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之心猿 > 第七十章 专诸

  随手料理了两个不知死活的巫鬼之后,刘元就已经快要到了吴国的边境线,半个月以来他和阿青几乎横穿了大半个吴国才来到此地。

  这半个月以来,除了时不时自己找死的巫鬼妖怪,整个吴国对于刘元几乎是彻底的不闻不问了,任由刘元在吴国境内行走。

  可是不论是吴国上层还是刘元都知道这只是假象,最后一击会在刘元即将离开吴国之时真正的的爆发,这一击到底是刘元身死还是吴国大输没人知道。

  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刘元与干将剑的名头却已经传遍了整个春秋,或许后市的史书也会留下他的一笔吧。

  站在吴楚边境线上,刘元停了下来。

  眨巴着大眼睛的阿青正在低头哼着小曲,冷不丁的撞上了刘元突然停顿了下来的身体。

  看着已经走出了阴影的阿青,刘元使出了摸头杀这个绝技,毛绒绒的大手盖在了阿青的头上,轻轻的抚了抚阿青刚刚撞上了自己身体的额头。

  他的身体不必精钢差,一头撞上来肯定会很疼的。

  被刘元使用了摸头杀的阿青则像小猫咪一样露出了极为舒适的样子,一对明亮透彻的大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线,嘴脸也挂个上了甜甜的笑容。

  突然,一阵拍手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了刘元他们附近,明明听着极远,但是却又好似极近。

  被打扰了的刘元并没有什么意外,在他刚刚踏上吴楚之间的交界线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了三股观察的视线,如果他没猜错,这三股视线中一股应该来自于姑苏,一股则来自于他即将去的楚国,还有一股则是这个正在拍手中年男子。

  这个中年男子身材蜂臂猿腰身形高大,面容如同刀削斧砍粗粝之间却不失柔和,看着阳刚正气但是亦有柔和,短褐短裤身穿草鞋,大步流星之间沉稳异常。

  放开了阿青的小脑袋,刘元迎着这个中年男子步履坚定的走了过去。

  “没想到剑猿老人居然也有如此一幕,真该让国内的那些人人看看,别整天将你宣传青面獠牙,以人为食残暴不堪。”

  看着来人自来熟的开始和自己交谈,刘元并没有据人于千里之外,而是也升起了谈性,这或许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历史上的出名人物,但却不会是最后一个,对于第一个,刘元总是有些优待的,至于来人口中对于自己的称呼,他并没有太过在意。

  “其实对于我的敌人来说,我确实是有些令人害怕的,把我传的青面獠牙的实在是很正常。”

  “哦,剑猿老人倒是看得开,也是,那些无知者的闲言碎语又怎么可能影响到你这样的剑客。”

  “莫要光说我,其实我也挺好奇的,纵观整个吴国,想你这样的人应该很少,甚至可以说能有一个你这样的人,都是吴国的幸运,吴王又怎么能够让你来博这一把,要是输了,他可未必能够熟的起。”

  “非是王让我来的,而是我听了你的消息以后自己主动要来的。”

  “主动为吴王解忧,倒是忠心耿耿。”

  仔细的端详一下中年人的样貌,刘元才缓缓的开口“嗯…我想起了一个人,不过他应该已经死了才是,不对,不对,倒是我有些太过主观了,失礼了。”

  “剑猿老人不愧是剑猿老人,盛名之下果无虚士。”看到对面的银色妖猴只是片刻就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中年男人一脸的自豪。

  现如今的刘元可不是什么没名气的阿猫阿狗,剑猿老人这个他不知道的匪号早就已经在诸夏的国土上掀起了诺大的声势了。

  现在风头正劲的剑猿老人居然只凭借着对于吴国的一些印象就可以猜出活跃在十数年前的他是谁,自然足以让他感到自豪,毕竟,他已经离开了世人面前十几年了,世人都是健忘的,世间豪雄更是辈出,就连在吴国这个他的祖国,现下他也没有多少名气了。

  “你应该是一个死人,不应该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看着眼前面带自豪的男人,刘元说出了自己自己的惋惜。

  “确实,可是我快要去阴世了,想要一个人陪我作伴。”

  “对于吴王你还真是忠心哪,专诸。”

  听到刘元说出了中年男子的名字,无论是姑苏正在观察这里的吴国贵族还是来自于楚国视线的幕后之人,全都吓了一跳,只不过吴人看了看一脸悲伤跟死了老娘一样的吴王阂闾,明智的闭上了自己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

  可是正在观察这里的楚人可就没有这个忌讳了,吃惊的楚人直接就惊出了声:“专诸不是已经死在了刺杀王僚之时了吗?为什么现在他还会活的好好的。”

  这是一处离吴楚交界线不远的一处山谷里,在这个山谷里停着数辆高大华贵的马车,这声音就是其中一辆马车中传来的,就如同龟仙人的水幕一般,这辆马车里悬着一架铜镜,通过这个同镜,车内的人可以轻松的看清楚吴楚交界线上发生的一切,刚刚那道发出声音的身影就是坐在马车里的一个年青人,所发出的声音。

  面对少年人询问,同在马车上的人却一句话都回不上来,谁知道传说中已经死了十几年的专诸为什么会没有死。

  “可惜了,你走错了路,破了自己的心,不然这个时代你将是最耀眼的一颗星辰,而不是如同现在这样拖着将死的身体,想要和我同归于尽。”

  “没错,我是走错了路,可是剑猿老人你又何尝没有走错路,不然现在的你又岂会和我一般即将行将朽木。”

  “是啊,两个走错了路的可怜人却在这里互相试探,只为活得更久一点,错了,错了,不,还不错,既然没死又岂能盖棺定论,你说是不是专诸。”

  看着以极快的速度从自己编织的语言攻击里醒转过来的剑猿老人,专诸原来还算不错的脸色立马就变的凝重了,他没想到,剑猿老人的心志竟然如此坚固,更是隐隐有看开了生死的迹象,这是在不是他们现在这个境界该有的心境。

  本来对于这次最后一次的战斗,专诸还是有些把握可以与剑猿老人同归阴世的,但是现在,刘元超出了他数个层次的心境却打破了他的这种妄想。

  苦涩一笑:“看来是我小看了剑猿老人你了,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愿意服输。”

  自从专诸来了以后一直都在当着小透明的阿青这时突然出声道:“大人,这位伯伯说您不肯服输是什么意思啊,还有他为什么要说您已经行将朽木了啊,这话太不吉利了吧。”

  刚刚还对阿青和颜悦色的刘元却没有延续刚才的态度:“有些事现在的你还不适合知道,不要为自己自找烦恼,乱问东问西的,将干将给我,然后你退到百丈之外,耐心等着,要是饿了就吃点干粮,不要乱跑。”

  看着刘元半教半训的让阿青离开了这里以后专诸才继续开口:“难道你就不怕我王用的是调虎离山之法,特地让我将你引开,好抓住那个小姑娘,以此来威胁你?”

  “按照你对于吴王阂闾忠心,我确信你会这么做,可是吴王毕竟不再是公子光了,他承受不起一个被激怒到没了理智的煞星,即使他有一个不下于你的孙武护卫。”

  “确实,王的羁绊实在是太多了。多了也不用再说了,三击,三击之后只要剑猿老人你还能再活着,吴国就再也不会是你的敌人了。”

  看着眼神坚定的专诸,刘元应下了这个曾经历史上春秋时代最出色刺客之一的邀战。

  “可以,不过,三击之后如果我还活着,那么我要你手中的鱼肠。”

  “善。”

  见到专诸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刘元开始缓缓的拔出了干将。

  “剑名干将,长二尺九寸,重三斤六两,由著名铸剑师干将莫邪夫妇两人“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以铸铁剑。三月不成。使童男童女三百人鼓橐装炭,金铁乃濡,遂以成剑”,成剑之日神鬼具惊。”

  看着刘元如此来介绍自己的剑,专诸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知道这是在表达对自已的一种尊重,随及就学着刘元的语气开始介绍起了出现在他右手手上,属于他的剑—鱼肠。

  “剑名鱼肠,长九寸,重一斤二两,由欧冶子大师所制,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方才铸就。”

  “请剑。”

  有样学样,专诸亦对刘元学到“请剑。”

  听到专诸的请剑二字出口,刘元很认真的将干将缓缓的拔出了剑鞘,闪现着龟纹的干将剑再次在春秋之世展显了他的绝世风采。

  专诸手上的鱼肠剑在刘元的干将出世以后,突然的就开始抖动了起来,做为鱼肠剑的主人,专诸当然知道鱼肠剑为什么会抖动,因为他遇上了一个值得他尊重,值得全力以赴的敌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