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太子女的异能人生 > 第551章:七起凶杀案
    “我曾经看到古籍上说,妲己墓里有可以让人变美的仙丹是不是真的!?”

    夏意诗有点激动的抓着苏筠的手问道。ranw?en w?w?w?.ranwen`org

    “你会寻找古墓的寻龙点穴之法吗?可以帮我去找吗?”

    有这说法吗?

    苏筠觉得这姐姐对自己的外貌好像有点太在意了,都有点魔怔了。

    “夏姐姐,妲己被九尾狐附身是神话传说,真实的妲己也许只是个颇受纣王喜欢的妃子罢了,她的墓里又怎么会有仙丹?你怎么会相信古籍里的野史呢?”

    苏筠在心里想着的确是有变美的仙丹,却不是妲己墓里的。

    可是她看着夏意诗这么有点癫狂的样子,犹豫迟疑着没说:其实她想变美,自己是可以帮她的。

    不说练媚容丹,那个需要九尾狐内丹,是要碰运气的,就是自己镯子里的美容的薰衣草花露水应该也是能帮到她的。

    夏意诗听到苏筠的话,失落的放下手,又恢复了平静,没有刚才的癫狂样子:“是吧,只是传说吧,这样的仙丹怎么会在古墓里。

    还是去整容更快吧”。

    夏意诗自嘲的笑笑。

    听到她的话,苏筠脑海里忽然像是被灵光闪现般,夏意诗很在意自己的容貌,所以才会在古籍上看到有变美的仙丹,就会去相信,想去寻找。

    那么,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会干嘛!

    苏筠脑海里闪现爷爷曾经对她说的话:面相应用在聪明人身上是不准的。

    因为他们本身会相信自己的聪明才智定是可以改变命运的,自己之前一直认为唐亦南的面相是大恶,才会一直把思路往他坏的方面去想。

    去认为他一切的理由都是为了他犯罪的借口,并且是为了让唐亦东愧疚。

    但是如果唐亦南猜透自己的面相,知道自己会死于横祸,那么他会干嘛?

    他可能是猜想了唐家的神秘,如果能解开,或许就能帮助他改变短命的命运。

    终究他的面相早卒的预兆是丝毫不错的,殊途同归,他最终还是早死。

    这是唐亦南去寻找唐家起源秘密的动机,去在古墓里寻找可以活下去的方法,却依然不能解释他临死前对唐亦东说话的目的。

    但是既然这动机不是他口中的为了对唐家有所贡献,那么他临死前的话就不能相信了。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说一堆话?

    只是单纯的要唐亦东内疚吗?

    苏筠想到唐亦东从元神那里知道,唐亦南临死前是有什么在影响了唐亦东,所以心结难破,形成了心魔。

    说一堆话,临死前说这么多的话,是需要忍受难过和强烈的意愿才能支撑。

    那么支撑唐亦南说这么多话的动力是什么呢?

    唐亦南在拖延时间!

    靠说话争取时间!

    唐亦南究竟当时是在做什么?!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现在只有去当时唐亦南所在的墓大概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才能把唐亦东心里的心魔彻底清除。

    唐亦南或者说是七夜不会再回来的可能。

    苏筠在心里聚精会神的思考着,夏意诗自嘲的说完,半天没听到苏筠搭话。

    朝苏筠看去,只见她的肤色在这有点暗的禅室散发着荧洁白皙的光。

    夏意诗有点惊叹有点羡慕的伸出手轻轻按了一下苏筠的脸颊。

    把苏筠给拉回神了。

    夏意诗笑道:“你在想什么呢?都想入神了”。

    “啊?没什么”。

    “不会是想唐六少吧?”

    “你们感情真好啊,这才几天不见,就相互思念了”。

    苏筠有点莫名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夏意诗会有和外面外人对他们感情不一样的看法。

    而且夏意诗的看法似乎很接近了他们现在的相处。

    夏意诗打趣了一句,叹道:“你的皮肤可真好啊,我离这么近几乎都看不到瑕疵,像是被修过一样的图片。

    又弹又滑,什么时候我的皮肤也有这么好就行了”。

    苏筠除了忧心她身上的一些秘密和随时有可能发生巨大转折的寿命问题。

    像是相貌啊,体重啊,身材啊,这些最普通最平常最应该忧心的问题,她似乎在她这个年龄段就给忘了。

    这算不算付出代价后得到的补偿?

    苏筠在心里微微的自哂。

    看到夏意诗苦恼的样子,苏筠几乎都要开口说帮助她了。

    鲁成江正好进来了,苏筠站了起来和他道了声好。

    “麻烦鲁警官过来一趟,还是有一点案子的细节想问一下”。

    鲁成江为难道:“苏小姐,你上次跟过我们一次案子,在下面局里尚且如此,这一次的案子闹这么大,我不好透漏的”。

    苏筠奇道:“这应该算是谋杀案吧,就是凶手手法残忍,应该也不会惊动总部,怎么会这么快你们就来了”。

    这里面可能有祁家的原因,但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不然祁家的面子,不会这么公然的和苏家作对。

    苏筠的这个问题倒是不涉及他们的细节,反正也是其他地方发生的案子,新闻上很快也会报出来。

    “这是个连环谋杀案,但是和以往时间顺序上的连环谋杀案不同的是,这次几起碎尸案同时发生。

    受害人的内在联系现在还没查到”。

    苏筠听到他的话愣住了,坐着的夏意诗倒是没有太大的波动。

    苏筠觉得似乎除了跟自己单独待着的时候,这位夏姐姐像是普通女孩子一样。

    其他面对外人的时候,就和苏筠在大雄宝殿里第一眼看到她的背影感觉差不多。

    “竟然还有同样手法的谋杀案?”

    鲁成江点头:“一样的干净手法,一样的没有什么留下,共同点,大概他们都是一些企业的老总。”

    苏筠想到苏仪庭对夏意诗的敌对,想到在这其中苏笠的关系。

    难道都是因为其中对苏笠有不好的原因,才会导致他们都被害?

    “有几个人遇害?”

    “七个”。

    这么多,苏筠微微惊讶。

    “都是什么企业的老总?”

    鲁成江微微迟疑,想了想苏筠上次破案的表现,他们警方也是逮不到凶手,没有线索。

    这位苏小姐似乎有一些常人没有的本事,现在他们同样是没有任何线索。

    祁队长虽然把整个寺庙的人都扣下了,可是到现在他们仍然是没获得一丝一毫的线索。

    像是掉进了光滑四处无处攀爬的玻璃瓶子里,而他们就是那玻璃瓶里的小虫,凶手正在外面看着他们几个爪子使劲抓,却依然什么都抓不到。

    鲁成江抱着苏筠也许会有什么能帮到他们的想法,就把那些受害人的资料都说了出来。

    这些也只是基本的,苏仪庭是因为现在在寺里,才会没得到消息,给苏筠说。

    其他几个老总只是一些纺织地产之类的小企业,似乎和杨全山一点关联都没有。

    不管是交往上来说,还是企业业务往来上来说,似乎都没有什么合作的机会。

    而且从规模上来说,只有杨全山的全山绿化勉强算是大企业,因为是化工污染的企业,依然还没有上市。

    这些线索像是各自一点不关联的白点静静的待在一张黑纸上。

    任警方看瞎了眼睛,想破了脑袋,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关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