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第四卷: 凤栖碧梧 五十一:师恩一别如深海

    走在未央宫的长廊上,一抹淡淡的嫣红逐渐浸染上陈阿娇的脸颊,渐至耳根。宣室殿里的那一幕,映在脑海里,无法驱离。彼时凭了心中的一口气,不肯认输,忽略掉的一些反应,却在离开之后,全部慢了半拍的涌现上来。


    刘彻的唇很薄,天生薄于情。两唇相贴的时候,初始冰冷,渐渐火热。


    不是说不熟悉亲吻的。当了刘彻十多年皇后的陈阿娇,连更亲密的事情都和那个人做过。而那个两千年后的韩雁声,虽然因为年纪尚幼,警校又辛苦,不曾交过男友,但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小情侣,以及影视剧里铺天盖地的情感戏,让她也不能对这个词说陌生。重生后的陈阿娇,有着两个人的记忆,对这个男人,爱恨俱都稀释,仿佛很陌生,又仿佛很熟悉。就像宣室殿里的那一个吻,明明是彼此间缠mian过千次百次,偏偏又感觉仿若最初般震撼,让她无措。


    亲吻这种事,唇齿相依,将彼此的气息染在对方身上,太过亲密,陈阿娇一向认为,是要两个彼此熟悉到足以越过心理防线的人,才可以做。而刘彻,显然尚在这条心理防线之外。


    但是,她伸手抚mo唇瓣,刘彻的气息还萦绕在其间,也不知要过多久,才能全部消退。


    而她现在的身份,是汉武帝的废后,说到底,还是属于刘彻的嫔妃。也就是说,如果刘彻愿意,她没有说不的余地。回到长安这么久,她第一次深刻的意识到这个问题。就算她说不,那个掌握着皇权,站在人间最顶端的帝王,肯吃这一套么?


    她一凛,所以的羞涩,都在这一凛中消散。


    “尚公公。”她唤道。


    奉命送她回长门的尚无拘走上一步,安静施礼道,“陈娘娘有什么吩咐?”


    “我师傅,嗯,就是朝天门的萧方,萧大夫,现在何处?”她淡淡微笑问道。


    “萧先生奉命调养悦宁公主的身体,眼下应该在尚医馆。”尚无拘微微欠身道。


    “嗯。”陈阿娇转身,向尚医馆走去。


    “这……陈娘娘,皇上吩咐,让你回转长门宫的。”


    “怎么,”她回过身来,微笑道,“本宫想去的地方,尚公公有意见么?”


    “奴婢不敢。”尚无拘拜道。


    陈阿娇盯着她良久,方道,“带路吧。”


    “是。”


    ************************************


    “弄潮,帮我把那卷书拿来。”


    少年嗯了一声,走到书房,抽出一本线装的书册,转身欲回,忽然一怔,望着馆门处亭亭站着的藏青衣裳女子。


    早秋的风有些清,吹的她的衣袍猎猎作响。她的身子极瘦,仿佛在下一秒就要飞离这个红尘一般,有一种奇异的飘逝美感。


    “弄潮,”她微笑着,偏过头,眉眼一如当年,仿佛,根本就没有分离这数个月。


    ************************************


    “陈娘娘,”萧方坐在案前,微微颔首。


    “放肆,见了陈娘娘,如何不行参拜之理?”尚无拘在一边细声细气斥道。


    “算了。”陈阿娇含笑跪坐在对手,“说起来萧先生亦是我的授业恩师,焉有师向徒行礼之事。”


    “娘娘身份高贵,方一介草莽之人,不敢妄言师徒之礼。”萧方言毕,起身施礼道,“草民萧方,参见娘娘。”


    “……起吧。”陈阿娇无奈道。


    “我今天来,是想问问师傅,”她噙着淡而有礼的微笑,心中却有着淡淡的悲哀,那一声娘娘,在她与萧方之间划下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明明是穿越以来最亲的亲人师傅,再也无法在他面前展开真实的情绪,娇憨的撒娇调笑。


    也因为如此,她一直都不愿来见萧方,不敢来见他。只因一旦见了,那份曾经最真挚的师徒之情,就消散在这种淡而有礼的态度里。


    从今以后,他是大夫,她是宫妃,两个人仿佛站在一条河的两岸,明明彼此可以凝望对方的脸,却再也不能亲近。


    “娘娘唤草民之名即可,师傅尊称,实不敢当。”


    “师傅愿意怎么唤雁儿,雁儿无权干涉。但同样,雁儿愿意怎么唤师傅,师傅也管不了。”


    “……是。”


    “悦宁公主的身子如何?”


    “小公主年初曾发过一次病,之后调养得理。只要不出太大意外,应该不会有问题。”


    萧方答道,淡淡一笑。


    陈阿娇怔怔的望着师傅,数月不见,师傅更加清瘦。当年落难,柴门初见的时候,她便觉得,这个人有着谪仙人的风度。那么风雅,风轻月白。极至后来拜师,又对她百般照顾。多年相处,实在是有着亦师亦兄的情份。


    可是如今,到底淡了。


    萧方不像桑弘羊,柳裔,更不是刘陵,有着共同穿越的情分,纵然风吹雨打,总有一份不可撼动的亲昵。


    他只是师傅,纵然超凡脱俗,还是在这个时代的范畴。


    “既然陈娘娘如今回来了,还请为方转奏皇上。”萧方拱手为礼,道,“悦宁公主已无大碍。萧方闲云野鹤,实在待不惯未央宫,还请求去。”


    “好。”陈阿娇答道,缓缓笑开。纵然是尚无拘,也能看清,她笑靥里隐藏着的哀伤。“这也是我能为师傅做的最后一件事。雁儿自当尽力。”


    “那个,……”她迟疑问道,“那个莫飞轩,与朝天门到底有什么仇?”


    “那是他与我的私怨。”萧方道,明显有些不愿多谈,“这次连累飞月长公主,是我的过失。”


    “陵儿想来必不会怪师傅的。我来尚医馆,还有一件事。”她缓缓垂眸,道,“近日里总有些失眠,想调一些宁神香,安心宁神。”


    “那些熏香都是当日娘娘自行调制,方并不精通。”


    “不要紧,我说药名,你帮我抓药就是。”她好脾气的道。


    “白薄荷五分,防风六钱,杜衡五钱,羌活酒炒五分,酒连一分,酒芩二分,白茯苓一钱,人参二钱,甘草五分,破故纸一钱,枸杞子一钱.”她念道。没有错过萧方眼中闪逝的一抹惊愕。(药名我乱说的,不要有人跟我考证。)


    “先要一个月的份吧。”她作势想了想,道。


    “嗯,娘娘这药配的也是颇具水准了。”萧方沉吟了一阵,道,“若是将白薄荷减去一分,再添一味半夏,安神效果更佳。”


    “多谢师傅指点。”陈阿娇含笑低下头去,道,“那便按师傅说的制吧。”


    “嗯,”他点点头,转身吩咐道,“弄潮,去取了药来,交给陈娘娘。”


    良久,陈阿娇丧气的低下头,道,“师傅,雁儿告退了。”


    她出得医堂来,见廊角转过来弄潮,少年将药交给她,偏头打量她半响,道,“你不回唐拉山么?”


    “是唐古拉山。”她虽然心情不好,但还是被少年给逗的一笑。


    今时今日,还是这个少年有着最纯挚的反应,一如当年。


    “噢,”弄潮却不在意,径直追问道,“是么?”


    “嗯。”她点点头,道,“不回了。”


    “为什么?”


    她淡淡一笑,柔声道,“你怎么不去问你萧哥哥?”


    “他不开心。”少年很直接了当的回答。


    “这世上,能够真正开心的人,能有几个呢?”陈阿娇淡淡道,含笑吩咐,“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你萧哥哥。他喜欢喝茶,找桑弘羊要。要用纸笔了,到任何一家息岚园都可以拿的到。师祖若是想喝酒了,酿酒的方法我已经交给郭解了。”


    “知道了。”弄潮不耐的翻翻白眼,还是有些舍不得,道,“陌儿和早早也不回去么?”


    “他们也回不去了。”阿娇一笑,回声吩咐尚无拘道,“回去吧。”


    也许,让他们远离开这场纷争是正确的吧。陈阿娇边走边想,既然身为物外的武林中人,如何好陷到这种诡谲的政治风云中呢。


    她转过芸萝殿,眼看长门宫就要在望。迎面几个侍女拥着一个宫装女子走来,那女子一身陵稠红裳,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却是美人等阶服饰,一双凤眼微挑,说不尽的妩媚风liu,并不行礼,含笑道,“原来是陈娘娘呢。”


    ************************************


    金屋恨一群:12069138


    金屋恨二群:42246741


    喜欢的可以加入.


    鸣谢水水,柳柳


    看见要收藏的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