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964章 梦堂

“我去搬过来?”祝明朗问道。
神后宣妩摇了摇头,对祝明朗说道:“我在安排一些事情,眼下暂时不必与他们起什么正面的冲突。”
“你确定不要我留在这里帮你清除掉他们吗?”祝明朗认真的道。
神后宣妩修为虽然高,但她们这边也算势单力薄,要将这些仙痞从龙尾山中给拔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宣妩必须考虑到龙尾山的完整性。
“我能处理好,若需要您的协助,我不会矫情的,毕竟我只是替您执掌这里,您才是这里的主人。”宣妩说道。
“好吧,不过这位搁浅姑娘的事情,我倒是想了解清楚,她毕竟算是我正式接受的第一位信奉者。”祝明朗说道。
“这个不难,想必您已经掌握了梦审三魂的能力,您可以尝试在梦中传唤那位神明。”神后宣妩说道。
“其实我对这种能力还是不大熟悉。”祝明朗说道。
“我会协助您,我随您入梦。”宣妩说道。
“好。”
……
搁浅女子昏迷了三天,虚无之海的浸泡,终究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到了第四天,她才可以自己进食。
又昏睡了一整天,到了夜晚,宣妩与她说明了情况,而搁浅女子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望着祝明朗,显然侍神契约形成之后,她也察觉到了这特殊的羁绊。
“我们需要你随我们一起入梦,行使梦审罪神。”神后宣妩对宣妩说道。
“神明??你们可以审判神明??”女子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伏辰神,巡天审神,这是他的职权,到时候我们需要你与那位神明的其中一魂对峙,到时候你只要将事实陈述出来,如果你想要那位神明得到应有的报应与惩罚,就尽可能的冷静的诉说,否则梦堂神像是无法做出天惩的。”神后宣妩说道。
“只要他能够得到应有的报应,要我怎么做什么都可以!”女子说道。
“你叫什么?”祝明朗开口询问道。
“采悠。”女子说道。
“采悠,如果你没有准备好,我们可以再等些天。”祝明朗说道。
“不,我准备好了!”采悠非常肯定的说道。
看着她的坚定的眼神,祝明朗回想起她宁愿被掐断自己的脖子也要念出那个神明名字时的坚毅与不屈……
“好,我们开始。”神后宣妩说道。
说着这些话,神后宣妩轻轻的将手掌放在了采悠的额头上。
有一缕幽香,莫名的飘散,紧接着采悠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而祝明朗也在这幽香中泛起了困意,坐在椅子上的他,用手搀扶着自己的脑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神后宣妩让采悠睡去后,自己也坐在了祝明朗的另外一侧,同样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进入到了这梦堂中。
……
果然,第一个梦境并非是梦堂。
三人的梦境此时都通过侍神印相互通感,他们最先进入的是神后宣妩的梦中。
神后宣妩在一片仙府林立的神山中,此时的她,明显是花季少女,她冒着倾盆大雨,正飞跃过那高耸的阁墙,如一只自由自在的青鸾……
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哪怕雨水打湿了头发与衣裳。
但忽然间,一座一座巍峨的巨山拔地而起,阻挡住了她飞翔的广袤长空,那每一座巨山都化作了一个又一个与天比肩的人,那些人或面无表情,或严厉冷酷,他们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
“你绝不能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
“你绝不能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
每一句话,都沉重如九天轰雷,震得人脑袋欲裂。
这些人,想必都是宣妩的家人、长辈、师父,他们每说一次,宣妩便向下坠落一次,最终浪漫的雨天变得无比暗沉,山峦高耸,亦如一个个近在咫尺却异常冰冷的亲人的背影,还是少女的宣妩,迷失在林子里,被这样一座又一座大山给困住……
被给予厚望。
同时也在她的内心世界带来无比沉重的压迫。
这个梦境有些压抑,祝明朗也没有想到总是一身黑色凤凰裳的宣妩,这份成熟与冷静,正是因为青春时期的负重前行。
梦境如书画的一页,缓慢的翻了过去。
这一次是在采悠的梦境里,这个梦,是有色彩的,祝明朗看到采悠正穿着一件少女红袍,腰间系着一丝带,盈盈一握的腰肢彰显出她娇好的身段,一头发丝高高的束起,身姿挺立,手中正持着一柄红色的玄弓。
玄弓两翼为凰尾,她脸颊上挂着几分满足,正一次又一次的将弓弦给拉开,并利用弓弦的声音回弹的声音奏出一种轻快有趣的节奏。
似乎发现这样特别有趣,采悠又找来了另外几道长弓,并将它们摆在一起。
以排列在一起的长弓弓弦为琴弦,采悠开始弹奏了起来,小嘴儿也逾越的哼起了曲调。
而就在她忘乎所以之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的走来,采悠看到来人,立刻慌张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把长弓挂回到弓架上。
“对不起,父亲,我……我贪玩了。”采悠主动认错。
只见那位高大的身影此时正提着一块大盾,然后用拳头在大盾上锤了几下,发出了类似击鼓的声响,憨笑道:“你要不练弓,肯定是一位了不起的琴师……怎么不弹了,我过来给你配鼓声呢!”
“母亲总和我说,哪天敌人杀到我们家门口,总不能弹一首曲子让他们离开,能赶走他们的,只有弓箭。”采悠说道。
“哈哈哈,你母亲总是对你太苛刻,没关系的,有你父亲我在,那些恶棍还在紫星寨外就全部被脉了,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虽然你的箭术一样很出色,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代弓箭女神,但你更喜欢琴弦的话,一样会给我们大家带来愉悦。”那位高大的身影说道。
“弓箭,我也喜欢。”
“那就都学,我们采悠是旷世奇才,学什么都很厉害。”
梦境再一次轻柔的翻过,躺在那张床上的采悠,沉睡中眼角再一次滑落了一滴眼泪
……
第三个是祝明朗的梦境。
梦堂必须以祝明朗的梦境为基础,他才是伏辰神。
只不过,祝明朗的第一个梦境也非梦堂,他站在一片满是残剑、锈剑的林子里,一次又一次的将手中的剑挥向天空,这时梦境里的他,还不到十岁的样子,每一柄长剑对他来说都有些过于厚重,那双小小的手掌需要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能够握紧。
在祝明朗的身旁,有一条幼年期的白苍龙,白苍龙在打磨着它的爪子,并练习着从空中俯冲向下扑倒敌人。
年幼的祝明朗,年幼的白岂,都在刻苦的练习着。
突然,在祝明朗身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
“这白龙为何还在?”
“大概它也很孤单吧,白岂很乖的,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都是它陪着我。”年幼的祝明朗回答道。
“它不能留在这。”女子冷冷的道。
“为什么?”
“它会废了你的修为。”女子接着道。
“不会的,不会的,我没有与它签订契约,我也不会成为牧龙师,让白岂留下来吧,我会加倍努力练剑我会练成的,我一定会练成的!以风为砾石,这里所有的锈剑,我都会磨好,下一次,雪痕姑姑回来,我一定可以达到这个剑境,只要让白岂在这陪我……”年幼的祝明朗急急忙忙说道。
“不行,它得死!”忽然,一个人影闪出,女子手持一柄雪白之剑,一剑凌厉至极的朝着年幼的小白龙斩了下去!
就在这瞬间,祝明朗猛的被惊醒了!!
祝明朗一身的冷汗,他望着周围的屋子,随后看到旁边神后宣妩正疑惑不解的看着自己。
这梦境……
太过真实了。
毕竟这一幕,其实就在祝明朗的记忆里。
只是那个时候,祝明朗哀求之下,祝雪痕是答应了让小白岂留下来,而且也因为这件事,祝明朗整整一年没有离开过弃剑林,就为了达成以风为砾石的剑境。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不止一次梦到这个场景,梦见祝雪痕在当时,正要一剑杀了白岂,彻底斩断了自己走上牧龙师的这条道路。
就仿佛祝雪痕真得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可以穿梭回到过去,强行改变自己的命运。
“您的老师,很强大。”神后宣妩片刻之后,轻声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
他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了。
祝皇妃是死于侍神诅咒的,她侍奉的那位神明……应当就是祝雪痕。
她与祝雪痕的关系也根本不是姐妹,祝皇妃可能只是祝雪痕的侍奉。
所以祝天官在祝门陷入雀狼神灾难时也曾提到过,祝门的背后是有一位神明的……只是这位神明性情极其冷漠!
“先别在意这些,继续吧。”祝明朗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件过于扑朔迷离的事情。
“嗯。”宣妩也没有多问,只是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个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