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203章 永存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永夜之劫就此被破晓。
小金龙跃过了自己的龙门,它在长空中遨游,身上的鳞与皮在飞快的愈合,肌与骨更是在重新塑造。
它的龙角,就如旭日一般灿烂。
它的鳞片更是自行散发光热,普照大地。
它的周身充斥着风、云、雷、火、光混合的五色氤氲,衬托着它完美不夹杂一丝多余血脉的金龙尊躯,让小金龙真正意义上的登上至尊,为苍龙之皇!
良久,小金龙从高处飞了下来。
当它看到众龙都在,而且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它,这至尊金耀苍龙瞬间丧失了之前在天上的不可一世,竟在大家面前表演前了不能压抑内心喜悦的打滚!
从女娲龙面前一路滚过白岂、青卓、黑牙、玄飒、逆斑……必须每一个都摸一摸它,最终翻滚到了祝明朗的面前。
祝明朗看着傲龙撒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不过,也没啥问题。
总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个呼风唤雨、天雷滚滚吧,毫无羞耻当众打滚以表示自己的开心,没毛病!
就是开心!
小金龙全身上下都舞动着这个开心!
最后,小金龙还特意凑到锦鲤先生的面前,挺立起胸膛,交错龙爪,好让锦鲤先生来品鉴品鉴一下自己的修为!
“额……修为嘛,好像比预期的还高一些。”锦鲤先生说道。
“嗷??”小金龙兴奋的等待着下文。
“下位神君?”祝明朗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也没有来得及去感应小金龙的级别。
“中位偏上位!”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一听,整个人……
要不是为了不破坏自己在众龙面前高大威严的家长形象,祝明朗也就地打滚了!
就是开心!!
只有打滚可以表达自己内心的这种极致的开心!
泯灭神派,战力最强的就是华仇。
其次是山蒙!
小金龙现在这修为,就可以与玄龙一起对抗山蒙了!!
……
小金龙的蜕变至关重要,现在已经有与泯灭神派一战的资本了!
当然,正如黎星画常说的,胜并不是关键,关在在于大家都要平安无事。
这一次祝明朗要将华仇、玄戈、山蒙、天罡罗汉、四大剑仙、三大教主彻彻底底的击垮,坚决不能让他们迫害到自己身边任何一个人!
所有人,都要活下来,并接管这新生的北斗神州!!
“走,我们回去,虹穹龙还在等着我们。”祝明朗说道。
这一次小金龙主动申请充当飞天宝座,将脑袋往祝明朗和宓容这边凑了过来。
祝明朗跃到了小金龙的脑袋上,那耀眼夺目的旭日龙角让祝明朗感觉自己真的像是坐在一个天庭仙座上,当飞跃上长天时,永夜都像是惧怕小金龙的神辉,不断的退散,展现出了一块久违的天昼,但它只是随着小金龙的飞行而移动。
……
考虑到玄戈神也有预知的能力,过于高调很容易被她窥见。
只在荒郊野外感受了一番小金龙的赤天遨游后,祝明朗就收起了小金龙,然后一副黯然伤神、四处寻找灵药却无果的凄惨样子。
玄戈神都马上就要进入大战了,祝明朗也得去与其他人汇合,并一举攻占天枢神宇!
到了泉池。
祝明朗用鲲鹏圣兽的魂珠巩固住了虹穹龙的神魂。
虹穹龙的伤势一直在恢复,魂魄一旦能够凝聚,它的状态也会迅速的回到鼎盛时期。
捡回一条命的虹穹龙虽然与祝明朗还没有建立多深的感情,但看得出来这只鲲鹏神血的古老禽龙已经在心中有了归宿。
“好好养伤,永夜很快就会过去了。”祝明朗亲自喂了一些食物给虹穹龙,对它说道。
虹穹龙精神状态已经很不错了,它趴在治疗的泉水中,只是默默的感受着祝明朗为它所做的这一切,默默的等待着自己康复。
当然,它也清楚了自己有一项使命!
……
悠长的古道上,依旧可以看见无数褴褛的身影,正如同蝼蚁一般在黑压压的天幕下缓慢的前行着。
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的东西,却像是背负着沉重的枷锁,明明前方没有一丝光明,却依旧被信仰鞭挞的往前爬行。
连一些修行者都已经踏上了朝拜的道路,更不用说那些没有什么能力的子民。
可他们别无选择,只有信仰唯一的星神,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后代才能够得到庇佑。
每一个家庭,都必须有一个人在朝拜的路上。
每一个宗门都必须派遣一位领袖,和苦行僧一样接受这份朝拜洗礼。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神族,无一例外,必须来到天枢神城中,匍匐在华仇的脚下,然后任由他的赤脚踩在他们的脑袋上,以表示对星神的尊敬,并接受这踩到颅内的信仰!
祝天官站在道山旁,眺望着这黑压压的人潮,一时间不知做何感慨。
他现在明白祝明朗为何要与华仇决一死战,这样的神明若是唯一的统治者,没有人可以安生的!
“门主,我们的增援已经部署好了,就等您一声令下。”一旁,黑袍刀客傅崇说道。
“我改变主意了,让大家伙都散了吧。”祝天官说道。
“啊??”傅崇以为自己听错了。
“照做吧。”祝天官说道。
“那我们不去古墟山了?”傅崇问道。
“我去就好了,你们挑一些身法好的人留下,做做样子佯装袭国,情况不对就离开。”祝天官说道。
“门主,那如果您这边出了意外,我们怎么增援您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皮一直在跳,民间总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偏偏我这两只眼睛都在跳,所以我猜此行要么很顺利,要么不顺利,而不顺利的话,多半是冲着我去的,所以不必劳师动众了。”祝天官说道。
“大家都是把脑袋别裤腰上,打算跟着您轰轰烈烈的干下去,您忽然间说散伙……”傅崇说道。
“傅崇啊,你这话术能不能讲究一点,咱们可是有组织,有纪律,名门正派、旭日东升的崛起神门,被你说得一股子山寨火拼的味道。”祝天官数落傅崇道。
“这个时候了还讲究有没有文化呢,何况我也是一武夫,成了神也是没啥文化的武夫屠刀神!”傅崇说道。
“没见过谁把没文化说得这么一脸坦荡的,去吧,按照我说的,找一些身手好的,做做势就行,见状不妙就溜。”祝天官说道。
傅崇也跟了祝天官一阵子,明白他哪些话是调侃,哪些话是认真的。
当下他也不敢再多嘴了,点了点头,道:“我跟着您,总没问题吧。”
“行。”
傅崇离开后,又有一人缓缓的从山道中走了上来。
此人正是祝明朗。
祝明朗走到了祝天官的跟前,而刚才他吩咐傅崇的那些话,祝明朗也听到了。
变数。
这里出现变数。
无论是玄戈神的天机演算,还是黎星画的预知之境内,祝天官都是发动了族门之力攻占浩刃国。
浩刃国是天枢神宇的后土,浩刃国一沦陷,祝天官就会立刻率领部众从天枢神城的后方杀出,与祝明朗等这些前线刺杀队伍汇合。
但在预知之境里,这个计划破灭了。
祝天官所有的部众都死了。
祝天官也被困在了古墟山,孤立无援,下场也很明显。
然而,此刻祝天官的安排,却让原本的命运轨迹发生了变化。
在此之前,祝明朗没有告诉祝天官任何关于将来发生的事情,这会才是祝明朗这么久以来与祝天官的第一次见面。
祝明朗来此,正是要将接下来在祝天官身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他,并与他商议破死局之法,但祝天官自己脱离了原本的命运轨迹,在未开始前就产生了变数。
这是祝明朗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估计星画也没有预知到这一幕。
无论是玄戈神还是黎星画,她们的预知是存在着一些偏差的。
但大体的走向不会改变。
从祝天官和傅崇说取消行动的这一刻开始,祝天官这一条命理之线就脱离了两位预知者的控制了。
“为什么不行动了,明明部署了那么久?”祝明朗询问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一念间觉得不妥,事实上看到你,我又觉得其实应该行动,但命令已经下达了,收不回来了,你不会觉得你爹我怂了吧?”祝天官说道。
“你的抉择是明智的。”祝明朗说道。
“哦?”
“我们的敌人已经在等你入网了。”祝明朗接着说道。
“剑灵龙的魂格已经被我打造好了,现在就缺大量的食材,如今能够满足剑灵龙胃口的,就只有浩刃国的古墟山。”祝天官说道。
“我陪你去。”
“你有更重要的事做,机会不会等你。”祝天官说道。
“他们会发现你,你会死在那里……”祝明朗说道。
“你怎么知道呢?”祝天官问道。
“不瞒您说,我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您死去了。我看到您身穿五件半神器皿与雀狼神大战,第一次是被雀狼神打得粉身碎骨,第二次是生命透支在我面前死去。我还看到了您的部下被屠,您被困在古墟山,为了不落在敌人手里,只能够拿自己的身躯去喂养古墟山封印的那头邪兽。”祝明朗叙述着这些,话语却生硬无比。
这种生硬也代表着他内心的苦楚。
祝天官并不知道预知的能力,他回想起与雀狼神一战。
那一战有惊无险,他自己其实也觉得哪里不对劲。
“您不是问过我,怎么知道剑灵龙是你打造的吗?”祝明朗接着说道。
“是啊,这件事应该只有我知道,而且我清楚的记得我没告诉过你。”祝天官说道。
“您在粉身碎骨的前一夜,和我谈了很多,和我说了您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之下打造出剑灵龙的。”祝明朗说道。
“所以,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我在你眼中死去了三次?”祝天官认真的问道。
“恩,第三次,是马上要发生的,如果您去古墟山的话。”祝明朗说道。
“可我已经做了决定。”祝天官说道。
变数归变数,但改变不了古墟山就是一个陷阱这个事实。
祝天官去,生还可能很小很小。
“我感受过失去您的那种滋味,我……我希望您好好的活着,不用去为我冒着风险,哪怕很小很小的风险,我也害怕某个变数,就……就再也看不到……”祝明朗这番话已经说得有些哽咽了。
在预知之境里,祝明朗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另一个时空中的,那真实的感受就像是每一天真实的日常,真实的发生,毫无准备,然后被突如其来的悲剧撞得难以承受,撕心裂肺的感觉更是在醒来之后都久久不能挥去,甚至会令人觉得醒来后才是自己骗自己的梦境,发生的那一切真的发生了。
祝明朗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可以承受,但有些事情并不是靠内心的强大就可以承受下来的。
一个人内心的强大是有基石的,祝天官就是祝明朗内心的基石,一旦消失,可能瞬间摧垮所有!
看到一向平静乐观的祝明朗如此模样,祝天官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祝明朗这番话却深深的触动了祝天官。
他知道,那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其实,我也感受过失去了你的滋味,你也知道,剑灵龙便是在那种心情下打造的。在弃剑林中,我自己骗自己一般,铸出了剑灵龙,把剑灵龙当成了你,可剑灵龙本就是独立的生命,你是你,它是它……直到看见你还活着,带着一位漂亮的姑娘回来……那一刻,我告诉了我自己,便是百次、千次的粉身碎骨,也要你安然无恙。”祝天官说道。
“可是……”
祝明朗欲言又止,这时,祝天官伸出手来,像对待儿时的自己一样,把手放在自己脑门上。
“剑灵龙不仅仅是你的剑,也是我的孩子。”
“你知道的,我当父亲是当的很失败,但我铸造的剑,一定是光寒耀九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我很庆幸,我唯一值得骄傲的东西能够弥补我作为父亲的遗憾。”
“世间没有不会逝去的生命……”
“我的命魂已经在你的剑中永存,此行的凶吉又何必去在意呢?”
……
祝天官走了,他依旧踏上了前往古墟山的路。
他的最后几句话在祝明朗的耳畔中回荡着。
恍然间,祝明朗想到了那个把自己的家人封在了木偶身体里的神明。
只为了能够与生命短暂的凡人家人永远待在一起,便采取了这样残忍极端的方式。
莫守本是一位有可能登峰造极的神明,却困在了最常见的生老病死魔咒中。
而祝天官与莫守一样,是匠神。
可祝天官的这番话却让祝明朗感觉两者之间境界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他的永存,不是寿命,不是肉躯,更不是冷冰冰的机关木偶……
祝明朗被说服了。
不,是被折服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阻拦,就是对这位可敬之神的辱没,更是对自己父亲的不尊重。
因为他不仅仅是为自己冒险,更是在踏向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铸神之道!
他所踏向的路途,本就未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