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金屋恨 > 第一卷:初入汉家 十四:将军年少披戎衣

    重逢陈雁声,柳裔欣慰而感慨;看到陈雁声新生的一对儿女,柳裔很是受到惊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得知这对龙凤娇儿的父亲是何方神圣,他便只觉得自己要到太空中去遨游一圈了。


    “师兄,闭上你的嘴吧。”陈雁声斟了茶,递到柳裔面前。


    “呵呵,”柳裔尴尬一笑,扶住自己的下巴,“我只是太惊讶了。想当初,你也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过一眨眼功夫,竟已为人母了。”


    陈雁声的面色便有些沉下来,“你不必提醒我这个让我打击的事实。”


    “陌儿和初儿很可爱啊。”睡在陈雁声请专人打造出来的舒适摇篮中,两个婴儿都笑的没心没肺的,一点也不怕生。


    “那是自然。”陈雁声嫣然道,不自禁的有些骄傲。


    毕竟,是从自己身上延续下来的血脉,纵然有着如此错杂的因由,要不疼爱,也是不可能的。


    长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桑弘羊火急火燎的推门进来,“听说柳兄找到了?”犹自喘着气。


    陈雁声不由得噗哧一笑,拿眼斜他,“你道我师兄丢了呢?”


    “莫大经理。”柳裔经陈雁声介绍,也已知道桑弘羊的真正身份,不由得比别人亲近几分。


    “还是叫我桑弘羊吧。”桑弘羊摆摆手,“莫雍年三个字再也休提。”他打量着柳裔走了几步,“真是奇怪了,我和雁儿都是穿越的都是灵魂穿越,怎么就你是穿越身体呢?”


    “我怎么知道?”柳裔苦笑,他在特警队的性格就最是死板严肃,和流行脱节,亦不知道网上流行的穿越,来到这个陌生落后的年代后,适应了好久,还好遇到志气相投的郭解,进而与陈雁声与桑弘羊重逢。


    “兄弟,”桑弘羊拉过柳裔,“不打算做些大买卖么?”


    桑弘羊将自己的雄图大志慷慨激昂的告诉柳裔,满意的看着柳裔亮了眼睛。大凡男人,


    多半是有些野心,不甘心平庸的,如果还有些本事,就更不可能安分了。陈雁声冷眼旁观,心中暗叹道,这两个人,放在现代也是数一数二的,何况被扔到两千年前在他们眼中看来简直有些蛮荒的汉代。


    “我本来就把你和季小姐算在计划里面的。”桑弘羊靠在躺椅上,懒懒道。“在君权之上的封建年代,要想站稳脚,便一定要有兵权。刘彻那小子太厉害,我们不做推翻他的打算,只好在他手下混饭吃。柳兄特警出身,作这行再好不过了。季小姐据说在机械制造上极有天分,也是不可或缺的人才。”


    “那敢情也好,”陈雁声微微一笑,“师兄正是从军校出来的喱!”


    “哦?”桑弘羊眼睛一亮,“敢情雁声妹妹不反对我的主意?”


    陈雁声嗔道,“我为什么要反对,只要你们不把我卖了,我自然是支持的。”


    “呵呵,”桑弘羊有些不自然的笑着,目光游离,“你总不能让陌儿和初儿没有爹吧。他们毕竟有那个身份在,日后若知道你帮他们决定,未始也不会怨你。”


    “桑弘羊,你不要在这个年代待上几天便真成了古人罢。”陈雁声寒声恼道,“待在皇宫有什么好,娇生惯养,教出一群不知民生疾苦的子弟,还不如我带在身边放心。”


    “好罢,我不说。不过,”桑弘羊暂时放弃,转盯着两个孩子,摸摸下巴,“倒是这两个孩子,无论如何,总要好好培养才是。”


    **********************************


    元光六年秋八月


    侍中桑弘羊引荐墨门子弟柳裔,献上马鞍马镫物件,上大悦,封柳裔为期门军候补校尉,裔以欲报家国,不受。上愈加赏识,柳裔授五原校尉,领丘泽骑。


    这便是后来令匈奴人闻风丧胆的丘泽骑军的起源。


    而一手锻造出这支大汉第一劲旅,孝武陈皇后义兄柳裔,亦是从这里,慢慢走出了他日封侯拜将的第一步。


    “陛下,”桑弘羊陪在刘彻身边,走在未央宫长廊上。“如今匈奴对我大汉虎视眈眈,而我大汉亦常与匈奴用兵。臣素知陛下常为此忧虑,适逢臣有一友人,打造了一种马鞍马镫,特献给陛下。”


    “哦?这马鞍有什么好处?”刘彻漫不经心的问道。


    身为洛阳商人子的桑弘羊,因具有“心算”的技能,13岁时就被任为侍中,其后不显,直至莫雍年穿越,才渐渐被刘彻喜爱。莫雍年为侍中以来,对刘彻的心事趋势大部分时间抓的都极为准确,所以刘彻平时也喜欢带着他。


    “有什么用,“桑弘羊一笑,道,“吾友柳裔已在宫门外侯着,陛下宣他到骑射场一试便知。”


    刘彻不由略慢下脚步,看着桑弘羊自信的神情,有些意外,“杨得意。”刘彻转脸示意道,


    杨得意会意,躬身退下。


    “桑弘羊,朝廷战事自有专门官员掌管,为什么此人却将东西献到你手里?”


    “因为此人乃臣义妹的兄长。”桑弘羊不慌不忙的答道,早有准备。


    “哦,就是上次在闻乐楼的女子?”刘彻想了想,似笑非笑,“她有兄长么?”


    “也是义兄。”桑弘羊淡淡道。


    刘彻瞥了他一眼,“听说,你的清欢楼很受长安人欢迎,是么?”不待他回答,转了个方向,向骑射场走去。


    同时出现在练马场上的还有卫青。


    “草民柳裔参见皇上。”柳裔跟随着宣旨的中书走近,跪下行礼。


    “免礼。”上方传来刘彻淡淡的声音。柳裔起身,不著痕迹的打量了这个身穿黑锦绵纶的年青帝王,眉目疏朗,英武不凡,果然和尚在襁褓中的陈陌相似。


    桑弘羊站在刘彻身侧,朝着柳裔微微一笑。柳裔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便见侍立在刘彻身后的青衣青年男子,意态飞扬,神情平和。他知道这便是卫青了。


    此时的卫青因为上谷出军,直捣匈奴龙庭,立下大功,已被封为关内侯,不管是因为姐姐卫子夫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本身的实力,极受刘彻重视,已是汉*炙手可热的人物。


    若不是因了陈雁声,柳裔很是愿意与这个西汉青史上的名将结交。


    只是,如今,柳裔暗暗叹了口气,无论是因为陈雁声还是因为他自己,他都必须视卫青为敌人。只因为哪怕陈雁声此时对卫家的敌意并不高,一旦卫家知道陈雁声的存在,便是你死我亡之局。


    这是陈卫两家的宿命,哪怕,行到如今,哪怕是缔造者刘彻,也无法改变这样的死局。


    “柳先生请吧。”刘彻淡淡道,神色疏冷,看不清神情。


    便有御马监的人牵出一匹浑身火红的御马来,扬蹄啼嘶,马蹄遒劲,神态飞倨。柳裔不得不暗赞一声。现代特警的训练中本含驯马,柳裔的马术极佳,见此骏马,倒也不惧。仔细安好马鞍,马镫,拍了拍马髻,红马仰首嘶叫,显然有些不习惯。


    柳裔飞身上马,勒着缰绳骑了几圈,放开双手。场外其余人已经瞧出马鞍的好处来,尤其是刘彻与卫青,双眸熠熠生辉。卫青甚至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来。


    从旁边抽出弓箭,柳裔搭上弓,用各种颇具难度的姿势射出嗖嗖几箭,俱中红心。


    经过现代特警射击魔鬼训练,弓箭对于柳裔,虽然陌生,几天恶补下来,也就得心应手了。


    柳裔勒住马,缓缓骑回,下马收弓,跪拜道,“草民献拙。”


    “好,好。”刘彻一连道了两个好,竟亲自搀他起来。他本不是易与人亲近的主,但作为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自然看到出马鞍的出现在汉匈战争中代表的深远意义,满心欢喜之下,这才做出这幅姿态,。再仔细看清柳裔,只觉得他骨清神秀,倒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皇上,”卫青上前请令道,“此马鞍甚为神奇,青亦欲一试。”


    刘彻便含笑道,“仲卿手痒难耐么?“点头应允。回首问道,“柳先生献马鞍功劳甚伟,可想要什么赏赐?”


    练马场上卫青英姿出众,放马奔驰,几箭破空而出,风声遒劲,倒显然比刚刚柳裔更多了几分力道潇洒。


    “皇上,”卫青下马道,“这马鞍果然好使,若在战争中大面积使用,我大汉骑军战力起码可提高一倍以上。”


    “知道了。”刘彻微笑道,“李敢,吩咐下去。军需司全力以赴制造马鞍,务必在今年以内让所有的战马配上马鞍。”


    李敢躬身领命。


    “皇上,”柳裔翻身跪拜,低首禀道,“草民虽出身低微,但有心报国,在练兵布阵上倒也有些能耐,盼皇上能让草民参军,为国效力。”


    一席话说的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刘彻也不觉有些动容。再加上桑弘羊凑上来轻声道,“此人的确擅长练兵布阵。”刘彻也就不以为意,道,“柳先生一心效国,朕心甚慰,就著柳裔在禁卫军中候补校尉一值,如何?”


    禁卫军身在京华,校尉也不是太小的官职,这赏赐算是肥缺了,柳裔却摇头道,“禁卫军校尉虽好,草民还是希望到边塞苦寒之地带兵,方能更好为国效力。”


    “好。”刘彻不怒反笑,“倒是朕看轻先生了。”面色一正,道:“封柳裔为五原校尉,归右北平李广调遣。一个月内启程。”


    “是。”身边侍臣躬身领命。


    “多谢皇上。”柳裔拜谢皇恩。


    **********************************


    清欢楼


    “师兄,一个月内启程吗?”陈雁声沉吟道。


    “是的。”柳裔颔首,“我要暂别师妹,去五原待一阵子了。”


    “也好。”新酿出的碧酿春散发着醇厚的酒香,萧方饮尽一杯酒,“我也要与郭解,弄潮回师门一趟,正好与柳公子一同启程。”


    “师傅也要走?”陈雁声惊问。


    “雁儿,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萧方含笑望她,“前些日子,郭解来告诉我师门有事,要我速归。若不是你生产在即,为师怕早已在回唐古拉山的路上了。”


    “那不行。”陈雁声眼珠一转,“我和师傅一道走。我也是师门的人,不是么?”


    桑弘羊皱眉,“你将京城的烂摊子都丢给我,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


    陈雁声眼波流转,笑的灿烂,“我知道你撑的住。”


    “你疯了。”桑弘羊狠狠喝了一杯,“陌儿和初儿怎么办?”


    “自然跟我一起走。”


    “他们还那么小,怎么经的起奔波?”


    “放心。”陈雁声眯起美眸,“有钱能使鬼推磨,慢慢走,总能到的。”


    “那么,”桑弘羊无奈,低声问道“他呢?”


    陈雁声沉默,许久之后,方道,“无论如何,你总得承认,现在还不到时候。”


    而且,若真要经营出一片天地,又岂能限于小小的长安城?


    女子下楼的时候,紫衣的青年正携着仆从走进来。


    “皇上,怎么了?”李敢小声问道。


    “没什么,”刘彻回头,“似乎是看到熟悉的人了。”


    “夫人。”刘彻出声唤道。


    娉娉婷婷走远的女子讶然回头,“公子,什么事?”面容陌生。


    “没什么,我认错人了。”


    女子宽容一笑,“没关系。”


    “姐姐,”远处小虎子飞奔而来,“娘叫你回去。”


    “就来了。”


    她微笑着迎上去,携着少年缓缓走远,最后消失在人群中,没有回头。


    天上的神仙呀,你们看着,如果这是我注定的宿命,我却偏偏要与他背道相驰。


    清欢楼里,意态风liu的歌女抱着瑶琴在舞台上弹唱幽幽。


    ——————第一卷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