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八:渭水河边人新少

    第五卷:血泪封沙 八十八:渭水河边人新少


    “妍儿,”平阳长公主伸手,抚过李妍娇嫩的脸颊,在这样年轻美丽的女子面前,越发显出自己的黯淡。  不知不觉,她已经年近半百了。


    刘婧不让人查觉的挺直了腰,她是大汉朝尊贵的长公主,哪怕年华渐渐离她而去,依旧是尊崇高贵,令人不敢逼视。


    不知道为什么,刘婧忽然想起了她的姑母,馆陶大长公主。  少女的时候,她倚在母亲身边,冷眼看着姑母长袖善舞,周旋在祖母和父皇之间,游刃有余,很是敬佩。  可是那么精干的姑母,当将自己的女儿送上了皇后凤座后,却渐渐变的偏执目光短浅起来。  最终落得**被废的下场。


    彻儿当上皇帝以后,她亦学着姑姑,为弟弟选送美女,最终扶植起卫氏一族,当是足以自傲的了。  只是,到了如今,她是否也如同当年的姑姑,陷入某种偏执,最终无法自拔?


    刘婧心里隐约的闪过这些晦涩的心思,面上却淡淡,问道,“妍儿,你可知,当年我把你带回平阳侯府的用意?”


    李妍没有说话,星眸却越发亮了,连面上亦闪过一丝嫣红,动人至极。


    她自问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平阳长公主虽然不曾晓谕她的意思,但是,李妍对自己的容貌很清楚。  而天下少女,谁又不知,如今未央宫里端庄坐在椒房殿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就是从这座平阳侯府走出。  而她最初地身份。  也不过是平阳侯府的歌姬。


    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虽然这些年,卫子夫色衰失宠。  但是,从歌姬到皇后,这样奇迹的经历。  本身就是无数女子心目中的传奇。


    “妍儿,”刘婧一笑道。  “我知道你是最聪明伶俐,一点就透的。  今日本公主不妨将话与你挑明,本公主希望送你到陛下身边,凭你的姿色资质,当能获得陛下宠爱。  ”


    李妍敛了呼吸,轻轻伏首道,“多谢长公主抬爱扶持。  ”


    “你如果亦存着这样的心思。  你就要知道,将来,你地对手,不是椒房殿里的卫皇后,亦不是未央宫里新进后进地美人儿,而是,”刘婧冷下面容,一字一字吐道。  “废后陈**。  ”


    “陈皇后?”李妍抬起头来,不免有些讶异。  天子对陈皇后的专宠,虽然在长安贵戚之间不是什么秘密,平民百姓却未必知道多少。  在他们心目中,废后,不过是昨日黄花罢了。


    “不错。  陈皇后能以四十之龄,依旧牢牢占据陛下的宠爱,实在不容小觑。  妍儿,你如果要在陛下心中占一席之地,就必须要打败她。  ”


    “那么,”李妍微微垂眸,我见犹怜的神态,令人心折。  她轻声问道,“长公主自幼与陈皇后熟识,陈皇后是个怎样的人呢?”


    刘婧面上不禁流出赞许的神情。  “妍儿的确聪明。  “她想了想。  道,“如果是回宫前地**。  不过是一个美貌女子,有着喧天的气焰和任性的脾气。  ”她微微皱起了眉,“只是,这个回宫后的**,我却渐渐看不懂了。  她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变老。  不,她似乎比以前更漂亮,沉静下来的**,有着云淡天青的气质,仿佛一切都不萦于心,包括……”包括她那位至尊的皇帝弟弟。


    李妍便渐渐颦起眉,凭着平阳长公主这样短短一段话,她无法拼凑出陈皇后的样子。  而若是无法知己知彼,她地这场战役,便先败了一半。


    “好了,”刘婧微笑道,“妍儿先下去吧。  要记住,你的仪态,身姿训练可不能丢。  其他的,本公主都会为你准备好的。  ”


    “是。  ”李妍温驯的低了头,道,“那妍儿便先下去了。  对了,”她似想起了什么,忽然抬起头来,嫣然道,“再过三天,便是妍儿的哥哥地生辰,妍儿想回家一趟,还请公主恩准。  ”


    “不行。  ”刘婧想起上林苑里陈**貌似对李妍知之甚深的话,担心若李妍出了府便会被陈家的人带走,立刻道。  须臾便看见李妍讶然的神色,忙放缓语气道,“妍儿容颜绝色,还是不要轻易出门的好。  我可以让你的哥哥和弟弟那天进府来探望你。  ”


    本是李延年的生辰,却要他来侯府与自己庆祝,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李妍心里淡淡揣摩着,然而只要一家人团聚,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于是微笑道,“多谢长公主。  ”


    三日后,一架马车将李氏兄弟接进**阳侯府。  李妍在廊下看见兄长幼弟,心下欢喜,唤道,“哥哥。  ”迎着他们进了自己闺房。


    李延年亦微笑道,“数月不见,妍儿又长高了些,比从前更漂亮啦。  ”


    李妍不禁脸上有些发烫,嗔道,“自家兄妹,何必说这些话。  ”


    “真的啦,”李广利牵了她的手,天真烂漫道,“我地二姐,是天下最漂亮地女人。  ”


    李妍心下欢喜,却瞥见哥哥面上有些奇异的神情,便问道,“哥哥怎么了?”


    “没什么,”李延年徐徐垂眸,道,“前些日子,我倒是见了一个堪与妹妹相比地女子。  ”


    “哦?”李妍笑容一滞,问道,“是谁呢?”


    “是昔日的陈皇后。  ”


    李妍便觉得心缓缓沉下去,淡淡问道,“哥哥亲眼见过她?”


    “嗯。  ”李延年并不是愚笨的人,对平阳长公主收留妹妹的用意,多少也猜的到一两分。  此时心里有些不忍,但转念一想。  现在将实话告诉妹妹,总比他日让妹妹措手不及的好。  “前几日陛下在上林苑柏梁台设宴,哥哥奉诏在边上弹琴侍宴。  陈皇后便是陪在陛下身边地。  ”


    “那……哥哥觉得是陈皇后漂亮,还是妹妹漂亮?”


    李延年想了想,道,“各嬗胜场。  妹妹青春艳丽,陈娘娘宁静悠远。  ”


    李妍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陛下……很疼宠陈皇后么?”


    “是啊。  自元狩二年以来,陈皇后已经专宠近三年了。  对了。  陈皇后尚问起妹妹呢。  ”


    李妍一怔,“她怎么会知道我?”


    “哥哥也不知道,”时隔多日,李延年还是不解疑惑,“陈皇后听了我的名字后,便问我是否有个妹妹。  ”


    “哥哥照实答了?”


    “自然。”李延年道,“如今。  陛下与陈娘娘都知道我有个寄居在平阳长公主府的妹妹了。  ”


    这是什么意思呢?李妍在心里飞快的盘算。  她本打算蛰伏在暗处,然后在一个最恰当的时机,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陛下面前,让陛下永生难忘。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将要献身地那个男人和将要敌对的女子都事先知道她地存在,这对她极是不利。  不仅陈皇后有了提防,就是陛下……。  以她多年来钻研男人的了解。  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伟岸的男人,对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美丽女子心生欢喜,是极容易的事。  但是,若是让他知道,有人处心积虑的设计。  只等他走上这样的道路,心中只怕便是极为不快了。


    “好了好了,”广利尚小,对他们所说地事情不感兴趣,只撅了嘴道,“今日是大哥的生日,二姐却缠着大哥说别人的事,多扫兴。  ”


    李妍失笑,道,“是妍儿的错。  哥哥。  妍儿敬你一杯。  ”


    ************************************


    然而。  无论是平阳长公主还是李妍,心中猜测了许久。  俱未见陈**有什么举动,甚至连与她荣辱相关的堂邑候府以及大司农,长信候亦无动静。  渐渐的,元狩五年的春天便到了。


    这一日,又是一年一度的上祀节。  长安城内家家户户都是要去渭水河边祓禊驱灾地。  只是,李妍纵然在平阳侯府中地位再特殊,也不过是个女婢身份,不能和主子一同前去的。  平阳长公主指了一个年长可靠的嬷嬷陪着她,一道往渭水河边来陪同家人。


    李妍坐在车马中,微微掀开了帘子,看着渭水河畔无数飞起的风筝。  自从元狩元年悦宁公主在祓禊后放过风筝,放风筝便成了三月三的习俗。  远远的,蓝天白云间飞着无数地风筝,精致可爱,很是让人看了欢喜。


    长街上,灰裳的少年牵着马隅隅前行,贪看渭水河边的风景,不留神便撞上了街边一位老者的身上,连忙道,“对不住。  ”;老者却不敢受礼,侧身避了开,神情惶恐,“陈二少爷,哪敢劳您大驾?是小民不小心。  ”


    李妍看了看身边嬷嬷,嬷嬷会意,在她耳边道,“这个便是堂邑候庶出的二少爷,陈熙了。  虽然是庶出,但才能出众,也较受看重,只是为人有些痴处,喜欢与下等人混在一起。  ”她皱了皱眉,显然颇不以为然。


    李妍便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方丝帕,轻轻抛出车窗。  丝帕荡悠悠在风中飞舞,最后落在陈熙身前。


    “李小姐,”嬷嬷沉下了声音,“你这是什么意思?”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李妍微笑道,“要想知道陈娘娘的习性,还有比问她的子侄更好的方法么?要知道,元狩元年后,陈娘娘在堂邑候府可是整整住了年余啊。  ”


    嬷嬷一怔,望着李妍,眼中带着深思。  “嬷嬷一向是小瞧你了,”她淡淡道,“也许,你真能在陛下身边挣出一番天地。  ”


    陈熙拾起丝帕,只觉触手柔软,尚带着佳人淡淡的清香。  丝帕一角,用细密的针脚绣了一株竹子,孤傲挺拔。


    “姑娘,”他扬身唤道,“你地丝帕落了。  ”


    车马缓缓停下,嬷嬷掀帘探出身子,只看了一眼,道,“多谢公子了。  ”


    “这位公子,”车中传来女子清雅地声音,一只柔荑伸出来,从嬷嬷手中接过丝帕,悠悠道,“多谢了。  ”


    陈熙一怔,在落下的车帘中看到一双美丽地眼眸。  坐在车上亦蒙了面纱,可显佳人矜贵。  可是他记住的却是那一双眸子,清离仿佛最美的月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