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079章 生死官

……
清晨,屡屡光辉如金色的丝绸,洒落在了一个落满红叶的庭院中,一位身穿着妙曼裙袍的女子缓缓的步入到了庭院中。
院内,一位年轻充满活力的女子正在拿着扫帚清扫着落叶,她的眼睛上蒙着一青红的丝带,显然是一位盲女。
“走错门了吗?”盲女望门外的方向望去。
不知为何,她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感觉那里有一个隐隐发光的轮廓,这个轮廓婀娜纤美,甚至能够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胜过初春雨后的花朵。
“秀语情?”门前的女子问道。
“嗯,嗯……”盲女愣了一会,片刻后她才用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道,“好久没有人叫我这个名字了……”
“你的小院子打理得挺好的。”女子缓缓的走了进来,打量着周围。
“闲暇功夫自己种一些喜欢的东西,虽然看不见它们开得怎样,但有香气就足够了。”秀语情回答道,说完这句话,她停顿了一会,这才有问道,“您是……我的家人早早离世,我的故乡也没有什么人记得我这个离经叛道之女,你是来捉我回去示众的吗,我不应该将那些和我一样遭遇的女孩们带离那里,你们要惩罚我,对吗?”
“不是,我和你的故土没有任何关系。对了,你从没有见过自己种得这些花吗,它们很美。”女子在庭院那点点如星的花从来回走动着,欣赏着。
“没有,我看不见……”秀语情说道。
说着这句话时,秀语情感觉到了这位不速之客走到了她的身后,而且离得她很近很近,香气弥漫,似无数的花蜜醉人,她感觉到自己后脑勺头发处有一只温和的手,这双手正解开了她束着眼眸的丝带。
丝带缓缓的飘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灿烂的阳光,与自己年幼时看到的一样,五彩缤纷……
紧接着她看到了院子里那些星星点点的花,虽然种得并不是很整齐,但却有一种野生自然之美,姹紫嫣红,比自己想象中盛放得更浪漫!
秀语情有些不敢相信。
她甚至内心被眼前的这一切给震撼到了,整颗心要随之融化在这样的晨光盛花中……
原来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这么唯美的小屋中吗,自己提心吊胆、精心呵护的花朵们长得这么精致!
她沉浸在其中许久。
不可思议,又欣喜万分。
她转过头来,看着身后为自己解开丝巾的人……
这瞬间,她又一次感受到了美得直击心灵,方才的那一切都不及这一张绝美容颜。
“我……我可以看见了?”秀语情说道。
“往后你都可以看见。”绝色女子说道。
“可是不久前医生才告诉我,我的状况非常糟糕,因为当时故土的人在对我进行盲刑时,给我留下了病根,甚至说我可能活不了……”忽然,秀语情意识到了什么。
秀语情猛的转头,往屋子里望去。
那撑起的竹窗处,一个女子安详的躺在了晨光中,那女子与她长得一模一样。
秀语情连忙低头看自己,发现晨光正穿透过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有些虚幻……
“我……我这是死了吗??”秀语情回过了神来,她显然不是那种会被周围的事物冲昏头脑的人,她冷静了下来,她没有显露出悲伤,只是有些错愕。
“嗯。”晨光中的美丽女子点了点头。
“那您是……”
“我是来带你走的人。”
“啊??传言人死后,不是牛头马面来带走魂魄吗,怎么会是像你这么好看的人?”秀语情不解的问道。
“内心污浊的人,才由牛头马面带走,不过牛头马面也是神明,他们就栖息在我们身边,可能是你的邻居,可能你偶遇过的人。”女子平和的说道。
“所以你是传说中的死神?”秀语情问道。
“我执掌活人的阳寿,用民间的说法,我应该是一位生死判官。绝大多数人死后,都由鬼差带走,一部分由牛头马面带走,而一些特殊的人,像你这样的,才由我亲自前来。”女子用温和的语调说道。
这种语调很舒服,像一位非常慈爱的大姐姐,即便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人世,秀语情也没有感觉到害怕。
“这样呀,那我们要去哪?”秀语情继续问道。
“每个人都会向我索要一些时间,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遗憾,我可以给你两天,让你向身边亲近的人交代一番。当然,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见过了我,也不能提及你是离世之人……”女子说道。
秀语情听着这一番话,不知为何脑子里想起了四个字。
回光返照。
这就是为何有些人明明看着快不行了,却忽然间状态良好,吃好,喝好,叮嘱这个,交代那些……然后忽然在后几天就撒手西去。
“不用了,虽然有牵挂,但我没有什么遗憾。”秀语情摇了摇头。
说着这些话,屋子外头传来了脚步声,一个人穿着硬靴,正快步的走到了庭院之中。
他显然看不见秀语情的魂,也看不见神明女子。
他提着一袋热腾腾的早餐,都香喷喷的豆浆。
“怎么门都不关,一个女孩子这样多危险。”男子抱怨了一句,但还是朝着屋子走去。
男子整理了一下衣裳,这才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秀姑娘,我给你带早餐了,有你最喜欢的豆浆,吃完之后,可要按照医生的指示把药喝了哦。”男子轻声细语,怕惊醒女子。
“语情,起来了吗?”
“语请??我是凌松,你今天状况好点了吗??”
“语请!”
凌松发现了不对劲,急急忙忙绕到另一边,透过支起的竹窗,他看到了秀语情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微微发白,不算难看,但却已经没有了气息。
凌松自然可以感觉得到,他急急忙忙冲入屋子里。
虽然有强大的感知,可以轻易的知晓一个人是否还有气,但他还是不敢置信的伸出了手,将手放在了秀语情的鼻尖下……
凌松的手,一直僵在她鼻下,另一只手提着的早餐却滑落了下来,洒了窗前一地。
他呆在原地,那张脸上从惊愕、慌乱慢慢的转变为痛苦,可痛苦没有持续多久,他却表现出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愤怒!!
“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你!!!”
“是哪个混账鬼差把你的魂勾走了,我凌松一定给你夺回来!”
“等我,语情你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凌松夺不回的东西!”
“没有人可以把你带走,谁都不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