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015章 我习剑

不知不觉,一个月就过去了,祝明朗感觉这仙城中有取之不竭的资源……
要不是没钱了,祝明朗还能继续在这里玩转几个月!
身上的魂珠存货和值钱的东西,祝明朗也在这一个月内都清出去了,换成了龙宠们的刚需灵资。
“雷公紫龙,晋将成功!”
“苍鸾青凰龙,晋将成功!
“精灵荧龙,晋……咦,怎么跳级了??”
祝明朗将精灵荧龙抱了起来,然后把他放在和自己一个高度的柜子上,那双眼睛带着几分审视的态度。
“啵~~~~”
精灵荧龙被祝明朗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伸出了两只胖嘟嘟的手指。
“说,偷吃了什么,怎么会直接跳级到神主级别,你把修为当什么呢,神主级是路边大白菜吗!”祝明朗审问道。
“啵~~~~~”
精灵荧龙表示,自从吸走了莫守供奉的玄古尊体的乾坤灵气后,自己修为就在每天往上窜,它原本想要将这些灵气馈赠给其他龙宠们的,但这些乾坤灵气实在太香了,精灵荧龙经不住诱惑,就自己慢慢消化掉了。
“恰独食是吧。”祝明朗说道。
精灵荧龙低下了小脑袋,不敢去看祝明朗的眼睛。
“行吧,以后打架靠你了,都到神主级别,你总不能还在边缘呐喊助威。”祝明朗说道。
用手指弹了弹精灵荧龙的额头,精灵荧龙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
躲在大哥龙大姐龙后头这么久,终于轮到它冲锋陷阵了,精灵荧龙开始有些后悔,不应该恰独食的,该将这股雄浑的灵本能量平均分给每一条龙,这样它又可以继续当混子了。
“莫守供奉的是神纹玄尊,玄古巨人中的贵胄,它体内蕴藏着的乾坤灵气更算得上稀世灵本了,精灵荧龙能够消化掉也算不错。”锦鲤先生说道。
“恩,我在想一个事情,我是不是可以将楼龙宗的灵能水车法子嫁接在精灵荧龙的身上,这样岂不是能够运转更精炼的灵气?”祝明朗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
祝明朗现在知道,灵气也是分级别的。
不同神疆灵气的级别都不一样。
乾坤灵气,便算是相当优质的了,其效果应该不亚于龙门中的那些灵本能量,是可以直接让修为暴涨的。
楼龙宗的灵能水车的法门就是区分不同属性的灵气,然后进行过滤、提炼、凝聚、升华,最终化为类似于龙门灵本的能量,由龙兽来吸收。
“难道你没有发现,所谓的灵气、灵资其实就是灵本的万千化身。但世间的灵本都是零散化的,转换过的、含杂质的,所以只能够称之为灵气、灵资,却不能称之为灵本。”锦鲤先生说道。
“那么我说的这个办法可行吗?”祝明朗道。
“当然可行。无能是楼龙宗的秘法灵能水车,还是精灵荧龙的纳灵之赋,其实都是在让世间的灵气、灵资朝着灵本这个最完美的状态升华。像龙门中那样获得灵本既马上提升修为的情况,虽然不可能完美实现,但可以无限趋近。”锦鲤先生说道。
“明白了,核心就在于如何将天地将这些灵气升华为修行者与龙兽可以完美吸收的灵本,那么我得找一个风水宝地来进行这一次融合。”祝明朗思索之时,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玉衡神山。
在仙城玩转一个月了都,是该登山了,该采购的也都采购了,确实需要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开始冲一波修为!
……
山并不算太高,神山本身就坐落在仙城之中。
神山浮空,并分散在仙城不同的位置上方,神山与神山之间有着云藤廊桥,有一些云藤甚至从空中垂落到了仙城之中,就悬在仙城闹市繁华之地,对于一些有修为的人来说,更是触手可及。
只是,出于对玉衡星宫的尊敬,从没有人会沿着这些云藤攀爬到神山之上,要敬神,都需要走登星阶,要在途径的每一个星庙中进行礼拜。
祝明朗自然也不会去爬那些云藤,他走过了一座又一座有历史寓意的星庙,礼拜人潮缓缓的向前,无论何时都是络绎不绝。
好不容易走到了气河宫,据说这里是玉衡星宫的宫门,祝明朗到了辉煌的宫门前,禀明了自己的身份,随后就在宫门处静静等待。
祝明朗刚喝了一盏茶,便有三人走来,两女一男,男子额眉上有一抹蓝砂痣,颇显几分英俊神武!
“你随我们来。”蓝砂痣男子看了一眼祝明朗,随后淡淡道。
祝明朗本想询问一番情况,但此人性情冷淡,不愿意多言,祝明朗也只好不再多问,只管跟随他入星宫。
一路行去,有些弯弯绕绕,倒是看到了很多令剑痴们梦寐以求的剑台,上面或有人招式比剑,有人盘膝参悟,也有人独自练习御剑飞仙之术……
到了一处略显几分杂乱肮脏的剑台处,蓝砂痣男子停了下来,而是用手指了指剑台内。
祝明朗有些疑惑,以为是孟冰慈在那等待自己,于是走了过去。
刚踏入了剑台,祝明朗就觉得几分不对劲,因为自己脚下黏糊糊的,似乎不久前才有血迹没处理干净,而且这年明显常年用来处刑,剑台地面上留下了许多无法洗涤的血垢。
“兄台,这是何意?”祝明朗问道。
“便是你,自称是孟尊之子?”蓝砂痣男子道。
“有什么不妥吗?”
“那就对了,侮辱神明,罪该处死,若是给你一个痛快,想必你不会意识到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是何等的冒犯,所以对付你这种人,还是处以极刑为好!”蓝砂痣男子说着这番话,随手就拾起了架子上一柄血迹斑斑的齿剑。
齿剑上全是倒刃,从人的身上刮过,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怎么就罪该处死了,我有些不大明白。”祝明朗一阵莫名其妙。
“哼,你这种市井骗子,即便想要沾回归孟尊的光,也编一个像样点的理由,孟尊乃玉仙,知道玉仙是什么吗,在我们玉衡星宫代表着守身玉神,她们的修行之一就是一生一世不会婚嫁,更不可能有子嗣后代,你自称是孟尊之子,岂不是在侮辱玉仙神明!”这时,一旁的女弟子说道。
“几位,我猜你们没有将我的话转达给你们的孟尊,我是不是骗子,你们传达即可,何必这样擅自行动呢?”祝明朗说道。
玉仙一生一世不婚嫁??
孟冰慈是玉衡星宫的玉仙??
这么说,自己本就是神裔??
听上去冷娘在玉衡星宫的地位相当高啊。
那为什么会窝在小小的离川呢。
“无需传达了,这番话传到孟尊的耳边,便是对孟尊的不敬。”蓝砂痣男子说道。
“唉,为什么万里寻亲,永远都不缺你们这种脑瘫呢。”祝明朗叹了一口气。
“你可以反抗,这台上的兵器任你挑选,这是我们玉衡星宫对你们这些无赖、流痞最后的一点点怜悯。”蓝砂痣男子说道。
“傻叉东西!”祝明朗骂道。
“不知死活!”蓝砂痣男子说着,已经抽出了那柄齿剑,朝着祝明朗身上狠狠的抽打了上来。
祝明朗随手一指,剑灵龙从背后出鞘,瞬间化为了一道无影之痕在刹那间从蓝砂痣男子的身上划过。
剑灵龙已经回到了祝明朗的背后,静止不动之时犹如魅影。
外人根本看不到剑灵龙出击,只看到祝明朗忽然用手隔空一指,紧接着蓝砂痣男子就僵直在原地。
“哧~~~~~~~~~~~~”
胸膛突然如花一样绽开,触目惊心的鲜血喷涌。
蓝砂痣男子缓缓的向后倒去,胸前的血更是喷出了一个弧形,旁边的那两位女子惊恐无比的看着这一幕,更难以置信的看着祝明朗。
“我乃剑散仙,不是什么骗子,不必我再出第二剑你们才老老实实的去给我传话了吧?”祝明朗冷哼了一声,对那两位女弟子说道。
其中一位女弟子也意识到了此人并非凡人,急急忙忙转身向星宫中跑去,也不知道是去摇人,还是去传话。
另一名女弟子在为蓝砂痣男子处理伤势,但血怎么都止不住。
这时,不远处的一座剑台中,一名男子踏着飞剑而来,他头发与胡须都梳理得相当整洁,身穿着飘飘剑袍,更有几分仙者风范。
“这位道友,为何出手伤人?”长袍剑师落在了剑台上,开口询问道。
“我让他们传话,他们非但不做,还将我领到这刑台上,说什么要处死我。这就是你们玉衡星宫的待客之道?”祝明朗说道。
“那就是有误会,有误会可以好好谈,下手这么重,何必呢?”长袍剑师接着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这位长者剑师,发现他的额眉上也有一枚蓝砂痣。
这里很流星蓝砂痣吗?
还是说,他们本就是亲族?
“我习剑,便是让这种傻逼好好跟我说话,你若是关注的点在我为何下手这么重,而不是他究竟做了什么惹恼了我,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祝明朗说道。
“这里是玉衡星宫,来此的人,多数都是怀着敬畏的态度,而不在于我们用什么待客之道,即便是有什么误会,以你的实力,只需要将他击倒便可,为何要撕开这么大一个血流不止的伤口,这可能会伤及他的修为,影响他的前程。”长袍剑师说道。
“行了,听你的语气便知道,你是来替他出头的,别在那里假惺惺的装有品德了,滚过来,吃我一剑,我都说了,我习剑,便是让你们这种傻逼好好跟我说话!”祝明朗懒得跟这道貌岸然的长者费口舌了,直接骂道。
“看来你真的毫无敬畏之心,就让我司空承给你一点训诫吧!”长袍剑师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