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016章 神首孟冰慈

长袍剑师这句话吐得很响亮。
这也引得周围人围了过来,他们在一旁嘀咕着,都在相互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哪位目无尊长的弟子,惹恼了承长者啊,承长者这是要亲自动手教训这小子!”一名肥胖男子幸灾乐祸的说道,他手上还拿着一柄长长的扫帚。
几名着装华丽的宫装女子慢步了过来,她们有些好奇的打量了祝明朗一番,询问起了手持扫帚的胖弟子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好像是这不知哪里来的小子,非常嚣张的挑衅司空氏的成员,下手还非常狠毒,承长者有些看不下去,便要出手教训这小子。”肥胖弟子说道。
“那可有他苦头吃了。”宫装女子们都笑了起来,并站在一旁打算看热闹。
……
人越来越多,毕竟司空承是一名剑神,所有在这里练习的剑师们自然想要观摩他出神入化的剑法。
司空承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他不希望此事闹大,毕竟他这样一个师长对一个显然是后辈的年轻人出手,有失体面,传出去也不大好。
所以,司空承打算速战速决。
司空承撇了一眼被扶到一旁,胸膛处还在缓慢流淌血液的司空彬。
“即便你修为高于他,也不该这般欺凌,我也让你尝一尝胸膛被划开一剑的滋味吧,希望你以后能够长记性!”司空承说着,他的两侧已经浮现出了四柄不同色泽的长剑。
司空承随意的挑选了一柄蓝色古剑,随后慢慢的蓄气!
“唰!!!!!”
司空承豁然出手,一道凌厉的蓝色剑波像是将空间给撕裂成两半,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祝明朗的胸膛位置斩去。
祝明朗反手一抬剑,同样划出了一道月弧剑鸿,暗红色的剑鸿如赤月华光,迅猛而强劲,它直接破碎了司空承的蓝色剑波,并继续朝着司空承的身上飞去。
司空承大惊,急忙举剑招架。
“铛!!!!!!!”
司空承身体向后滑行了一大段距离,鞋底都快磨破了。
他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蓝色古剑,古剑竟然布满了裂纹,随着司空承稍稍一动,蓝色古剑瞬间碎裂,变成了上百块碎铁片散落在了地上!
“不是要训诫我吗,来,再拿一柄剑。”祝明朗说道。
说着,祝明朗向前缓步,缓步的过程中他也缓慢的抬手,一抬手,便形成了赤月剑鸿,以疾风之势朝着司空承刮去。
司空承慌张闪躲,他急急忙忙唤出了另外三柄剑,并从中挑选了最坚韧的白色古剑。
“铛!!!!!!”
以白色古剑再度招架,这一次他手中的白色古剑直接振飞了出去,只见那白色古剑脱手之后极速的旋转,最后狠狠的刺入到了一座无人山峰上,山峰直接被削断了!
司空承脸色开始苍白,他再度换剑,并选择了寒潭剑。
寒潭剑舞动起来,可以看到一片寒水在司空承周围缭绕,形成了一道道犹如帘瀑一般的水华,将司空承完全保护在了里面。
此时祝明朗仍旧向前走去,他再一次抬手,纵月赤鸿袭去,轻易的将寒潭之幕给撕开,并破开了司空承那件长袍胸襟,露出了司空承长了不少杂毛的胸膛。
“老杂毛,还装吗?”祝明朗笑着问道。
“你……你究竟是何人!”司空承意识到不对劲了,眼前这小子明显不是那种自学成才的散仙,他一个神子级的剑师,面对这样一个后辈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更可气的是,对方战斗时闲庭信步,像极了一位老师父在用柳条教训自己的徒子徒孙,这让司空承更是颜面尽失,毕竟周围越来越多人了!
那位拿着扫帚的胖弟子已经看得下巴都合不拢了。
几位宫装女子同样瞪大了挑花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祝明朗。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散修,随意几剑便可以让他们的剑师长者这般狼狈??
“你休要猖狂,我玉衡星宫岂是你可以放肆的!”司空承暴怒,他终于抽出了最后一柄剑,这一次他不在隔空对剑,而是踏步向前!
司空承速度很快,犹如一道疾风卷来。
祝明朗站在了原地,静静的等待他的靠近。
拔剑!
无痕!
“唰!!!!”
空间出现了短暂的线状扭曲,紧接着就看到做势要劈的司空承僵在那里,无论司空承怎么使劲浑身的力气都无法再将手中的剑劈下去,他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在刹那间倾泻,从他胸前的这一道剑痕伤口处随着血液一同流逝!
终于,他缓缓的倒了下去,整个人仰趟着,胸膛血流不止。
他瞪大了那双眼睛,难以置信的仰望着祝明朗,人在站立的时候,往往是无法感受到一个人的可怕,只有被对方狠狠的击倒在地上,在地面上仰望着对方那张冷峻不屑的脸庞时,才会真正意识到自己与对手的差距便是现在这种处境,对方只要稍稍一抬脚,就可以踩在自己的脸颊上随意的蹂躏!
正在为司空彬处理伤口的那位女剑修也有些傻眼了。
这边这个伤口都还没有包扎好,怎么剑师长者也倒下了,而且一模一样的伤势,这让她一个女人怎么应付得过来啊!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家伙就是来挑事的,竟将我们今日的练剑台的导师伤成这样!!”一名剑修弟子愤慨的说道。
每日,练剑台都会有一名剑师长者在这里监督,督促所有星宫弟子练剑的同时,也会教导他们一些剑法。
而有资格在这练剑台中巡视与监督的,那都是星宫中有名号的剑师,司空承正是其中之一,一般都是月初他在这里巡视监督,哪知道作为导师的剑神,居然被人轻而易举的击败了!
“何人在星宫剑台挑事??”浮空的神山玉峰处,一名有些妖冶的剑师踏着一柄金剑飞来。
起初,祝明朗以为这是以为女剑师,但等对方近了之后,祝明朗才发现这是一位气质过于妖冶的男子,画了眉,描了唇,戴着玉耳环,就连身上的衣裳都是大红霞紫。
此人额上也有着砂纸,不过是朱红色的,这让他本就有些阴性的打扮上更平添了几分粉媚!
“挑事……行吧,行吧,是我挑事,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让孟冰慈出来见我,我便拆了你们这星宫!”祝明朗说道。
“你是何人,与我们孟尊又有什么恩怨?”妖冶金剑男子质问道。
“哼,恩怨,这就说来话长了,她为了自己的修行之道,竟狠心抛弃自己结发夫君与眉清目秀年幼的孩子,如今这位眉清目秀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学了一身盖世武功,专门前来向她讨一个说法,定要让她知道,她当年抛弃的人是何等盖世无双!”祝明朗指着那妖冶金剑男子道。
此话一出,果然引起轩然大波。
剑台已经有不少玉衡星宫的弟子了,包括还有几位玉衡星宫的剑修天女,她们正站在高高的玉峰上观望着此处。
“孟尊竟有家室??”
“没有想到孟尊还有这样一段过往。”
“年度狗血大剧啊,我们玉衡星宫很久没有出现这种人伦道德之事了。”
“来来来,刚摘的瓜,可劲爆了!”
无数人开始议论,事情也很快就往玉衡星宫玉寒宫传了去。
作为近一两年来,玉衡星宫最受人关注的人物,竟存在着这样一个大八卦,所有人都一边露出惊愕不已的表情同时,扭头就跑去告诉自己最熟悉的人,好看到对方跟自己一样的表情!
……
妖冶金剑男子审视着祝明朗。
良久,他才冷冷的道:“你的意思是,孟尊在凡间曾与你结发?”
“……”祝明朗无语了。
这货是个什么阅读理解能力啊!
脑子不好吗,没听出来那个眉清目秀长大了盖世无双的人才是今日挑事的主角吗!
“他……他说他是孟尊之子。”这时,那位包扎伤口的女弟子小声的纠正道。
“这位道友,你可知道你这些话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吗,作为我们玉衡星宫的神首,孟尊的名誉与神明威严是绝不容许任何人侵犯的!”妖冶金剑男子说道。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相信我说的是事实呢。”祝明朗无奈道。
“因为这不可能是事实,玉仙绝不会与凡人成婚,更不可能与凡人生子!”妖冶金剑男子异常肯定的说道。
“等一下,你刚才说神首……我找的是孟冰慈,不是你们的神首,你们神首不是吕梧那贱……那剑仙吗?”祝明朗说道。
“你说的便是我们孟尊,也是我们的新任神首,如果你弄错了姓名,或者有同名者,那一切都还好说,当然你出手伤人,我们还是不会放过你!”金剑妖冶男子说道。
“吕梧呢?你们的神首不是吕梧吗?”祝明朗疑惑的问道。
“都说是新任,吕梧仙师已经退位,她云游北斗,已不再位列我们玉衡仙班!”金剑妖冶男子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