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030章 鞋掌掴

“弟兄们,这奉月应辰白龙多半也是杂交血脉,不用怕它,只要跟着我们的阴白龙慢慢消它,很快就可以将它拿下!”杜潘开口对白龙神宗的其他一干人等说道。
“一起上!”
一大群神龙龙兽将奉月白龙给围了起来,它们自知修为不如奉月白龙,绝对不一个一个上。
除却上去缠斗之外,白龙多数擅长玄术,它们共同施展了苍龙玄术,可以看到那些具有毁灭能力的玄**番轰落,卷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强劲气浪!
奉月白龙在龙群中左突右撞,它一边凭借着自己灵动的身法和强大的搏杀能力与三头白龙神将周旋,一边动用苍龙玄术形成缭绕在周身的冰羽风卷,抵挡着那些飞来的龙之吐息、苍龙玄术。
场面尽管非常混乱,但奉月白龙却如同一只在野狗群中闲庭信步的优雅玉猫,野狗杂乱无章的扑咬与斗狠反而将它们的愚笨、迟缓、鲁莽体现得淋漓尽致!
“啪!!”
一条纤细的龙尾巴,忽然从龙群中飞了出来,随后又狠狠的抽打在了杜潘的另一边脸上。
杜潘原地侧翻转数周,重重的摔在地上。
等他再爬起来,那张脸已经肿胀得如猪脸一般,还是那种被宰杀后的血淋漓猪脸,这让杜潘气得七窍生烟!
“三宗主,这奉月应辰白龙,血统好像真的很纯,恐怕一头神龙主都很难将它给拿下!”杜潘身旁的小弟说道。
“用得着你来告诉我吗!!”杜潘怒道。
“那怎么办,这样打下去我们可能要全军覆没。”
“当然要打下去,好不容易能够和玉衡星宫的兰尊搭上一点关系,决不能在她面前丢脸。”杜潘说道。
“可我们拿不下这条奉月应辰白龙啊。”
“没事,只要撑到兰尊和司空承那边将那小子给解决了就行!”杜潘说道。
“有道理。”
“兄弟们,撑住!”
那群不同亚族血脉的白龙却哀嚎连连,它们也没比杜潘好到哪里去,奉月白龙打它们就跟一位壮年的父亲拿着竹篾抽打儿子们一般,它们满院子跑,难免还是要挨几下,打得淘哭一片,打得皮开肉绽!
另一头,兰尊、司空承以及其他几名同样额上有蓝砂痣的男剑师们已经将祝明朗给围了起来。
东宫剑仙的意思是让这小子缺点什么东西,他们自然也懂。
下手重一点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得让这小子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也得让孟冰慈知道,玉衡星宫的规矩不是她说变就能变的,没有玉衡星女神的支撑,她什么都不是!
“拔剑吧,我不喜欢对付手无寸铁之人。”兰尊天女说道。
“我没有剑,我只是一名牧龙师。”祝明朗说道。
“胡说八道,我不久前才被你剑气所伤!”司空承说道。
“说明你道行还不够,你连我的龙都没有看见,就败了。”祝明朗说道。
“我不在乎你是什么,今日你必要为自己的傲慢与自大付出代价,要在玉衡星宫中,你就得学会怎么下跪,怎么磕头,尤其是你这种来历不明的野子!”兰尊天女说道。
“总算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反对家母掌权了。一个个眼高过天,一个个自诩天仙,但一个个行事却连江湖帮派都不如,江湖好歹冤有头在有主,而你们只知道借题发挥,只会欺软怕硬。练剑先练心,修仙先修德,你们真的应该被好好管教一番。玉衡仙与我母上不能逐一管教你们,那就由我代劳吧,否则你们一辈子修行不会再有什么进步了!”祝明朗对这傲慢至极的兰尊天女说道。
玉衡星宫这修行的气氛就不大对劲。
看来像令狐玲这样的,心性坚定、品行刚正的也是少数。
“你这野子也配?”兰尊天女脸上充满了不屑与鄙夷。
祝明朗缓缓的脱下了自己的鞋,然后道:“一炷香后,我用这鞋掌掴你一百次,你就会知道我配不配了。”
“粗鄙!!”兰尊天女骂道。
说着,兰尊天女已经不管祝明朗是否拔剑了,率先唤出了一道道玉兰剑,这些剑如同水面上浮着的一朵朵水清兰,剑身本体与剑花影叫错,虚虚实实,无法分得清哪些是真正的杀人之剑。
玉兰剑飞舞,它们像是一群猎鹰围绕着自己的猎物,犀利而冰冷,随着兰尊天女用手一指,这些玉兰剑从四面八方不同的地方刺向了祝明朗,要口气在祝明朗身上扎满上百只飞剑,可谓是百孔之刑!
祝明朗已经打开了灵域,唤出了一龙。
该龙未显,祝明朗的周围就已经盘绕着一股玄妙之风,风守护着祝明朗,让那些飞剑无法穿刺进来。
“缪~~~~~~~~~”
一声古远沧桑的啼叫传出,鬃戎威武之龙踏出,它伫立在祝明朗的面前,宛若是一位守卫圣人的仙庭之龙,它一双银红色的眼睛俯视着对祝明朗出剑的兰尊天女,眸中透出的冰冷怒意让兰尊天女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缓缓的抬起了龙爪,玄龙这爪子像是掌控着苍穹之风,握着天庭之雷,随着它这一龙爪拍下,顿时一股不亚于虚空风暴的玄暴风在这残月中刮起,风暴中夹杂着一道道惊世电痕!
兰尊天女大惊失色,急急忙忙唤起了所有的玉兰剑在自己面前砌成剑壁,阻挡对方这龙爪!
龙爪的力量席卷过来,所有的飞剑被轰散,其中有一半精炼的玉兰飞剑更是化为了碎片,这些昂贵充满神力的剑器如暴雨过后的残叶,狼藉的散落在庭院淤泥中。
作为飞剑派,兰尊可以驾驭两百二十柄飞剑,这在玉衡星宫已经算是相当杰出了。
然而玄龙这一爪拍在她身上,直接毁了兰尊天你一百三十柄飞剑!!
兰尊天女脸色煞白,她眼睛里满是惊慌之色。
她慌慌忙忙的向后退去,并对身边的其他同门呵斥道:“看什么,还不来助我降伏这恶龙!”
司空承和其他几位蓝砂痣守奉都没有回过神来,玄龙的气场相当强大,而且修为更是巅位神主级别……
他们这群人中,修为达到神主级别的可只有兰尊天女一人啊!
“快啊!!!”兰尊天女怒道。
这一声喊,让司空承和另外几位蓝砂痣守奉意识到自己是吃玉衡星宫这碗饭的,硬着头皮唤出了他们的飞剑来。
而司空承,他是一名战剑派,他并不能够唤出飞剑。
他被兰尊天女丢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要他施展强大的战剑剑法来与玄龙近身搏斗!
玄龙朝着司空承走去。
走到了司空承面前时,玄龙只是朝着司空承吐了一道龙息。
龙息迅疾的轰在了残月大地上,并在地面上炸开了一道强劲的风涡,司空承一开始还舞出雄狮剑气,但它的雄狮的剑气在玄龙的吐息面前也是花架子,转瞬即散。
司空承整个人被风涡给抛到了空中,不停的转啊转啊,跟残断的树枝没有什么区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落地。
而这一道风涡吐息还在缓缓的向前移动,朝着兰尊天女和那几位蓝砂痣剑修守奉,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甚至那四人组成了一个合击剑阵,这才让玄龙的这口风涡吐息有一点点的消散迹象。
只是,玄龙再次靠近了他们。
兰尊天女有些恼羞成怒,她用意念操控者剩下的剑,朝着玄龙缭乱的斩去,各种地阶剑法也是在她手上娴熟的施展出来,顿时漫天的剑花与剑光交织成了一道绚烂的剑幕!
玄龙却没有停下来,它穿过了这剑花剑光的幕,时而左闪,时而冲刺,时而停顿等待剑光铺洒在自己面前……
这些剑扩散的威力就已经非常强劲了,但即便是扩散开的剑力也没有伤到玄龙的一根毛发。
玄龙就像是穿过了一角风帘那么轻松。
兰尊天女脸色更加难看,明明玄龙的身躯并不魁梧,可在玄龙靠近的时候,兰尊天女感觉有一座自己看不见顶峰的大山正朝着自己碾来!
“结阵!!”兰尊天女朝着那四名蓝砂痣守奉叫道。
四名蓝砂痣守奉急忙跃到兰尊天女的面前,并同时念起了剑神诀!
一柄一柄古剑之影浮现在了四名蓝砂痣守奉面前,它们排列成了一个太极图,恢弘而充满肃杀气势!
玄龙的碧玉翅膀猛的一扇,顿时如天洪一般的力量涌出,四名蓝砂痣守奉直接被卷飞了出去,他们在狼狈翻滚的过程中,身体像是被什么锋利之爪给撕开一般,皮肤与肌肉没有一块是完好的。
身边的几个守奉全部被轻松打飞,兰尊天女不得不自己直面玄龙。
兰尊天女倒也不是草包,她借着那些守奉为自己挡身之际,已经完成了天阶剑法的前奏……
不到一百柄飞剑,它们首尾相连,竟连成一柄百米余长的曲剑!
随着兰尊天女的手指操控,这长曲剑在旋飞搅向玄龙!
玄龙依旧向前迈步,它威武的鬃绒在飞舞。
它利用盘绕身躯的玄风将这长锁曲飞剑给打散,随后更是任由这些威力被削弱过的曲飞剑刺向自己的身体,玄鳞之坚,绝对不是这些玉兰飞剑可以破开的。
强大的玄鳞防御能力,让玄龙甚至可以用身体去硬接下这种天阶剑法,为了就是给对方足够的压迫力与威慑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