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仙图 > 第四十七章 消息
    秘境与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有四季变换,日月交替。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   .

    此时,艳阳高照,洒落下柔和明亮的光芒,照射在潮湿的山洞里,平添了一分温暖。

    经过两天的疗伤,凭借着天尊古血强大的自愈能力,凌仙身上的外伤已经好了大半,一条条因厮杀而留下的伤痕消失的无影无踪,断裂的骨头重新接续上,萎缩的经脉也再度恢复原状。

    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不复当初的虚弱萎靡。

    只是内伤,仍然需要时间调养,不过这倒不影响他的战力。

    就在方才,凌仙察觉到洞外有人在窥视,并且默默运转法力,准备偷袭自己,他便从入定中醒了过来,瞬间开启至强天眼诛天下,而后,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血色仙剑架在方云的脖子上,杀意森然可怖,直冲霄汉。

    此剑虽然是混沌气所化,并非实体法宝,但它乃是诛天下固定的九般变化之一,攻击力可与传说中的先天灵宝比肩,不是法宝却胜似法宝,号称上斩九重天阙,下断十八地狱,威力绝,犀利无匹。

    尤其是在沾染了上百头妖兽之血后,诛绝剑的杀意更加凝实,威力也更加强大。

    据古籍记载,诛绝剑虽然被冠以仙剑之名,但却是一柄实实在在的魔剑,从它的名字便可看出,诛绝二字,代表着此剑一出,必将杀尽敌人!

    传说,诛绝剑沾染的鲜血越多,威力也便越强,曾经在第一个觉醒天眼诛天下的人手中,创下屠过一座城的血腥记录!

    那座城,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城,而是当时修仙界九大城池之一,其中高手如云,强者林立,但即便如此,却仍然被诛绝剑屠杀殆尽,此剑的强大可见一斑!

    而如今,诛天下的第二任主人横空出世,时隔十二万年,令天下修士闻风丧胆的诛绝仙剑,终于恢复了一点昔日的无上荣光!

    他日,必将掀起一阵席卷整个修仙界的血雨腥风,令所有生灵为之震颤!

    “咕噜……”

    方云面色惨白,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眼前这柄血色魔剑的凛然杀意,让他的寒毛瞬间竖起,一阵阵彻骨的寒意流遍全身,侵袭着他的身体与灵魂。

    明明是烈日悬空,温暖明媚,可他现在的感觉却是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中,北风呼啸,寒意漫天。

    “可恶,他怎么可能在睁眼的瞬间便将我制住?这到底是法术,还是法宝?”方云的心中满是悔恨,并非是后悔对凌仙动手,而是后悔自己不应该在动手前想太多,应该直接动法术,杀了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是束手就擒,还是动火球,赌一赌最后的生机。”方云进退两难,犹豫不定,很想将手中的火球扔出去,可是他却不敢,怕自己的法术没有击打在对方身上,便先一步身异处,命丧黄泉。

    “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火球快,还是我的剑快。”仿佛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凌仙淡淡开口,一黑一白的瞳孔流转着一股摄人的气势。

    诡异、神秘、强大。

    这是方云此刻最直观最正确的感觉,所以他不敢动,但是也没有将手上的法术散去,仿佛这样,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丝安全感。

    “奉劝你一句,你的火球绝对没有我的剑快,而且,也不要想着和我同归于尽,你的法术无法对我造成丝毫伤害。”凌仙神情平静,很平淡的阐述一个事实。

    火球术是修仙界最低级的法术之一,伤害不高,即便是由炼气六层的修士出,威力也不会太强,以凌仙如今的实力与战斗经验,无论是躲避还是施展法术,他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破掉火球术。

    方云见他神色平静,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心里更加没底,沉默良久,才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解释道:“误会,都是误会,我只是路过,以为洞中有一头妖兽,这才施展火球术,还请阁下放我一马。”

    “误会?妖兽?”

    凌仙失笑着摇摇头,分明就是看自己受伤,心怀不轨,居然说成是把自己看成了妖兽,真是无耻啊。

    方云心头一沉,心知对方根本不信自己这套假得不能再假的说辞,只是话已出口,便不能再收回,只好伪装一副真诚的样子,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更加灿烂,道:“阁下,这真的是一个误会,你把这柄剑拿开,放我离去可好?”

    “呵,有意思。”凌仙淡淡看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后方的玄冥蛇,问道:“我看洞口有一头妖兽,你觉得是不是?”

    “嘶……”玄冥蛇吐着蛇信子,它虽然灵智比较低,但也能听出凌仙的意思,怜悯的看了方云一眼,附和道:“当然是了,主人慧眼如炬,那分明就是一头妖兽伪装的,还是一剑杀了他为好。”

    “你看,连我的宠物都说你是妖兽,这证明我没有看错你的身份,你还有什么话想说么?我可以给你一个交代遗言的机会。”凌仙玩味的看着方云,心念一动,诛绝仙剑轻轻一划,顿时,一丝血迹从他脖颈处溢出。

    “不要,千万不要!阁下请看清楚,我不是妖兽,我是人!”

    方云大惊失色,看着眼前黑衣染血的少年,再看看那条狰狞的黑色巨蛇,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年纪不大,一袭黑衣,身受重伤,身边跟着一条玄冥蛇。

    他想起一开始遇到妖兽追杀时,从它们的交谈中得知,那个引起上万妖兽暴动的修士信息,心脏不由得剧烈跳动,思路越来越清晰,那个猜测也越来越真实,而最终的结论,让他毛骨悚然。

    是他!

    一定是他!

    天啊,那个杀神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方云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一想到自己居然想对凌仙动手,他在为自己感到可笑的同时,也不禁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得不耐了,竟然敢对他动手。

    那可是屠杀妖兽,如屠猪狗的杀神!

    只身勇进,斩杀上百妖兽的魔王!

    引得四尊妖王联手布必杀令,号令秘境所有妖兽齐齐出动的狠人!

    妈妈,我想回家……

    方云哭丧着一张脸,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原本他还想着若是凌仙非杀自己不可,那怎么也得做最后一搏,绝不能坐以待毙,可是此刻,他已经被凌仙的身份吓得惊骇欲绝,心知既然是那个战力强大的狠人,那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出去了。

    只是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在心里默默思索着对策。

    “你的确是人,可我就偏偏把你当妖兽。”凌仙双眸一冷,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嘲讽道:“怎么,难道只许你把我当成妖兽,我把你当妖兽就不行?”

    “不不,阁下想我把我当成什么都行,我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方云低头拱手,脸上闪过一丝怨毒,若是换做别人,他也许还会搬出方家的名号恐吓对方,只是眼前这人乃是死敌凌家之人,一旦说出自己方家子弟的身份,恐怕会死的更快。

    因此他只好苦苦哀求。

    “我不会留一个想要杀我的人在世上。”凌仙双眼一眯,态度坚决如铁。

    他的性格便是如此,平时温柔如三月阳光,但是一旦动怒,便如狂风怒浪,毫无转还余地。

    方云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森然,只是此刻受制于人,不得不忍耐下来,哀嚎道:“阁下,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呵,看你的样子,撑死也就是十八岁,你娘六十二岁生的你?就算你抄幻想里的话,也得抄的合理一点啊。”凌仙失笑一声,黑袍缓缓舞动,决定不再与他多说废话。

    感受到那股瞬间澎湃的杀意,方云吓得冷汗直流,眼珠一转,咬了咬牙道:“阁下,请慢动手!”

    “你还有什么话说?”凌仙皱了下眉头。

    “我有一个事关重大的消息,我打算用它换我的命。”方云心头无比沉重,沉吟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事已至此,他只好将方家要对付凌家子弟的消息当作最后的筹码,希望可以为自己换来一线生机。

    至于出卖那些进入秘境的方家子弟,损害整个方家的利益,这些他不是没有想过,一旦他将消息告诉凌仙,那他就是方家的叛徒,只是在性命面前,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哦?莫非又是藏宝地点?”

    凌仙看了一眼玄冥蛇,颇感好笑,第一次偷袭自己的妖兽以消息换命,第二次偷袭自己的修士又是这样,世事真是奇妙。

    “不不,这个消息关乎到凌家此次进入秘境那些人的生命。”方云脱口而出,话音一落,他反而感到一阵轻松,心说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索性就拿这个消息来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嗯?”

    凌仙双眸顿时一寒,整个山洞的温度骤然下降。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