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作品参考资料 第五卷:血泪封沙 七十六:十里红妆深心负

    第五卷:血泪封沙  七十六:十里红妆深心负


    元狩二年正月,由皇帝作主,将长女卫长公主刘斐许配给了御史大夫李蔡的幼子李楷。


    长安城的百姓在半个月后还津津乐道着这场盛世婚礼的奢华,当今皇帝第一次嫁女,迎亲的人马,铺了整整一条长街,十里红妆。


    椒房殿里,刘斐便在这样的声势里穿上了嫁衣,鲜红的像欲沁的血,“母后,”她最后一次回头,声音淡淡,眸中盈着幽怨。


    “斐儿乖,”卫子夫含笑道,却也忍不住滴下泪来,“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大汉公主的婚姻,本来就是有着重重的政治含义。  御史大夫李蔡,日益受皇上重视,开了年,丞相公孙弘越发病重,皇上又在这个时候将长女嫁到李家,个中意味,自然明了。


    能够用一场婚姻,将外朝最重要的丞相拉到卫家阵营,这也是卫子夫愿意看到的事。


    卫长公主也是心思通明的人,何况刘彻亲自作主,再也翻悔不得。  只是,她悠悠的看着殿外,轻轻道,“母后,你说,去病表哥看见我出嫁,会难过么?”


    少女隐秘的爱慕,与母亲相似的温婉性子让她一直不敢表现出来,怕被人窥破。  可是,到了这个地步,还是隐不住期望。


    哪怕,你为我出神片刻,也不枉我多年艾慕。


    卫子夫便心下酸痛,可怜的女儿,其实和她一般。  被这座未央宫所误。


    “自然会。  我的斐儿,那么美。  ”她便扬起唇,含笑道。  心下却知晓,霍去病为了即将到来地汉匈大战,正在加紧训练骠骑军,只怕连这场婚礼,都未必心甘情愿的到来。


    刘斐便嫣然一笑。  搭了喜娘的手,缓缓步出椒房殿。


    “皇后娘娘。  ”采薇屈膝道,“大婚即将开始,你也该出去了。  ”


    “不急。  ”卫子夫稳住心思,浅笑道,“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要盛装打扮,才是制胜之机。  ”


    ************************************


    按汉家礼法。  出嫁的公主要在宣德殿携夫婿叩别皇帝皇后,才上花轿,嫁入夫家。


    刘彻站在宣德殿上,看着远方,一身浅绿色袆服的卫子夫低着首,一步步向他走来。  袆服的拖尾极长,由两个宫女牵着。  本是极庄重地皇后礼服,却奇迹般的有着我见犹怜地风韵。


    他。  已经有整整一年,未见过卫子夫了。


    卫子夫在殿下长阶处跪拜,“臣妾参见皇上。  ”


    “皇后请起吧。  ”他含笑道。


    卫子夫便仰起脸来,她的发,挽的极松散。  是皇后正式场合梳的发髻,却柔和了很多。  面上脂粉未施。  望过来,目光太息幽怨。


    刘彻便仿佛见了多年前的卫子夫,在平阳候府堂前,二八年华,身段纤软,一曲歌毕,望过来的目光,也是如此柔和。


    只是,刘彻垂下眸来,扪心自问。  却再也没有当初怜惜的情怀。


    有时候。  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狠绝,一旦从心里移出地人。  就再也不愿意回头一顾。  王沁馨如是,卫子夫也如是。


    他曾经以为**也是。  但**竟成了唯一的例外。


    卫子夫在刘彻的右下首坐下,露出颈际一抹洁白的肌肤。


    喜娘搀着卫长公主的手,来到殿下。  红色的盖头隔绝住刘斐的视线,盈盈下拜,“女儿拜别父皇,母后。  ”


    刘彻便点点头,道,“卫长,到了夫家,要孝顺公婆,恪守妇道,可明白。  ”


    “女儿明白。  ”


    待刘斐上了宫轿,去的远了。  刘彻方似笑非笑地起身,道,“子夫辛苦了。  ”


    卫子夫的身形微微晃动,连忙道,“这些是臣妾应尽的职责,岂敢言苦。  ”


    “如此甚好。  ”刘彻便望着她,直到她再度低下首,这才缓缓道,“子夫在椒房殿思过一年,也应该够了。  从今天起,朕依旧把这座未央宫交给你,希望,你不会再令我失望。  ”


    卫子夫嫣然道,“臣妾谨遵皇命。  ”


    刘彻便再也不回头,离开了宣德殿。  卫子夫在宣德殿的长阶上缓缓的挺直了背。


    青弟,这样,便够了吧。


    既然陈**没有趁着机会将我卫家彻底斗垮,那么,一旦卫家从新在这个长安城站起来,迎来的,会是怎样诡谲地未来?


    卫子夫含着泪,收回了依恋在刘彻背影上的目光。


    无论如何,我依旧是这个未央宫里的皇后。


    而只有皇后,才是这座天下唯一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


    元狩二年三月,丞相公孙弘久病缠身,终于去世。  刘彻命厚葬,并用卫长公主的公公,李蔡为相。


    是月,由飞月长公主首创的连环努,经工匠验证并大批加工制造出来。


    三月末,刘彻命长信候柳裔为主将,领骑军两万,麾下有冠军候霍去病,和振远候李广。  各率骑军一万,出击匈奴。


    有心人便将这看作皇上心中后宫妃嫔地位的佐证。  属于卫家的时代即将过去。  连最擅胜场的战场,都被人夺了风头去。


    薛植从骠骑军校场出来,便看见一身黄衣的霍去病,和边上含笑而站地赵破虏。


    “怎么了?”他含笑问道。


    自从右北平调回长安后,薛植便奉了皇命。  进入骠骑军。  期望能凭着他在丘泽骑军中地经验,打造出另一只悍勇地骑军。


    不可不说,刘彻对霍去病地确是十分宠爱的,连挑的人选都有讲究。  和霍去病差不多年纪,以期能够更和契。


    薛植也曾忧虑,凭他隐性的陈氏背景,如何在骠骑军中行事。  才能竟不负柳裔的知遇之恩,也不负自己身为军人的良知。


    柳裔却含笑。  只言该做什么便做什么,不用考虑太多。


    他觉得心安之际,愈加佩服长信候柳裔地人品,胸襟。


    而这一年下来,他也渐渐与霍去病,赵破虏成莫逆之交。


    在他看来,霍去病在作为一个飞扬桀骜的贵族子弟之外。  尚有着与他一般地赤子诚心,敬服强者,心中排名第一的总是公平的战争。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在卫家日益黯淡,连大将军卫青也被闲置的日子里,霍去病依然能得到皇上的宠爱。


    “马上就要出击匈奴了,”赵破虏兴奋道,声音里有着跃跃欲试的冲动。  练军千日,重在一时。  一把淬火的剑,是好是坏,也总要到沙场上见见真章才知道。


    “是呀。  ”薛植淡淡道,不同于霍去病前次立功里多少有些运气地成分,他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征战中拼杀出来的。  对战争,早就失去了这样血气方刚的兴奋。


    “阿植,”霍去病却没有微笑,他锐利地眸盯在薛植身上,问道,“你是返回柳将军麾下,还是留在我骠骑军?”


    “这,”薛植的声音一顿,道,“大概要看长信候的命令。  ”


    毕竟。  这次出征的主将是长信候柳裔。  而不是卫青。


    赵破虏的目光便有些黯淡下来,“如果。  ”他忽然念及薛植,便闭口不言。


    薛植只觉得一股热浪冲上心头,冲动言道,“不会地,长信候柳裔,绝不会是这样的人。  ”


    ************************************


    出征前,柳裔召集在长安的将军商讨军机。


    研究了地图,分析了形势之后,柳裔便笑着指着陇西关卡,道,“冠军候,我欲你带人从此出,越焉支山,袭击匈奴折兰、卢侯数部,你可敢接令?”


    “柳将军,”副将苏建大惊,“这条战线实在拉的太长,冠军候年纪尚幼,恐怕不能胜任吧?”


    其余裨将也露出忧虑神色,甚至心中疑虑,是否柳裔试图在这场战争中,除去倍受皇帝宠爱的霍去病,断去卫氏家族最后的希望。


    “各位将军,”柳裔含笑道,“这战策,是皇上和我亲自敲定地。  ”


    众人便住口,心思各异。  柳裔却只望着霍去病,目光精锐。


    霍去病猛的抬首,鹰眸里迸出万丈雄光,毅然道,“属下霍去病领命。  ”


    柳裔便含笑,目光嘉许,道,“好,果然是江山辈有人才出。  长平候当欣慰后继有人矣。  ”


    “去病既然接令,”霍去病听到舅舅的封号,眸中一暗,扬首道,“却还有个不情之请,想向柳将军借一个人。  ”


    “哦?”柳裔便有些意外,含笑问道,“是谁?”


    “骑亭候薛植。  ”


    “薛植是皇上特令调往骠骑军的。  我自然不会动。  ”


    霍去病看了他一阵,才道,“这自然就好。  ”


    柳裔便继续道,“其余人等,随我往右北平,与镇远候回合,再做商量。  ”


    “另外,”柳裔肃然道,“今日事属机密,诸位须记了。  不可随意外泄。  若有泄漏,军法处置。  ”


    众将军应了是,尽皆离去。  霍去病却抱拳站在一边。


    “怎么?”柳裔含笑道,“冠军候有话说么?”


    “你……”霍去病有些迟疑道,“其实你本不比如此的。  ”


    “当日我在你舅舅手下行军。  ”柳裔回过头去,看着悬在墙上的宽广羊皮地图,“卫将军亦知我是陈娘娘的义兄。  却并没有对我生嫌隙之心。  投桃报李之心,柳裔还是懂得的。  ”


    元狩二年四月


    三万骑军在柳裔与霍去病的带领下,出了城。


    在宣室殿上最后一次面见君王的时候,刘彻含笑道,“朕等长信候得胜归来,不世军功,如花美眷,岂不乐哉?”


    平阳长公主对长信候地青睐,身为弟弟地刘彻,最终也还是知道了。


    柳裔不觉有点心烦。  平阳长公主刘婧,那个高贵遥远的女子,美丽是美丽了,于他,不过是个模糊地影子。


    不念着这个了。  柳裔对自己道。


    远方,青色的草原正生着春草。  战争干戈待发。


    而长信候柳裔,终于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


    大军出城的同一天,刘彻吩咐下去,从堂邑候府接陈娘娘回长门宫。


    ************************************


    默,今天中午家里这边下暴雨,全县城停电。  耽误了写稿时间。


    再加上就要进入战争描写了。  战争这东西,需要查找资料,所以拖到现在才更新。


    汉武年间,其实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年代。  霍去病,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没有吃过败仗的名将。  萌。


    虽然,也是因为他死的早。


    一个永远停留在24岁的英雄。


    不擅长写战争,会尽力在几章内结束这一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