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小说 > 牧龙师 > 第872章 桃运过盛

“我也是失了心智,为何非要在雾泉山中沐浴,那里的灵泉与这里的彩涧共同来自白雪山,当时止住了那个念头,便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玄戈感受着这些彩涧的清凉,这里的水,偏清凉一些,适合提神,不适合舒缓,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但至少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身为神国的女神明,全玄戈的信仰,怎可以没有清誉和完美无瑕的名节?
忽然,脚下的彩砂蠕动了一下。
玄戈正闭目养神,感觉到异样后才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脚下松软的彩砂。
厚厚的彩砂再一次蠕动了,玄戈本以为是封印在下面的玄古兵器出了异常,正要用神识去压制,结果看到一个人形慢慢的浮现,紧接着就看到一个满脸泥垢的人从自己脚底下的彩砂中爬了起来,尽管看不清模样,又满脸沙子,但这人满足逾越又带着几分变态的笑容,让玄戈心神瞬间崩塌!!!
“啊!!!!!!!!!!!!!!!”
一声花容失色的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神宫。
玄戈本以为自己会从这噩梦中醒来,结果这根本不是迷迷糊糊的梦,她看到那个人抱着什么东西转身就跑,又是一个湿漉漉的背影,而且背影仍旧那么的相似!!!
花贼!!!
那个花贼!!!!
玄戈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那个花贼,何等的色胆滔天,竟躲在自己屋子外的彩涧中,就为了再一次窥馋自己身子……
最让玄戈抓狂的是,还被她再次得逞了!!!!
有那么一瞬间,玄戈要昏倒过去,可她不能让自己如此软弱,这种情况昏过去,天知道自己将面临怎样的羞辱!!!
杀意暴雨前的狂风,呼啸而起。
玄戈立刻催动了自己的神识,操控着那彩砂池中的玄古兵器!
那是女神最后一道防线。
现在这位女神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生命哪有清誉重要,不杀了这个变态尾随自己甚至入室窥馋的花贼,她绝不会罢休!!!
玄戈神的惊恐万分的叫声震动了整个玄戈神庙。
而且,玄古兵器都动用了。
这意味着真的有人要刺杀玄戈神!
一时间神庙神禁军云集,密密麻麻的将神宫给围了起来。
玄古兵器在神庙上空凄厉的飞舞,它们一定程度上承载了玄戈神的怒气,长空被玄古兵器的利刃给撕开,展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空洞与裂痕。
神禁军高喊着护驾,他们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定有什么触犯到了玄戈神的底线。
一番疯狂的搜索!
果然,有收获!!
神禁军很快就发现了明孟神徘徊在了神宫外不远的地方,并且神禁军现场抓获了两名明孟神的神裔,他们都是拥有潜藏气息、伪装他人神通的神明,实力不俗,最擅长刺杀、偷窃、潜藏!
明孟神实力强大,神禁军看到了他,却没有能够将他留下。
但明孟神的那两名得力干将,却被神禁军和几名圣君给团团包围,虎皮衣神秘人更是二话不说的将他们手脚全部打断,然后亲自押解到了罪堂里,等待情绪恢复稳定的玄戈神亲自发落!
“猖狂,实在猖狂,明孟神怎么可以做出如此行径,玄戈乃我们整个天枢都推举的明神,近些日子她为天枢更是鞠躬尽瘁,明孟神却处处与之作对,甚至还想要刺杀玄戈神,幸好玄戈及时发现,并动用了玄古兵器,不然凶多吉少啊!!”
“明孟神真该死!!”
“畜生不如的明孟,想当神首想疯掉了,就他那肆无忌惮的掠夺行径,永远都是莽神、蛮神!”
“人赃俱获,这一次看明孟怎么抵赖!”
……
事情发生后,三大圣尊同时抵达了神庙,并到神宫中探望了玄戈神。
玄戈神脸色非常难看。
假如在外头,不小心被人偷看了,玄戈倒也觉得这里面可能有自己无法演算的意外,但这贼人实在太大胆了,居然连夜从泉雾山潜到了自己神宫,然后躲在自己的彩涧中整整一宿,难怪自己找都找不到他的踪迹,他的这种思维,异于常人,玄戈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是在自己的屋外池下……
自己身边没有护卫,只有玄古兵器,倘若这贼人偷偷进到自己屋子里,自己又睡得那般,岂不是什么都被得逞了!
玄戈神纵然再冷静,再足智,此刻也和一个被深度侵犯的失魂落魄女子没什么区别。
“为何一整夜都没有找到,清浅,你的修行越来越退步了吗!”玄戈神怒不可遏,她质问知圣尊宓清浅。
知圣尊有苦说不出,她只好道:“明孟神入圣城,一直图谋不轨,昨夜我才知道他意图盗取玄古兵器,但没有想到他趁着今早比试,偷潜到了神庙神宫……”
“明孟???”玄戈神愣了一会。
那花贼根本不是明孟。
而且与她自己演算的明显有出入。
花贼与明孟没任何关系。
但是玄戈神庙确实捉住了两个明孟神的得力干将,而且都是位格不低的神明级别。
“发生了什么事,姐姐可说明?”礼圣尊问道。
他对昨夜发生的事情也一无所知,以他对玄戈的了解,即便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也不至于这般模样。
玄戈犹豫了。
当着三位圣尊的面,她怎么好说出自己遭遇了什么。
现在知道情况的只有知圣尊。
也不能让武圣尊黎云姿知道……
“明孟这般猖狂,不能再以礼相待了,将他们驱逐,这两名明孟神的神子,暮色时分处刑!”玄戈此时也只能够将怒火发泄在了明孟神的这两个神子身上。
武圣尊和礼圣尊行了礼,退了下去。
知圣尊宓清浅留在了玄戈的身边。
现在知圣尊也非常纠结。
她大概猜测的情况了,可她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又发生意外了??
没有那么巧吧。
祝宗主明明有了武圣尊那样绝色,竟还馋玄戈神身子,男人啊,果然没有几个好东西。
哪怕光明正大的追求,也不至于这般令人生厌啊,玄戈神确实单身,而且她又不属于禁欲的神明,祝宗主仪表堂堂,终究也是一个变态狂……
这一次若真是他。
知圣尊也不会保他了。
“人一定还在神庙,对方不知用什么方法屏蔽了天机,你为我将他找出来!”玄戈对宓清浅说道。
“嗯,这般色胆包天的花贼,一定严惩不贷!”知圣尊宓清浅点了点头。
事情还不能完全确定,所以知圣尊只能够暂时只能够先找人。
把人找出来,若是祝宗主,她不会包庇了,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但如果不是他,知圣尊也不能冤枉了他。
宓清浅开始使用窥望之眼,玄戈不擅长寻人,她却可以根据一些事件,一些气息锁定那个人,哪怕祝宗主命格极高,又是北斗正神,这新鲜的罪行还未消散,宓清浅神识可以锁定他……
……
神庙信仰堂,祝明朗躲在一个立着神明神像的案下。
突然,轻盈的脚步声传来,祝明朗下意识的要躲,却听见了悦耳熟悉的声音。
“公子,如果不能给星画一个合理的解释,一炷香后,星画任你在这里被缉拿。”黎星画平日里说话便像一位知心温柔的大姐姐,有一些语气词,但这会她声音跟黎云姿一样,带着几分清冷。
祝明朗这才狼狈的走了出来,身上还有一些彩砂。
“你是预言师,发生了什么,应该能知道的啊。”祝明朗哭笑不得道。
“我想听说。”黎星画道。
“意外,纯属意外,我正辛勤的淘沙捡兵器,是一柄最古老的玄古神兵,它也是器灵级别,为了拿下它,我和剑灵龙耗费了很大的功夫,甚至差点被它活埋在了彩砂泥中,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它降伏了,我正要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从彩砂中爬出来,结果玄戈就在那沐足,当时泥沙遮住了眼睛,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转身就逃了,好在明孟帮我挡了一会……”祝明朗说道。
明孟神,好兄弟啊!
我作案,你也作案。
我躲起来,正好你的手下被抓。
帮兄弟顶包这种事情……
如果我们还有谈判的机会,我一定会对你仁慈一点的!
“意外,连续两次?”黎星画问道。
“星画,你先别生气,听我给你慢慢解释,一炷香时间足够了,听完之后,你会发现这事远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而且绝对不是相公……不是公子我的问题!”祝明朗说道。
黎星画果然比较心软,祝明朗这么一说,她抿了抿嘴……
虽说只给祝明朗一炷香时间,还得是自己认同的解释,但即便明知祝明朗是狡辩,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她也得先将祝明朗安全的带离神庙。
气,还是要生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和玄戈扯上关系。
而且黎星画是擅长算人的,祝明朗最近的运势有些过旺了,这其中的运势不仅仅是修行、宝财,龙运,还有桃花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