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汉武朝杀人大案 一:案发

    其实已经有人猜到的,就是杀人游戏。最近大约还要玩一场。慢慢摸索着写吧。


    ************************************


    “平阳长公主一连三日都去了长门宫,还带着平阳侯曹襄?”


    椒房殿里,卫子夫凝眉听着下面小太监禀着话,心里翻覆着心思。


    “是的。”常添在下面回话,他今年十六岁,是芸罗殿中的洒扫太监,与御前近侍尚炎是同乡,尚炎不嫌他身份低微,对他多方照顾,他心中感激,知道尚炎暗中效力的是这位卫皇后娘娘,也就留了心眼。芸罗殿离长门宫最近,他这几日都在卯时打扫芸罗殿庭苑,看见平阳长公主携着平阳侯曹襄向着长门宫走去,一路还在说着什么。


    莫不是平阳长公主决定支持陈阿娇,卫子夫在心中思量。如今的未央宫情势对她很不利,皇上虽然每隔几天还是会到她椒房殿来,但恩宠大不如前,而她唯一指望的据儿,又有一个刘陌压在上面。惟有弟弟卫青,尚算争气。还有外甥霍去病,她暗掐了自己一把,悔恨当初行事,那小丫头刘初滑不溜手,泼水不进,没有赚到她,倒把这个家族最有前途的外甥给输掉一半。更为可恼的是,她竟看不出皇上对陈阿娇的心意。


    “好了,你先下去吧,多注意一些。我自有安排。”卫子夫沉默良久,道。


    常添磕了个头,弯腰退下。


    “母后,”刘纭神色担忧的贴在她身上,“平阳姑姑去长门宫,是不是对我们不好?”


    “是啊。”卫子夫长叹一声,对身边的女官吩咐道,“采薇,你去前殿,看情况,把尚炎给我叫过来。”


    “是。”采薇屈膝道。


    “尚炎,”卫子夫屏退了左右,叮嘱道,“你为我注意一下,长门宫中动向。”


    “是。”尚炎有些疑惑,但还是恭敬行礼,退下。


    “母后,”刘斐望过来,有些欲言又止。


    “斐儿,怎么了?”卫子夫和颜悦色问道。感慨道,“在这未央宫,如果我们母女都不能交心,我们自己就会毁了自己呢。”


    “母后,孩儿没有这个意思。”刘斐忙道,“我是想问,母后,竟然那个常添就在长门宫附近宫殿,为什么不让他去呢?”


    卫子夫叹了口气,“你父皇并不喜欢后宫中掀起波浪的人,常添看起来老实,我并不放心。”


    身为御前内侍,尚炎虽然受皇后召唤,但并不是可以随意离开。


    然而这日,当皇上传唤大公公杨得意时,杨得意却不在身边,皇上冷了脸,明显不太高兴。


    “皇上,杨公公先前受您的吩咐,去长门宫送蜜饯了。”尚炎上前禀告。


    “朕让他亲自去送了吗?”皇上冷哼,脸色却和缓了不少,道,“也未免去了太久,你去长门宫,叫他回来。”


    尚炎领命,带了两个小黄门,出了宣室殿,向长门宫来。


    此时正是卯时三刻,尚炎想,按照常添的说法,平阳长公主和平阳侯已经到了长门宫。


    然而到了长门宫,他才发现,在长门宫的人多的远出他的意料,他们在般若殿里激烈的争吵。


    尚炎嗬白了脸,听见一个严肃的声音,“我以为,杀了杨得意的,是长门宫里的婢女或是内侍。”


    尚炎认得,这是平阳长公主的声音。


    他回过头,看见同样两张惨白的不可置信的脸。


    “阿婧姐姐,平阳长公主大人,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是飞月长公主冷笑的声音。“这长门宫已成人来人往的地方,怎么你就只认为是他们呢?”


    “我娘说的对,”曹襄无原则支持自家亲娘,“你们没看见杨得意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是你啊’,说明是熟人,若是身份尊贵的人,他能用这种语气说话么?”


    他听见上牙齿咬着下牙齿咯咯咯咯的声音,一个声音从偏殿里传出,“谁?”


    莫忧从里面探出头来,“是尚公公啊。”


    “尚公公,请进,有什么事么?”


    尚炎战战兢兢走进偏殿,“皇上让我来找杨得意公公回宣室殿。”


    一时间殿中众人的面色都有些奇怪,“杨得意么?”堂邑翁主微笑着答道,“他出长门宫了。”


    尚炎瞥了眼偏殿,一个托盘放在殿中案上,里面的蜜饯已经被吃了一半。


    “那……”尚炎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发颤,“那奴才就这么回禀皇上去。”


    堂邑翁主看了看站在殿外不肯进来的两个小内侍,点了点头,道,“那公公慢走。”


    尚炎浑身僵硬的走出长门宫,回声问道,“你们刚才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二人惨然点头。


    “你们两个,即刻到椒房殿禀告皇后娘娘,而我去面圣。”


    “……是。”


    “你说什么?”卫子夫赫然起身,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你们不是听错了吧。”


    “皇后娘娘,”阶下,两个小内侍不断磕头,“奴才敢担保,奴才们和尚公公亲耳听见的,一字不差。”


    “陈阿娇怎么会这么蠢?”卫子夫跌回座中,心中计量,这便是平阳长公主一连三日登访长门的因由?是平阳长公主的算计,还是陈阿娇真的遣人杀人?只是陈阿娇怎么会放尚炎他们出来呢?是了,一连两批人失在长门,皇上那里,怎么也瞒不下去。更何况,还有平阳长公主牵涉在那里。


    “尚炎呢?”


    “尚公公回禀皇上去了。”


    杨得意虽是御前总管,但未央宫中最说的上话的还是皇上,不知道皇上的心意如何,但再不能让皇上将这件事遮掩过去。身在长门宫,纵容下人犯下人命,纵是馆陶大长公主,也保不住她吧。卫子夫思量已定,起身道,“来人,随我到长乐宫晋见太后。”


    “你说什么?”正在和重臣商议汉匈战争,皇上愕然听着尚炎的回禀,不禁起身追问道。


    “御前总管杨得意公公,”尚炎瑟瑟,“在长门宫被害。”


    皇上眯眼,看了看卫青和桑弘羊震惊的神情,心知压不住消息,“你知不知道,欺君的罪责是什么?”


    “奴才不敢。”尚炎撑住禀道,“奴才亲耳听见,句句属实。”


    “来人,往……”皇上想说,去长门宫,但又停下,问道“与你同去的人呢?”


    尚炎将头低下去,“去椒房殿禀告皇后娘娘了。”


    皇上冷哼,道,“往长乐宫去吧。”回头看看卫青和桑弘羊,道,“你们也跟着来吧。”


    卫青与桑弘羊对望一眼,跪拜道,“是。”


    长乐宫


    卫子夫看见御驾停下的时候,眸子黯了黯,仍然迎上来,跪拜道,“臣妾参见皇上。”


    刘彻坐在御辇上,望着跪在下面的卫子夫,盛大的皇后冠服掩不住憔悴消瘦的身影。他的眸光阴暗,冷冷道,“子夫执掌后宫,倒颇尽心尽力呢。”


    卫子夫的背脊不可见的摇晃了一下,仍然挺直,道,“这是臣妾的本分。臣妾不敢怠慢。”


    刘彻不可闻的冷哼了一声,道,“进去吧。”越过卫子夫,跨进长乐宫。卫子夫随在后面。


    听闻了这样惊天的消息,纵然是不理世事的王太后,也不得不撑起身子,过问此事。好在这些日子,王太后身子已有好转,刘彻看见母亲尚算正常的脸色,心下稍安。


    “彻儿,你也来了。”王太后含笑望过来。


    “是啊,母后。”他含笑道,坐在她下首。


    “想必皇上也听闻了此事,”王太后渐渐收敛了笑容,道,“我大汉后宫里,决不容许发生这样的事。虽然自阿娇回来之后,一直偏重她们。但在这件事上决不能轻轻饶过。皇上以为如何?”


    “这是自然。”刘彻笑道,“这件事便交给御史大夫汲黯与内廷吏张汤处置,母后以为如何?”


    卫子夫低首,小心的望着刘彻,目光里带着淡淡的探究。内廷吏张汤,便是当初处置陈皇后巫蛊案的经手官吏。与陈皇后积怨不能化解,她倒是不担心的。只是,皇上如何会如此轻易松口。难道,她还是小题大做了么?


    “皇上既然如此决定,我便没有意见了。”王太后叹了口气,道,“去长门宫,宣一干人等到长乐宫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