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1010章 所向无前,赤斩

将神蕊仙晶衔在嘴边,玄龙飞出了地火凤凰的腹躯,而失去了这枚重要的魔能机关之核,地火凤凰就是庞大的机关零件罢了,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玄龙,我们协助吾神一起对付莫守!”采悠对玄龙说道。
玄龙点了点头,朝着地底被大战轰碎的空层方向飞去。
祝明朗在与神纹莫守对抗的过程,更多的是周旋。
采悠与玄龙加入到战斗中后,祝明朗顿时轻松了不少,而且他也终于有充裕的时间去蓄积剑力,好施展真正强大的剑法!
剑啸凝聚,千万万万的剑魂呈现不同的剑法翻涌而出,这生生不息之剑重重叠叠,最后爆发出的威力的确震撼,如今这已经成为祝明朗最强的剑法了,而这剑法正是来自玉衡星宫。
七大神疆已经接壤,祝明朗早就有前往玉衡星宫学习剑法的念头了,祝明朗相信这万花生生不息之剑肯定不是玉衡星宫最霸道的剑法!
神纹莫守实力终究还是强悍,尤其是巨械四肢。
而且,祝明朗显然低估了神纹莫守对这种巨械的掌控,除却巨械四肢,莫守还掌握了巨械头颅!
采悠、玄龙、祝明朗一同联手之时,神纹莫守立刻唤出了一颗巨大的器械头颅。
这颗头颅,就浮现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它张开了口,朝着这地底世界吐出了一道毁灭魔息!!
毁灭魔息灌下,将采悠、玄龙、祝明朗直接击散,随后神纹莫守更是用器械之手抓住了被卷飞出去的祝明朗!
祝明朗在巨械之手中犹如一草芥,想要挣脱却根本做不到。
眼下玄龙和采悠已经被毁灭魔息吐到了很远的地方,领域中其他龙更是被分派到地阁不同的地方,祝明朗的处境相当危险!
“好好享受这最后的痛苦,这将掩盖掉你这一生所有的愉悦。死亡皆是如此,死亡这刹那承受的苦痛与折磨往往胜过每个人一生一世辛辛苦苦营造的一切!”莫守冷冷的说道。
说着这番话时,莫守开始紧紧的去握住手掌,要将被巨械之手给抓住的莫凡捏死!
祝明朗已经做好了承受的准备,但是那向自己全身挤压的器械手掌忽然间不在活动了,祝明朗仅仅是被抓握着,并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的痛苦。
莫守立刻低头去看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右手上的神纹竟然莫名的消失了,而且他也与那巨大械手彻底失去了联系!
莫守咬了咬牙,两只手臂都已经失去了,原本这是一个杀死祝明朗的最好机会,却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祝明朗从器械巨手中挣脱了出来,反手就是朝着莫守一顿暴力狂剑斩!!
“看得出来,你一直活在自己折磨自己的困境中,跟你那些灵魂被锁在了木桩中的家人没有什么区别,上苍让我来此,其实是为了超度你,好让你这扭曲的灵魂得到解脱!”祝明朗冲杀到莫守面前。
所向无前!!!
一剑暴斩,祝明朗手中的长剑燃起了耀眼至极的剑火,火焰冗长犹如一条长空赤龙!!
赤龙斩将莫守狠狠的击退,莫守全身犹如金属浇铸一样坚硬,他甚至可以用自己的手臂与手掌去招架祝明朗的利剑。
祝明朗再度逼近,一个滑步衔接横扫满月!!
满月斩!!
剑身赤红,使得祝明朗划开的这道满月也变成了赤月,赤月剑璀璨华丽,一剑像是填满了这广袤的地下空层,如当空皓月坠入到了地表,夸张至极!
莫守这一次倒飞了出去,他激发出身上的那些神纹,依靠着神纹壁垒来守护住他的身躯,但是莫守身上的神纹正在逐一消失,这使得他能够唤醒的神纹力量越来越薄弱!
祝明朗这一赤月剑在莫守的胸前化开了一道伤口,伤口深得可以看见莫守的骨骼,然而莫守的身上却没有溢出一滴血来,这让莫守这位机关师看上去格外的诡异另类!
祝明朗也没有考虑太多,他再度向前爆冲,整个人就像一柄飞驰的神剑!
“冲陨剑!”
这已经是所向无前的第三剑,而每一剑的威力都会随着这所向无前而成倍提升,冲陨神剑力量更是恢宏磅礴,此处洞窟已经偏狭窄了,但随着祝明朗这飞身与剑合一的剑法冲出,地底世界再度被阔开!
这一次换成莫守用后背与坚硬的岩层亲密接触了,莫守被冲入到岩层千米之厚的地方,哪怕身躯刚硬至极,此时同样也布满了伤痕!
“玄龙,将他破开!”祝明朗虎口生疼,这几剑虽然起到了关键作用,但莫守神纹之躯存在反震力量,祝明朗手臂已经发麻,全身骨骼也感觉到真真疼痛,要之前没有受伤的话,祝明朗还可以再施展一剑,可眼下若再挥剑的话,有可能让自己身体多出骨折,毕竟真正强大的剑法是需要身体能够承载得了相应的力量的!
玄龙的偃月之尾早已经就绪了,而且这一次玄龙在偃月之尾上依附了大量的玄风,这些玄风已经形成了强劲至极的风暴,这使得玄龙的偃月之尾还没有劈下去,便造成了恐怖的破坏力!
“嚯!!!!!!”
玄暴风偃月斩!!!
这一斩劈下,劈向得也正是莫守的胸膛,哪怕有神纹护体,这一次莫守的胸膛也被彻底斩开!!
莫守再度向后飞去,他落在了地脉岩中,胸膛敞开,里面的骨头已经清晰可见,甚至还能够看到他的器官。
然而,莫守体内没有一滴血,他的器官甚至也没有一丝丝血黏膜。
他就像是一个被抽干了血液的活体标本,唯有那些鲜亮的神纹将他体内照耀得格外辉煌,亦如神明改造过的。
被开膛后,莫守依旧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他披头散发,开始诡异的发笑。
他自己用手将劈开的胸膛伤口强行挤合在一起……
不过,也就在这时,一位木桩人从高处吊着丝落了下来,宛如一只蜘蛛精一般怪异可怕。
那木桩人发出了声音,一副格外担心的样子,并且拿出了特殊的针线,紧张的为莫守的胸膛缝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