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衣锦还香 > 第492章 拿人
    “真的?”三夫人不信,道:“还是让我瞧瞧吧,小九不在家,我这个做长辈的便要多照顾着点儿。ranwen w?w w?. r?a?n?w?e n `o?rg”

    沈静仪推脱,“真的不用了,”她看着三夫人,“不过是茶水淋着了,无甚大碍的,若是婶婶不放心,一会儿涂些您送得药即可。”

    这么说,三夫人这才作罢,只是嘱咐道:“有什么你可千万别忍着,这烫伤越迟处理越难弄。”

    “是,多谢三婶。”她应诺道。

    三夫人点点头,又道:“老夫人脾气不大好,也不是针对你,你可别往心里去。”

    “静仪知道。”她再度道。

    珍珠在一旁看得着急,偷偷瞥了眼三夫人,终于,在她又说了几句后,这才离去。

    见此,几人皆松了口气,“小姐,快袖子撩上去。”珍珠接过绿拂手里的玉肌膏说道。

    沈静仪撩开了,那烫伤的地方更肿了,在她原本白皙嫩滑的肌肤上,红肿的模样,看起来更加严重。

    “怎么……只这一会儿竟是肿成这样了?”珍珠大惊,一刻也不敢耽搁,立即清了手,将药抹上她的手腕。

    绿拂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吹着凉风,希望能让她好受些。

    “还是请大夫吧!”珍珠担忧道:“小姐,这太严重了。”

    沈静仪额头渗出汗来,看了眼手腕,也是奇怪,怎么只这一会儿,又严重了许多。

    “怕是不妥……”她皱眉,若是如此,只怕老夫人更加不喜她了。

    珍珠叹了口气,正想说什么,却听见身后传来声音,吓了她一跳。

    “伤着哪儿了?”

    “世子爷?”

    珍珠绿拂连忙行礼,陈煜不理会她们,目光盯在沈静仪的手腕上,不等她收回去,一把按住了她的胳膊。

    “别动,我看看。”他的气息比平日里重些,应当是赶得急了。

    沈静仪眨了眨眸子,勉强笑道:“你怎么有空回来了?”

    陈煜皱着眉头,小心地抬着她的手腕,冷声吩咐道:“去请大夫!”

    珍珠松了口气,立马应道:“是!”

    “绿拂,说清楚。”陈煜托着沈静仪的手,命令道。

    “是,”绿拂高声应诺,随即将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个清楚,沈静仪在一旁听着,微微皱眉,“陈煜,这事儿怕是老夫人失手,她自个儿也不晓得,你可莫要乱说什么。”

    陈煜挑眉,她倒是了解自己想要做什么。

    只不过,吃了这样的亏,还指望他当哑巴?自个儿媳妇儿就这么给欺负了,他还要让着她们了?

    哪里的道理?

    “此事我自有主张。”他看着她的伤口,“那茶是滚开的水泡得?”

    “不知是不是,总之很烫,奴婢瞧见洒开时,热气还冒了许久。”绿拂说道。

    这话让得陈煜瞬间阴沉下了眸子,这样的茶也敢上来?

    好,当真好!

    沈静仪也有些奇怪,不过,不忘说道:“你可别跟老夫人杠。”

    “放心,我晓得,”他心疼地看着她的手腕,“疼吧?”

    沈静仪不得不承认,尽管抹了玉肌膏,却还是有些疼,甚至有些痒。

    “有点儿……”

    陈煜吹了吹,低眸间,眼中划过一道冷光。

    没一会儿,珍珠带着大夫匆匆过来,二话不说,便开始给沈静仪诊看。

    “这烫伤有些严重,千万不能让它再肿下去,否则,就要脱了一层皮了。”

    “你说什么?”

    陈煜瞪着大夫,眼中露出杀意,吓得大夫腿一软,跪了下去,“世子爷饶命啊!小的,小的只是如实相告,夫人这烫伤,着实有些严重,不知几日了,应该早点儿看才是。”

    众人一愣,沈静仪皱眉,“我这是才烫伤的。”

    大夫顿住,“才,才烫伤的?”大夫瞄了眼她的手腕,又看了眼随时可能拔出腰间长刀的陈煜,咽了咽口水道:“不知夫人,可否将烫伤您的茶水,给小的查看一番?”

    陈煜眯着眸子,吩咐珍珠,“去慈溪堂取来,”顿了下,又道:“顺便将那上茶的丫鬟也一并带来。”

    “是……”珍珠不敢耽搁,此时也知晓,怕是要出篓子了。

    点了几个丫鬟一道儿,她便带着人去了慈溪堂。

    陈煜再看向跪在地下,瑟瑟发抖的大夫,道:“过来把脉。”

    “是是是……”大夫心神一惧,连忙爬了起来。

    沈静仪配合地伸手,由着绿拂盖上了帕子。

    大夫擦了擦冷汗,过了会儿,摇摇头,“世子爷,夫人体内,并无毒素,如今看来,只有查看那茶水了……”

    陈煜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心里头,却是冷笑起来。

    他才成亲多久,对方就忍不住了,不过,无论是谁,只要让他逮到,必定要剜她骨剔她肉。

    “陈煜,”沈静仪抿唇,“真的是么?”

    他知道她所说的意思,“还不知,”他看着他,过去抚着她的眉眼,“让你受累了。”

    沈静仪立即摇头,“你我本是夫妻。”

    闻言,陈煜轻轻笑起。

    慈溪堂,对于珍珠的到来,老夫人很是不高兴,更别说还问她要人了。

    看着她们低眉顺眼的模样,冷笑道:“这么说来,你是怀疑我故意害她了?”

    “奴婢不敢,”珍珠福身,“世子爷说了,一定要带上那个丫鬟,还请老夫人行个方便。”

    “我若说不呢?”老夫人端起茶盅抿了口。

    珍珠低眉,“老夫人,您与世子爷是亲祖孙,何必为了一个丫鬟伤了和气,再者说,世子爷也不是个不明事理的,能让奴婢过来带人,这便表明爷不会伤人。只要问过了话,证明丫鬟清白,世子爷自然就放人了。”

    老夫人挑了挑眉,瞧着珍珠,心中颇为赞赏,别的不说,这沈家培养的丫鬟倒是不错。

    “你家小姐的伤,当真有那么严重?”

    “已现皮破!”

    老夫人一愣,她着实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心里头不再犹豫,吩咐道:“今儿个谁在跟前伺候的?”

    身边的妈妈想了想,道:“回老夫人,是杜鹃。”

    “去将人带出来。”

    “是……”

    妈妈离去,珍珠也松了口气,福身道:“多谢老夫人。”

    陈老夫人面无表情,“如你所说,总不能为着一个丫鬟伤了我与世子的和气。”

    珍珠垂眸,等了一会儿,不见丫鬟却见方才的妈妈匆匆过来,扫了眼珍珠,道:“老夫人,人……人没了……”

    【求票求票,请大家多多支持本书哦!感谢大家└(^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