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汉武朝杀人大案 二:复生

    应广大书友要求,继续更新番外吧。


    唉。


    ************************************


    身为汉武朝第一杀人大案里第四个被杀手所杀的游侠,这一日,杨得意特意隐讳的提醒了陛下,下面新送来的蜜饯,而悦宁公主最爱吃甜食。彼时陛下正在处理政事,闻言便不经意道,“那便送一些往长门宫吧。”


    自然是不需要他这个御前总管亲自送,他却还是抽了个空去了。陈皇后说的这个游戏,还真是有趣呢。他在路上微笑着想着,而第一天杀了骑亭尉薛植和长门宫内侍成悯的,究竟是何人。长信候柳裔,倒是运气不错,虽遭刺杀,恰巧大夫路过,给予救治。在众人投票中,冤杀了游侠霍去病与梅寄江。


    情势对己方很不利。


    那么,第二天死去的会是谁呢?


    杨得意不曾想到,便是他自己了。因此,在看到自己的死状后,很是郁闷。咬着牙要找出胆敢将魔手伸向他堂堂御前总管的大胆杀手。杨得意听着热烈的讨论着自己的死因,虽然是游戏,到底有些忌讳,但委实不敢在一众地位崇高的主子面前发泄,只得微笑道,“奴婢去御花园走走。”


    长门宫里,一干人热烈的猜测着杀手身份,并没有在意,陈皇后挥手道,“去吧,去吧,记得等下回来投票。”


    杨得意出了长门宫,在竹林里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慢慢踱回来。心里念着,最后找出,若是主子便算了,否则,他冷冷一笑,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他杨得意公公不到底不拆他皮,剥他骨才是怪事。


    然而到了长门宫下,远远便看见,殿前站了一队刀戟分明的侍卫。


    杨得意便一怔,难以置信。心中飞快的思索,是什么样的原因,会让侍卫出现在长门宫。


    身为御前总管,他自然知道,陛下对陈皇后的眷顾。而王太后,许是念着往日的情分,亦容着陈皇后三分。


    那么,未央宫里执意和陈皇后作对的,只有卫皇后了。


    但卫皇后什么时候有如此厉害的手段,能在瞬间,将事情逼到侍卫出面的不可收拾的地步?要知道,彼时在长门宫里,还有王皇后的长女,陛下最亲近的皇姐,平阳长公主殿下。


    长门宫里远远出来了几个内侍,瞥见杨得意,竟然像见了鬼似的,脸色煞白,唤道,“杨公公?”语调难以置信,牙齿尚在咯咯打颤。


    “杨公公,你……是人是鬼?”


    杨得意一怔,本能的怒道,“放肆,”顷刻间,便想起了那场游戏,狐疑道,“怎么了?”


    内侍见日光照耀下杨得意脚下淡淡的影子,慢慢定下来,情知便是一场乌龙了,连忙道,“杨公公,内侍尚炎奉皇命来长门宫,听闻您已在长门宫身亡,兹事体大,一早禀到皇上皇后那里去了。”


    杨得意心中便起荒谬之感,怒道,“一群蠢才,”但也不敢怠慢,问道,“后来了。”


    “如今,太后在长乐宫亲自过问此案,已经宣了长门一干人等过去。”


    杨得意又好奇又好笑,连忙吩咐道,“长门宫不用查了,我这就赶往长乐宫。”


    内侍温恭的低下头来,应道,“是。”


    ************************************


    长乐宫


    陈阿娇抬眼看着熟悉而庄严的宫阙,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因为外祖母的娇宠,在长乐宫的日子甚至要多过堂邑候府。对这座宫阙一草一木的熟悉,闭了眼也能说出。


    此时站在这里,便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她一直在想,如果可以,宁愿此生不回宫廷。回到了长门,也自欺欺人,不肯面对往昔熟悉的人,仿佛,既已如此,她便还是那个自由自在的阿娇。


    可是,她还是站在了这里。殿上端坐着的,无论是王太后,刘彻,还是卫子夫,都是她无可逃避的过去。


    刘陵悄悄的握住了她的手,加重了力道。


    她心中温暖,如果这是一个战场,至少,她不是单独面对。


    “咳,”内廷吏张汤接到这个棘手的案子,在一众人等到来之前,早已将这件事情翻覆的想了几遍。


    平阳长公主和平阳候是太后与陛下的血亲,自然是不能动的。


    飞月长公主新封,陛下自然许意不能动,以免动摇诸侯王对朝廷的信心。


    两位侯爷是武将柱石,亦不能动。


    其实张汤心中自然清楚,这件案子,是有卫皇后挑起,关键在于,对付陈皇后阿娇。


    七年前,那场震惊天下的陈皇后巫蛊案,亦是由他主审,是他此生最得意的几场案件之一,他亦凭借此案,博得了陛下的欢心。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七年后的如今,陈皇后在陛下心里是是什么地位。


    若是重,则可推在宫下仆役身上。若是轻,甚至……,那么,他只有再次对不住陈皇后了。只怕,在他内心深处,他甚至希望是后者,因为,无论当年的案件是多么的得意,他都已和陈皇后结下梁子了。


    怀着这样沉重的心思,张汤起身,拱手问道,“陛下,太后,臣是否可以审讯了?”


    王太后点点头,道,“开始吧。”


    张汤的心渐渐沉下去,注意道,陛下的眼睛不经意间望着陈皇后,眼神虽沉,却没有锐意。


    他便转身,恭敬问道,“平阳长公主,陈娘娘,柳侯爷,张汤想问一问,御前总管杨得意,是如何发现亡在长门宫的。”


    刘婧便噗哧一笑,转身走上殿,在王太后面前,道,“母后,你们误会了。我和阿娇只是玩一场游戏,何来真的杀人了?”


    王太后左下手,卫子夫渐渐白了脸,平阳长公主,还是决定支持陈阿娇么?


    汲黯皱起眉,道,“平阳长公主殿下,如今是审案,长公主亦是嫌疑人,还是不要太放肆。”


    刘婧面上隐隐划过一抹怒色,记起弟弟刘彻亦曾多次抱怨过这个老夫子,要他衣冠端正,方有帝王的样子,不由一笑,淡淡释怀。若是连陛下都敢顶撞,难怪敢如此对长公主说话。


    “是啊,皇帝舅舅,太后,”曹襄亦微笑道,“长门宫好好的,哪有真的杀人呢?”


    汲黯便用严肃的眼睛剜向告发的内侍尚炎。尚炎支撑不住,砰的一声跪下,道,“太后,陛下,奴婢是真的听见陈皇后与平阳长公主的对话,若有半句谎言,奴婢便不得善终。”


    正在此时,太后贴身内侍明达进殿来,面色奇怪,道,“杨公公到了。”


    杨得意进来,来到皇帝身边,躬身轻道,“奴婢来迟,陛下恕罪。”


    至此,案子便用不着审了。殿上,王太后怒道,“杨得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得意连忙跪拜道,“启禀太后娘娘,这不过是陈娘娘提议玩的一个游戏,名字便唤作杀人。参加者分饰游侠,杀手,大夫等各种职业,杀手杀人,大夫救人,游侠们投票找出杀手,昨日,奴婢奉皇上命往长门宫送葡萄干,恰恰碰上,便亦参加了。不巧,今日便有人杀了奴婢。”


    尚炎跪在地上,面色惨白,嗫嚅道,“可是,奴婢分明还听了平阳候说了,他看见杨得意临死前说,是你啊,杀他的人,必是熟人。”


    “你也说了,”曹襄冷笑道,“我是‘看见’,若非游戏,你有见过有人能看见人说话么?”


    堂上,张汤便皱了眉,情知此事必以闹剧收场,不着迹的瞥着殿上众人反应,见陛下面上虽无神情,嘴角却淡淡勾起一抹笑纹。而卫皇后表情虽如一贯温婉,宽广衣袖下,却握紧了拳,不由暗叹一声,正色道,“虽然如此,还请各位将事情始末交代一遍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