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959章 神后

……
长长的睡了一觉,祝明朗感觉自己的疲倦却还没有消除一般。
大概是最近这些天奔走、厮杀、勾心斗角耗尽了自己的精气神,好在这龙尾山中充斥着仙灵之韵,有一种当初在七彩神壤中静养的感觉。
祝明朗仔细捋了捋最近发生的事情。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在安排。
一切都那么“机缘”的撞在了一起。
还是说,打从一开始,自己就在被邪苍钓鱼。
一旦自己追求过于快速的修炼途径,便意味着自己要冒非常大的风险,而且非常容易卷入到大事件中,极难脱身。
还是说,玄戈神摆了自己一道?
祝明朗此时无法做出判断,毕竟很多事情都没有搞清楚。
首先吕梧为何要选择山蒙,总不能是被山蒙的人格魅力折服。
其次,玄戈神是否有故意将自己往死路上引的意思。
既然自己已经知晓了她与伏辰神之间存在着仇怨,那么她也有可能已经获知了这个天机,大家表面上是同一条战线的,暗地里却在相互试探,相互调查。
祝明朗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查看了一下灵域中各位龙宝宝的状况。
“白岂?”祝明朗见奉月白龙在沉睡,轻轻的唤了一声。
白岂为了冲开陨石地带,同样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而且虚无风暴对它身体会造成极大的创伤,它身上被撕裂的地方非常多。
没有白岂,祝明朗根本无法离开那陨石地带。
祝明朗轻叹了一口气,见它熟睡,也没有去吵醒它。
阎王龙状况也很糟糕,它的龙翼、龙角断了,龙鳞粉碎,身上的伤势比白岂还重,要不是它巨龙武躯血脉,这种状况的阎王龙其实是濒临死亡的。
好在阎王龙身体自愈能力也很强,它恢复得比较快,在饱餐了一顿之后,它的龙角竟然在慢慢的生长出来,只是死神镰刀之翼却没有生长的迹象,这是让祝明朗比较担忧的。
其他龙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伤势,短时间内都不能协助祝明朗战斗了。
唉,虽然是晋升神主了,但差一点就全军覆没了。
祝明朗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难不成,吕梧才是邪剑派的首脑?”祝明朗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回去之后,一定要调查一下,邪剑派供奉的是哪位邪魔,若真的是山蒙,这一切就说得通了,所以吕梧很有可能一直都在暗中盯着,自己和令狐玲成为了她的棋子,协助她收集齐了所有的银曦之碎。”
祝明朗揉了揉太阳穴。
居然给人做嫁衣了!
果然这仙途神道险恶万分啊,每个人都藏得极深,只要一有攀升的机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祝明朗想清楚了这一点,心中也在思索着如何对付吕梧。
吕梧在众神面前,依旧是神明领袖,因为她的高强修为,连刚刚晋升星神的玄戈都要对她礼敬三份,如此,哪怕自己活着走出龙尾山,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揭穿她的恶性,吕梧也可以污蔑自己。
甚至,如果自己是吕梧的话,山蒙一降临,她就将一切罪责推卸到自己的身上,说自己被邪剑所控,入了邪剑派,最重要的是,自己攻击天枢神宇这件事还能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天枢神宇可不管这是否是事实……
“难了啊,本想苟着发育,没有想到还是不小心踩到了浪尖上,被阴惨了!”祝明朗扬天长叹了一声。
“吾神,怎么如此惆怅呀?”秦香款款走来,香肩外露,上围突显,虽然薄薄的纱材披肩有所遮掩,但依旧惹人上火。
“咳咳。”祝明朗尴尬的咳了一声。
自己的信奉女子,都是这种穿着打扮的吗?
那未免也太幸福了。
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总觉得这位秦香姑娘在撩自己,她这些天换着不一样的衣裳装扮,一次比一次露得多,信奉归信奉,没必要奉身啊,我祝明朗正经人,不玩这一套的。
“黑凤凰姑娘呢?”祝明朗问道。
“神后有些繁忙,您在歇息些天,您伤势还没有痊愈呢。”秦香说道。
“哦哦,对了,和我说说之前那几个在崖桥上的人吧,他们好像并不是我的信奉者,为什么他们反而占据了崖顶?”祝明朗说道。
“他们呀,无非是一群雀占鸠巢之辈。上一代伏辰陨落之后,一些居心叵测的上界神徒便偷潜到了这里,想要借着这里的福泽来修炼。神后也知道如果不退让一部分天外之崖给他们,换取我们龙尾山的安宁,我们龙尾山很可能成为这些流氓神者的践踏地,所以我们所有人退隐到了这座小秀崖峰,等待您的回归。”秦香说道。
“哦,他们都是些什么人?”祝明朗问道。
“颢天天宿的神徒,其实无非就是一些外宿子弟,背着仙庭天方做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们龙尾山如今没落,也只能够忍气吞声。”秦香说道。
“颢天天宿?”祝明朗从未听过这个,不免皱起了眉头来。
难道又是更上位的世界?
“九天宿,您不知道吗?”秦香说道。
祝明朗摇了摇头。
“哦,也对,您现在还在下界历练呢。”秦香说道。
“……”祝明朗听秦香的语气,怎么这北斗神州还是她眼中的下界呢??
伏辰神,有这么牛叉吗?
要真如此强大特殊,怎么自己还沦落到了这个下场,关键时候伏辰神魂也没有显灵,帮自己干碎山蒙和吕梧啊,仅仅是指引自己逃命算什么!
“吾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哦,不过秦香有一个小提议呢,您现在修为不高,倒可以与我在这里双修一些时日,这样不仅可以帮助您恢复元气,更可以提升一大截修为。”秦香说道。
“????”祝明朗终于明白秦香的意图了!
她果然是在馋自己身子!
“不妥,不妥,秦香姑娘,你家神是有家室的,不能随随便便和姑娘双修的。”祝明朗说道。
“秦香知道呀,可如果您不秦香侍奉,怎么体现秦香的虔诚与忠心呢?”秦香反问道。
祝明朗神情怪异了起来。
果然那天在白泽中做的梦不是白日梦!
这龙尾山,伏辰神的侍奉方式,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龙尾山的侍奉,就是你说得这样侍奉的吗?”祝明朗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呀,不然我们为何都是女子?”
祝明朗听罢,顿时泪流满面。
上苍,我祝明朗真不是你想得那样的人!
“吾神,您现在需要如此,这样对您会有大帮助的,下界的历练艰险万分,很多像您这样年纪轻轻的伏辰见习神明都倒在了下界历练上,有些甚至连我们龙尾山都找不到,您既然来到了这里,更是由我相迎,便是上苍的安排,难不成您是嫌弃秦香?若是这样,秦香只好跳入到崖河中了结自己了,秦香这一生都在等待着,也为这个而活着,吾神看不上秦香,秦香活着也没有意义。”秦香一边说,一边噙着泪。
祝明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首先,每一代伏辰神,都需要在下界历练,而且有不少伏辰神甚至直接夭折了……
通过这个信息,祝明朗方才意识到,这位秦香姑娘年龄高得离谱!!
其次,什么叫为了这事而活着?
和着不双修,你就去死,哪有这样道德绑架的,尽管自己的第一次也是违背自己意愿的,但那次体验永生难忘,祝明朗只想和自己娘子双修,不想和这位年龄未知的信奉女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啊。
祝明朗一时间也搞不清状况,上苍给予自己这样的重任,也不给自己一些提示,这要怎么办?
就在祝明朗犯难之时,踩着屋外小石径的脚步声传来,步伐轻盈有序,缓慢柔雅,不知道为何这脚步声的靠近,带给人一种宁静平和之感,甚至有一丝丝熟悉与亲近。
秦香也听到了脚步声,立刻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
但她还是慢了。
外头的人推门而入。
一袭黑衣,凤凰云裳,黑蚕丝的薄薄质感衬着她光滑饱满的肌肤,既给人一种高贵端庄之感,又透出了那令人想入非非的绝艳妩媚。
她同样是戴着面纱,若隐若现的容颜徒增几分神秘美感,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眸,此刻正透出了几分冷意,尤其是在落在秦香身上的时候,这种冰冷,不怒自威。
“神……神后。”秦香连忙欠身行礼,而且保持着这个小有难度的动作,不敢起身,也不敢抬头。
祝明朗很肯定,这就是自己多次梦见的女子。
她应该是自己的侍奉首尊。
“出去。”黑凤凰女子冷淡道。
“是!”秦香急急忙忙逃走,脸色吓得苍白。
祝明朗再次挠了挠头。
为什么有一种小宫女想要勾搭皇帝,被皇后发现的狗血气息?
不过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体验还是不大一样的。
被争宠的感觉,确实不错。
“您不该这么早来神府,我还未打扫干净。”黑凤凰女子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