “各家人有各家苦,”刘初触动心弦,想起去世之前,豪言壮语,说等她满了十四岁。  就来向皇家提亲的霍哥哥。  如今。  她已经满了十四岁,他却不知道在哪里了。


    “公主殿下有什么好苦的?” 衍娜冷笑。  “天之娇女,煌煌贵胄,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姐姐少年不在大汉,所以不曾听闻,”刘初也不生气,道,“我和哥哥出生的时候,母亲流落在外,直到我六岁,才回到未央宫。  我也不是天生的什么娇女。  ”


    “呀,”衍娜低呼一声,不免有些歉意。


    “但也没有吃什么苦,娘亲和师公都很疼我们。  衍娜姐姐,”刘初望着衍娜,想了想,终究有些好奇,问道,“恕我冒昧问一句,姐姐为什么喜欢上我的哥哥呢?”


    衍娜有些意外,然而身毒女子并没有那么扭扭捏捏的小性子,便道,“阿祯自然是很好地,”这些日子,她虽然知道了刘陌的真名,却还是唤他熟悉的名字。  否则,唤起来,便真的只是个陌生人了。


    “但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是第一个那么温和待人的男孩子。  我父亲是身毒人,母亲是汉人,所以从小到大,连亲人看我,都有些异样目光。  就是那个姓金的,”她恨恨瞪了眼远处倚着池的金日单,“虽然不会看不起,言语也那么犀利。  只有阿祯,待我极好。  就算没有喜欢我,也不会伤害。  ”


    刘陌是她生命中的一缕温暖,她在寒冷中孤独了太久,所以,执念要抓住。


    刘初骇然而笑,想要说什么,迟疑了半响,到最后,叹了一声,道,“衍娜将哥哥想地太好呢。  ”


    刘陌禀性温和,却不是世俗意义上的好人。  对与他无厉害干系的人,如衍娜,举手之劳的地方,他不吝于帮忙,但再深一步,多半未必肯了。  若是与他敌对,他的手段却可以极酷烈。


    迄今为止,被他守护的,不过是自己和娘亲。  衍娜若无法让他认同,就永远得不到他全心全意地好。


    反而是申虎,外表虽冷淡,心却是极软的。


    他日,若衍娜看懂了刘陌,这一段少年的爱慕,应该会消散在风中吧。


    因误会而爱慕,因了解而分离。  这是爱无可救药的荒谬。


    刘初轻叹了一声,听申府婢女来唤,婆婆听了她来,很是高兴,让她去上房。


    年前,申大娘的眼睛便渐渐看不清,走路也容易劳累。  大夫诊断说,是年轻时伤身太甚,到了这个年纪,便要好好休养。


    “如今,小虎子回来了,”申大娘拍着刘初的背,面上欣慰,“你和你母亲亲还有哥哥过的都好,婆婆就算立时去了,也是安心的。  ”


    “婆婆,”刘初心下难过,道,“你这样说,娘亲和舅舅听到要难受的。  ”


    “好,”申大娘笑开,“我不说就是了。  ”


    “小虎子和衍娜姑娘又吵上了,”她侧耳听了听,道,“也好,这个家,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


    刘初捺不住心中好奇,问道,“婆婆喜欢衍娜姐姐么?”


    申大娘略略迟疑道,“谈不上喜不喜欢的,只是看着她,多半会想起你母亲亲。  ”她放下手来,沉静道,“早早,你知道么?当年我第一次遇见你母亲亲,她比衍娜还要落魄,身上有很重地刀伤,脸色苍白,还怀着你哥哥和你,让人看了忍不住怜惜。  谁能料到,后来竟成了大汉皇帝最心爱地女子。  人生,真是际遇无常。  ”


    到了日色渐晚的时候,刘初回到未央宫,在玉堂殿外,听着**弹琴。  岁月流徙,**地琴艺终于熟稔起来,她侧耳听,不禁有些痴。


    “你还记得回来啊?”**并无回头,淡淡道。


    “娘亲,”刘初有些心虚,扑到她身上,道,“我去看申婆婆了。  ”


    “算了吧。  ”**好笑的把她拉下来,“当我不知道你,你是去看那位身毒姑娘了吧。  ”


    “娘亲既然知道,还要问干吗?”刘初恼道。


    “不提这个了,”**停了琴,转身看着她,道,“早早,如今你也大了。  待明年,诸邑公主嫁了,就该轮到你了。  早早可有喜欢的人么?”


    刘初一怔,连忙背过身去,道,“我不嫁。  ”语气坚决,眼泪却险些掉了下来。


    “娘亲如果找不到比霍哥哥还要好的人,我就偏偏不嫁。  ”


    陈**看着女儿挺的很直的背,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压得喘不过气来。


    到如今,霍去病已经逝去四年了,却不料,在刘初心中,还是这么的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