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187章 最终对决

忽然,一道金光闪闪的刃鞭飞来,狠狠的抽打在了火麒麟龙的身上,将火麒麟龙给打飞了出去。
那金色刃鞭随后又以迅猛之势套住了螭龙,螭龙想要挣脱的时候,金鞭上的利刃狠狠的扎入到了螭龙的颈部!
“呜!!!!!!”
螭龙发出了一声悲鸣,它扭动着身躯,却被那强大的金鞭给狠狠地拽了出去。
不等南雨娑做出反应,那金鞭竟化为了可怕的卷刃,卷刃猛的爆发出了割力,竟生生的将螭龙的颈部给割开!
颈部被割,螭龙的头颅飞了起来,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涌,洒满了这神庙的中庭。
南雨娑看到这一幕,双眸顿时通红,她愤怒的朝着那挥舞着金刃鞭的人望去!
手持金刃鞭的是一名女子,身穿着银绒,雍容华贵。
南雨娑并不认得她,但她却认得该女子身旁的一人。
那人是秋赐。
是天璇神教的人。
“秋洛神首,您总算是出手了。”躲在一旁的奚纪长舒了一口气。
“只不过看看她还有没有后手。”身穿着银绒的女子秋洛说道。
“对手确实比我们想象中的厉害,没有想到就她一个人,竟耽误了我们这么多的时间!”黑龙袍人说道。
火麒麟龙与毒花纹神龙第一时间退回到了南雨娑的身边。
突然出现的敌人,让局势再一次发生了转变。
南雨娑此刻也意识到,敌人远比一开始预料得要多,而且他们实力都相当强大。
“雨娑,束手就擒吧,你们所做的事情毫无意义。”秋赐女神向前走了几步,开口劝说南雨娑。
“你们天璇难道也要给华仇当走狗吗?”南雨娑质问道。
“星神只有一位,顺势而为,顽抗必是自取灭亡啊,我们天璇神教只是做了明知的选择。这位是我们神首秋洛,也是我的姐姐,只要你放弃抵抗,我可以向我姐姐求情,对你网开一面的。”秋赐开口说道。
“你现在踩在我的龙流淌的血上,何必说这样的话,天璇神首秋洛……华仇现在的走狗很多,不差你们天璇了!”南雨娑冷冷的说道。
“先将她的龙都杀了,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欣赏。”天璇神首秋洛冷漠高傲的说道。
“有秋洛神首相助,她自然掀不起风浪……对了,一会她的尸首留给我,我要挖开来看看,她是如何做到既可以使用画师神术,又可以唤出龙来!”南宫剑仙奚纪再一次露出了那冰冷刺骨的笑容来。
“小心,她还有一祖龙。”秋赐此时说道。
既然南雨娑不领情,秋赐也没有必要再假惺惺下去了,虽然两人之间有存在着一丝丝友谊,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立场尤为重要,没有了星神,他们天璇也只能够投靠华仇了!
“年级轻轻,本领倒不小,留着确实是祸害。若不是神师妙算,我们在画境里就栽了大跟头……”黑龙袍剑师说道。
“神师?你们神师是谁??”南雨娑听到了这个称呼,神情立刻有了变化。
“你不用知道,安息吧!”
……
神都依旧繁华,人们在长街上欣赏着美丽的丝绸与华丽的灯绘,神庙矗立在繁盛的尽头,明明抬头就可以看见,却飘渺虚无。
忽然一声巨响,如火山爆发,整个神庙突然间被巨大的能量给笼罩着,紧接着就是不断从神庙中涌下来的凌厉能量,似毁灭余震,一波接着一波,每一次都带给了神都一次可怕的颤栗……
……
朝拜大道。
每一条大道最终都是通向天枢神宇的神城。
天枢神城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神都,这里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宗教之城,信仰是这里的首位。
佛塔、圣楼、神像、金庙、僧殿……
随着七星神陨落,集权信仰,华仇在出关后便令人建造了更多这样代表着自己信仰的建筑,好让那些千里迢迢朝拜的行人一踏入到神城之中,就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威严神权,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给自己下跪,并供奉上那微弱的信仰之念。
这些信仰之念,正是华仇的力量源泉。
所有的星神陨落之后,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股信仰源泉在喷涌,哪怕他只需要在自己的神殿中闭目养神,修为也比以往苦苦修炼要快百倍!
神殿之尖,华仇俯瞰着自己辉煌璀璨的神城,望着小如蝼蚁却如溪流一样慢慢涌入进来的朝拜之人,华仇嘴角慢慢的扬了起来。
原来一切都来得如此不费功夫!
“该去送他们一程了。”华仇说道。
华仇身旁有一人,缓缓的点了点头。
……
神塔如古老的巨林矗立,金灿灿的古塔下却同样是人山人海,数之不尽的沉默僧侣在共同施展着神念法咒,霎时神塔之尖绽放出了一轮一轮金色如烈阳的佛莲,并朝着一块狭小的区域中笼罩!
头顶上空,全部都是金色的佛莲,它们沉重如天山,它们所释放出来的烈芒可以将人给融化……
令狐玲所有青色的飞剑都被融去,她自身也被灼得肌肤溃烂。
小金龙张开自己的身体,想要用自己无视咒法的体型去遮挡这种滚烫佛莲,可是它所能够保护的人也非常有限。
终于,佛莲消失了,紧随而来的又是一只巨大的魔爪,从天而降的魔爪拍了下来,将地面上的人拍得血肉模糊,那些修为低于神主级别的人只要没有躲开,一样难逃一死。
这黑天魔爪之前不知夺走了多少人的性命。
祝明朗从高空中落下,趁着这黑天魔爪没有来得及收回之际,一剑将这黑天魔爪给砍了下来。
魔爪如一座山峦崩塌般滚落,不知碾压了多少塔楼与金庙,鲜血也随之涌了出来。
黑夜上空,传来了一声魔皇的嘶吼,它的脸庞慢慢的浮现在了乌云上,青面獠牙,额上有纹,正是当初从银曦之门中逃窜出来的远古山蒙!!
落在了地面,鲜血如暴雨一样浇灌,浇灌在了祝明朗的身上,也浇灌在了所有前来刺杀华仇的人身上!
在知道了一定会有大量的天枢神军会讨伐玄戈神都之后,包括祝明朗在内的所有人都决定舍弃神都、直捣黄龙!
玄戈神都,由南玲纱一人来镇守,以她的画境来拖住浩浩荡荡的天枢神军。
其他所有人则杀入到天枢神城中,以迅疾之势将华仇给斩杀!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他们再等待下去只会被华仇的势力不断蚕食。
而且越来越多人投靠华仇,类似于修罗氏族、天璇神教、天权神族、天机苏家……
为了在新的神王面前展现自己的忠心耿耿,他们不遗余力的打击祝明朗派系的人,来自玉衡星宫的人在半途中遭到了阻截,从开阳前来的吴肖更是被困,甚至是从天玑感到的神刀门与器神宗两大势力更是受到了其他宗族的迫害!!
但凡是与这一次讨伐华仇计划有关的人,都遭到了重创。
祝明朗也知道这一次行刺计划过于鲁莽,但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让南玲纱以画境吸引天枢神宇大量神军,其他神明主力军直捣黄龙刺杀华仇,这就是他们唯一可以逆转局势的机会!!
然而,踏入到了天枢神城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切同样被敌人给预知了。
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又一个陷阱,所有的援助被斩断,前进的道路人山人海,别说是前进了,哪怕是后退也得杀出一条血路!
这是一场必败无疑的战役。
为了抵达华仇所在的神塔,他们已经不剩下多少人活着了。
祝明朗看了一眼遍体鳞伤的令狐玲,她没有强撑着,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举目四望,杀不尽的沉默僧侣,而那些尊贵的佛塔上还屹立着一个又一个趾高气昂的神明,这些人都是华仇派系的,他们眼神中带着讥笑,讥笑他们这些人的不自量力。
茫茫朝拜大道上,数以万计的子民跪拜着,他们不知行了多少路,膝盖与头颅都已经溃烂了,身体骨瘦如柴,只有真正经历了这残暴信仰的人才能够明白,这种折磨与压迫其实远比抛头颅洒热血更煎熬,在有人刺杀华仇的时候,这些人就疯了一样朝着神城中涌,引起了一场巨大规模的信仰暴乱!!
他们希望刺杀阵营可以获胜,希望这残暴的信仰可以消失,他们被压迫的情绪被引燃,反抗之火瞬间点亮了正片燎原,然而他们实在太弱小了。
普通人要经历一次蜕变,才可以成为修行者,修行者一辈子都未必可以触及王级境,更不用说是神明境界了,而神明境界之上,又还有漫长的修仙之旅,他们与天枢神宇中那些作威作福的神权人员有着天然之别。
他们的力量微乎其微,最后他们不得不跪拜在地上,等待被处决!
反抗的烈火终究还是会被熄灭。
华仇终于还是现身了。
他就是为了看到祝明朗颓败的样子。
不费吹灰之力,便让祝明朗输得一败涂地。
只需要坐在神塔上静静的观望,就可以让祝明朗失去苦心经营的所有!
“我是一位仁神,子民一时受人蛊惑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那是值得原谅的。”
“听好了,我赦免你们,所有未达到神之级境的叛逆者,我赦免你们!”
华仇的声音在天枢神城上空回荡着,城里城外,无论是有预谋来此的,还是承受不住压迫而揭竿而起的……
“不需要你的赦免,杀了我们吧,北斗神州若由你这恶神来统治,我宁赴黄泉!!”城外,不知哪位散修怒吼了一句,他的声音同样嘹亮,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听见!
他的声音,再次带动了那些前来朝拜的人的情绪,躁动再起。
“不识好歹,都处死!”华仇脸上没有了笑容,生性残暴的他行止于心。
一声令下,一柄柄利刃落下,紧接着城里城外无数人的头颅滚落在了地上,这画面恐怖至极,鲜血混着一张张仰面朝天的脸庞,一双双空洞无神的眼睛,还有那一具具没有脑袋的尸体,缓缓的滑落。
菜市场口见多了砍头的死刑犯,但满城数以万计的人一同被处决的景象就不可能司空见惯!!
金灿灿的信仰神城、随处可见的佛庙金殿、身穿着麻衣的僧侣,如此神圣庄严,却弥漫着最浓重的血腥味,骇然血腥的一幕更与这辉煌神圣形成了剧烈的反差!
处死了那些愚蠢的叛民,华仇飘到了一座白玉塔上。
他俯瞰着祝明朗,脸上带着近乎病态的讥笑!
“这里可不是龙门,你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祝明朗,现在慢慢的爬过来,将我的脚趾舔干净,兴许我可以重新考虑对你的处置。”华仇对祝明朗说道。
黑色的天幕中,一个中年男子如鹰一样飞了下来,他落在了华仇的身边。
他缺失了右手,手臂缺口还在滴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祝明朗,我山蒙可一直觉得你是一个人人才。”山蒙对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没有应答,只是与黎云姿对望了一眼。
黎云姿点了点头。
她忽然浮空而起,那双眸子异常的璀璨,犹如许久不见的皓月。
光辉越来越强盛,黎云姿身上的光芒已经将这黑夜照耀得如白天一样明亮,那些沉默的僧侣想要将黎云姿从高空中拽下来,结果却发现他们根本无法靠近黎云姿。
黎云姿通体如玉,神芒照耀神州,就在人们以为黎云姿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时,在天枢神宇后土的浩刃国忽然出现了一场躁动,那些库存在浩刃国的兵铁竟然统统悬浮到了空中。
一整个国家的兵刃,这是何等壮观的景象。
兵刃以惊人的速度穿过了山脉,并飞到了天枢神城的上空!
刃器搅动,形成了恐怖至极的兵刃云,这兵刃之云本就密集,而且四方长天竟还有无数朝着这里聚集过来的兵刃!!
这些兵刃有普通士兵的武器,也有一些修士们手中的利剑,更有不少遗落与遗弃在战场的古兵,包括一些封印在神疆角落的上古神兵,竟也听从黎云姿的呼唤!!
仿佛整个北斗神州的兵器都只听从这位女武神的号令,一时间天枢神城的上空变成了一个填满的利刃的天渊!!
这一幕,震撼了所有神明,包括了华仇在内。
“死!!”
黎云姿剑指天枢神城,只吐出了这么一个字,而天枢神宇成百上千大大小小神明都感受到了一阵耳鸣,紧接着神兵倾倒,化作了兵刃天河,汹涌至极,化作了飞刃瀑布,冲击向大地,更化作了一场不会停歇的暴雨,雨中不是水滴,而是一柄一柄剑刃、刀刃、矛刃……
华仇派系的神明抱头鼠窜,那些沉默僧侣更是无一幸免,黎云姿仿佛将她满腔的愤怒彻底宣泄了出来,即便魂魄燃烧殆尽,她也要与这天枢神宇玉石俱焚!!
一柄一柄利刃倒插,如麦穗一样密集,要么钉着一个人,要么粉碎了那些富丽堂皇的庙塔,这一刻黎云姿比七星神还要耀眼夺目,而她所带来的杀戮,更是令北斗神州所有神明魂飞魄散!!
尸横遍野,其中不少都是神明。
似乎以为胜利在望了,人人都想站出来唾弃一番祝明朗与黎云姿,结果却被黎云姿这逆天的神通给斩杀,能活下来的也不过是一些达到神主、神君级别修为的,当然也有神主和神君在之前的战役中负了伤,最终没有逃过这一劫!
没有人会想到垂死挣扎的人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神力!!
此时此刻,连华仇都一阵后怕。
若不是通过手段斩除掉了祝明朗和黎云姿诸多援助,他们今日这样杀来,他手底下的这些人还真抵挡不住他们!
毕竟,华仇自己也没有到达神王级境!
祝明朗身边的这些人,实力同样可怕,一个画仙可以阻挡天枢神宇大军,一个武神黎云姿更是能灭杀大半神者,更不用说还有庙神官郑俞、玉衡神首孟冰慈、剑仙令狐玲、铸神祝天官、道神吴肖、刀神何浩寒这些神明主将……
华仇正惊骇之时,却发现黎云姿的目光正凌厉的注视着自己。
霎时,亿万兵刃搅在了一起,形成的庞大漩涡,朝着华仇这里吞噬而来,华仇感觉自己现在正面对一头由兵刃铸造而成的太古之兽,它正恐怖的扑向自己!
华仇立刻抬起了脚掌,猛的朝着空气践踏!!
金色的践踏之力震颤四方,那些涌过来的兵刃化为了碎片!
然而,碎片一样是利器,黎云姿立于长空,长发飞舞,她再度用念力操控着世间一切可用的兵刃,碎片与兵刃再度簇拥在一起,最终化作了一条盘天苍龙!!
这苍龙完全由兵器组成,其躯体有一部分可以看见,其余的大部分潜藏在深邃的苍穹上,随着黎云姿以手为势挥下,这神刃盘天龙豁然落下,冲向了华仇!!
华仇丢出了自己的袈衣,袈衣巨大,为它吞噬了大部分兵刃,但袈衣可以容纳的有限,终于神刃万兵还是斩了下来,它们与空气摩擦出了刃红,炽热的劈向了华仇……
华仇终于难招架,被无数利刃划过身躯!
这时,祝明朗一跃向天,他爆发出了剑灵龙所储存的所有灵能与铭纹,这些铭纹赫然组成了一张弑天图,随着祝明朗剑出,万剑归一,无论多么浩瀚的剑啸与魂潮最终都汇聚在了祝明朗这一剑之尖端!
天地间似只有祝明朗一人,但天地间又似被祝明朗手中的这一剑给填满,再无半点缝隙。
祝明朗斩向了华仇,在华仇的眼里,祝明朗的动作就像是一个剑法初学者,再朴素不过的一招,但华仇怎么都躲不开,他看到祝明朗仿佛远在天边又近在咫尺,他看到剑冲向他胸膛,又感觉剑刺向他的全身!!!
“唰!!!!!!”
一剑破体!
华仇奋力反抗,朝着祝明朗一连派出了数掌,将祝明朗全身的骨骼都给打碎了,但祝明朗手中的剑即便脱离了主人一样可以自行挥砍。
祝明朗如一滩烂泥般飞出去并不要紧,剑灵龙会为主人完成最后的一道力!!
先落地的是祝明朗,他躺在的地方,赫然是一个巨大的掌坑。
华仇摇摇晃晃,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不管施展什么样的神术都阻止不了鲜血狂涌。
“死了那么多人,就为了刺我这么一剑,值吗??”华仇虽然同样感到痛苦,但脸上却展露出了狰狞的笑!
祝明朗没有应答。
这一剑值吗?
回答这种问题毫无意义。
这一剑无疑是重创了华仇,没个三五年,很难恢复元气,想要晋升神王是不可能了!
而神州又处在无序的状态,新神涌现,所有人都野心勃勃。
祝明朗知道这一剑不能够让华仇死,但接下去,华仇就像是一只在平原上血流不止的雄狮,会吸引越来越多的狼群……
这个局势下。
华仇,也活不了。
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只是,代价实在太大。
所有人都得死。
包括自己在内。
……
“嗒~嗒~嗒~~”
鞋跟踩在碎裂的大地上依旧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个身穿着黑纱丽的女人,缓缓的从不起眼的地方走了出来。
她走到了华仇的身边。
华仇脸上有了笑容,正要寻求女子为她疗伤,但女子却拿出了一柄古老的黑色神兵,像匕首一样的黑色之刃,扎入到华仇的右胸膛中。
华仇一脸的不敢置信,那双眼睛瞪得极大!
“他的心脏在右边,你这一剑刺错了,若由我助你,你已经获胜了。”黑纱丽女子说道。
说完,黑纱丽女子拔出了匕首,厌恶的看了一眼华仇。
华仇并没有死,这一匕首没有刺穿他的心脏,只是给华仇一个警告!
“疯……”华仇正想要骂女人,女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他立刻闭上了嘴。
此刻,黑纱丽女子像一位女死神般朝着祝明朗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靠近时,瞥了一眼黎云姿。
黎云姿使用了燃魂之献,此刻的她透支的连身体都站不稳。
黑纱丽女子冲着黎云姿笑了笑,道:“见你的第一眼,我便知道你不会屈于我的神权之下。一直以来,你都让我很害怕,所有人都拥戴你,而你笼络人心的能力不是谄媚这个世界,而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着真理,你所筑造的信仰无懈可击,迟早会取代绝大多数神明,包括我……”
黎云姿虚弱的已经提不起一柄兵刃了。
她没有应答,她只是凝视着黑纱丽女子,她的这张面孔,对于黎云姿来说太过熟悉了。
最终,黑纱丽女子走向了祝明朗。
她看到祝明朗被重创的样子,眸子里闪过一丝丝同情,并不是虚假的同情,而是发自内心的同情与惋惜。
“你一点都不意外吗?”黑纱丽女子问道。
“能猜到。”祝明朗说道。
“说说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黑纱丽女子却笑了起来。
“无论幽痕星是否坠落,它都是一条太古之龙,这是事实。但能够顺势让七星神全部因为幽痕星太古之龙陨落的人,就只有你——玄戈。”祝明朗说道。
“是啊,为了说服六位伟大的星神,我费了很大的力气,甚至不惜以身犯险,自己踏入那神明都会葬送的幽痕星身上。”穿着黑纱丽的玄戈神点了点头。
一直以来,祝明朗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而且他清晰的感受到有一只手,在把控着这一切,让北斗神州陷入到这样的一个地步。
谁能够做到??
山蒙吗??
山蒙也不过是一个刚刚脱困的始祖魔头,它即便曾经拥有灭绝的能力,但现在也不可能发挥出半点。
只有一个人,可以将北斗神州带入到万丈深渊。
这个人就是玄戈神。
作为天机师,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北斗神州的未来。
幽痕星为太古之龙这件事,玄戈神是修为低微没有提前预知吗??
假如她预知了,那么其他六位星神的陨落,就是她一手策划的!
她成为新晋的星神,又是具备预知能力的天机师,其他北斗星神自然将神州未来的指引交给她。
她说的一切也是对的。
九星必须连珠,才可以抵御永夜的到来。
可她没有告诉其他六星神,幽痕星是龙!
“你明明也痛恨华仇,为何还要不遗余力的助他?”祝明朗不解道。
从玄戈神身上,看不到一丝丝的疯狂。
她绝不是一个疯神,甚至她的理智胜过绝大多数人。
祝明朗不明白,玄戈神为何要这样做。
她所崇尚的,若是虚假的,自己也早就应该从她的一些行为举止中看穿,但祝明朗在过去没有察觉到一丝丝这样恶神、疯神的痕迹,唯一解释不清楚的就是,她为什么要杀上一代伏辰神!
“为伍谈不上,只是当下需要他。我们需要他让北斗神州看清一个事实,一旦一个世界落入到华仇这样的人手上,会是怎样的折磨与屈辱!”玄戈神说道,她站在祝明朗的面前,接着慢慢的讲述着她的胜利宣言,
“你的父亲,死在了古墟山上。”
“你的朋友郑俞,与恶愿之神洪摩同归于尽。”
“玉衡星宫的孟冰慈、令狐玲也都战死……”
“那位画仙死在了秋洛的手上。”
“黎云姿也燃烬了自己的灵魂,活不过今天。”
“你的龙,被斩首,被撕碎,被踩扁,被困杀,被分尸……”
“而你被打成了一滩肉泥,现在连爬起来都做不到,可你还是要刺华仇,你自己不明白这是为何吗?”玄戈神一一数出那些死去的人。
每一句,都让祝明朗感受自己的心脏愈合后再度被狠狠的捏碎!
“某些神,他连人都不配做,他犯下的滔天罪孽,让他死一万次都不够。偏偏这些人,他们总是会涌现,他们不仅涌现,甚至还站在极高的位置上……他们的恶是埋在骨子里的,融入到血脉中的,你如何去教化,如何去超度都毫无意义,因为这种恶不单单只有恶神身上有,每个人都有,甚至一个秉性纯良的人在经历了莫大的苦痛后,一样会发狂,杀人时比屠夫还恐怖!”玄戈神继续说着。
“你这样的人,可以为了杀一个华仇付出一切,那么为何不能够好好的去理解一番我们的苦心呢?”
“杀一个华仇,能拯救得了这个不断崩塌、不断冲撞的世界吗?”
“你不可能永远都获胜,哪怕没有我为华仇出谋划策,将你身边的人全部杀死,终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你抗衡不了的恶神,到那个时候你的信念还会像今天一样被践踏得支离破碎!”
“恶,是抹除不尽的,下一个千年,下一个万年,永夜的压迫下,尸骨成山,血如汪洋,你护都了北斗神州千年万年,你护得了这苍茫星河中的所有世界吗!!”
泯灭派!
原来玄戈神才是泯灭派的领袖!
华仇这样的恶神,是杀不尽的。
人骨子之所有有恶,是因为上苍与神母在创造的人族并不完美。
要让一切真正奔向光明,就得需要先将所有人族拽入到黑暗,将他们彻底溺死,然后在真正光明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这是山蒙泯灭人族的缘由。
他不是为了杀戮,仅仅是遵从上苍与神母的旨意。
同样的,玄戈神并不是与华仇为伍,她只是需要华仇这样的恶神给北斗神州狠狠的上一课,让他们知道世界一旦由恶神掌控会变成什么样子,而杀死一个恶神,新的恶神又会在土壤中生根,终有一天子民仍旧会活在某个过于强大的暴神信仰压迫下,如此反反复复,历史重演,无限循环,人们只能够庆幸自己诞生在一个好的时代,若出生在恶神统治的时代,结果就像那城外满地的无头尸首那样,毫无意义、生不如死!
人,需要重塑。
祝明朗此刻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看穿玄戈神的本质了。
她的本质,就是向往理想之善,她不愿意看到人们生活在屈辱与压抑中。
她知道华仇不是导致这一切的根源,她知道真正的源头来自于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魔,人会转恶,神会成魔……
缺了一只手的山蒙,像一个中老年者,他已经幻化为人,并朝着祝明朗这里走来。
山蒙露出了笑容,很丑陋,也很怪异,只是他的语气很平静。
他对祝明朗说道:
“我说过我一直在学习,学习怎么去和人族对抗。人很奇怪,一旦遇到强大的外敌,人们会团结,像我这种古老的怪物,一旦出现大家就紧紧相拥在一起,不遗余力的将我杀死。可如果想泯灭的人换成是玄戈神这样的,她指引你们,传播真谛。她告诉你们,解脱后才是完美天国,你们就会信她……永夜过后,神州人族不复存在了,我也终于完成了上苍与神母交给我的使命。”
“我们一直希望你加入我们。”玄戈神对祝明朗说道,语气很认真,甚至态度很温柔。
“真丑陋啊。”祝明朗却笑了起来。
“说了这么多,你依旧不理解吗?”玄戈神说道。
“没有必要和你辩这些。我奉行的信念,与你们这种丑陋之人是无法产生共鸣的,你们所说的这些话,说给任何一个五岁的孩子听,他们也会骂得你们一脸口水,会信奉你们那一套的,本身就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要是觉得做人不舒坦,怎么不去做畜生呢,有人拦你们吗!!”祝明朗骂道。
“事已至此,你还是如此,白费口舌。”玄戈神失去了耐心,她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黎云姿,不由冷哼一声道,“你所信奉的,不是庇佑身边的亲人吗,可你根本做不到!”
“玄戈,你真的以为自己大获全胜吗?”祝明朗此刻却冷笑道。
“怎么?你还能翻身??”玄戈神饶有兴趣却高傲的望着祝明朗。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具备预言之术。”祝明朗道。
玄戈神立刻皱起了眉头,她猛的转过头去,目光注视着虚弱至极的黎云姿。
黎云姿的眸子发生了变化,不似之前那透支后的空洞,而是异常的有神!
那特殊的眸子就像一颗极致纯净的琉璃珠,可以将整个世界给映入其中!
霎时,世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透明汪洋,以一种旋涡方式被卷入到这一双特殊的眼睛里。
庞大无垠的世界,正在卷入到双特殊的眼眸之中,偌大的天枢神城,无垠的疆域,浩瀚的神州,缥缈的太空……最终都仿佛被收纳到了这双眼眸里!!
华仇、玄戈神、山蒙、吕梧这些胜利者也没有幸免,他们就像是海洋漩涡中的小浮叶,根本无力反抗。
玄戈神在漩涡之中,她是唯一可以反抗的人。
她仿佛是一个梦境里唯一清醒着的人,她在阻拦这个巨大的逆卷旋涡,就好像在阻拦时间的回溯!
然而,她的法力也消耗殆尽了。
为了灭掉黎云姿的所有部署。
为了杀死祝天官。
为了杀死南玲纱。
为了杀死郑俞。
为了杀死祝明朗的所有龙兽。
为了这一场最终的胜利,她耗尽了自己天机师的法力。
看着一切逆转,玄戈神近乎发狂的嘶吼!!
“不不不!!!不不不!!!!”
“一切不会改变,一切不会逆转,这就是最终命运,这就是最终命运!!!!”
“你不可能胜得过我!!”
“大局已定!!!大局已定!!!!”
“你休想从头来过!!!”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为何我没有看见你,为何我没有看见你!!!”
玄戈神发疯的嘶喊着。
就在她演算了北斗神州的命运,演算了所有人的宿命,却唯独没有演算她自己,她自己的一切其实也在另外一位预言师的预知中!
“玄戈,这一局你赢了。”
“下一局,我会灭尽你的派系!”
这句话,从那双眸子主人的嘴里道出。
世界兀然寂静,一切的一切就像梦境般,只是这场梦境冗长而真实,玄戈神也终于无法再抵抗,她最终也像其他人一样被卷入到了那双特殊的双眼中……
这双眼眸,极致的纯净,里面的浩瀚世界却在翻涌!
不知过了多久,这双眼眸才终于恢复了最初的平静,平静如盐湖,映入其中的却是庭院中的一朵朵摇曳的铃兰花……
“恩,那我长话短说……我要找地藏兽,不然阎王龙只能离开。”祝明朗问道。
“公子。”黎星画眼睛有些干涩。
“是不是不好找,没有关系,我自己再想办法,唉,我也是最近有些急躁了……不应该什么事情都跑过来找你,明知道你在沉睡休养。”祝明朗连忙问道。
“公子,有些事我得慢慢与你说。”黎星画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慢慢的吐出话来。
祝明朗很少见黎星画这般神态,也立刻意识到,刚才黎星画很可能不仅仅只预知了地藏兽的所在。
“公子知道预知之境的吧?”黎星画说道。
“恩,可以看到三天后发生的事情。”
“我现在的修为,可以预知两个月后发生的一切。”黎星画说道。
祝明朗神情马上变了,他望着黎星画。
“你看到了我们这一次讨伐华仇的结果了??”祝明朗终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黎星画轻轻的点了点头。
“很惨烈??”祝明朗从黎星画眼眸与脸颊透出的那股悲伤猜测道。
黎星画再次点了点头,回想起那一幕幕,她干涩的眼眸中再一次渗出了泪珠。
祝明朗急忙抱住了她,轻声安慰着她。
“嗯,大家都没有活下来……”黎星画只是用近乎只有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在祝明朗肩膀上说道。
祝明朗深吸了一口气,却感觉这口气息像是烈酒,烧得自己喉咙和胸腔难以再摄入半点空气。
“要不,我们撤吧。什么讨伐,什么审神,什么光明,我不在乎的,我只在意你们……”良久,祝明朗对黎星画说道。
祝明朗这番话,却让黎星画破涕为笑。
这还是那个粉身碎骨都要刺穿华仇胸膛的人吗?
————————————
(一万字章,五章合一,主要是怕你们看到一半心脏受不了,合一起保平安~)
(预言师的对决是很难写的,要以文字小说的方式呈现难度更大,这些日子我头的想秃了,但终究还是写出这长章来,虽然一开始阅读会有些突兀,这种方式也是一个不错的安排。大家可以支持一下乱胖吗,好久没求票了,随便来几张,看看水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