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138章 永夜

幽痕星是愤怒的!
它的咆哮让整个北斗神州颤栗!
幽痕星太古之龙拥有一双比日月还要灼热的眼睛,此刻它正凝视着北斗神州最高的山脉,屋阳峰,它俯瞰着这屋阳峰上的六位北斗星神!
“嗷吼!!!!!!!!!!!!!!”
它朝着六位北斗星神嘶吼,并将自己的爪子隔着一段虚空重重的拍了下来。
那爪子无疑是一座星辰大陆的恢宏,在北斗神州相隔很远的地方依旧可以从苍穹中望见这太古龙爪的落下,庞然恐怖的体积仿佛瞬间将天空中的星辰全部扫落,紧接着就是一场久久不曾停息的颤抖,连绵了整个北斗神州。
开阳神疆最庞大的山系与最高的山峰顷刻间化为了乌有,在这片山系的北面是一片荒芜的广袤沙漠,但随着幽痕星太古之龙的这一天爪,屋阳山系竟也化为了沙漠,不同于北边的是,这个沙漠是浮在空中的!!
山系碾为尘,六位北斗星神第一时间朝着不同的方向躲避,依旧被席卷而起的太古蛮力给抛到了外空中,面对这样悠久古老的生命,即便是主宰星神也会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这一爪还带来了无穷的后劲,祝明朗所在的天引气流猛然加速,原本是一种急速飞翔的姿态朝着北斗神州靠近,结果天引气流被太古龙爪扇起的能量加剧了数十倍,一时间天引气流化为了猛坠的湍流,狠狠的砸向了开阳的修士国土,那修士国土上赫然砸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
还在天外飘荡的残骸也受到了这龙爪的后劲,它们迅猛的砸向北斗神州,于是正在逐渐失去天光的北斗神州上空顿时如同白昼一般通明,数之不尽的天火之陨划过,像末日的焰雨!
天在不断的变幻。
本应该接近暮色,但时而如旭日初生,时而如正午热浪,时而又一下子坠入到了午夜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时而又恢复到了黄昏,沉暗的金黄笼罩之中,这样的景象前所未见,偏偏在这样不断诡变的苍穹中,还有一头龙在神州之上咆哮着!
假如天有九重,那么此刻的景象便像是天空一层一层的塌陷,夹杂着无尽的上苍怒焰!
神州的亿万子民都感受到了这份震撼与恐惧,他们几乎下意识的去向崇敬的神明祈祷,他们朝着北斗七星的天位膜拜,但是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更加骇然的一幕!!
代表着神明的北斗星,正在摇摇欲坠!!
玉衡、开阳、天权、天璇、天权、瑶光,六大灿星的光辉竟忽明忽暗,那一片苍穹在巨大的晃动下竟让北斗之星有陨落的趋势!!
这是不是意味着,北斗七星神中的六位有着生命之危!
幽痕星太古之龙!
它在屠神!!!
永恒无可匹敌的星神也有陨灭的一天,正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触怒了一位真正的上苍,它是龙,幽痕星太古之龙!!
……
祝明朗在迅猛的下坠,下坠的过程他目睹了一柄玉剑横在了天外,看到了玉衡星光辉绽放的同时昏暗的天宇中浮现了一个女子苍茫高傲的身影,神祇一般屹立在混乱一片的虚空中。
她施展的剑法形成了齐天剑啸,在北斗神州与幽痕星之间的这片太空中翻涌,祝明朗感觉自己看到了一场由玉剑组成的天雨,看到了这些震撼心灵的苍茫玉剑飞向了幽痕星太古之龙!
尽管一切都无法用肉眼看清,但祝明朗知道那一定是玉衡星女神孟玉嫦。
她飞到了天外,与这幽痕星太古之龙厮杀了起来。
其他五位星神也在合力对抗这幽痕星太古之龙,神通极其出众的也只有开阳神,开阳神借了太阳之火,在虚空中画出了一抹太阳神符,并引燃了幽痕星太古之龙周围的一切,就看到太阳烈焰充斥了昏暗的宇宙!
然而幽痕星太古之龙的强大是超越了这些神明认知的。
它可以在玉衡星女神这样的神王剑仙的剑啸中穿梭,更可以在开阳的烈焰神符中遨游,它朝着玉衡神与开阳神吐出了一口龙息,这龙息让一切光辉消失殆尽,让整个世界遁入到了黑暗,仿佛是北斗神州与天宇被拽入到了黑暗的泥沼中!
祝明朗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感觉自己接触到了大地,同时他有预感,玉衡星女神与开阳神凶多吉少,另外四位北斗星神同样很难从这样级别的太古物种中存活下来。
北斗星,终于也失去了光芒。
日月不见了踪影,仿佛被幽痕星太古之龙这一口龙息给吞到深渊里!
永暗已至!!!
这便是北斗神州初生的最大浩劫!!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真正的永夜是随着岁月的变迁缓缓到来,殊不知永夜是以这样的方式……
对于北斗神州的苍生来说,夜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见一颗星辰的漫长黑夜。
黎明将不会到来,再无庇佑星辉!!
……
巨大的冲撞让祝明朗彻底失去了意识。
虽然晋升为了神君,但祝明朗昏迷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幕都极具心灵冲击,他不得不为自己的生死担忧。
可这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他自己也刚刚从幽痕星太古之龙的身上掉下来。
神君虽然不算是尘埃,但对于幽痕星来说也不过是一只虻。
曾几何时,祝明朗还在为幽痕星担忧,担忧这样一颗古老的星辰会因为撞入巨大的北斗神州后会粉碎,会灭亡,殊不知幽痕星远比这所谓的新生神州还要强壮!!
……
“哗啦啦~~~~~~~~~~”
嘈杂的声音在耳畔一直响着,祝明朗感觉自己窝在一个瀑布帘洞中,身体有所感觉的时候,也明显感受到了那份潮湿与冰凉。
祝明朗缓缓的睁开眼睛,他还真看到了一座恢宏的白瀑,只不过那不是从高处倾泻而下的,是从地脉的一条断裂的地脉之河中涌下来。
自己躺在一块断裂的地脉岩桥处,断裂的地方是那天引之流轰开的无底深渊,地脉河流从上方横跨而过,途径这个深渊窟窿时豁然下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