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42 停车场里的枪声
    林伟听到小贺的话以后,眨了眨眼睛,随后就往门外走。≌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

    “干啥去啊?”林军皱眉喊道。

    “没事儿,跟我媳妇打个电话。”林伟随意的扔下一句,抬腿就走出了出租房。

    楼梯间内。

    “说吧,出来了。”林伟点了根烟,催促了小贺一句。

    “有个活,有大钱,干不干?”小贺直接问道。

    “……啥活啊?”林伟皱眉问道。

    “啥活你就别问了!你负责开车,一路上生啥事儿你就当没看见,车开完了,你就拿钱回家。咋样?”小贺思考了一下,还是没和林伟说出实际情况。在这一点上,小贺还是有点人味的,林伟毕竟岁数不大,所以,能让他少知道点,也就能让他踩的浅一点。

    “这么简单?”林伟试探着问道。

    “恩,就这么简单。”小贺应了一声。

    “能给多少钱啊?”林伟眨了眨眼睛,心里突然想到林军在当铺当了的手表,所以再次问道:“能给上两万块钱吗?”

    “……呵呵,两万?肯定能。”小贺笑了。

    “到底啥事啊?”林伟想了一下,感觉这钱好像挣的有点太容易,所以心里挺疑惑的问道。

    “有点私人仇怨,你就别问了。”小贺点到为止的说道。

    “啊!这事儿啊,行,那算我一个。”林伟此刻已经忘了,大佛临走前对他的嘱咐,一听到有两万报酬,心里顿时很冲动。

    “明天电话开机,等我消息。”小贺扔下一句,直接挂断了手机。

    ……

    打完电话以后,林伟再次回到了出租屋。

    “你啥时候又整个媳妇,还是王晓玲啊?我跟你说,咱老林家没有戴绿帽子的传统,你最好别跟她扯犊子了。”林军斜眼说道。

    “哥这么牛B,能吃回头草吗?新的妹子,菲律宾人!”林伟吹着让自己都信以为真的牛B,模样挺嗨的冲林军问道:“傻吊,你那个表在哪个当铺当的?”

    “跟你没关系,晚上没事儿去工地溜达溜达,我累了,你就开一会。”林军踹了弟弟一脚,随后穿上衣服,就去开车干活了。而于亮和方圆依旧在家歇着,他俩没有林军的那个身体素质,此刻休养了两三天,身体还是疼的钻心。

    ……

    第二日。

    晚上七点半,全市最贵楼盘四季上东高层旁边的小街道上,一辆依维柯商务挂着偷来的车牌子,静静的停在这里。

    林伟一个人坐在正驾驶上,正傻了吧唧的淌着哈喇子,玩着微信摇一摇。

    十分钟以后,四季上东主干路上,一辆宝马55o缓缓而至,四个车轮子碾压着减带直接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来了昂,宝马55o,车牌号oo49!里面有一个四十三四岁左右的男的,秃顶,有点南方口音的就是!”小贺躲在监控死角抽着烟卷说道。

    对讲机里没有传出回应声,但剩余三个角落里站着的青年,动作非常统一的带上了匪帽。

    一分钟以后,宝马停在了B口电梯门附近。

    “咣当!”

    司机下了宝马,随后奔着后门走去。

    “干活!”

    小贺同样带上匪冒,脚上穿着六块钱一双的胶鞋,整个身体都被宽大的户外登山服所包裹。他左肩背着单肩包,迈着大步直接奔着宝马走去。

    “呼啦啦!”

    昏暗的灯光中,三个监控死角都窜出人来,几乎就在三四秒钟左右,直接扑到了宝马车所在的位置。

    “别动昂!”其中一个戴着匪冒的青年,端枪直接逼住了司机。

    “你们干啥啊?”司机呆愣,后背靠在宝马车上,双腿抖的说道。

    “咣!”

    小贺从后面小跑着过来,一枪托直接砸在司机的后脑,随后左手抓着他的头往下一按,声音低沉的说道:“没你事儿,闭了!”

    “咣当!”

    剩余三个青年围着宝马后座,直接拽开了车门。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车里只有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子,还有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孩子。

    “……哥,人不对啊!”左侧车门的青年,抬头喊道。

    “唰!”

    小贺迅往车里扫了一眼,随后立马说道:“老的不在,小的也行!”

    “哗啦!”

    小贺说完这句,左侧的青年直接从帆布包里掏出一个折叠好的绸袋子,随后,弯腰就往车里探头。

    “大哥们,行行好!你们抓我,别抓我儿子!”车里的姑娘抱着儿子的脑袋,嘴唇颤抖的哀求道。

    “别他妈废话!”青年一巴掌打在姑娘的头上,随后伸手就抓那个小孩。

    “哇哇!”孩子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别他妈嚎了!”青年明显有点手生,连续拽了几次,都没把孩子从女人的怀里扯出来,反而是女人疯狂的与车门两侧的青年撕扯着。

    “卧槽!”

    右侧的匪徒刚刚探进车内半拉身子,直接让女人在脖子上挠了两把,导致身体失去重心,前胸噗咚一声砸在了车座子上。而女人与他胡乱的撕扯,无意间用手指甲将他的匪帽拽了下来!

    “废物!”小贺皱眉骂了一句,随即抬腿一脚踹开司机,右手拿着仿六四走到了后座车门位置。

    “亢,亢!”

    两声枪响突兀的传遍停车场,无数私家车警报响了起来,后风挡玻璃,车座子上,瞬间被n块脑袋大的血点子沾染,女人头部一枪,脖子一枪,人当场就死了。

    三个青年看向小贺,无比呆愣。

    “瞅个JB啊?孩子拽走!”小贺吼道。

    “哗啦啦!”

    三个青年手忙脚乱的将孩子拽出来,随后用乙醚在孩子的嘴上悟了数秒钟,等孩子失去意识的时候,他们又将他扔进了硕大的绸布袋子里,最后扛着就往外面走。

    停车场正门口,两个保安闻讯赶来,小贺端着五连, 咣咣咣三枪,直接将其撂倒!

    ……

    两分钟以后,小贺带着其余三人回到了依维柯旁边,并且将后备箱打开,把孩子扔了进去,随后四个人回到了车上。

    “嗡。”

    完全不知道下面生了什么事儿的林伟,开着车直接逃离了现场。

    “这是报复谁啊,我咋听见枪响了呢?”林伟好奇的瞎打听着。

    “哗啦!”

    一个青年摘下匪帽,露出了稚嫩的小脸,看他的面容,比林伟大不了几岁。此刻,他手掌哆嗦的掏出香烟,点燃以后,用嘴猛嘬了两口。

    “咳咳。”肺部突兀间吸入尼古丁,青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他妈行不行?”小贺皱眉问道。

    “哇!”

    青年一听到小贺的声音,竟然哇的一声哭了,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根本止不住。