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第四卷: 凤栖碧梧 四十三:星云变换聚长安

    因为出击塞外距离遥远,当大将军卫青率着出塞众人返回长安的时候,令举国色变的三王阴谋谋反的事变,已经落下帷幕了。


    元朔六年初夏,江都王刘建在封国自杀,江都国除,改设广陵郡。


    衡山王刘赐在封国自杀,子刘爽,刘孝,并王后徐来各有罪行,斩首于闹市。


    胶东王刘寄在被淮南太子刘迁押解上京途中,恐惧异常,发病而死。上哀怜兄弟之情,谥为胶东康王,然谋反首罪,胶东国除。子刘贤、刘建、刘昌、刘延年、刘庆皆得善待。


    淮南王刘安自愧兄弟刘赐谋反,怜子迁女陵失陷胶东,险俱丧命,心志大灰,自请奉回封地,长居长安作一富家翁。上不应,善语相慰,终辞。上叹,允之。淮南国除,设九江郡。封刘安为秣陵侯,掌万石食邑。嫡长子迁为丹阳侯,庶子刘不害为洛阳侯,一门显贵。


    离长安城外尚有三天路程的一座小郡城里,大将军卫青坐在郡守特意为其准备的雅房里,看着朝廷邸报,叹了口气。


    “舅舅,”英气勃发的少年没有经过通报就闯进来,卫青却不生气,微笑道,“去病,回程劳累,你怎么不休息?”


    “这点强度算什么?”霍去病扬眉,毫不在意道。随意拿起卫青面前案上准备的时令水果,啃下去。“你说淮南王,不,现在该叫秣陵侯了。怎么那么奇怪?明明立下大功,却自请除国,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你知道什么?”卫青啐他,正色道,“这刘安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他是数一数二的蕃王。皇上雄图大志,如何能容忍藩国割据,上令不行。早晚会对淮南开刀。如今在锋头正健的时候退下来,可保几世富贵。皇上要他做个典范,放弃藩国的诸侯仍能善终。念着今日的旧情,只要他日后不犯下谋反大罪,皇上总要容忍他几分。”


    “真不懂这些人,肚里弯弯绕。”霍去病瞥瞥嘴,道,“还不如去打匈奴,明刀实仗的,多痛快。”


    “你这次不过是运气好。”卫青板脸训他,“打仗岂能儿戏。你到底是卫家人,总要学这些,将来我不在了,你要挑起这个担子,保护我们家族的。”


    “舅舅不会有事。”霍去病脸白了一白。


    他欣慰一笑,“只是打个比方。还有,回长安之后,不要和悦宁公主过从太密了。她毕竟是……陈家的女儿。”


    “她姓刘。”霍去病不在意道,“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能怎样呢?”


    “可是她还有个哥哥,有个身为皇上信任长辈的外婆。”房内,卫青忧虑的转向长安方向,“若是她们陈家得势,我们……可就不妙了。”


    “舅舅多虑了吧。”霍去病站起来,扬眉道,“你刚刚说我不懂,我就分析给你听听。陈……”他顾虑到那个有着可爱笑容,奇怪思想的小女孩,迟疑了一下,道,“陈娘娘毕竟比陛下大两岁,如何及的上姨娘,以及如今后宫美人容色?而且,”他冷笑道,“当年皇上废后,难道真的因为什么巫蛊?顾及陈家外戚尾大不掉吧。如今就算她回来,这情势能改变?”


    卫青一怔,看着这个已经和他同高的外甥,欣慰道,“去病,你真的长大了。”容色一转,“我们总要担心为上。若皇后失势,去病,你以为,我们还能无所顾忌的带领军队马踏匈奴么?”


    “不会的。”霍去病的脸色变了,“皇上雄才大略,不会因为这个,”他的声音渐渐弱下去,竟是离自己都说不服。


    ************************************


    元朔六年七月


    大将军卫青返回长安,奉命到甘泉宫见圣。


    博望侯张骞走进甘泉宫的时候,不禁感觉酷暑的炎热被这座古老的宫殿屏蔽。大将军卫青与冠军侯霍去病正在章息殿面圣。他于廊下等候,竟一丝汗也无。


    “你拿的是什么?”他听见一个清朗的童声好奇问,却见一个宫装女孩从廊角转来,六七岁年纪,粉雕玉琢,眼神明亮。


    “还不向悦宁公主请安。”随行的宫女斥道。


    他低下头去,恭声问候。回到京城后也曾听说过这个备受宠爱的公主,却不料是这副模样。


    “起吧。”刘初对众人的请安行为终于适应,好脾气的继续追问,“你手里的是什么?”


    “是臣前些年从西域带回的葡萄。”张骞微笑道,“这些年请人栽种,终于长的可以了,带来给陛下看看西域的东西。公主要不要尝尝?”


    “哦——这就是葡萄哦。”刘初笑笑,有些跃跃欲试。


    “将皮撕了就可以吃了。公主怎么在这里?”


    “嗯——”刘初皱眉,“有点酸,但还是甜的,味道不错。”


    “公主若是喜欢,臣改日送一些过来给公主。”


    “哟,悦宁公主。”章息殿里,杨得意跨出来,微笑道,“皇上听见公主的声音,让你进去。”转身道,“博望侯也进来吧。”语气淡淡。


    张骞低头,随着杨得意进殿。跪拜参圣。


    此时卫青与霍去病早已谈完,退在一边。皇上爱惜霍去病,甚至赐座让他坐下。刘初看见霍去病,倒是很开心,唤道,“霍哥哥。”


    霍去病应了一声,脸上没有什么神色。


    “张爱卿此次随军,居功甚大。”刘彻摞开手边奏章,淡淡道。


    “皇上慧眼识人,臣不负皇恩,不敢邀功。”


    刘初无聊的打量着庄重空旷的章息殿,瞥见刘彻背后,杨得意手上痕迹,好奇问道,“杨公公,你手上怎么啦?”


    据杨得意回长安宣旨,此时已有半月。杨得意手上的白纱早已拿下,只是剩下几痕浅浅痕迹。


    章息殿忽然冷肃,张骞偷偷抬眼打量,御座之上,刘彻的脸色很是阴沉。


    “这,”杨得意尴尬笑道,“悦宁公主……”


    “初儿,”刘彻忽然出言打断,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儿,缓缓道,“你娘亲已经回长安了。”


    刘初一楞,眼睛蓦的一亮。“真的?”她嫣然一笑。


    “朕什么时候说过谎?”刘彻冷哼。


    “那我马上要回长安。”


    “不行。”刘彻截口,看刘初变了脸色,道,“过几天,天彻底凉了,朕自然摆驾回长安。”


    ************************************


    长公主份不属妃嫔,虽然居住长门,刘陵还是有自由出入宫禁的。这一日,她前去见过年前脱去侍中身份,官拜大司农的桑弘羊以及刚刚随大将军卫青返回长安的柳裔,回到长门,听见东偏殿传来一阵人声,走近方知,原来是进宫来看爱女的馆陶大长公主。


    “娇娇,皇上让你归长门宫,你怎么能如此平心静气?回长门也就罢了,好好的正宫不住,偏要选这个小小的偏殿。”


    “其实,长门宫也挺好的么。”如果不把它当冷宫看。陈阿娇微笑着依在刘嫖身上,“娘,”她微微低下头去,道,“退步方知天地宽,风物长应放眼量。”


    刘嫖神情一软,心头火却愈烧愈烈,“你道卫家容得你退一步?我们总得为陌儿着想,陌儿碍着她们的路,她们如何能容?”她打量着阿娇亲手布置的东偏殿,“你看看,窗外面都是竹子,连点阳光都不见。”


    “竹子也挺好的。”阿娇叹了口气,扯过两张铜板纸,但听纸墨沙沙,馆陶大长公主觑的真切,却是两句话,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


    “阿娇姐姐要学那林妹妹么?”刘陵含笑进殿,分明见馆陶大长公主瞬间冷下的脸。


    昔日淮南翁主刘陵,刘嫖自然知道的,当年阿娇还曾经向她这个做娘亲的哭诉,当日亲见她与刘彻举止暧mei。当时她心疼爱女,又何曾将一个诸侯王翁主放在眼里,堂邑候府此后与淮南王交恶,多少也有这个原因。再加上当年阿娇失踪长门,被人追杀,各种迹象表明这个新封的飞月长公主,脱不了干系。虽然如今刘陵与阿娇交好,她这个做母亲的却惊疑不定。两个曾经势同水火的女人能够毫无芥蒂的交好,刘嫖绝对不相信,何况,如今的这两个人,都是百般心思玲珑回转的人儿。


    “陵儿,”陈阿娇微笑着搀起刘陵的手,转首道,“娘,我和陵儿经历过生死关头,过往种种,皆如云烟,便散了吧。”


    刘陵眼骨碌一转,也笑道,“大长公主也不必担心,刘陵此次蒙阿娇姐姐搭救,感慨万千,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大长公主所担心的,阿娇姐姐心里都是清楚的,只是在此地步,一动不如一静。所谓后发制人,先发而制于人。我们就冷眼旁观,看谁先耐不住,不也挺好。”


    馆陶大长公主无语,见面前两个女子俱都笑盈盈的,眼波流转,默契十足。便是老于世故如她,也看不出半点虚假痕迹来。


    她一叹道,“目前也只得如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