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963章 搁浅信女

小白岂此时幻化为玲珑娇小的模样,它那张精美可爱的小龙脸正认真的盯着有规律的海浪,仿佛怕冲上来的琉璃星贝会被那些海仙鸟抢走一般,它聚精会神,一看到亮光便以迅雷之速冲上去,然后娴熟的叼在嘴边……
虚无之海是不可触碰的,所以小白岂需要遵循潮汐的卷与退,用最快的速度将露出来的星贝叼走,同时还得与那些海仙鸟竞速。
“嗖!”
“嗖!”
“嗖!”
海沙上,小白龙来来回回,只能够看到一光斑在连续的闪烁、跃迁、顺移,白岂与海浪,与仙鸟斗智斗勇,玩得不亦乐乎。
“悠~”
小白岂发出了一声鼻音,用挑衅的态度,仿佛在对那些海仙鸟们说,能从本白龙这夺走一枚星贝算我输!
海仙鸟成群成群的站在树桠上,一个个瞪大着呆滞的眼睛,有气急败坏的怪叫,也有一直跺爪的,就是拿白岂没有一点办法。
这龙尾山中,没有小生灵,有的都是一些仙气圣灵,它们并没有栖息在龙尾山中,而是居住在龙尾山周围若隐若现的古代山中。
古代山同样深藏在虚无雾重山中,但与龙尾山还隔着海峡,退潮的时候,勉强可以走进去,这一点与离川大地外的古代山是一致的。
当然,这里的古代山,等于是漂浮在浩瀚的星海中,级别与离川大地外的古代山完全不同。
炼烬黑龙与雷公紫龙的肉食,祝明朗就打算到古代山中找寻。
龙尾山不大,但五脏俱全,亦如一个完整的仙门,在这里其实也并不会枯燥。
宣妩也告诉了祝明朗,龙尾山其实有连接着外界的洞府,这个外界,不单单指北斗神州,还有那所谓的颢天天宿。
宣妩对颢天天宿的事并没有多言,祝明朗现在北斗神州的事情都没有操心完,自然不会给自己徒增烦恼。
……
一如既往,祝明朗到了下午就晒着暖和的太阳,小白岂依旧在自己辛勤的为自己的口粮来来回回的在海边窜跳着。
身旁,几位钟灵少女正挽着花篮,拾取着沙滩上的一些埋在沙子里的月藻根茎,用来做汤。
她们娇艳明媚,脸颊上洋溢着笑容,而且她们也对祝明朗充满了好奇,其中一位梳着小马尾辫,肌肤玉红的少女活泼大胆的走了过来,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
“大哥哥是来自哪里的?”小马尾辫的少女问道。
“神州,北斗神州。”祝明朗说道。
“我也是呢!”小马尾辫少女眼睛扑闪了起来,立刻蹲坐了下来,一副打算偷懒的样子,又问道,“我来自天玑。”
“怎么到这的?”祝明朗也好奇,问起了少女身世。
“贪玩,失足跌到了虚无海里,然后就到这里啦。”小马尾辫少女说道。
“那你想回去吗?”
小马尾辫少女摇了摇头道:“我喜欢这,姐姐们就和我的家人一样,我不想回去,回去后有做不完的针织活,有摘不完的树莓果,嫁人后还是针织活,采树莓果,一直到七老八十。”
“开心就好。”祝明朗笑了笑。
这里的钟灵信女,如果不受到那些外人欺凌的情况下,确实生活的很惬意,不用担心妖魔来袭,无需为黑夜降临而惶恐,自由自在。
“我在很努力修炼呢,到了神级境,就可以去红尘中游历……但我还是喜欢这里,这里就像家一样。”小马尾辫少女道。
看得出来,宣妩并没有去禁锢这些钟灵信女的思想。
她们即便要离开,宣妩也不会阻拦。
只是,宣妩不容许有些人既想要脱离龙尾山,又惦记着龙尾山的仙韵,勾结外人,背叛信仰。
“哗啦啦~~~~~~~~~~”
正攀谈之时,一股强有力的波浪涌了过来,那几位钟灵信女们纷纷提着裙子往林子里小跑,祝明朗坐着的位置,正好是浪涌的极限。
只是,当祝明朗目光落在海浪缓缓褪去的湿地处时,他神情变了。
“那里是不是躺着一个人?”祝明朗慢慢的站起身来,仔细看去。
小马尾辫少女站了起来,突然吓得花容失色,然后对身后的姐姐们叫道:“有人,有人被冲上来了!”
“别慌,应该是流落者。”后头,有一位信奉女子说道。
“她好像死了。”
“我们这里不会有死人,她活着。”
几位信女放下了篮子,一直等到浪下去了一些,这才匆匆忙忙的跑到湿润处,将那位被虚无海水浸泡过的流落女子给扶到了岸边。
祝明朗上去帮忙,发现该女子全身白得吓人,而且气息弱得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糟糕,神像赋予她的梅鼎印好像不够牢固,锁不住她的魂魄,她的魂魄要离体了!”那位年长的信奉女子说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女子的手臂,发现她的梅鼎印在手臂处,于是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臂。
“没事,可能是一些污浊物质盖住了,擦干净就好了。”祝明朗一边说,一边擦拭着女子的手臂。
事实上,祝明朗在触碰女子浅浅的侍神印时,就注入了神念,加深了自己与这位女子的信仰契约……
毕竟,祝明朗是真正的伏辰神,他赋予的侍神印才是最牢固的,神像只不过是代理。
几位女子不觉得有异,看到搁浅的女子印记重新发亮,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她生前一定很痛苦。”小马尾辫少女说道。
“我们多数如此,到了这里就好了,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说着这番话,搁浅女子的魂魄慢慢的回归,她也有苏醒的迹象。
应该是被虚无之气给呛到了,她重重的咳了几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她脸上甚至还带着痛苦与绝望,亦如一个被噩梦惊醒的人,想必不久前她正经历着撕心裂肺!
“这是哪,黄泉吗?”女子问道。
“这里是龙尾山。”
“我没有死吗?”女子脸上充满了困惑。
“差不多是死了,只是吾神救下了你,赐予你一次新的生命,但你必须放下过往。”年长的那位信奉女子说道。
“神?哪位神?”
“吾神伏辰。”年长信奉女子用一种自豪且崇敬的口吻说道。
“神在哪,神在哪!”女子突然激动了起来,仿佛迫切想要见到这位救下了自己性命的神明。
“他的化身,一直就在你我的身旁,只要你向心祈祷,他会聆听我们的诉求,当然,你也可以与我们说。”年长的信奉女子认真的说道。
祝明朗在一旁挠了挠头。
这话没毛病。
你们的神确实就在你们旁边,刚才正翘着二郎腿晒太阳。
“他们答应我,他们答应我……用箭击穿了木桩,便会放了我爹,可他们,可他们……他们将我父亲绑在木桩的后面,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他们为何要这样做……我射杀了我父亲,我……射杀了父亲……我……呜呜呜!!!”搁浅的女子再一次痛哭了起来,然而哭到痛不欲生。
几位信奉女子连忙安慰她,纷纷抱紧了她。
短短几句话,祝明朗已经可以感觉到她生前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深呼吸了一口气,祝明朗等待女子平静下来。
“你说的他们,是谁?”祝明朗心中增添了几分怒意。
大概是自己亲自赋予了侍神契约,祝明朗与女子之间同样有一种亲和感,虽然没有神后宣妩那么强烈,但她此刻给祝明朗的感觉像是总能够听到别人说起她近况的远房表妹……
看到她如此撕心裂肺,祝明朗情绪也受到了影响。
“是……是……”搁浅女子怨恨痛苦,甚至无法喊出这般折磨她的仇人的名字,她喉咙甚至被什么堵着,无论怎么极力去念那个名字,都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
“她念不出来!”
“恐怕是位很高的神明!”年长的信奉女子说道。
“姑娘你先随我们到小秀峰歇息,我们伏辰,专斩恶神,你只要虔诚的信奉他,他一定会为你伸张的!”
搁浅女子双眼充满了血丝,她想要念出那个名字,她宁愿被无形的力量给拧断自己脖子,也要念出那个名字,只是她做不到,她眼睛里溢出了血泪,她脸上充满了屈辱与痛苦,甚至能够感觉到她在厌恨自己,厌恨自己如此渺小无能,连说出仇人的名字都做不到!
看到这样一位妙龄女子承受着这样的折磨,祝明朗心中更是难受。
女子始终不愿意屈服,最后被无形的力量给压迫的昏厥过去。
其他几位信女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昏厥过去了,不然可能直接被那位神明的神识给反噬致死。
对于女子而言,那位神明太过强大了。
……
将搁浅女子安顿好,没多久,神后宣妩便亲自前来了。
她检查了对方的状况,施展了一些法术,稳固住女子的心神后,这才走到了院子外头。
“我的信徒,多数便是这样的方式到来吗?”祝明朗问道。
“嗯,她们生前大多苦痛至极,潇潇那样的是少数。”神后宣妩说道。
潇潇正是那位小马尾辫少女,天真浪漫,而且比多数人幸运。
“她无法念出那个加害她的神明之名,我该如何为她伸张?”祝明朗问道。
“在崖上有一通感玄镜,可以映出她生前的经历,可惜现在成为了隐雾门的摆设。”神后宣妩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