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190章 秋赐命门

琢磨了一会,祝明朗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当时之所以可以全身而退主要还是令狐玲的出现。
这么说来,自己只要找到令狐玲,让她来对付潜藏在沙地中的吕梧就可以了,或者说让令狐玲稍微早一点点赶到。
与令狐玲的交谈中,祝明朗知道这些天令狐玲应该还在跟随吕梧。
吕梧形迹可疑,在他们对付邪剑派时,令狐玲就有所察觉,于是离开了玉衡星宫之后,令狐玲一直在调查这些吕梧派系的人。
事实证明,玉衡星女神真的太懒散了,以至于她手底下的这些剑仙早就有了各自的心思。
时间还算是比较充裕,在知道了每个人的命运轨迹后,祝明朗只需要在半路上阻截他们就好了,在去将郑俞接回来之前,祝明朗得先找令狐玲。
……
前往了白土与青水交界处,如今天枢和玉衡完全接壤,这里在很短的时间就变得分外繁荣,许多城池也在当初的边界建立了起来,两大神疆的各种资源在这里进行贸易,也使得修行者实力也整体提升。
祝明朗抵达了青水,在一座青水游镇找到了令狐玲。
令狐玲一身非常朴素的衣裳,看上去与寻常女剑客没有任何区别,她这样一位大剑仙就这样隐于市井之中,结果还遭到了一些来自名门贵派的修士调戏。
祝明朗走到令狐玲身边,都还没有来得及展现出自己的男子气概,令狐玲已经展示出了她高超的剑术将那些男修士给吓得连滚带爬。
“祝明朗,你为何会在这?”令狐玲不解的看着他,眼眸中有一丝喜悦与意外。
令狐玲即便朴素着装,容颜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回想起在天枢神城中她宁死不屈服的模样,祝明朗心中反而多了一些怜惜和苦涩。
终究还是自己不够强大和谨慎,让这么多佳人陪着自己葬在了天枢神城中。
“怎么了,我……我脸上有东西?”令狐玲发现祝明朗的眼神有几分古怪,下意识的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脸颊。
“你在追踪吕梧?”祝明朗说道。
“嗯,既然你也寻到了这里,想必应该清楚我们当初所追踪的邪剑派其实不仅仅只有那么一部分潜藏在地剑派中。”令狐玲说道。
“哦?”祝明朗挑起了眉毛。
“我们玉衡星宫,恐怕也被邪剑派渗透严重,不仅仅是吕梧,其他几位剑仙多半也有染……甚至我们玉衡星宫可能也早已经沦为邪剑派的一个老巢,而我们浑然不知。”令狐玲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祝明朗点了点头。
令狐玲的这个推测是完全正确的。
当初孟冰慈为首的玉衡星宫成员前来援助,考虑到不能在玄戈神都中坐以待毙,他们改变了策略,直接前往了天枢神城中刺杀华仇,
原本玉衡星宫的众剑师会为他们提供强大的助力,至少华仇所招揽的那些散神不可能是玉衡星宫的对手,但玉衡星宫的行踪被敌人知道的一清二楚,同时孟冰慈手底下的一些弟子也出现了反叛行为,导致孟冰慈为首的这些星宫剑师们在神城中大大受挫!
包括令狐玲自己也被同门所伤,这才导致之后的穷途末路。
邪剑派,绝不是玉衡神疆的一个小蛀虫,它们的真正首领就是四大剑仙。
那位与北宫剑仙奚纪一起出现在南玲纱画境之外的黑龙袍剑师,正是邪剑派的三大教主的黑教主。
另外两位分别是赤教主与青教主。
他们的实力都不逊色于四大剑仙,正是掌控者玉衡星宫阴暗势力的可怕领袖!
邪剑派这些强者的横空出世,给与了他们这些前去刺杀华仇的神明一记重创,祝明朗也需要在之后的日子了想办法对付他们。
“虽然玉衡星女神现在可能仙逝,但不得不批评一下她,她确实不是一位在掌管上英明的女神,邪剑派的势力在她眼皮底下壮大,且渗透了绝大多数剑宗、剑宫,他们一共有三位教主,每一位实力都不亚于剑仙……”祝明朗也不再卖关子了,将关于邪剑派的事情告诉了令狐玲。
以前玉衡星女神在的时候,邪剑派只能够躲在阴暗之处,因为作为神王级境的存在,他们邪剑派无论多么壮大都无法承受玉衡星女神的愤怒。
但泯灭神派早就预谋除掉北斗七星神了,所以他们自然在玉衡星女神仙逝后开始接管玉衡神疆。
孟冰慈担任神首的时间实在太短暂,她极力控制,也觉察到了玉衡星宫内部的问题,但终究很难改变,邪剑派根深蒂固太多年了!
不过,在祝明朗看来,这与玉衡星女神自身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邪剑派的一个根源之一是恶愿之神洪摩。
连玉衡星女神自己都与洪摩做过了交易,她自身也算是与邪剑派有染。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令狐玲听完之后大受震撼。
她追查到的这些,竟然只是冰山一角???
祝明朗点了点头。
此时祝明朗回想起了当初地剑派的那几个小聪明的年轻剑师,发现了地剑派的秘密。
殊不知此时的他们,也和那几位年轻剑师一样,挖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若不是预知之境,没有人会想到邪剑派藏得如此之深!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令狐玲许久才平复了心情,不过,即便知道了这一次面对的敌人是如此强大而可怕,令狐玲依旧没有退缩的意思。
“洪摩神通广大,他也算是将整个邪剑派给推向了鼎盛,作为泯灭神派的领袖,他的手段我们很难预防,我们得去请一个人来对付他……此行会有凶险,剑灵龙不在我身边,我需要你在暗中保护我。”祝明朗说道。
“好,我跟着你。”令狐玲点了点头。
……
玄戈神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令狐玲的出现,所以才导致在吾阳山下的围猎失败。
令狐玲这边行动有一些改变,并不会影响整个事态走向。
而且,既然已经知道了邪剑派的真面目,令狐玲接下去的追踪就是浪费时间了,还不如结伴同行,暗中保护自己。
前往开阳时,祝明朗利用恶堕佛陀的珠窜作为威慑,再一次进入到了阴间的十字路口,并乘上了时间之流。
这大大缩短了赶路的时间,如此祝明朗可以再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软硬兼施”!
其实祝明朗对这秋赐真没有什么好感,典型的泡沫姐妹,祝明朗觉得对付她的方式其实偏粗暴一些,恐吓、威胁、让她清楚违背自己意愿的下场是什么,最后在烙上一个侍神诅咒,哪怕她心中一丝丝的忤逆,都只会有一个结果!
事实上,祝明朗现在前往天璇,找机会将秋洛杀死也是易如反掌,对付一个神主修为的秋赐更是简单。
抵达天璇神教,祝明朗发现了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
秋洛为天璇神教的神首,并且天璇神教正在举行一场隆重的婚宴,是神首秋洛与苏氏年轻族首苏渊。
天璇与天玑一直有联姻的念头,比如说妹妹秋赐就是与苏椽有婚约,只不过苏椽被祝明朗斩了仙途后,这家伙已经被后起之秀给淹没了,在如今涌现的神明之中已经不见了身影。
婚事遵循着非常古老的礼节,新婚夫妻在洞房花烛前是不能见面的。
奈何年轻的族首苏渊却是一个相当没有节制的人,他在新婚前夜,与一个人秘密约见竹林。
而这个人,正是秋赐。
竹林中,男女不雅的声音让躲在一旁的祝明朗不禁骂了一句:“真是禽兽,居然姐妹通吃!”
令狐玲已经别过脸去,也不知道为何祝明朗可以一边看得那么津津有味,一边臭骂。
“看够了没有!”令狐玲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这不是收集罪证吗,其实我也不想脏了自己的眼睛。”祝明朗说道。
“这怎么收集罪证?”令狐玲不解道。
“我有一项神通,可以传唤神明的天地人三魂,显然这两个人做了让祖辈蒙羞的事情,我可以把他们的地魂抓来签字画押,我的眼睛,就是到时候对证公堂的铁证。”祝明朗说道。
“哦。”令狐玲觉得祝明朗很不对劲,但就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完全没有想到。
仙家神族的生活竟如此混乱。
不过,从两人的密切谈话来看,祝明朗大概知道了秋赐与这苏渊的苟且缘由了。
最初联姻,苏渊是看上了妹妹秋赐,两人也眉目传情过,但由于秋赐修为远不如姐姐秋洛,而且两家也是希望神首与族首联姻,确保两大仙家可以共渡难关,这才导致了姐姐秋洛与苏渊有了婚约,而妹妹秋赐只能够与苏椽联姻。
秋赐心中是有怨的,只是不得不服从神教的安排,也不得不屈服当上了神首的秋洛。
有了这么一层爱恨纠葛在,祝明朗觉得策反秋赐不要太简单。
“放心,等我成为了天玑神,一定会娶你的,到时候由不得你姐姐反对。”苏渊说道。
秋赐虽然未说什么,但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并不甘愿做小。
对于姐姐的蛮横夺爱,她并不甘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