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025章 来得正是时候

男人,在玉衡星宫中的地位本就低下。
打残了,那也是自己没有本事,很难怪罪到他们头上。
令狐申也算是仗义了,来之前就告诉了祝明朗现在玉衡星宫的矛盾点,所以提醒祝明朗低调行事,哪知道一来到这天石门中,就撞见了与祝明朗有恩怨的司空庆!
司空庆同样知道祝明朗在风口浪尖上,所以大声点破了他身份。
都不需要他煽风点火,祝明朗就被众人给团团围住了,最重要的是,还有地位比较高的掌戒神带头!
“要么印额砂,要么滚,而且他不配用朱砂与蓝鲨,只能够用最下贱的灰砂,毕竟是一个从凡间泥垢中走出来的土野凡人,必须一层一层的洗涤掉凡尘污垢,才有资格留在我们玉衡星宫中。”掌戒神沈桑接着说道。
祝明朗盯着这位多多逼人的掌戒神,看到他的额头上是点着金砂痣,这金砂痣虽然看上去确实气宇轩昂、自命不凡,但在玉衡星宫中多待一些日子就知道,这种砂痣说好听点是地位不逊色于那些剑修天女的男侍奉,说难听的就是高等男仆!
不过,这位男侍奉可以坐到五大剑仙的位置上,也不是省油的灯。
玉衡星宫有五大剑仙。
东宫、南宫、北宫、西宫、玉宫。
玉宫就是神首,便是孟冰慈的位置。
另外四宫,地位不亚于神首,也分别掌管着玉衡星宫、玉衡神疆、玉衡仙城、玉衡剑宗……
四宫剑仙,其实都有机会成为神首。
尤其是吕梧退位了之后,这四位剑仙都想要拿下神首之位,成为玉宫之主,但没有想到孟冰慈近几年突然归来,横刀夺位,这让四位剑仙都非常不满。
“还以为剑仙是怎样的仙风傲骨,没有想到与路边被夺走了骨头的恶狗并没有什么两样,只会狂吠几声!”祝明朗淡定自若的回骂道。
“恶狗???”东宫剑仙沈桑脸色都变了,玉衡星本尊都不敢这样辱骂他这位剑仙!
“你想证明你是条好狗吗?那就别挡着道。”祝明朗接着道。
“口无遮拦,狂妄野种!”东宫剑仙沈桑怒道,他向前走了几大步,眼睛里已经透出了冷漠,“我先将你的舌头割下来,再挑断你的手脚筋,将你全身的骨头给碾断,等到你尝尽皮肉之苦后,再把你丢到寒牢中浸泡个七七四十九天,让你明白冒犯上神是怎样的滋味!”
祝明朗感受到了对方的压迫力,脸上并无惧怕。
祝明朗的背后,剑灵龙的身影缓缓的显现,并在吸收着苍穹高处的满月华光,这华光使得剑灵龙剑纹正慢慢的燃起了皎洁的火焰。
玉衡星宫的五大剑仙之一。
果然,他的修为达到了神君级别!
这是一个实力不亚于吕梧的剑修,祝明朗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全力以赴,必被对方斩下。
但就在东宫剑仙沈丧逼近之时,一人踏着银白飞瀑剑飞来,她身姿在皎月的月辉下透着几分神圣与尊贵,包括那银白之剑,也缭绕着白瀑雾珠,衬托出她的超凡脱俗。
女子落在了祝明朗的身边,与此同时,这缥缈的高空之上出现了无数飞瀑水剑,这些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尽管是由寒水凝成,却依旧给人一种肃杀阴狠之势!
来人正是孟冰慈。
她修的是水阴之剑,祝明朗依稀记得当初自己在缈山剑宗后山,那垂直而下的飞瀑似乎就是孟冰慈的剑气凝成的,而非真正的瀑布!
让祝明朗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孟冰慈的修为也非常高,竟是一名神君!
这让祝明朗不禁困惑,究竟是她在极庭时,就已经修为高出天际了,还是自己进入龙门的这三年,孟冰慈回到了玉衡星宫修为突飞猛进达到了现在这恐怖的境界??
如此说来,孟冰慈并不仅仅为玉衡星女神的姐姐才成为了神首的!
“沈桑,你对我什么不满,我们可以公开剑斗,生死由命!不必行此小人之事!”孟冰慈对东宫剑仙沈桑说道。
“怎么是小人之事?规矩就是规矩,男子在玉衡星宫中必须有砂印,若无,便是对玉衡星神的不敬,对星宫之祖的不敬!”沈桑说道。
“他只在星宫中游玩一些日子,不入宫门。”孟冰慈说道。
沈桑立刻皱起了眉头。
玉衡星宫不至于连探亲都不行,沈桑也没有料到孟冰慈并不打算长留祝明朗。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应该进入我们的浮月神藏。”沈桑反应倒是很快,立刻又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浮月神藏本就准许外宗人进入。沈桑,再不让开,休怪我动剑!”孟冰慈态度也非常强硬,她甚至剑气都已经凝成,随时打算将沈桑刺成马蜂窝。
沈桑心有不甘,但知道自己已经理亏了,就不敢再与孟冰慈有什么正面冲突,于是只好让开了道。
“你是一条识时务的恶狗。”祝明朗踏着轻快的步伐,从沈桑剑仙的面前走过,朝着那浮月神藏之地走去。
沈桑气得嘴都歪了,那张脸上的肉在轻微的抖动。
狗仗人势!!
你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
一定不会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玉衡星宫!
……
孟冰慈跟了上来,免得再有不长眼的人来找祝明朗的麻烦。
一路护送祝明朗到了浮月神藏最后一块天石阶门处,孟冰慈取出了一瓶桂神香水,递给了祝明朗道:“这个你收着。”
“我有一瓶了,小姨给我的。”祝明朗说道。
“多一瓶防身。”孟冰慈说道。
祝明朗纳闷了。
这不就是花香水吗,难道浮月神藏中蚊虫特别多,一瓶不顶用?
“我现在的处境不算乐观,你在星宫中走动,难免会受我影响,若觉得不适,从浮月神藏中出来后,便早些离开。”孟冰慈说道。
“很舒适啊,我就喜欢傻叉多的地方,不然一身修为无处施展。”祝明朗说道。
剑法还没学全。
灵资也没有掠夺多少。
宝贝更没顺走几件。
好不容易能够来到这玉衡星宫,没有盆满钵满的离开,怎么舍得走啊!
孟冰慈让祝明朗来此,也是为了能够给祝明朗更多提升实力的机缘,只是孟冰慈没有想到祝明朗会正好在自己刚升神首的时候前来……
“为了让我卸下神首之位,他们会不择手段。你来得不是时候,我担心……”孟冰慈说道。
“恰恰正是时候。您不也说吗,你处境不是很乐观,那我在这里,也可以为你分担一些,这玉衡星宫中虽然算是您本家,但依我看也没有几个您可以亲近与信任的人。”祝明朗说道。
孟冰慈听到这番话,沉默了片刻。
“而且,好不容易能来到母亲这,往后又不知得多少个年头才能相见,我也想在这里多住些时日,陪陪您。”祝明朗说道。
孟冰慈静静的望着祝明朗,看着祝明朗脸上沐浴着月光的淡淡笑容。
从他的脸颊上,和那干净的眼眸中,孟冰慈看不到一丝丝虚假。
孟冰慈张了张嘴,本想问祝明朗:这么多年来的不闻不问,难道你对我没有一丝丝怨念吗?
但话到嘴边,孟冰慈觉得这句话问得有些多余了。
答案显而易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