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六卷:歌尽浮生 九十八:朝露夕散如累卵

    第六卷:歌尽浮生 九十八:朝露夕散如累卵


    终于拿到电脑,兴冲冲进女频,看那个封推又换了书.宿舍的网络慢,看图一点一点从上面拉下来,猜是哪一本.


    结果,原来是自己的书,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


    有几天没上网了,物是人非啊.


    这不是逼着我更新么.汗.


    另,上一章在网把赶的,成文有些匆促.所以今天把修改了一下.可以回头看一看.


    **********************************


    “事发前,进出库房的有什么人?”


    莫隆招来库房令,问道。


    “启禀莫大人,”库房令战战兢兢道,“我库房上下,无人有加害公主之心,大人明察。  ”


    “好了,”莫隆不耐烦道,“事发前一个时辰,库房可有异常情况?”


    当日游舫上,悦宁公主说要骑马,不过是临时起意。  如果是有人意图加害公主,只可能在短时间内作下手脚。


    “并没有什么异常,”库房令想了想,道,“当时,太仆还遣人查过舆马。  后来,谏大夫遣人来为其夫人取枕席,因为谏大夫是陈娘娘子侄,所以我便放人进去了。  ”


    “公孙太仆?”莫隆皱眉,周衰,官失而百职乱,秦兼天下,建帝号,立官职。   汉因循不革,随时宜也。  太仆。  便是秦官,掌舆马。  而如今的太仆,便是卫皇后长姐之夫,公孙贺。


    “来人,”莫隆吩咐道,“将当日奉太仆命检库房之人带来。  ”


    然而,整个上林苑。  再无此人踪影。


    莫隆便冷笑,道。  “请公孙太仆前来。  ”


    “老夫地确遣人查过库房,”公孙贺淡淡道,“但凭此便可说,老夫有加害悦宁公主之心,莫左监,你是否太荒谬?”


    “候爷军功赫赫,更是身世显赫。  莫隆本不敢怀疑,”莫隆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只是候爷派遣之人的下落,还请告知。  ”


    “你……”公孙贺听出莫隆话里讽刺之意,勃然大怒,但终知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冷笑道,“腿长在他身上。  我怎么知道?”


    莫隆皱眉,正要设法继续周旋,下属禀报道,“那日太仆所遣之人找到了。  ”不禁挑眉,问道,“在哪找到的?”


    “有人暗中相助。  引我们到上林苑北琉璃阁后,发现此人正在被追杀,我们将其救回的。  ”


    莫隆便目觑公孙贺,观其神色不变,不禁心中思量,到底是公孙贺掩饰的太好,还是真地与他无关?口中吩咐道,“带他上来。  ”


    “当日,太仆大人遣你查点库房,可是?”莫隆问道。


    “是。  ”堂下人浑身伤痕。  望着公孙贺的眼神充满怨毒。


    “那么。  ”莫隆声调转冷,“悦宁公主马鞍中地针可为你所置?”


    “是。  ”


    公孙贺情知此事不善。  但听闻此语,依旧心中一凉,怒道,“长语,我自问待你不薄,你何必如此构陷于我?”


    “候爷,”长语转身,向公孙贺叩了一个首,“长语记得候爷恩德,所以不会构陷候爷。  此事候爷的确不知情,吩咐我做的,是少爷。  ”


    公孙贺脸色渐渐惨白,退后几步,竟似站不住似的,一瞬间苍老了数岁,叹道,“孽子。  ”


    “候爷没事吧,”莫隆微笑吩咐道,“还不搀住候爷,”转脸冷笑道,“传公孙敬声。  ”


    须臾,兵士押着公孙敬声上来。


    “大胆,”莫隆斥道,“我虽吩咐你们将他带来,但他毕竟是卫皇后的外甥,怎么如此不礼遇?”


    “启禀大人,”兵士禀道,“卑职并无意如此,只是这公孙敬声,神色仓皇,不肯前来,卑职不得已,方如此。  ”


    莫隆便一笑,人言卫家第二代,除了冠军候霍去病,尽皆庸才。  尤其是公孙敬声,更是堪称纨绔子弟,果然如此,尚未受审却做如此态,岂非摆明了他涉案其中。


    “你凭什么审我?”公孙敬声叫嚣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南峁侯公孙贺**子,卫皇后的外甥,”他欲摆出威势来,却连身边小吏都听出些色厉内荏的味道来,“姓莫地,你敢如此对我,不怕我皇后姨妈日后治你的罪么?”


    “公孙少爷,”莫隆冷笑道,“皇后再大,大的过陛下么?别的不说,单是一个谋害皇嗣的罪名,便是十个公孙敬声,也是扛不起的。  ”


    公孙敬声的脸一白,身为卫氏中人,他自然知道,元狩年后,卫皇后在未央宫,就只是一抹苍白的影子。


    或者,在那个盛大地帝王身边,每一个人都只是一抹影子。  只除了,除了那个据说如今尚卧榻不醒的女子,或者,还有那个意气飞扬的少年将军,自幼将他的光芒压尽,让舅舅和姨妈永远只看的到他的表弟,霍去病。  连……


    霍去病已经死了,他地心底忽然扬起了一抹快意,却立刻被理智压下去。  母亲说,霍去病亡故,陛下对卫家的眷顾,便又少了一分。


    当年那么盛大的卫家,渐渐的,如履薄冰。


    可是,如果,他隐秘的想,如果那个女子亦死了呢。  是不是,所有对卫家的威胁,都会消失?


    “廷尉府就是这样冤人的?”公孙敬声扬身冷笑道,“无论如何,我的姨妈是皇后,名正言顺的一国之母,容不得你们不尊敬。  ”


    “廷尉府是不是冤人的。  你很快就知道。  ”莫隆微笑道,“长语已经指证历历,你尚不肯招认,”他忽然声音一厉,“非要我用刑么?”


    公孙敬声面色惨白,看着后堂转出地长语,声音惊惧。  道,“你。  你,”竟是再也接不下去了。  “


    “少爷不曾料到,长语尚未死吧。  ”长语冷笑道,“长语本不愿供出少爷,无奈少爷见事大情急,竟欲杀我灭口。  就别怪长语不义了。  ”


    “爹,爹。  ”公孙敬声脸色发白,惊惧异常,“你救救孩儿。  ”


    公孙贺闭了眼,明知希望渺茫,还是问道,“敬声,不是你做地,对吗?”


    “我并没有料到会闹到如今的地步。  ”公孙敬声勉强道,“我只是看不过悦宁公主恃宠而娇,想给她个教训。  我并不知道陈娘娘会亲自去救,更不知道陈娘娘有身孕地。  甚至那针,也是磨平了尖的啊。  ”


    孽子,”公孙贺气得浑身发颤。  “你知不知道,我公孙家百年基业,尽将毁于你手。  ”


    堂上,莫隆暂时舒了口气,案情审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向陛下交差了。  只是,他今日态度强硬,早已将卫家得罪殆尽。


    唯今之计,他眸色一沉,唯有联合陈家。  将卫氏彻底扳倒。


    否则。  日后,卫家算起总帐来。  如何能饶的过他。  况且,目前局势偏向陈家,陛下,更是对信合殿里的陈娘娘爱惜不已。


    他自认并没有上司张汤对时势有着清晰地洞悉,但张汤日常对陈氏一族极是尊敬,他亦不得不考虑。


    信合殿里,陛下吩咐道,“你为朕仔细彻查,无论是什么人,都严惩不贷。  ”


    陛下心里,早有定见吧。


    他思虑已定,吩咐道,“来人,将公孙敬声收押。  ”


    “敬声,”公孙贺扬声唤道,却被莫隆微笑拦住,“候爷,公孙敬声乃是陛下吩咐的要犯,候爷还是不要再费心了吧。  ”


    公孙贺瞪了他良久,终究悲凉一叹,蹒跚而去。


    **********************************


    “谋害皇嗣,罪在不赦。  ”公孙敬声想着莫隆地话。


    这一刻,他是极悔的。  悔自己为何脑子一热,就铸下大错。


    事情,是怎样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公孙敬声,是谁指使你谋害皇嗣的。  ”


    他身子一瑟,勉强醒神,道,“没有人,是我自己一时糊涂。  ”


    那个声音在嗤笑,“你当别人都是傻子。  你说看不惯悦宁公主恃宠而骄,你公孙敬声是外臣,又不是冠军候和悦宁公主交好,少见公主,如何能看不惯?”


    他一滞。


    “是你的父亲,太仆公孙贺,还是长平候卫青,或者是,”那个声音带着些微诱哄,“皇后卫子夫?”


    “没有,没有。   ”他抱着自己的头,大声道。


    “你谋害皇嗣,罪在不赦。  唯有供出主使,才有可能从轻发落吧。  ”那个声音叹道,“陛下虽然一向无情,对子女倒是疼惜的。  陈娘娘此次怀地,很有可能是个皇子。  陛下膝下只有四子,好端端一个皇子丧去,如何肯干休?”


    他不想死的。


    “公孙敬声,”那个声音又问,“是谁主使你的?”


    “是——”他迟疑答道,“是皇二子,刘据。  ”


    他昏昏睡去。  一个人从牢后转出,问道,“大人,可以了么?”


    莫隆抿嘴一笑,道,“本官这就将审讯结果通报陛下。  ”


    他将公孙敬声的口供辑录成册,穿过广阔的上林苑,低首来到信合殿前。


    “小心点呢,莫大人,”青衣内侍轻声道,“陈娘娘到现在还没有醒,陛下脾气甚为暴躁。  ”


    莫隆微笑着递出一串五铢钱,道,“多谢公公提醒。  ”


    “哎呀,不敢当。  ”内侍微笑道,却收了钱,径自去了。


    信合殿外,阳光穿透云层,直射下来,闪起万点金光。  照在人身上,有些暖暖的。  莫隆却微微皱起眉,一丝忧虑在心底掠过。


    不过是小产而已,陈娘娘,如何到如今尚未苏醒?


    然而,殿内已经传来宣他入内的声音。


    莫隆恭敬入内,禀道,“臣日夜审讯,终于录得逆犯公孙敬声口供,特呈御览。  ”


    御前总管杨得意轻轻走下殿,接过他手上的供册,转交给陛下。


    信合殿内一片安静,唯有陛下翻动供册地声音。  须臾,刘彻将供册掷在案上,冷笑道,“朕的好儿子啊,不思上进,却想着算计自己的姐姐。  ”


    “杨得意,”他扬声吩咐道。


    “奴婢在,”杨得意躬身应道。


    “传令张汤,擒拿刘据,仔细审查。  ”


    “陛下?”


    “还不立刻去?”


    杨得意惊然,只得应道,“是。  ”


    殿下,莫隆依旧没有抬首,却隐秘的勾起唇角。


    然而,连莫隆都不知道的是,在他来到信合殿前,数骑快马出了上林苑,加鞭向长安方向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