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175章 河女

“上……上仙。”一旁,那位女店家祭拜完了老酒鬼庙神之后,朝着郑俞这里走了过来。
郑俞正在查看手中的玉笏,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位妖女。
“这是老庙神留在我这的,他告诉我,若他有什么不测,便将它交给一位书生,我想他说得书生应该是您。”店家妖女说道。
女店家有一双翠色的眼眸,这是典型的妖神后裔,由于和人族结合而诞生的半妖半人,这样的妖族多数像正常人一样栖息在民间,但由于妖的血脉使得他们每隔一段时间不得不害人来维持自己的人类模样。
郑俞接过了这女店家递来的一封信。
翻开了里面的内容,郑俞不由被信的内容给触动了。
老庙神知天命,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死期将至了,甚至猜测到自己会死于某种可怕的咒术,但老庙神依旧没有选择逃避。
郑俞内心无比复杂,他知道是自己害了老庙神,否则他应该还有好些年的阳寿。
只是老庙神对待死亡是很坦然的。
“我年少时犯了过错,但因为某些原因并未被追究,还阴差阳错的成为了这里的一方庙神,我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作为神明之后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里的子民。”
“本以为我的功德足以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却不曾想上苍并没有真正宽恕我。”
“不管我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用为我哀痛,对于我而言,何种方式都是解脱。”
这封信不像是专门留给郑俞的,就像一位老人留给任何一位亲人的简述,郑俞知道这上面同样留给了自己一些很重要的讯息。
老庙神被咒杀的速度非常快,快到郑俞仅仅是离开了一小会。
这么说来,洪摩一定是利用了老庙神年少时犯下的那个错误,不仅剥夺了他庙神的神格,还将他处以咒语极刑!
契约灯童。
老庙神年少的错误,与某种契约有关。
“你在溪老城有多少年了?”郑俞询问起这位妖族血脉的女店家。
“有……有十来年了。”女店家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十来年了?
十来年不曾染血,这倒是一个坚守自己底线的女妖啊,而且并没有因为永夜的影响变得失控。
许多藏在人间的妖精在永夜影响下法力大增不说,而且开始大肆残害无辜者。
“关于李老年轻的事情,你可知道一二?”郑俞问道。
“知道……知道些,他喝得酩酊大醉后,就会忽然崩溃大哭,有一次他在我酒铺门边说过。”女店家说道。
“详细说说。”郑俞说道。
“李老年少时曾是山坝的守坝人,那一年下了大雨,雨水积得漫了起来,眼看就要淹掉坝村了,他只好开闸,但开闸后,水势太猛无法关上,导致下游的四户人家遭了秧,四户十七口人,包括一位孕妇也丧生。”女店家说道。
“这是天灾,怎算到他的头上?”郑俞困惑了起来。
“雨是求来的。”女店家说道。
“向谁求来的??”郑俞问道。
“是李老向一位邪士求的雨。”女店家说道。
郑俞看了一眼地上那些被焚烧成灰烬的血蚯蚓,立刻有了眉目。
所以酒鬼老庙神是因为这一场年少的求雨契约被咒杀的,作为庙神,与邪士存在着契约,这对于恶愿之神洪摩来说有太多的操作空间了!
“那位……那位邪士是……是我母亲。”不知犹豫了多久,女店家用蚊声说道。
“可还健在?”郑俞急忙问道。
女店家摇了摇。
“某些契约存在着一定的后代传承,你母亲若已经死去,那么该契约就是由你掌握才对,让我看看你的后背。”郑俞开口对这位女店家说道。
女店家着装本就比较大胆,她的后背露出了一大片,郑俞用手在其背部轻轻的一拂,很快一个雨纹便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那是雨龙王的简印,古老部族供奉雨龙王时使用的图腾,作为地秒神官,这种敬奉神明的文化他是相当了解的。
“河女?”郑俞望着这位女店家,终于知道了她真实的身份。
传言河女是雨师与人类的后代,郑俞对妖谱略有了解。
郑俞走到了地庙内,随手从那莫名多出来的书架子中找出了一本溪老城的记载文献,并翻出了每一年的雨水与收成的记录。
迅速的翻阅了之后,郑俞大概知道了整件事的缘由。
他转过身,仔细打量了这女店家一番。
“那信不是交给我的,是留给你的。”郑俞开口对这位女店家说道。
“给我的??”女店家一脸困惑。
“你母亲是雨师,李老年少时和你母亲雨师有了情愫,大概是因为干旱缺水,坝村那一年没有收成,李老于是听了一些谣传,到了山中点蜡求雨,而你母亲也跟着去了……你母亲就是雨师,雨自然就求来了,但事实上上苍本就安排了一场迟来的雨,雨师因为情愫而降下的雨和上苍本就要下的雨撞在了一起,于是造成了雨水泛滥。”郑俞已经从那些简单的记载中推断出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女店家呆住了,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郑俞。
血蚯蚓充斥了整个老街神庙,而酒鬼老庙神也是活活被血蚯蚓给溺死的,他的死亡,也应验了当年犯下的过错。
虽然是无心之过,但他一切也因他而起。
按理说,他不应该能成为庙神。
“那我……那我是……”女店家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他不是喜欢喝酒,而只是去看望与照料你。”郑俞接着说道。
女店家本就因为老酒鬼庙神的离去而感到悲痛,听到郑俞所说的这些,顿时止不住眼泪。
她能够以妖的身份平静度过这么多年,正是因为这位慈祥的老庙神。
屡清楚了这些事情之后,郑俞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他总算明白老庙神是怎么被咒杀的了。
那不完全是咒杀。
是一种威胁!
洪摩是契约灯童,他不仅知道当年的那个求雨与恶果,还一眼就看穿了老庙神与女店家的关系。
老庙神年轻犯下的过错其实是这位河女的诞生。
为了让河女能够保持着这个女店家的身份平静的生活下去,老庙神自己接受了诅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