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九:青衣侍宴歌舞旖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九:青衣侍宴歌舞旖


    一身青衣的仆役疾速穿过平阳侯府,来到东厢李妍的窗下,轻轻叩着纱窗,道,“李小姐,那位陈二少爷又来寻你了。  “


    “知道了,”李妍淡淡应道,将一应珠钗首饰都取下,将发髻绾成闺中少女最常见的同心髻,接过侍女递出来的轻纱,蒙在面上。  出得房来,踽踽向侯府西厢角门行去。  刚要下廊,忽然听得身侧一声熟悉的唤声,“妍儿。  ”


    嬷嬷从亭中走下,“长公主要见你。  ”


    李妍抬起头来,果然见小径一侧的假山亭中,平阳长公主背向而坐,看不清面容。


    “长公主,”她轻轻走上,拜道。


    “妍儿,”刘婧淡淡看着侯府内院里蓬蓬郁郁开着的桃花,道,“我知道你的意图,但闺中女儿,如何能与外男相近?你是在玩火。  ”


    “妍儿知道,”李妍微微低下头来,声音里却透出一股自傲,“但若是连这点火都会伤了手,长公主还能对我的前途有信心么?”


    刘婧一怔,淡淡笑道,“既然如此,妍儿好自为之吧。  ”


    李妍屈膝行礼,“妍儿告退。  ”头也不回的离开。


    “长公主,”侍女搀起她的身子,迟疑道,“这位李姑娘,还没有蒙圣宠,就这样张狂,是否……?”


    “阿兰不知道,”刘婧嫣然道,“女孩子张狂不要紧,只要她有张狂的本钱。  而这个李妍。  第一,她漂亮,第二,她聪明。  聪明地美人儿张狂些,男人是懂得怜香惜玉的。  ”


    从平阳侯府西角门出来,一条游廊,可以通到侯府最近的民房。  李妍从民房出来。  第一眼,就看见等在门外柳树下的陈熙。


    “妍儿。  ”陈熙微笑,“你今日出来的时间比较久呢。  ”


    “我也没有办法,”李妍微微低下头去,道,“虽然我求了王伯为我传递消息,但是还要避过哥哥的耳目,才能出来。  如果哥哥知道。  会打死我的。  ”


    傍晚,清丽地月色洒在地上。  佳人的身子仿若弱柳扶风,低头之间,虽见不了容颜,陈熙便先醉了,忙道,“是我地不好,妍儿莫生气。  ”


    李妍婉转一笑。  “妍儿不会生陈公子的气的。  公子,这里毕竟是家门口,我们走远些吧。  ”


    陈熙颔首,携着她,沿着巷弄走远,“其实你家正在平阳侯府附近。  妍儿,你家可是侯府人?”


    他随口问着,却听不见回音。  回身这才看见,李妍微微颦了眉,目含新愁,悠悠道,“陈公子,我们不要提这些好么。  你只知道我是妍儿,何必知道太多?”


    陈熙心上缓缓泛起一抹怜惜,颔首道。  “好。  ”


    “妍儿怕说了。  公子乌衣门第,妍儿不过一介民女。  如何配的起?”


    “这你不必担心,”月色里,陈熙朗朗微笑,神情清澈,“若是别家,还真不好说。  但是我们陈家。  前些年,姑姑还在家的时候,便说了,只要我们有喜欢的女子,无论什么身份,都可以娶进门的。  父亲和祖母若不同意,她会帮我们说地。  ”


    “你姑姑?”李妍不免有些意外,绷住了呼吸。


    “是啊。  ”陈熙似并没有发觉,言笑宴宴,“我的姑姑,便是如今长门宫的陈娘娘。  ”他的眉色忽然有些黯下来,转瞬一笑,“虽然早已不是皇后,但是圣宠不衰,祖母和父亲都要听她说话的。  ”


    “听你这么说,陈娘娘倒真是个奇女子了。  ”李妍眸中露出向往的神情,“真想见一见。  ”


    “等妍儿嫁进我陈家的时候,便能见到了啊。  ”陈熙微笑,道,“姑姑是个很好的女子。  那么漂亮,通情达理,雅擅琴书,善解人意。  ”


    李妍听得入神,轻喟一声,“你再多给我讲讲陈娘娘地事吧。  ”


    “好啊。  ”陈熙只当是女儿家的想望,不疑有他,“姑姑闲来的时候喜欢弹琵琶解闷,她的琵琶弹的未必好,但曲调新奇,让人百听不厌。  妍儿曾听过那首《佳人曲》么?”


    李妍一怔,方醒神过来,“是那支‘绝代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么?”


    “嗯,”陈熙颔首,眸中透出一分孺慕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在我心目中,姑姑就是这样的倾城女子,这世上再没人能比地上。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陛下才如此爱重于她吧。  ”


    李妍的心缓缓沉下去。


    “当然,妍儿也是很好的。  ”陈熙以为李妍生气,连忙补道。


    “妍儿一介民女,如何比的上陈娘娘呢?”李妍淡淡道,看着一弯眉月缓缓升上中天,微笑道,“夜深了,陈公子送妍儿回去吧。  ”


    “呀,”陈熙这才惊觉,扼腕道,“好,我立刻送你回去。  ”声音中,尚透出深深不舍。


    对那个女子了解的越多,李妍便觉得希望越渺茫。  有这样一个看似天边仙子的人伴在身边,陛下,还会看的到其他女子么?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  更何况,是陛下那样薄情的男子。


    李妍劝慰自己,看着镜中艳压牡丹的容颜。


    “妍儿,”和她一同被平阳长公主选中地云霓推门进来,语气欢欣,有不敢置信地欣喜,“陛下到平阳侯府来了。  ”


    梳妆的手不由一顿。


    “妍儿真美。  ”云霓怔怔地看着镜中李妍欺霜赛雪的容颜,面上露出淡淡的欣羡和嫉妒,“这次定能让陛下看中。  带回未央宫。  从此如卫皇后一般,平步青云。  ”


    “云霓姐姐说什么话,姐姐也很美啊。  ”李妍嫣然回首,问道,“陛下有带什么人来么?”


    云霓眼睛一转,知道李妍的意思,道。  “陛下倒是没有带任何宫妃来。  唯一带着地女眷,却是飞月长公主刘陵。  ”


    “刘陵。  ”李妍在心下掂量,长安城内,人人皆知飞月长公主与陈娘娘情同姐妹。  如今,陛下单独来到平阳侯府,没有带着数年专宠的陈娘娘,而飞月长公主却出现在与之并不交好的平阳侯府,这些代表着什么意思?


    她垂眸。  淡淡道,“陛下前来,稍后必传歌舞,云霓姐姐还不快回去梳妆打扮?”


    “跟你说一声,我这就去。  “云霓如梦初醒,立刻转身离开。


    将已经梳好的半边望仙环髻拆了,李妍冷哼一声,木蓖缓缓的滑过青丝。  重新梳妆。


    ************************************


    “皇弟,飞月妹妹,”平阳长公主微笑着出来,笑容理微微透出些感慨,“这些年,皇弟已经少到我这平阳侯府来了。  ”


    刘彻不禁念及他初登大宝之时。  尚不得志,经常到姐夫家来,消解在朝堂上的郁气。  如今回想,恍如隔世。


    “皇姐总是朕的皇姐,“刘彻微笑道,那些年,刘婧陪在他身边,温柔劝解,这份情谊,他虽冷情。  倒也一直记得。  温言道,“等天气再热些。  皇姐随朕一同去甘泉吧。  ”


    “那自然是好。  ”刘婧眼睛略略明亮些,甘泉宫是个不错地地方,饮酒奏乐之间,将李妍献出,当可大成。


    “好啦,”刘陵微笑道,“离去甘泉还有一段日子呢。  陵听闻平阳姐姐这里的歌舞姬最是闻名,可否请来一观?”


    刘婧面上不禁淡淡一红,合掌道,“还不去唤她们出来,为陛下解解闷。  ”


    阿兰屈膝领命而去,道了东厢,歌舞姬们早已准备停当,望着她,眼神跃跃欲试。  阿兰打量了一下,不由有些奇怪,问道,“李妍呢?”


    “阿兰姐姐,李妍说她昨夜受了风寒,如今容貌不佳,还是不去了。  ”云霓答道,小心地控制住声音中的欢欣。


    阿兰不禁沉下脸,“难得陛下来侯府,早不病晚不病,偏在这个时候病了。  真是没有福缘。  ”


    “阿兰姐姐,”云霓小心的问道,“你要去看看她么?”


    “算了,”阿兰道,指着云霓,“这次的采莲歌舞,你来领舞。  记得,这是你难得的机缘,是成是败,就再此一举了。  ”


    “是。  ”云霓嫣然答道。


    花枝招展的女子们离开后,李妍推门而出,看着云霓美丽纤细的背影,微微一笑。


    “李姑娘倒是极聪明地人。  ”廊下,嬷嬷淡淡道。


    “嬷嬷缪赞。  ”她嫣然回首,“嬷嬷若是觉得妍儿能成事,可否再帮妍儿一个忙?”


    ************************************


    平阳侯府大堂


    清妍秀丽的女子鱼贯而入,摆出一个撩人的柔软腰肢,绿裙白裳,顿觉江南水乡的气息迎面而来。


    云霓于众人环绕之间盈盈起舞,仿佛是那水上开的最好的一枝菡萏的花芯,曼声唱道,“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


    阿兰轻轻回到平阳长公主的身边,在微微皱眉地刘婧耳边说道,“李妍病了,不克前来。  ”她以为长公主必要生气的,却见刘婧微微一笑,目露赞赏。


    平阳侯府的歌舞自然是极好的,比未央宫专门演排的还要旖旎精致三分。  唱歌的女子亦是个绝色美人儿,唇不点而朱,眉轻扬传情。  少女地目光掠过上座上的黑衣帝王,英伟不凡,倏的脸上红晕几分,险些踏错了步伐。


    那便是天下女子梦中盼望的世上最尊贵的良人啊。


    刘彻在这动人的歌舞之间微微低首,举起酒盅,一饮而尽。  当年,他就是在这座大堂里邂逅卫子夫,嫣然而唱,歌声曼妙,腰肢柔软,轻盈旋身中撒下百般柔情,让他怦然心动,忘记了椒房殿里**明媚的笑容。


    也许真的是事过境迁,慢慢的,便没有了当初的心情。  记得地,反而是**嘴边噙着地微笑,云淡风轻。  哪怕,那唱着歌儿的人有着千般风情,胜过当年地卫子夫,亦不能让他的心再起波澜。


    青衣侍从捧上酒壶,杨得意接过,为刘彻斟满。


    这边,刘陵注意着刘彻和刘婧的神色,淡淡一笑,亦饮了一杯。  旋即亦被满上。


    “好了,”刘彻拂袖,淡淡道,“歌舞无趣,皇姐陪朕到平阳侯府的后园走走吧。  ”


    轻盈歌舞的女子刹时停了下来,云霓顿觉羞辱,秀目中,已经隐隐含了泪。  平阳长公主却盈然而起,面上并无失望神情,挥手让她们退下,含笑道,“皇弟既然开口了,姐姐敢不从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