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188章 死局中的生机

“公子,我们逃不了的,华仇会越来越强,甚至会晋升为月神,现在就是我们除掉他的唯一机会。”黎星画说道。
“行,那你将你所看到的一一道来,越想尽越好。”祝明朗点了点头,一味的逃避确实没有太大的意义。
既然黎星画有信心,祝明朗当然也不能怂。
湿润的露珠缓缓的滴在泥土中,庭院中的铃兰在威风中静静的摆动着,黎星画端坐在椅子上,用平静的口吻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情景,而祝明朗同样认真的坐在她面前,黎星画的每一句话都令他揪心。
深呼吸了一口气,哪怕没有亲身经历,可从黎星画的这些叙述里,祝明朗也能够感受到这一场斗争的惨烈,就像是做了一场真实无比的梦。
“所以,真的是她在布控这一切吗?”祝明朗望了一眼神庙的方向,神情复杂。
“不管那个结果如何悲惨,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幕后人。要对付一位同样具备预言能力的人,最有效的就是后发制人。”黎星画说道。
就像是一场棋局对弈,现在黎星画已经清楚了玄戈神的棋招路数,接下去就是如何去拆解她为所有人设下的一个又一个死局!
“每个人,都是死局,对吗?”祝明朗问道。
黎星画点了点头。
玄戈神安排了所有人的命运。
包括祝明朗在内,都是一个死局,而且这些局一环接着一环,从先瓦解祝明朗身边其他人开始,再将祝明朗的力量一层一层的削弱……
一个又一个死局,若他们阵营里没有黎星画这样的预言师,那么所有人都是任由玄戈神摆布,所有人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坠入到玄戈神的死局命轨中!
“公子,与之前的预知之境不同,这一次时间跨度比较长,同时我们的敌人也具备预言的能力,我无法推演第二遍、第三遍。所以,我们只有一次机会。”黎星画说道。
“就是从现在开始,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切切实实的,无法再进行预知推演?”祝明朗说道。
黎星画点了点头。
不能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必须一招毙命!
他们的犹豫,他们不断的去推演更好的结果,同时也是给玄戈神充裕的时间去演算,不排除玄戈神将这一重预知之境也算进去的可能……
“还有,尽管我知道了玄戈神之后的所有布局,但如果我们在行进的过程中进行了过于突兀的扭转。玄戈神是会改变她的计划,甚至我们扭转的过于明显,她有可能去推导我的存在,这样我们之前所预知的一切就变得毫无意义,玄戈神不会再按照之前的方式出招了,因为她作为有预知能力的人,我们即便后发制人,她也可以临场转变。”黎星画说道。
“听起来有一点复杂,我可以这样理解吗?我们所有人在与玄戈神下棋,玄戈神作为对棋高手,轻易的将我们杀得片甲不留,但她不知道你这个与她等同的对弈高手躲在一旁,观看了她的棋局布控,了解了她如何开棋,如何藏棋,如何设陷,如何奇袭……而你再与她对弈时,就可以根据她的这些习惯与部署占据优势?”祝明朗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道。
“是的,我的能力还做不到碾压她,但有一点我是占据很大的优势,她是天机师,看到的是一个宏观走向,比如说她可以看到幽痕星为龙这件事,但我只知道永夜之劫何时到来。但我是预言师,我能够更细致清晰的看到人与事的命运,她无法捕捉细节。理论上来说,神与人的命运安排,我会强于她。”黎星画接着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做,要如何屏蔽掉她的天机预演?”祝明朗问道。
“我们要重蹈覆辙,让一切的走向大体符合玄戈神的布局,让她觉得计划都是顺利的,让她觉得我们所有人已经被她掌控。而我们在行进的过程中,只做一些细微的变动……”黎星画说道。
预言师后发制人是有优势,但黎星画要的不是最终的胜利,而是大家都能够平安无事,少了谁都不可以。
可是,神者对弈,怎么可能不损兵折将?
黎星画能想到的最完美的策略,那就是重蹈覆辙!
一切照旧,但给每一个人的死局中创造一丝敌人察觉不到的生机!
这就是为何黎星画需要预知两个月后的事情,只有将时间的跨度拉长,她才可以做好每一环精密的命运安排!
“每一个人的死局中创造一丝生机。”祝明朗听到黎星画这个大胆的想法,顿时感觉这一场斗争犹如史诗级的神战般宏大与细腻,每一个环节都必须谨慎再谨慎,错了一步,满盘皆输!
“我们从玲纱和雨娑开始。”黎星画说道。
“如何开始?”
“神都之所以空无一人最终被攻占,正是恶堕佛陀摧毁了白圣城,让整个玄戈神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缺口,公子要做的第一件不易察觉的改变,那就是先杀了恶堕佛陀。”黎星画说道。
“阎王龙现在应该快杀死了地藏兽。”祝明朗朝着远处的漆黑天空望去。
知道了地藏兽所在,祝明朗也不必亲自前往了,让奉月白龙、女娲龙、阎王龙前往即可,至于藏在地藏兽后面兴风作浪的恶堕佛陀,祝明朗确实没有打算放过它,所以在交待三龙的时候,祝明朗就让奉月白龙和女娲龙提前守在暗漩的附近。
这一次,恶堕佛陀可跑不掉了!!
有黎星画这位大预言师在,祝明朗远程安排就可以了,自己的龙龙都是成熟的龙龙,可以自己搞定!
“但如果白圣城不碎,天枢神军岂不是不会入城,我们怎么才可以将他们关入玲纱的画境中?”祝明朗问道。
“天枢神军的大举进攻关键不在于白圣城的破碎,而在于那场神变。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自导自演一场对我们损失更重的神变,让外人看来玄戈神都已经信仰崩塌、四分五裂,这样便可以诱敌深入。”黎星画说道。
“这样啊!”祝明朗一下子明白了。
玄戈神都出现大的政变,远比损失一座白圣城更让人觉得混乱与脆弱,也就是说大局走向没有改变,南玲纱镇守玄戈神都的局面依旧会发生!
“云姿的绝大多数神军军卫会受苦,因为我们需要将他们视作叛徒全部囚禁……”黎星画说道。
“那也好过死在这场纷争中。”祝明朗点了点头,明白了黎星画的用心良苦。
用一场神变来自断一臂,好让一切演变成黎云姿所有的神军军卫折损的命运。
“蓬晨、蓬午、宏耿都会变成叛徒,被流放或囚禁……但愿他们能够熬过去……”黎星画说道。
这场内乱,需要有人来扮演。
而且必须最忠心耿耿的人,因为他们不再是战死沙场的英雄,而是一群背叛了自己信仰受到世人唾弃的叛逆!
他们需要忍辱负重。
“相信他们会理解我们的苦心。”祝明朗认同黎星画的这个办法。
毕竟在接下去的一个月里,蓬晨蓬午都会被杀,从极庭大陆中支援过来的神军卫更是被修罗氏族残忍割掉了脑袋。
这些人,都是忠诚的将士,如果为了最终的胜利而牺牲掉他们,黎星画和祝明朗也无法接受。
所以黎星画打算自己来掀起那场反对黎云姿的神变,亲自斩断黎云姿的所有神军军卫,好给这些人一丝生机!
有人会受辱,有人会沦为阶下囚,更有人会怒不可遏无法理解……但总比被屠戮了好!
“那玲纱和雨娑的生机是什么?”祝明朗询问道。
“秋赐。”
“那个女人??”祝明朗对秋赐印象并不是很好。
“给与雨娑和玲纱致命一击的是这位天璇神首秋洛,她在玄戈眼里也是一名重要的棋子,就是为除掉玲纱与雨娑暗藏着的。我们是可以提前解决掉秋洛,但这样就打草惊蛇了,玄戈神在用秋洛时也一定会秋洛进行审视……但玄戈神不会将自己宝贵的法力浪费在秋洛的妹妹秋赐身上,秋赐在玄戈神眼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在我们这里,她却可以赋予玲纱与雨娑生机!”黎星画说道。
不去动秋洛,而从秋赐身上做文章!
这个思路非常好,祝明朗眼睛里逐渐有了光芒。
之前听黎星画陈述的那一件件事,可谓压得祝明朗喘不过气来,那些可是真实发生在将来的,假如没有黎星画,所有人都会悲惨至极!
听黎星画这些细腻的安排,祝明朗感觉死局被盘活了!!
“这个秋赐,可以策反的对吧?”祝明朗说道。
“嗯,她本就与雨娑交好,也受过你们的恩惠,只需要让她看清局势与自己的下场,她会做出明智的抉择。当然,我们不能将玲纱和雨娑的性命交给这样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人,所以我们还要有一重保障,得先握住她的命门,让她别无选择。”黎星画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