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之心猿 > 第六十一章 蜗牛也可以登天的

  在金毛下去了以后,三十位在座的仙人便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并不赞成菩提祖师收下孙悟空。

  “祖师,此子虽然天资出众,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但是心性实在是不堪,就连自己的同伴都可以舍弃,可见其之性情之凉薄,日后恐贻害师门啊。”

  “是啊,祖师。”

  “祖师三思啊。”

  只是菩提祖师并不在意:“吾意以绝,日后他就是你们的同门了,望尔等日后不要在说出这种话了。”

  众弟子齐道:“谨遵祖师令。”

  虽然在菩提祖师的强压下,众弟子埋下了心中的不满,但是却也对孙悟空彻底失了好感。

  随后,菩提祖师发问道:“童儿,你当时出去之时可是只见了你孙师叔。”

  那童子答道:“回祖师话,非是只有孙师叔一人,在他身旁还有一位结伴而来的伙伴,只是因祖师说门外只有一人是来拜师求道,所以童儿未敢将他也一起招入门内,可是祖师要召见他,那童儿立即去将他迎进来。”

  菩提祖师却道不用:“我与他本就无缘,但他能找到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我便该给他一个机会,虽他资质粗鄙不堪,又早以铸就了根基,不能习我玄功大法,但亦是可以调教他一个天地同寿,只是你已将他拒之门外,那么他便与吾无缘了,自随他去吧。”

  众弟子、童子皆齐声道:“谨遵祖师令。”

  刚才有弟子用刘元的事来说孙悟空的不是,并不是说他就真的同情刘元了,只是以此为证据向菩提祖师诉说罢了,一个根基驳杂资质一般的妖猴,还不足以让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低头仔细端详。

  当刘元看到了金毛,不,现在应该叫孙悟空,背弃了友谊直接选择了保全自己之时,心里是一片凄凉,难道他们三百多年的友谊还抵不上一个刚认识的童子的一个不高心吗?

  在和孙悟空一起求仙的时候刘元就考虑过了一切,做为纪元之子,加塞一个同族拜菩提祖师为师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才会不远万里的跟着孙悟空来求仙访道。

  就是拜了菩提祖师为师以后,刘元也不会和他抢夺资源与神通,他拜菩提祖师为师仅仅只是为了解决掉自己根基虽然厚实但却驳杂问题,在龟仙人还活着的时候他就隐隐的点过刘元这一点,当刘元困死在散仙圆满以后,他才真正认知到根基驳杂的坏处,驳杂的根基已经都堵死了他以后晋升的路子了如果不能解决这一点,他或许就要承接龟仙人的遗泽了,以魔猿血脉洗去自己一身的修为了。

  可是,刘元真的不甘心,他在花果山的海边对孙悟空说的不甘心不仅仅是成不了地仙的事,更是因为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自己一身的武道,他已经完全的解析了自身所有的传承了,更是总结出了一套可行的妖族传承,靠着这些,只要他能纯化自己的根基,他日后的成就未必就会比别人低,真正的可以与这方世界的天之骄子比肩。

  菩提祖师学贯三家,一身道行深不可测,他的玄功大法未必适合刘元,但是他融合三家为己道德理论却可以帮助刘元解决自身根基不纯的事,所以刘元才会搏一把,和孙悟空一起求仙访道。

  时间如梭,在现在的孙悟空在三星洞里开始了弟子生涯时,方寸山上也多了一个肉做的泥塑,这个泥塑就是刘元,现在的他不想在拜菩提祖师为师了,他只想问问孙悟空,他们这三百多年里的友情到底是个什么什么东西。

  话分两头,随着修仙的时日日久,孙悟空原来心里对于没有帮上刘元一把的愧疚已经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得闻天地间大道至理时的喜悦,春去秋来,七载即过。

  一日,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真个是——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

  孙悟空在旁闻讲,喜得他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忽被祖师看见,叫孙悟空道:“你在班中,怎么颠狂跃舞,不听我讲?”

  悟空道:“弟子诚心听讲,听到老师父妙音处,喜不自胜,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望师父恕罪!”祖师道:“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

  悟空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

  祖师道:“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你今要从我学些什么道?”悟空道:“但凭尊师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

  祖师道:“‘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旁门皆有正果。不知你学那一门哩?”

  悟空道:“凭尊师意思,弟子倾心听从。”祖师道:“我教你个‘术’字门中之道如何?”......

  祖师闻言,咄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唬得那一班听讲的,人人惊惧,皆怨悟空道:“你这泼猴,十分无状!师父传你道法,如何不学,却与师父顶嘴!这番冲撞了他,不知几时才出来呵!”

  此时俱甚报怨他,又鄙贱嫌恶他。悟空一些儿也不恼,只是满脸陪笑。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只是忍耐无言。祖师打他三下者,教他三更时分存心;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者,教他从后门进步,秘处传他道也。

  当日悟空与众等,喜喜欢欢,在三星仙洞之前,盼望天色,急不能到晚。及黄昏时,却与众就寝,假合眼,待到众人都睡了去,你看他从旧路径至后门外,只见那门儿半开半掩。

  悟空喜道:“老师父果然注意与我传道,故此开着门也。”即曳步近前,侧身进得门里,只走到祖师寝榻之下。见祖师蜷部身躯,朝里睡着了。悟空不敢惊动,即跪在榻前。那祖师不多时觉来,舒开两足,口中自吟道:

  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悟空应声叫道:“师父,弟子在此跪候多时。”祖师闻得声音是悟空,即起披衣盘坐,喝道:“这猢狲!你不在前边去睡,却来我这后边作甚?”悟空道:“师父昨日坛前对众相允,教弟子三更时候,从后门里传我道理,故此大胆径拜老爷榻下。”

  祖师听说,十分欢喜,暗自寻思道:“这厮果然是个天地生成的,不然,何就打破我盘中之暗谜也?”悟空道:“此间更无六耳,止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祖师道:“你今有缘,我亦喜说。既识得盘中暗谜,你近前来,仔细听之,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

  悟空叩头谢了,洗耳用心,跪于榻下。祖师云:

  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性命无他说。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

  ......

  此时说破根源,悟空心灵福至。切切记了口诀,对祖师拜谢深恩,即出后门观看。但见东方天色微舒白,西路金光大显明。依旧路转到前门,轻轻的推开进去,坐在原寝之处,故将床铺摇响道:“天光了,天光了!起耶!”那大众还正睡哩,不知悟空已得了好事。

  当日起来打混,暗暗维持,子前午后,自己调息。

  却早过了三年,祖师复登宝座,与众说法。谈的是公案比语,论的是外像****。忽问:“悟空何在?”悟空近前跪下:“弟子有。”祖师道:“你这一向修些什么道来?”悟空道:“弟子近来法性颇通,根源亦渐坚固矣。”祖师道:“我有两道神通,本想传与你,只是你比他人不同,故传不得。”

  悟空道:“我也头圆顶天,足方履地,一般有九窍四肢,五脏六腑,何以比人不同?”祖师道:“你虽然像人,却比人少腮。”

  原来那猴子孤拐面,凹脸尖嘴。

  悟空伸手一摸,笑道:“师父没成算。我虽少腮,却比人多这个素袋,亦可准折过也。”祖师说:“也罢,你要学那一般?有一般天罡数,该三十六般变化;有一般地煞数,该七十二般变化。”悟空道:“弟子愿多里捞摸,学一个地煞变化罢。”祖师道:“既如此,上前来,传与你口诀。”遂附耳低言,不知说了些什么妙法。这猴王也是他一窍通时百窍通,当时习了口诀,自修自炼,将七十二般变化都学成了。

  忽一日,祖师道:“悟空,事成了未曾?”悟空道:“多蒙师父海恩,弟子功果完备,已能霞举飞升也。”祖师道:“你试飞举我看。”

  悟空弄本事,将身一耸,打了个连扯跟头,跳离地有五六丈,踏云霞去勾有顿饭之时,返复不上三里远近,落在面前,带手道:“师父,这就是飞举腾云了。”祖师笑道:“这个算不得腾云,只算得爬云而已。自古道:神仙朝游北海暮苍梧。似你这半日,去不上三里,即爬云也还算不得哩。”

  悟空道:“怎么为‘朝游北海暮苍梧’?”祖师道:“凡腾云之辈,早辰起自北海,游过东海、西海、南海,复转苍梧。苍梧者,却是北海零陵之语话也。将四海之外,一日都游遍,方算得腾云。”悟空道:“这个却难,却难!”祖师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悟空闻得此言,叩头礼拜,启道:“师父,为人须为彻,索性舍个大慈悲,将此腾云之法,一发传与我罢,决不敢忘恩。”祖师道:“凡诸仙腾云,皆跌足而起,你却不是这般。我才见你去,连扯方才跳上。我今只就你这个势,传你个筋斗云罢。”

  悟空又礼拜恳求,祖师却又传个口诀道:“这朵云,捻着诀,念动真言,攒紧了拳,将身一抖,跳将起来,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哩!”

  就在孙悟空学习者诸般神仙手段之时,还有一人却在孤寂痛苦中,磨砺着自己,现在已经是刘元站在斜月三星洞门外的第十二个年头了,尽管他不想承认,可是事实却告诉了他真相,三百年年的交情原来真的会变的一文不值。

  “喂,说你了,大个子。”

  听到有人好像在叫自己,已经十分疲惫的刘元勉强的抬起了自己的头,向着四周寻找起了声音的主人。

  并没有找到人的他又闭起了眼,开始畜养精神,十二年的一动不动,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气力了。

  “哎哎哎,那个大个子,你什么眼神啊,我这么英明神武的身姿你居然视而不见,你这个凡俗是不是想死啊。”

  这一次刘元倒是找到了生音的源头,一个浑身雪白的蚂蚁。

  时隔十二年,刘元终于再次开口,声音如粗石在摩擦:“不知你找我有何事?”

  “没事,就是听院子里的兄弟们讲外面有你这么一个怪人,所以出来看看新鲜。”

  “哦,既然看完了,那就走吧。”

  “嗨,这又不是你的地方,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啊?”

  “也是,是我失言了,对此我道歉。”

  “不用不用,不过你说的对,我看完了确实是可以走了,对了我还没问过你,你是为什么要站在这呢?祖师已经发过话,你和三星洞无缘,所以洞里的大仙们是没人会收你为徒的,你在这等着也是没用的。”

  “谢谢你的告知,不过我不是在等人收我为徒,而是在等一个答案。”

  “答案,什么答案?”

  “这是属于我的隐私,恕我不能告知。”

  “随你得便,还有你要不要当我的宠物啊?”

  看着只有一丁点高的蚂蚁对着自己说要不要当宠物,刘元第一次感到荒妙。

  “你那是什么眼神,好像在看不起我是的,虽然你玄元蚁大爷实力并不高,但也是堂堂天仙,我的主人更是真仙层次的独角天麟兽,有着麒麟血脉,身份高贵主人的主人更是得了永生将得道果的存在,你这一个血脉不纯,资质平庸,根基驳杂的妖猴有可骄傲的?”

  PS:这两章出现了大量的原文并不是十三已经水的没了天了,而是十三经过慎重考虑而插入的,这些原文是用来表现孙悟空性格上的缺陷的,他好大喜功,他见小利而忘义。

  本来十三是准备自己写些字来描述的,但是在跟吴大大比起来以后,那真是差的太远了,所以十三最终加入了原文来衬托描述孙悟空,所以多包涵。

  所以,求收藏,求推荐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