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212章 一生之敌的弟子

骂人一句,泯灭全家。
一点私怨,屠戮九族。
作为仙,洪摩本该是亦正亦邪,有自己是非评判的契约之神,却仗着自己的法力在祸害天下,祝明朗对洪摩这种心智不全的仙神感到不屑与厌恶!
一个掌握着高超仙术的劣畜恶童罢了!!
“玉衡仙都敬畏我,你算什么东西!!!”恶愿之神洪摩怒吼道。
“吸了龙血的水蛭,本质还是蛆!”祝明朗送上了这句话。
洪摩直接破防了!!
“杀了他,杀了他,我将赐予你们玉衡仙的两成修为!!”恶愿之神洪摩咆哮了起来。
吕梧、魏桓、沈桑、邪剑青教主可都是剑修!
他们怎么可能没有觊觎过玉衡仙的修为!
洪摩掌握着玉衡仙的两成法力,也正是玉衡仙曾经犯下的过错,导致了邪剑派可以壮大到这种地步!
她的两成修为,足以毁天灭地!
洪摩自己割破了虎口,随后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他的额头上!
他的额处,正有一个契约,血液让这契约之字变得如火烙之字一般灼热明艳,很快这些字就像是赋予了神言的绘卷,分别朝着吕梧、魏桓、沈桑、青教主身上飞去!
在这四名剑仙的背后,那一扇巨大的金宇门墙处,罗列了无数邪剑者,四名泯灭神派的剑仙吃肉,他们也跟着喝汤。
绘卷之字镶在了剑仙的身上,而绘卷之光更化为了千丝万缕,注入到了这些邪剑剑师们的胸膛之中!
玉衡星女神乃神王剑仙!
当她的两成修为被洪摩拆解到了四大剑仙以及成千上万邪剑者身上时,四大剑仙与邪剑者已经产生了质变!!
也难怪洪摩有这么多的拥护者。
这东西令人作呕归令人作呕,他确实神通广大!
玉衡神疆至高信仰为玉衡仙,而如今他们这些人却可以分到玉衡仙的修为,这是何等振奋人心的事情。
要他们赴汤蹈火又如何!
洪摩洒落了神王之力后,那双眼睛盯着祝明朗,仿佛在等着欣赏祝明朗如何被这些人撕成碎片!
祝明朗站在那里,身边仅有女娲龙相伴。
但是,在洪摩施法的同时,神城的三个不同的方向上飞出了一道又一道身影,他们如同夜幕霞星迅速的飞聚到祝明朗的身后!
以孟冰慈为首的星宫剑派,众星宫神者一字排开,温令妃、陆萦、兰尊等八位剑修天尊,三十九位天女、一百七十位女剑神!
洪摩将玉衡仙的两成法力分给剑仙的行为,无疑是坐实了玉衡仙的陨落阴谋中几位剑仙都有份!
至高信仰玉衡仙遭这些奸人所害,无异于点燃了星宫全体成员的愤怒。
她们之中原本还有一些疑惑者,不明白为何要讨伐唯一的星神,现在她们不会再有一丁点顾虑了,长久以来玉衡星宫中就已经有泯灭神派与邪剑派的蛀虫了,这不单单是为北斗神州的未来厮杀,更是玉衡星宫的一次最大的分裂之战!
多少邪剑者的头目,皆是她们的同门!
现如今,她们也终于明白玉衡仙不惜直面反对群声也要让孟冰慈来接替神首之位,而不是四大剑仙中的任何一个。
玉衡仙已经觉察了整个星宫出现了这样的分裂。
分裂的源头,却是玉衡仙自己都无法面对的,因为导致这个无法收拾的结果,正是她曾经为了获得神位而与恶愿之神签订的契约!
玉衡星女神想过了断腕。
奈何她最终陨落了。
一派祥和的玉衡神疆,早已经腐烂。
玉衡神疆要想恢复曾经的辉煌,玉衡星宫的这场断腕之战不可避免!!
“玉衡仙与我们同在。”吕梧顺着石阶走了下来,她开口对孟冰慈为首的这些剑修们质问道,“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玉衡剑者!”
“玉衡仙与我们同在!”
“玉衡仙与我们同在!”
声势浩瀚,万千剑者的肃杀之气仿佛筑出了一座延伸向苍穹的冰墙,难以逾越!
他们所有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玉衡星女神的法力,使得他们的修为与境界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尤其是四位剑仙,他们修为直接拔升了一阶!
吕梧、魏桓,本就是中位神君,她们在获得了玉衡仙的修为赐予后,更是达到了上位神君!
沈桑与青教主,两人修为被拔升到了中位神君,尤其是沈桑,作为一个修为死死的卡在准位的最弱剑仙,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升两阶,这就是他要信奉洪摩与泯灭派的原因。
孟冰慈冷静的凝视着这群疯狂的邪剑派。
瓜分了玉衡星女神的两成修为,便是他们派系的狂欢。
孟冰慈望了一眼夜幕,属于玉衡的那一颗星已经彻底暗淡了。
当年她独占鳌头,将是玉衡仙之位的人选,而妹妹孟玉嫦却一夜之间修为暴涨,超越了自己。
与恶愿之神签订了契约……
从那一刻起,她将无可撼动的坐上玉衡仙之位,但她最终还是将整个玉衡星宫带入到了一个毁灭的深渊中。
是福是祸?
孟冰慈自己也分不清楚。
失去了资格后,她的修行之路变得无比坎坷。
她同样寻求突破,却在龙门又遇见了难以战胜的敌人,从玉仙跌落为凡人。
失败,又失败,一次次的失败,磨平了自己的内心,最终只能看淡看冷……
然而,此刻在去回首,若自己成了玉衡仙,幽痕星太古之龙苏醒时陨落的就是自己。
有失,亦有得。
孟冰慈望向了祝明朗。
此刻的祝明朗神芒耀眼,光辉甚至要超越北斗七星。
可以预见他所能够达到的境界远不止眼前。
他是自己跌落为凡人之后得到的孩子。
他又是自己一生之敌的弟子。
孟冰慈本以为自己至死都不会甘心,她曾是玉衡星唯一的人选!
但事实上她的这份执着与不甘在上一次祝明朗的到来已经彻底放下了,她开始正视自己还是一位母亲的事实。
说来也是可笑。
在任何地方,母亲都应该是感化孩子的。
但孟冰慈觉得自己才是被感化的那一个。
祝明朗十年练剑,下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远万里踏上缈山剑宗见自己一面。
在孟冰慈看来被拒之门外后,他会心怀怨恨……
可她从未在祝明朗的眼睛里看到这股情绪。
温柔,纯净,从未被改变。
就和很小很小的时候一样,明知会被咬伤却还要去喂养折腿的野猫,几天下来全是小伤口,自己替他刚包扎好,他又开心的端着食物跑去街角。
孟冰慈知道自己错过了很多他成长路上类似的事情,或者更重要的人生抉择。
唯一庆幸的是,这次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